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散文诗词 > 隐婚是门技术活 > 第718章 受到背叛的感觉
    “她就这样,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把自己当我亲姐了,管天管地!”于心觉得她现在有了依靠,不需要再抱陆兰时大腿了,心里底气也足了些,不用在陆兰时面前低眉垂眼,自然也就不掩饰她对陆兰时真正的内心想法。

    曾经,她真把陆兰时当姐看待,在她向陆延川表白被拒绝、陆兰时反而开始跟陆延川交往之后,她再也没办法真心把陆兰时当姐。在她眼里,陆兰时曾一度是虚伪、自私、见不得她好的女人!如果不是陆兰时跟陆延川真结婚了,她可以来抱抱大腿的话,她可能再也不想见到陆兰时!

    听于心语气间充满对陆兰时的反感和怨念,候乾聿讽刺的说了句:“陆兰时那样的女人,能把陆延川套牢,不管怎么说,也算有点手段的人物吧!”

    于心又喃喃的说:“她就是见不到我好!”

    几天之后,陆兰时终于不怎么忙了,想约于心出来聊聊。于心却不想跟她聊,借口工作忙事情多抽不出时间。陆兰时又想再另外约个时间,看于心什么时候比较有空,茫然而于心含糊的说不知道。

    陆兰时没有怀疑于心是不是忙得抽不出时间,但她多少听出了于心有点不想跟她见面的意思。但陆兰时觉得,不管怎样,她有必要跟于心谈谈。

    “饭总要吃的吧?中饭、晚饭,十分钟的时间总有的吧?”陆兰时再次追问。

    于心没有借口推脱了,想了一想,干脆说:“兰时姐,这样吧,等我哪天有空了,回去看姑妈,顺便你想聊什么都可以。”

    既然于心这么说了,陆兰时也没办法,就说好吧。

    又一个星期过去,陆兰时没有等到于心的消息。她正好有事路过于心上班的公司,又快到下班时间,她就顺便停车到公司等于心。

    陆兰时在那间公司外,给于心打电话,说等于心下班了一起吃饭。

    于心一惊一乍之后,就说:“兰时姐,不好意思,我不在公司。今晚上不能跟你一起吃饭了。”

    “怎么,是出外勤,还是请假?”陆兰时随口再问一句。

    于心支支吾吾的回答:“嗯,外勤……兰时姐,真的不好意思……”

    熟悉于心的陆兰时知道,于心犯错之后,或者说些言不由衷的话时,就会舌头打结,语无伦次。现在听于心说话支支吾吾的,她直觉认为,于心没说真话,是故意躲着不想见她吧?

    陆兰时既然已经到这里了,没见到于心,她有点不甘心,就直接上去找到。

    陆兰时先到前台问一下,说她是于心的姐姐,有事找于心,于心在哪个办公室上班?前台问了一下于心是在哪个部门做什么工作,陆兰时只知道她是做销售业务。前台再打电话到市场部,问过之后,放下电话,告诉陆兰时,说于心试用期满,考核不通过,已经被辞了,早就不在这里上班了。

    “只上了两个月班,就不在这里了?!”陆兰时太吃惊,声音也太高不少。

    于心试用期满之后,就不在这里上班了,这么长时间,从来不主动说一句,可以隐瞒她!

    想到于心说“工作忙抽不出时间”之类的话,陆兰时感觉很讽刺,于心一直在撒谎,她居然没有发现!

    宁愿各种撒谎,也不愿意跟她见面!

    陆兰时想明白了,心里拨凉拨凉的,总算明白了,为什么陆延川会说她:“你又不是她妈,也不是她亲姐,管她那么多!”

    “于心已经不是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而是过了十八岁年满二十岁的成年人,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她做什么跟谁在一起,是她自己个人的事情,是她的自由,你再替她担心也没用。而且她只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知道候乾聿是什么样的男人,还自愿跟他呢?”

    再仔细想想陆延川前后说的话,陆兰时忽然发现,于心的事情,或许陆延川早就知道,看得门清!

    陆兰时闷闷不乐,回到家,没看到陆延川在,她妈妈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做饭。

    “妈,今晚吃什么菜?”进门之后,闻到菜香,陆兰时就大声问。

    陆妈妈刚做好一个凉拌猪头肉,一边端出来,一边跟她说:“新学了一个菜,尝尝怎样?”

    等陆妈妈把菜放到桌面,陆兰时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尝了尝,然后夸张的朝她妈妈伸出大拇指,夸赞说:“味道不错,好吃!妈,你跟谁学的?”

    “真不错吧?”虽然陆兰时的夸赞看起来很浮夸,陆妈妈还是很开心,有成就感,得意的给她解释说,“前两天在街上碰到了筠风的公公,顺便去他们家串串门,看看他们家的小胖娃嘛。那天筠风的公公做了这个菜,我顺便就学了下。我今天自己第一次做这个凉拌菜,心里不大有底,你觉得好吃就好!”

    听陆妈妈的解释,陆兰时关注的重点,不在她第一次做这个凉拌菜,而是她居然是从陶筠风的公公那里学来的!

    稍微脑补一下,一个大叔,一个阿姨,两单身男女,在厨房里一起捣腾做菜,那个画面感直接成像化,让人感觉说不出的暧昧。

    陆兰时突然想起来,以前陶筠风还想把她妈妈介绍给霍津梁的爸爸,为此她还特意说服她妈妈,跟陶筠风一家过年去三亚旅游,奈何当时两个人都没往那个方向去想,回来之后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这事她和陶筠风后来就再也没有提起过。

    现在两家住得近了,她妈妈和姜义谦的接触也多了起来,陆兰时又忍不住想,如果她妈妈和姜义谦能成好事,的的确确是美事一桩,她和陶筠风,就成了真正的姐妹啦!

    陆妈妈一句话,让陆兰时联想到了十万八千里远,但陆兰时还是忍住没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一切,顺其自然吧!

    陆妈妈转身,准备再进厨房,又跟陆兰时说:“兰时,你问一下,延川今天回这边吃饭吗?”

    “好。”陆兰时本来就准备给陆延川打电话来着。

    听说陆妈妈今晚做了个新菜式,还是凉拌猪头肉,卖相不错,味道也不错,陆延川直接表示要尝尝,马上回来。

    等陆延川回到家,吃饭的时候,陆延川也对陆妈妈的新手艺夸赞一番,拍陆妈妈马屁,让陆妈妈笑得特别高兴。

    陆兰时又表示:“妈,你第一次做新菜,都做得这么好,很有做菜天赋啊,以前不怎么做菜,天赋给耽误了!妈,你以后再跟姜叔叔多学几个菜,学几个大菜,都可以当厨师啦!”

    陆兰时心里的小九九,如果她妈妈跟姜义谦多学几个菜,就多一些接触,说不定,做着做着,彼此就看对眼了呢?

    “得了吧,我学来了,自己累死累活,你们光是张口吃,还是算了!”陆妈妈虽然会做菜,但不是热衷做菜的女人,学来了以前不会做的凉拌猪头肉这道新菜,纯粹是一时心血来潮。

    陆妈妈现在退休了,又不用带孙儿,有大把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她才不想把时间浪费了厨房里。

    夜深回房之后,陆兰时就问陆延川关于于心的事情。

    当她问了句:“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之后看到陆延川点头,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早知道了,为什么没跟我说一下?”哪怕提一句也好,她不至于一直为于心揪心,还跑到她之前跳槽的公司去找人!

    于心离开时风公司、从陆兰时家里搬到公司宿舍之后,只是漏了东西没拿走,回来拿东西时,才回来过一趟,平时也不主动打电话过来。想于心到搬出去住公司宿舍不太久,又是新工作,有很多东西要忙,工作要紧,没空回来,完全可以理解,陆兰时和乔昕蔓就没觉得哪里不对劲。

    现在知道了于心在新工作只做了试用期两个月,还跟候乾聿那种轻浮的男人混到一块,陆兰时惊诧之余,想陆延川早就知道于心的事情,却跟于心一样,对她只字未提,让她感觉就像于心故意躲着她不见一样,让她感觉自己像是受到背叛一样难受郁闷。

    陆延川本来想解释,不想让她再为于心的事情操心,他才没有告诉她,现在看她有点气恼和责备的样子,他就改口模棱两可的回答:“老婆,我就是比你早知道了,还没想好怎么跟你说,你自己不就也知道了。”

    这话听起来,就像他也刚知道于心的事情,只不过比陆兰时知道的时候稍微早一点。

    他这么说了,陆兰时姑且不跟他计较。

    然后陆兰时又疑惑的说:“心心在新公司只做了两个月,那她之后干嘛去了,现在在什么告诉上班,住哪里?”

    虽然陆兰时对于心感到心凉,但于心是从她的公司离开,从她家里搬出去,管她叫姐,管她妈妈叫姑妈,她还是有点替于心担心,做不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看她又纠结起来,陆延川干脆告诉她:“我有听说,她还在这边的时候,私下就跟候乾聿那家伙有来往了。到新公司上班之后,两人就开始交往。上班两个月以后,就不再上班了,开始跟候乾聿同居。”

    “同居?!”陆兰时差点没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