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卿谋天下 > 第四百三十二章 蛛丝马迹查缘由
    许苍桦已经从程孟那里知道了孙松和常云山昨日的所作所为,也知道了秦雪初和程孟见面之事。所以心中虽然担心许乘月却也知道她此时性命无忧,但是他更加担心秦雪初会利用许乘月做更加令人心惊胆战之事。

    他曾以为秦雪初不过是个报仇心切的孤女而已,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她竟能成为让他许苍桦也要忌惮之人。

    昨日孙松和常云山追杀飞凌羽和白木尘未能成功,此时楼齐云必然知道了此事。而本应该前来寻师问罪的楼齐云却不见踪影,甚至连秦晋远进门之后到现在都没有提到过楼齐云一句。

    难道楼齐云也是失踪了不成?又或者说这一切并非秦雪初一人所计划,而是楼齐云和她联手而为?

    如此,当初秦雪初所说的献上宝藏,和自己达成的那一场交易岂非是欺骗自己的刻意为之?

    许苍桦打量着眼前恨恨不平的秦晋远,见他对秦雪初如此厌恶迁怒,回想起当初秦晋远对自己所言的那番话。

    秦雪初当时和自己谈论那场交易之时言辞恳切、令人信服。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性命之忧,更是为了保全秦府和北高楼等人不受牵连。

    没想到在江湖上盛名远扬的秦晋远,如今却是如此冷酷薄情的愿意以秦雪初性命来换取秦府之安之人。他又可曾知道秦雪初当初的确是用心良苦的为秦府在江山易主之后筹谋这全身而退之计?

    如今想来,许苍桦不得的感慨于秦雪初想法的多变。当时为了保全秦府和北高楼等人,宁可自己留在帝都成为人质,甚至愿意以北高楼宝藏为条件交换,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联合楼齐云来对付自己和秦府。

    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秦雪初有如此改变?

    许苍桦不得而知,也不想再费心去猜测。如今他皱紧眉头,满心只想着如何在不影响自己大事将成的进展前提下,找到许乘月,控制住已经有了异心的秦府。

    秦晋远并非可以轻易张控制人,如果自己此次大事不成,恐怕不仅不能的到秦府的相助,更可能会被秦晋远落井下石给与致命一击。

    “晨雨,你不必担心。乘月此时必然性命无忧,秦雪初既然掳走她,必然是想要挟我,自然不会伤她。你且先回去歇息,我定然救回乘月。”

    许苍桦说完朝着程孟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带梅晨雨先离开。他一生虽然经历过戎马厮杀,也经历过江湖争斗,更历经了多年的朝堂之争,但是他依然清楚自己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

    所以他绝对不会容忍自己的妻女因为自己遭受危险,秦雪初若是真的伤了许乘月,那帝都便是她的葬尸之处!

    梅晨雨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程孟微微摇头打断,纵然心中万般担忧却也知道此时并不是自己能够插嘴之时,因此只得面色忧虑的先行离开。程孟陪同左右,他知道许苍桦这是想支开自己,心中不解许苍桦到底想和秦晋远他们说什么。

    等程孟和梅晨雨离开之后许苍桦面色严肃,看着秦晋远,道:“看来秦兄如今对于这故人之女倒是没有什么情面可言了,既然如此你我不必再绕弯子了。”

    秦晋远没有作声,等着许苍桦继续说下去。

    “如今她既然敢向乘月下手,必然是打算和我正是对立。看秦兄方才所言恐怕也是不打算保她了,如此不知道秦兄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许苍桦想要的到秦府的帮助,不仅仅是看中了秦府在江湖中的地位和势力,更重要的是秦府巨大的财力。

    成大事需有巨大的财力物力在背后支持,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费尽心思想要得到那楼兰宝藏的原因。这笔财富绝不是通常商贾所能给他带来的,若是楼兰宝藏不可得之,那么富可敌国的第一商贾之家秦府必然是最好的第二选择。

    原本许苍桦没有指望秦府能够为他效力,毕竟他也知道秦晋远之人是绝对不会甘于成为朝廷的势力和工具,更知道即便是以军事力量和皇命强加于秦府、迫其从命,以秦晋远的能力和城府也绝对会想办法破解。

    所以当秦雪初提出以宝藏为条件保北高楼和秦府等人安危之时许苍桦心中暗喜,这是相当划算的一笔交易。没想到事到临头这秦雪初不知又为何出尔反尔做出这等违背交易之事。

    不管因为什么,但是看来宝藏是没那么容易到手了,那么近在眼前的秦晋远便是他下手的第二目标。

    秦晋远当然知道许苍桦所说的一臂之力指的是让他秦府为他正武王改朝换代、山河易主给与巨大的财力支持。但是一旦他趟了这趟浑水,事成,他便是再也甩不开新朝的利益锁链。事败,他秦府则是谋朝篡位的参与者,必然会惨遭株连。

    可是如今局势已经如此,拒绝的话恐怕也不可能全身而退,答应的话便绝无退路。

    秦晋远眉头紧锁,久久没有回应许苍桦。一旁的沈烈鸣心中知道秦晋远在权衡利弊,但是他也知道秦晋远别无选择。

    果然,停顿良久才听到秦晋远答道:“相助不敢当,但是若是能够保我秦府上下安危,破财免灾秦某自当不会心疼。”

    他秦晋远即便再有能力也不过是一介百姓,即便他自己武功高强能够确保不被迫害,但是秦府上下一百多号人怎么也不可能和朝廷抗衡。

    这个道理,秦晋远十多年前就已经明白。

    如今他的处境堪比当年的郦行风。而他若是拒绝许苍桦,那么秦府便会同当年风语阁的下场一般。

    秦晋远不可能让秦府变成第二个风语阁,更不会让自己成为第二个命丧于此的郦行风。

    许苍桦听到秦晋远的回答露出一丝了然于胸的笑意,他当然知道秦晋远会答应自己,任何别无选择之人都只会选择一条路——识时务者为俊杰。

    许苍桦甩了甩衣袖,坐回太师椅上,又道:“她既然如此不识时务,那也别怪本王心狠手辣。当年风语阁之事并非我本意,二位也应该知道我是奉了圣上的皇命行事,如今既然她非要觉得此事是我主使而报复于本王,本王也绝不会怕了她!”

    这般善于筹谋之人,若是能够为自己效力倒是不失一位绝佳的谋士,只可惜她错将这番设计用于自己身上,得来的只能是自掘坟墓!

    许苍桦心中已有杀心,断然不能够再让秦雪初这危险之人活在世上。

    一枚好的棋子若是不能够为己所用,那么不止要弃用它,更要让它彻底消失在棋盘之上。

    沈烈鸣眼见他们二人已经达成协议要置秦雪初于死地,心中纵然想再多说几句也知道此时不适合。更何况,他们今日来这王府最重要的目的是确认秦毓景等人是否是许苍桦带走,如今既然知道答案,那么当务之急便是先找到许乘月和秦毓景等人。

    不管秦雪初是否会伤害他们,也必须先得知他们的下落。

    “既然毓景他们不是王爷带走,那么王爷可知道她在这帝都之中是否还能有别的地方可以藏身?”秦晋远问道。

    沈烈鸣心中赞同秦晋远此问,这帝都之中全是许苍桦的眼线和手下,此事既然不是许苍桦所为而是秦雪初,那么秦雪初能够在什么地方也便只有许苍桦能够查得到了。

    许苍桦微微思量却没想出来有什么地方是秦雪初能够让秦雪初藏身的,正在这时程孟回到前厅。程孟特地离开了久一点,既然许苍桦是想避开自己和秦晋远谈,那么虽然程孟心中不解但也照做了,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才回来,一进来便见到许苍桦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

    许苍桦见到程孟进来便问了他是否知道秦雪初有什么可疑之地,程孟先是摇头后又好似突然想起来什么。久看中文网首发www.yb3.cc

    “她送楼齐云回去那一日似乎在外面逗留了很久才回到王府,或许那一日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她改变了原来的想法。又或许她是趁此机会去了她在帝都的藏身之处,毕竟除了那一次她并没有单独出府的机会。”

    程孟说的是那一日秦雪初和许苍桦达成协议之后送楼齐云的事情,许苍桦回想起来也是觉得十分可疑。秦晋远虽然不知道楼齐云什么时候单独来过王府,但是看程孟和许苍桦的神色似乎是有着什么内情。

    秦晋远和沈烈鸣暗中交换了下眼神,想着要找机会打探到那一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飞凌羽和白木尘知道些什么,否则他们二人也不会突然离开帝都,而那孙松和常云山也不会贸然向他们二人下手。

    “既然如此,本王倒是想向楼齐云问个清楚。”许苍桦并不知道楼齐云如今已经两日没有露面,还以为今日他未一同前来只是心中介意孙松和常云山对飞凌羽和白木尘追杀一事。

    今日前来的只不过秦晋远和那乔庄打扮的沈烈鸣二人,而原本该一同前来的飞凌羽、白木尘以及那沈延冰却没有见到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