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冥婴诡谭 > 第185章 一颗老树
  常常听到家属这样说,殡仪馆上下一商量,就决定在大厅右侧加两盏大瓦数的灯泡,晚上灯一开,那原本幽暗的角落顿时变得耀眼明媚,比阳光还灿烂。

  用陈伟的话就是:管它什么鬼,这么强的光照下去,怕是也要魂飞魄散了。

  还别说,这招真管用,自从加上这两盏灯后,之后守夜的家属,再没提过半夜窗外见鬼之类的话,一直到出了老王家这事。

  小郁知跟我们说,就是这两盏灯,骚扰到了某个东西,所以保险丝才会频频烧断,怎么搞也搞不好。

  可为什么之前一直没事,偏偏这时候出问题了呢?难不成来了个悍鬼?我们都很是不解,小郁知跟着我们,走去大厅,绕到窗外那棵老树下。

  往前一点点,就是停尸房,老树旁边,正对大厅窗口的那个位置,原来停放殡仪馆不用的旧车的地方,后来那些旧车都报废了,那地方就空了,但还堆放了些汽车杂件,例如后视镜车轱辘什么的。

  小郁知在四周转了转,看看停尸房,问我们这地方现在有没有存尸体。

  停尸房里当然有尸体,之前顾天宇的尸体还没有验完,听说被切成那么多片,光是把尸体拼起来就花了不少功夫。

  前不久还刚收了个无名尸,正冷冻着呢,不知道有没有影响。

  小郁知哦了声,说这就难怪了,这两盏灯太亮,正对大厅窗口的小道旁的空地处,光线透过窗户,照在那个碎了一半的后视镜上,反射的光,就正好照向了停尸房的铁门。

  停尸房的门是由两扇铁门组成的,中间有道不小的缝隙,光透过门缝,恰巧照到存尸的那个冰柜上。

  小郁知说:“这个光,打扰到了人家,人家能不生气么?”

  我们将信将疑,有些不太相信的问:“不会吧,真这么巧?”

  小郁知白了我们一眼,说不信晚上自己来看,打开灯,看看那光会不会照到停尸房里面去。

  陈伟忙不迭地摆手:“拉倒吧,我才不来碰这个霉头。”

  我有些担心了:“那现在怎么办?难不成要把那两盏灯卸掉?”

  小郁知这次还没来得及嘲讽我,陈伟倒是先开了口:“你可真是蠢到家了,卸什么灯泡啊,把那后视镜丢了不就成了,对吧小家伙?”

  小郁知咧嘴一笑:“没错!”

  陈伟得意洋洋,王艳在一旁笑得要命,我有些恼羞成怒,一记飞腿直捣陈伟的屁股,这家伙反应及时,身子往前一拱,躲开了。

  结果正如小郁知所说,那块破后视镜被扔掉后,问题就解决了,后来再接业务,晚上大厅开灯,保险丝没被烧断过。

  这件事情算是解决了,不过我走到这老树下面,才又想起,之前我异想天开想要做阴器,埋了一根项链在树底下,现在也不知道那项链怎么样了。

  我也不太记得那项链具体埋在什么地方,现在去挖,会不会还冒血水?

  想着想着,我好奇心来了,拉过陈伟和他说。

  陈伟一听这个就来了劲,说:“挖来看看呗,反正小家伙正好在,不怕!”

  小郁知在旁边,听到我俩的对话,问怎么回事,陈伟抢过我的话,把事情告诉了他,还顺便添油加醋的把葛大爷跟我们讲的故事跟小郁知说了一遍。

  小郁知低着头,先是绕着树转了一圈,再仰起头,望着顶头的树枝出神。

  我们也跟着抬头看,老树不知长了多少年,又高又大,枝繁叶茂,一丝阳光都透不进来。

  我瞧了半天,没瞧出什么名堂,见小家伙还仰着头,忍不住问:“小郁知,你在看什么啊?”

  小郁知没回答我,伸出手,轻抚着粗糙的树皮,说:“这棵树好啊。”

  这话听得我们几个莫名其妙,陈伟凑上去,学着小家伙的样也摸了摸树干,说:“树是不错,不过和项链有什么关系呢?”

  小郁知指指老树,说:“这棵树,是棵坛树。”接着他指指停尸房说:“这棵树,镇住了这里,真的好啊。”

  坛树我从小就听说过,这是我们这对某一种树的特殊叫法,并非专指某一科的树,而指的是某些据说有灵性甚至神力的树。这种树有几个特征:老、大、奇形怪状。但也并非完全如此,不是懂行人,基本是分辨不出的。

  从前听着老爸说过,去山上或野外玩时,如果看到形态怪异的老树,千万不要在树地下撒尿,这可能就是棵坛树,如果触犯了坛树,轻则自己的命根子倒霉,比如莫名其妙就肿起来了什么的,重则全家遭殃。

  在我们那个小山村还真发生过一件事,说有个人某天上山砍柴时,在一棵坛树下撒了尿,结果晚上一回家,那玩意就肿了,一夜过去,那玩意肿胀得连尿都撒不出,后来才意识到是触犯了坛树,于是赶紧跑上山,找到那棵树,磕头认错,结果没到一小时,那肿就消退了,那玩意恢复如常。

  这事发生时我还小,当时在我们这传得神乎其神,我在早点铺子上见过这个撒尿遭祸的倒霉蛋,印象中这人当年大概二十多岁,个子很矮,但敦实,吃早饭时,有人问起他这事,他就说,说得眉飞色舞唾沫乱飞,好像倒霉的不是他而是别人一样。

  当时我在一旁,听得又惊又怕,跑去跟自己的小伙伴说,加油添醋,结果一传十十传百,后来传到我们班主任耳里,把我提进办公室,狠批一顿,理由是宣传封建迷信,还罚我写六百字的检讨。

  我们班主任有个儿子,比我低一年级,经常跟我们在一起玩,后来在一起玩的时候,他悄悄告诉我,他妈也对他说过,去外面玩的时候,千万别在树下乱撒尿。

  当时把我给郁闷的,真想揍他一顿解气,可是想想不敢,索性把他铅笔盒里的铅笔芯全都弄断了,后来听他说考试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铅笔都没了笔芯,考了个零分,被他妈好一顿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