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散文诗词 > 我的刁蛮上司 > 大神柳下僧新书《爱上一个不回家的女人》已发!
  2014年,在部队违反了军纪被遣返复员。用复员费在龙城按揭买了套房子,算是在龙城落脚了。

  我在一家服装公司上班,因为工作努力,一年多的时间就当上了保卫科科长。虽然是科长,其实工资还是挺低的,比车间的缝制工人高不了多少。除去房子月供,也剩不下几个了。所以平时总是省吃俭用的。我长的还算可以,个子一米七五,脸盘周正,身体也算硕健。一年的时间里谈了两次恋爱,但因为家里太穷,最后无果而终。

  这天,仓库保管员杨姐说给我介绍个对象,问我愿意不愿意?我随即就答应了,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我不着急,农村的老爸老妈都急坏了。天天催呀催的。

  杨姐给了我电话号码,说那女孩叫彭真,让我自己联系。我给那女的打了个电话,女孩的声音很清脆,就是有些冷。电话里很直接,约好当晚在天外天咖啡馆见面。

  晚上,我如约而至。到的时候,女孩还没来,就找个角落坐了。几分钟过后,彭真就来了。

  看见她的第一眼,我就被这女孩给吸引了。大概一米六五左右,身形曼妙,凹凸有致,古典的鸭蛋脸,五官娇柔,一头长柔顺飘逸。只是,表情有些冷。给人一种不好相处的感觉。

  互报了名字,然后面对面坐了,我问彭真喝什么,这女孩摇摇头,说什么也不喝。说几句话就走。

  “孙东,你的情况杨姐都跟我说了。我说说我的情况,你看看合适的话咱就结婚。怎么样?”彭真把我仔细的打量了一遍后说道。

  我懵了,说了不过三句话就要结婚?什么情况?“这太着急了吧。”

  “听我说完。”彭真神情有些不可捉摸。

  “哦!”

  “你长相还可以,我对你比较满意。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明天可以去登记结婚。但是,结婚只是假的,我们不能同床,不能有肌肤接触。我也不会像别的女人一样给你做饭洗衣服生孩子。”彭真说话的时候,眼睛直直的盯着我。最后说道;“为了补偿你,我可以给你20万。”

  我更加的懵了。这是什么情况?这女人要干嘛?“为什么会这样?”

  “没有为什么?我不想结婚,可是我爸妈想让我结婚,我就只能假结婚给她们看了。你考虑一下,愿意的话给我打电话,不愿意就拉倒。另外告诉你,如果你愿意,结婚的事情不用你张罗,车子房子一切都是我的。期限是一年,一年之后,你可以提出离婚,到时候我也会配合你。只是,你必须要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如果泄露出去,我不会放过你。我还很忙,你考虑一下,可以的话今晚十二点之前给我回个电话。”彭真说完,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放在我的面前,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拿起名片,仔细的端详了一下,才发现彭真竟然是龙城艺校的副校长,还是市美协秘书长。这丫头才多大啊!也就是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竟然混到这地步了。确实不简单。只是,她跟我假结婚是什么意思呢?难道真是为了骗她爸妈?

  要一杯咖啡,我一边喝一看想。最后决定答应这门亲事。假结婚怕什么?20万才是最重要的,我现在每月工资4800,去了2666块的房贷就没多少了。能收到二十万,也能宽松一些。不就是一年么!就算是打工挣钱了。

  一年二十万,卖又能怎么样?

  当晚,我就给彭真打了电话,答应了这门亲事。

  第二天,我俩拿着身份证户口本就在民政局把结婚证领了。领完结婚证,彭真真的在我的卡里打了十万块。说等一年之后再把另外十万给我,之所以预付一半,就是怕我不守信用把这个秘密说出去。

  领完结婚证,彭真这一次并没着急回去,而是跟我再次来到天外天咖啡馆,说是协商一下结婚的情况。还是那个隐蔽的角落,这一次要了两杯拿铁,一边喝咖啡一边聊。彭真说所有的一切费用她出,我只要出席就行了。至于我的父母,想参加也行,就好好地打扮一下,尽量的往政客还是知识分子的形象上靠。我说这不可能,我的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根本不可能做到。

  彭真说那样的话我的父母就不用参加了,就说我是孤儿就行了,我的职业也需要造假,我不是芙蓉服装厂的保卫科科长,而是芙蓉纺织的副总,市先进青年工作者。我心里觉得别扭,可是想想一年能挣二十万,也就任由彭真摆布了。

  下午,彭真带我见了她从省城空降过来的父母。看到她的父母,我这才明白彭真为什么这么有钱有底气,感情她老爸是省军区的高官。我复员不久,身上带着军人的气息。彭真的父母很高兴,对我很满意。

  一个月之后,我们结婚了。

  房子是彭真的,三层的别墅小洋楼,车子是彭真的,她开的是路虎。我是一辆二手的奥迪A6,也是彭真为我置办的。

  家具家电服装一切一切的都是彭真买的。我就跟个阔少似的只等着结婚了。不得不承认,彭真是一个女强人,所有的事情她处理的井井有条的。

  这次结婚,请的人不多,她的都是至亲,我的父母没来,我就喊了几个要好的同学和战友,彭真的同事一个没来。用她的话说,现在国家有八条规定,不准宴请。

  新娘彭真很漂亮,也很热情,亲友也很高兴,在听到大家祝福的瞬间,我都怀疑是不是我真的就这么结婚了。最后,在同学和战友的热情之下,我酩酊大醉,醉的我自己是怎么回到婚房的都不知道了。

  半夜里,我从睡梦中醒了,口干舌燥的厉害,起床喝水。坐在客厅里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大杯水,清醒了过来。这个时候,才发现一楼的浴室里竟然还亮着灯。透过毛玻璃,看见里面有一个模糊的身影,虽然看不清晰,但是我也能看到这是彭真,也只有她,才有这么凹凸有致的身材。看着眼前的一切,我混沌的大脑瞬间完全的清晰了。

  如果我要是她真的老公,洞房花烛夜,现在我可以进去帮她搓背了。可是,我不是,我是假的,我是他花二十万雇来的。想到这里,我乖乖的回到属于我自己一个人的房间里。

  躺在床上,空调里吹出凉丝丝的风,可是我没有一丝睡意,脑海里全是彭真的影子,穿裙子的,婚纱的,甚至是毛玻璃山上面那模糊不清的光影。

  就在这个时候,我分明听见浴室的门开了,接着一阵踢踢踏踏的声响。我仿佛看见,在客厅里一个玉人儿正朝我的房间走了过来。

  但是很遗憾,彭真并没推开我的房门,而是踢踢踏踏的上了二楼。我心里一阵失落,接着苦笑,自己有些痴心妄想了。

  “灵儿,你不洗澡么?”就在这个时候,二楼传来彭真的声音。

  “真真,小点声,别被那小子听见。”一个女孩的声音。

  “没事,他醉死了,明天早晨能醒过来就不错了。”彭真的声音变得比刚才小了很多。

  两个人的对话瞬间把我的神经扯紧了!我坐起来,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二楼的动静。还别说,我还真是能听的到。

  开始,二楼的声音悉悉索索的很轻微,就跟纸堆里觅食的老鼠似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上面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了。

  怎么会这样?好奇心促使我,决定偷偷的上二楼看一眼。

  http://.heiyan./book/80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