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1979 > 630、虽败犹胜
    李和虽胜尤败!

    千算万算,没算到会有人插手!

    就跟他当初一样,他穷的叮当响的时候,也没人肯请他吃一顿饭,但是现在他有钱了,啥都不缺了,偏偏那么多喜欢请他吃饭的。

    果真是人情相见不如初,多少贤良在困途,锦上添花天下有,雪中送炭世间无,时来易得金千两,运去难余酒半壶,差然世情亲有辈,谁人肯借急时无。

    只是因为锦上添花只需一朵,雪中送炭不知几何,收益和风险一看便知,规避风险是人的天性。添花的不一定是友人,但送炭的基本都是真情。

    当不够强大的时候,想要一个小小的机会,都没有。

    当足够俯视众生的时候,面前有一万个机会,挡都挡不住。

    王元和陈有利都向李和投去了怀疑的眼神,你没找关系,在本地铁板一块的刘勇能这么轻易进去?

    李和没心情和他们解释。

    这时候门外的走道里传来一阵的吵闹声,由远及近,随即想起来了敲门声。

    王元盯着猫眼,瞅见了西装领带的年轻人还在不停的拍门,一个高个的军装的中年男人立在中间,身后还跟着一大堆的人,回头对李和道,“不认识,不过看样子有来头。”

    “开门吧。”拍门的声音越来越响,李和不开门倒是不好了。当然,肯定不会是什么不三不四,不见王元和陈有利进来都是费了老牛鼻子劲的。

    王元开门,先进来的是那个高个军装的男人,他进屋先是对着宽大的套房打量了一遍,然后才看向李和。

    “你小子日子过得不错嘛!”

    “郭同志好久不见。”看到郭东,李和恨不得去揍他一顿。当众这么多人,他不好去撕他脸面,只得接着握手的机会,给了个拥抱,小声附耳道,“你什么时候调到武警了?”

    军队在没有服装大改前,许多人还是傻傻的难以分辨出武警和解放军来。

    甚至人民日报这样的新闻媒体都搞不清,称呼上都能闹出笑话,想当然的以为是“公安部武警总队”、“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普及错误程度最高的词就是“公安干警”。

    这么容易让人误会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此时武警部队属于国务院、军委、公安部同时领导,但偏偏又不是最高领导,最高领导机关叫武警总部,妥妥的兵团级单位。

    这种双重或者三重领导,不止是在武警部队,在警察队伍也是一样,比如铁路警察、航运警察、民航警察这些职位肯定是属于公安部门领导,但是也受铁路、海事、航空等部门领导。

    在省、市、自治区的武警领导机关叫武警总队,通常是军或师级单位,但是不能称呼为“某省武警总队”,通常称为“武警某省总队”。

    媒体上都经常是这种笑料,何况是普通人。

    当然,李老二不一样,他毕竟是混过体制的,要不是因为改革开放的大潮,他一定是干着那份一眼望到老的工作,享受着别人眼里皇粮加身的荣耀。

    在体制里混,除了要训练演技,还要有能力,能力就包括见识,他毕竟受过高等教育,脑子灵活,是有点见识的,最差的就是演技,偏偏这还是最重要的。

    郭东笑着道,“你以为呢。”

    李和对军事的了解,不弱于他,他不信李和不知道。

    “屋里坐。”李和见郭东这神态,瞬间了然,他下午在阳台上只注意看过往车辆和车辆里的人,而忽略了车牌。

    郭东这些人只是换了一身着装,而车辆就没变。

    解放军和武警最大的区别是一个负责御外,一个是负责内卫的,除了国内的抢险救灾,解放军一般是不会轻易在国内出动,即使出动,通常情况下都是换武警着装。

    要是发生了对外战事,武警换身衣服也就成了解放军。

    常说的军警不分家,这个“警”不是警察,而是武警。要是宽泛点说,也可以包括警察,因为许多地方警察也是退伍下来的。

    “我介绍一下。”郭东没有坐下,开始向李和介绍带过来的人,指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道,“这位是市里的仇市长。”

    “你好。”对于地头蛇,李和还是客气了一下。对方伸手过来,他也热情的回应了一下。

    “欢迎李董事长到我们市考察投资。”仇市长也是满面笑意。要不是郭东介绍,她怎么都不肯相信李和这么个人是个大商人、大富豪,是浦江最大的投资商,同时又是誉满香江。

    她接待过的投资商,哪个不是豪车开道,走到哪里前呼后拥,意气风发的,而李和呢,孤零零一个人,哪里像什么投资商。

    郭东继续指着旁边的一个大檐帽道,“这是省里的廖厅长。”

    “你好。”这次不等李和开口,大檐帽主动伸手。

    “请坐。”辛亏李和住的是套房,面积够大,有单独的一间会客室,他特意看了一下郭东的肩膀,原来是少将了。

    哪怕换了衣服,可是解放军和武警的军衔是一样的,他打死都不相信郭东敢乱穿。

    王元和陈有利已经被当做服务员赶出了门外,无奈没办法,只能赶紧的去喊人上茶。

    他们没有一点生气的想法。

    即使是他们端了茶水,他们也没有进到会议室的机会,被人接过茶水以后,就又被赶了出去。

    “各位请喝茶。”李和看着面前坐着的杂七杂八的七八个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董事长,请先允许我说声抱歉,对于你的遭遇,我们表示深切的同情。”仇市长先开了口,同时还看了一眼李和额头上的伤口,“请您放心,我们将继续改善我市的投资环境,对于余勇这样的社会毒瘤,我们一定是零容忍。我相信李董事长将很快能看到我们的诚意。”

    “谢谢,谢谢。”不提到余勇,李和还不生气。他看着她,装嫩呀,四十多了还梳个齐溜溜!只是嘴上还是勉强笑着道,“像余勇这样的人毕竟是极少数,投资的大环境还是好的。”

    至于投资,他眼前起码没有这个计划。

    他陪着寒暄了几句,就把她们送走了。

    最后只剩下郭东一个人了。

    “抱歉啊,来迟了。”

    他越看李和的额头,越是想笑,最后实在忍不住,终于笑了。

    李和没好气的道,“我说怎么回事?你怎么来了?”

    他斜坐在桌子上,只管点着自己的烟,然后才丢了一根给郭东。

    郭东道,“是刘参谋和我说的,不然我哪里知道,刚好我就在奉天,就近过来了。你也真可以的,出门就你一个人?”

    “好几个人。”李和无所谓的道,“老刘怎么知道的?”

    虽然刘保用也升值了,但是李和对他的称呼已经很随意了,两个人毕竟已经这么熟悉,上辈子的记忆又不自觉的代入,越发没了什么说话的顾忌。

    何况,刘保用等人现在对他知根知底,他也没法再藏着掖着。

    郭东拿起火机点着烟,把腿搭在桌上,深吸一口,图个烟圈道,“我也不知道,我还以为他说玩笑呢,你下次自己问吧。”

    “你们啊!”李和实在无言以对。

    郭东道,“怎么帮你除害,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埋怨我了?”

    “我报复人向来都是光明正大。”

    郭东笑着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来安排,你自己找人。”

    “你真知道?”李和倒是想不到郭东能机灵这么一回。

    “废话,我有事先走,这是单位电话,有事打我电话。”郭东丢下一张纸头,抬脚就走。

    李和把他送到了门口。

    一辆辆军车接连驶出了酒店所在的街道。

    酒店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终于可以正常营业了。

    而一直被拦在门外的董进步终于也有机会进来了,他看李和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他早就把肠子都后悔的青了。

    “我的乖乖,这至少是副军级干部了。”王元自己就是队伍上退下来的,自然比所有人都了解的清楚。这个级别属于高干,全军也不会超过4000人。

    董进步和陈有利两个人听见这话,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李和没回他,王元也只是半瓶子晃荡。一般科研单位的军衔都是虚的,搞军工科研的,要职称能上去,专业技术军衔和级别可以跟着一起调,三十多岁的师级专业技术大校很常见,少将也不少。

    当然最虚的还是比文艺单位的军衔。

    科研军衔的人士有可能拥有军职,但是文艺单位的少将拥有军职的可能性几乎是微乎其微。决定上下级关系的是军职,而不是军衔。

    所以他现在更关心的是郭东现在是什么职位,而不在乎那什么虚衔。军衔只是军人阶级表示方式之一。

    他刚上楼喝完一壶茶,还没来及下去吃饭,一个警察就过来通知他去协助调查。

    这倒是把董进步几个人吓了一跳。

    李和把警察送走,笑着道,“带三个最能打的,跟我走。”

    “李老板,这是做什么?”陈有利还在迷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