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极品特工 > 第三百七十三章 白骨夫人
    高君一脸的坦荡,无比的真诚,由衷的告诉对面的姑娘,她走,光了!

    女人满心的无语,一脸的苦涩,还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啊。

    寻常男人看到有女人走,光,大多数都是偷偷摸摸看一眼,然后急匆匆的离开,又或者是臭流氓看到之后吹口哨调戏一番,无外乎就这几种,当然,非礼勿视的正人君子已经灭绝了。

    可像高君这样的绝对是第一次见,自己看了个过瘾,然后竟然大大方方的提醒人家走,光了,这是自己看过瘾了,还不想让别人看啊!

    女人苦笑一声,道:“这么说我还要感谢您热心的提醒喽?”

    高君大度的一摆手,道:“不用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女人红着脸,哭笑不得,偷看了自己,还是应该做的?

    女人没再说话,而是转身进店去了。

    她不仅穿着大U领T恤,下面还有一条短得不能再短的牛仔短裤,这一转过身,不仅两条大白腿都露在外面,还有屁股蛋儿的下沿,圆润的弧线也被挤了出来。

    脚下一双恨天高,走起路来扭腰摆胯,曲线夸张。

    高君紧盯着看,口中喃喃自语:“这小娘们,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姿态婀娜,一看就像模特啊。”

    “咳咳……”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两声轻咳,带着阴冷的杀气,让高君通体胜寒:“给你机会再说一遍。”

    高君头也不回立刻说道:“这小娘们,衣着暴露,眼神风骚,四处放电,一看就是*啊!”

    “哼,算你反应快!”身后的童玲冷冷的说。

    高君这才笑呵呵的转过身,道:“你别误会,我刚才做好事儿来的。”

    童玲眯着眼睛冷笑道:“提醒人家走,光是吗?你还真是热心肠啊。”

    “还行,还行,我这人就是善良!”高君舔着脸说道。

    童玲白了他一眼也没有多说,她最了解男人,偷看女人实在是常态,但像这死鬼一样,看完还提醒人家的,她也是第一次见。

    而且看看女人有什么大不了的,偶尔路上遇到丰满妖娆或者走光的女人,童玲都会提醒高君去看,所以这不算个事儿。

    “你是来蹭饭的吧,想吃什么?”童玲岔开话题问道。

    “吃豆腐。”高君说道。

    “豆腐卖没了。”童玲哼道:“中午只有饺子……”

    “那晚上呢?”高君双眼放光的问。

    童玲道:“豆腐要是留到晚上就会馊了。”

    “没关系。”高君道:“豆腐最全能了,水豆腐要是硬了可以做豆腐干,软了做豆腐脑,坏了做臭豆腐,实在不行腌起来还能做豆腐乳……”

    这是吃豆腐的大行家呀!

    童玲一阵无语,白眼一翻转身进店了。

    高君自然要跟上,就在这时,对面那个大U领女郎忽然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电子广告板放在门口,更关键的是,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出售香吻’,下角还有一个红唇图案,也不知道是画的,还是她亲自印上去的。

    高君顿时兴致高昂,这是一个经济腾飞的大时代,各种生意层出不穷,之前还有女大学生公然明码实价叫卖初夜的,这出售香吻虽然新奇,但也不算新鲜。

    女人放好广告板,抬眼朝高君看来,就这么短短几分钟的功夫,她特意抹上了唇彩,殷红如血,在白皙的脸上显得格外醒目。

    而且她的唇形很好看,上唇嫩薄弧度优美,下唇略显丰满,看起来就像大小两片玫瑰花瓣一般娇艳欲滴。

    高君好奇的问道:“出售香吻?怎么收费呀?是按照吻的时间长短,还是吻的不同技巧,还是吻的不同部位呀?”

    女人脸色一红,没好气的瞪着他,她坚信,只要自己说出按照吻的部位来收费的话,这家伙一定会第一时间脱裤子。

    女人微微一笑,道:“出售香吻不假,但不是什么人都接待的,首先要与我投缘,和我聊得投机,值得我投资的人才行。”

    “哦?”高君微微一愣,随即笑道:“这么说来我就很合适啊,你看你刚开业,我算第一个顾客吧,从刚才到现在我们聊了这么半天算投机了吧,至于未来,谁又能预见呢?所以……”

    ‘咔嚓,咔嚓……’

    就在这时,高君身后忽然传来了奇怪的声音,一股寒意从脊背弥漫开来。

    他机械式的转头一看,童玲正坐在门口磨刀,一把菜刀磨得无比锋利,闪烁着寒光,还不时抬头看他一眼,很是阴森。

    “哎呀,肚子饿了,同城兄弟,恭喜你家添人进口,以后开枝散叶,福泽绵长……咱俩得来盘子孙饺子,祝愿未来多子多孙!”高君大笑着走进饺子馆,进门就道喜,透着喜庆。

    实诚的童诚还以为他是在说自己和刘英确立了关系,又羞又喜的立刻去给高君煮饺子,刘英在一旁也是羞答答的不敢抬头。

    童玲在门口拎着菜刀羞红满面,她当然清楚高君所说的添人进口,是他自己成了童家姑爷,童玲的心里很高兴,原本相依为命,在大都市打拼的兄妹俩,现在各自有了伴侣,童家添加进口,开枝散叶指日可待。

    童玲斜了一眼对面烈焰红唇的女子,冷哼一声转身也进来了,对面那女人面色平静,可是一转身,瞬间变得狰狞起来,额头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该死,该死,该死!”她连骂三声,怒不可遏:“眼看着高君就要上钩了,这大乃娘们到底是什么人?看样子高君很怕她的样子,难道是他的相好?高君不是和齐芯月是一对吗?”

    她这边纳闷,对面饺子馆里童玲也在骂街:“这娘们真贱啊,不久前我们各自开门,都在一块做买卖,和她聊两句,和我说是要开个饰品店,这一转眼的功夫出售香吻,原来是个站街的暗昌啊!”

    听了童玲的话,高君也是一愣,敢情这出售香吻,原来是临时起意,这是什么意思呢?

    现在可还没放学呢,整条街上刚才就自己一个人,明明要开饰品店,突然挂出了出售香吻的广告牌,难道是故意给我看的吗?

    “这半天真是太奇怪了。”高君自语道。

    “啥意思,没让你去买香吻,遗憾呗?”童玲没好气的说。

    高君苦笑道:“早上和一个女生撞了一下,那丫头张口就骂街,好像故意找茬要和我打架。

    之后又有个女生好像故意跟踪我,之后说捡了我的东西要还给我,很诚恳的样子。

    现在又遇到这个又走,光,又出售香吻的女人。

    虽然我知道自己福旺,财旺,桃运旺,但也不至于半天之内遇到这么多事儿,而且我总感觉这三个女人好像有些相似。”

    “你啥意思,难道这三个女人都是白骨夫人,三次变化要害你?”童玲笑着说道。

    虽然她是开玩笑,却让高君一惊,敌人是异能者,越是不可思议的事儿,越有可能是真的。。

    说起白骨夫人三次变化,让高君想起了之前那个叫钢蛋的姑娘,大庭广众拦住自己表白,其实是为了拖延时间,让那边光线男有机会对小仙女下杀手。

    之后摆脱了钢蛋让张娇偷偷跟踪,张娇可是警务教官,跟踪一个女学生自然是十拿九稳,可没想到,原本锁定的目标忽然一转身,竟然变了个人。

    张娇现在还以为是自己没有跟住对方,但高君不太相信,校园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以张娇的本人绝对不会轻易跟丢一个女学生。

    所以高君大胆的猜测,是不是这个钢蛋懂得什么变脸的能力,人还是这个人,因为张娇一直跟在身后,她偷偷变脸再回过头,迷惑了张娇呢?

    再想想今天遇到的三个女人,虽然样貌各不相同,但高君是个非常敏感的人,总觉得三人有些相似之处,而且出现的也太巧了。

    不过怀疑归怀疑,毕竟巧合的可能性更大,高君也想不通,只是提醒自己以后处处小心就是了。

    就在这时忽听童玲说:“你的事儿还好说,没准只是巧合,或者是你招蜂引蝶,但我的事儿就更奇怪了。”

    童玲说完拿出手机,上面有一条银行卡收入的短信提醒,上面显示十点三十八分,又他行汇入现金八万元,没有显示汇款人信息,只有一句留言,说的是‘资助自强会’。

    “你这是在打着慈善的旗号再玩融资,还是众筹啊?”高君好奇的问。

    “什么都不是。”童玲说道:“之所以叫自强会,就是要自立自强,自力更生,所有的价值都是靠我们的会员双手创造出来的,从来没有向外界搞过捐款,所以这笔钱来得太奇怪了。”

    “是啊,这笔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高君道:“不过,人家既然已经注明是给自强会的资助,也就不用太纠结了,也许是某个受过你们帮助的寒门学子,现在弄来了一笔钱准备回馈给你们。

    现在这年月,一夜暴富也不新鲜了,特别是在校大学生,搞个软件开发,玩个网络直播,写写网络小说之类的,都有成名暴富的可能。”

    “可要是这样,他没必要匿名啊,说清楚反而更能激烈其他成员啊。”童玲说道。

    高君也纳闷,现在做好事儿不留名的人太少了,到是某些慈善机构拿着善款当零花钱的事儿屡见不鲜了。

    就在这时,店门被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