久看中文网 > 散文诗词 > 砮道官途 > 第300章 颠倒黑白
    魏亚峰来到了关山月在桃花街的住处。

    齐曼也在,她现在俨然以关山月的正经老婆自居,一天到晚和关山月厮混在一起。魏亚峰进来的时候,齐曼只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黑色吊带睡衣,胸口开的很低,两坨白花花的东西汹涌澎拜,呼之欲出。

    齐曼直挺挺地挺着胸站在魏亚峰面前,一点也不避讳。

    关山月坐在沙发里,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

    “怎么啦关书记?是不是又和嫂子闹气了?”

    齐曼仰着脸尖叫:“我哪敢跟他闹气?现在我巴结关大老爷还来不及呢,还敢找人家的麻烦?找他麻烦的是他们家那个黄脸婆。”

    魏亚峰心里暗骂——现在的女人都他妈的怎么回事哦?明明是不三不四的关系,却俨然以正室自居。也太不要脸了!

    刚才自己说的嫂子,正是人家家里的黄脸婆,你他妈算什么鸟枪?

    关山月长叹一声说道:“唉!男人一生第一个不该有的冲动,就是明明知道只是一时的生理需求,却要签一个厮守终身的契约。”

    魏亚峰看了一眼齐曼:“那第二次不该有冲动呢,是不是找一个不用签契约的女人厮守终身?”久看中文网首发www.yb3.cc

    关山月咬牙切齿地说:“还他妈的厮守终身呢,老子恨不得把怀里的女人给掐死。”

    齐曼笑了,这一次,她倒是十分自信地认为,关山月要掐死的那个女人,不是她,是他们家里的那个黄脸婆。

    “哎呦!别说的那么吓人好不好?我怎么没见过你掐她一次呀,别说掐了,恐怕连碰人家一下都不敢。”

    关山月白了齐曼一眼,然后又看着魏亚峰,一脸唏嘘地说:“老魏,有时间真的要好好研究一下汉字了,还真是让人长见识。”

    魏亚峰茫然的看着关山月,心里道:这货!发什么神经呢?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心研究汉字?

    关山月继续说道:“这汉字真的很绝,每一个字都是对人的提醒,你就说这个绝字吧,左边是一个搅丝,右边是一个色字,这个字,就是在提醒咱们这些管不住自家老二的臭男人,一旦搅合到色里,那就是自寻绝路。”

    魏亚峰脸上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然后又带着这种表情盯着齐曼看。

    齐曼再自以为是,也能咂摸出关山月话里的味道。客厅里的气氛尴尬了起来,齐曼乜斜了关山月一眼,扭着屁股进了卧室。

    关山月抬眼看了魏亚峰一下,拍了拍沙发让他坐下,然后问:“情况怎么样了?”

    魏亚峰说:“又出了点岔屁,刘岩把老胡收拾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更要命的是,刘岩从老胡身上搜出了警官证,我来这里之前,这家伙正不依不饶的拿着警官证向我要说法呢。”

    “哪个老胡?”

    “胡楼镇派出所副所长胡大奎。”

    “刘岩为什么要收拾胡大奎?”

    魏亚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完完整整的跟关山月讲了一遍。

    关山月的脸色阴沉着。

    刘岩手里的警官证,的确是个麻烦,有了这个东西,响水县公安局要想撇干净,已经是不可能了。

    进一步呢,刘岩肯定会继续挖下去,一直到把他们干的那些不光彩的事情全部挖出来,那样的话,麻烦就大了。

    关山月黑着脸问:“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跟刘岩计较?”

    魏亚峰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关山月刚要发火,李法轩来了。

    李法轩刚走到门口,魏亚峰就沉着脸叱责道:“老李,我不是让你先应付着刘岩和杨子江吗?你跑到这儿来干什么?”

    李法轩说:“我有一些想法,想跟你和关书记汇报一下。”

    “什么想法?”关山月和魏亚峰异口同声地问

    李法轩往关山月跟前凑了凑,神神秘秘地说:“这件事情,我觉得可以有另外的解释。”

    “怎么解释?”仍然是异口同声。

    李法轩说:“我觉得我们自己把自己堵在了死胡同里,其实可以有另外一种说道。”

    魏亚峰不耐烦了:“老李,你到底要说什么?”

    李法轩说:“这件事情出来之后,刘岩一直在逼问胡大奎为什么要对他动手,我们也一直被这个问题牵着,完全没有办法自圆其说,既然从这个角度没有办法自圆其说,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反咬一口呢?现在受重伤的是胡大奎,刘岩为什么要对胡大奎下死手?”

    魏亚峰皱着眉头说:“老李,你啰嗦了半天,连一句有用的也没有,刘岩为什么要对胡大奎动手?这不是明摆着吗?胡大奎要对瘦猴下毒手,刘岩为了制止胡大奎的恶行,所以才跟胡大奎发生了冲突。”

    李法轩笑了:“魏局,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咱们自个儿把自个儿堵在了死胡同里,既然刘岩可以说是胡大奎要对瘦猴下毒手,那为什么我们不能说是刘岩要对瘦猴下毒手呢?如果把事情这样颠倒过来,那胡大奎的做法,就是为了保护瘦猴了。”

    魏亚峰挠了挠头,问:“你说刘岩要对瘦猴下毒手,理由是什么?总得有个有说服力的理由吧?”

    李法轩反问道:“胡大奎要对瘦猴下毒手的理由是什么?”

    魏亚峰说:“瘦猴要把那些对咱们不利的视频给刘岩,不把瘦猴灭了,咱们的日子就别想安生。”

    李法轩说:“即便是这样,但是这种情况,只有我们知道,刘岩知道吗?杨子江知道吗?不知道吧!局外人就更不知道了,所以说,这个理由,根本就不能成为刘岩对胡大奎动手的根据,也不能成为刘岩要保护瘦猴的根据。”

    还真是这样。

    魏亚峰和关山月的表情里有了一些期待,他们俩同时看向李法轩。

    李法轩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小小的得意,继续说道:“反而是刘岩,有对瘦猴下毒手的动机,那天晚上在响水宾馆,瘦猴干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偷了电脑、摄像机、手机还有U盘,并且把这些东西里面的视频销毁了。这件事,我们完全可以栽赃到瘦猴的身上,反正现在瘦猴也没了下落,这就叫死无对证。而另外一件事,就跟刘岩有关了,瘦猴拍下了刘岩和一个女人在床上的丑态,瘦猴拿着这个来要挟刘岩,为了遮掩自己的丑态,刘岩不得已对瘦猴下了毒手。”

    魏亚峰笑了:“你这么一说,胡大奎反倒成了英雄了,我们可以这样说,胡大奎本来是被我们派去抓瘦猴的,看到刘岩要对瘦猴下毒手,为了保护瘦猴,不得已才跟刘岩动了手。”

    李法轩说:“当然是这样,我们甚至还可以说,刘岩怕自己的罪行暴露,干脆来了个斩尽杀绝,胡大奎要是死了,完全有条件追认为烈士。”

    关山月咬着牙说:“既然是这样,干脆让胡大奎死了算了,兹要胡大奎死了,我们就可以好好利用一下这件事情,把刘岩从响水县赶出去,把杨子江和中州市公安局的人从响水县赶出去,现在胡强辉的住宅还被围着,郭长鑫这家伙一直困在那里,这样下去终究是个隐患。”

    魏亚峰说:“弄死胡大奎很容易,这货现在就剩下半条命,他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怀疑是咱们做了手脚。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怎么把刘岩的那些所谓丑事,弄出点轰动效应来。这是整个事情要完成的第一步。”

    关山月问:“瘦猴拍的照片呢?”

    魏亚峰说:“照片在谢家疏的手机里存着呢,我觉得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刘岩和陈如雪,男未婚女未嫁,人家是正当恋爱,现在恋人们睡在一起多正常啊!”

    关山月在心里骂:操!现在未婚人士真他妈屌,都屌到天上去了,怎么胡作非为都行。

    如果角色不一样呢,比如说刘岩这小子和一个已婚的女人搞在了一起?

    不行,还是不行。

    关山月不停地想,然后又不停地摇头,如果刘岩只是跟一个普普通通的已婚女性搞在了一起,这种新闻根本就没有爆*炸性,要想具备轰动效应,这个女人必须得是名人。

    和齐曼怎么样?

    吔!这个主意好像不错。

    齐曼如今在响水县可是红的发紫的人物,比有些一线女明星还红呢,如果照片上是齐曼和刘岩搞到了一起,那乐子就大了。

    关山月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怀着一种非常猥琐的情绪往卧室的方向看了看,关山月突然间感觉到自己有点兴奋过头了。

    把刘岩和齐曼弄到一块,人们的兴趣点恐怕不会是他们俩,而是自己了。

    自己在这个乐子里是个什么角色?被甩了的大鼻涕?争风吃醋的可怜虫?

    那乐子就更大了,简直大到云彩眼里去了。

    操!白白给自己戴了一回绿帽子,到最后才发现,自己的这个主意有多么的馊。

    关山月一脸苦笑,瞧了瞧魏亚峰,问:“如果把刘岩身边的女人换个角色,你觉得换成什么人才更加有轰动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