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兵撩汉日常 > 第157章 坦白
    杨柳躲避鸡毛利器的同时,冲着王炽挤眉弄眼,王炽护着杨柳的同时也正同她使眼神,这一幕被齐永涵看着正着。

    她停下自己手中挥舞的鸡毛掸子,双手环胸不悦道:“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杨柳没想到自己的母亲忙着教训自己的空档还能关心两人使眼色,顿时吐吐舌头一下子躲着到王炽的身后,十分不厚道的说道:“妈,你听我解释啊。这事情我老早就和爸说了,可能是他太忙忘记告诉你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面对明显有着怒气的母亲,她很怂的把同谋拉出来挡火气了。

    说是教训其实也就是做做样子,齐永涵手里的鸡毛掸子只是高高举起并没有落在杨柳伸身上。

    这几年她的生活重心虽然转移到小儿子的身上,可杨柳毕竟是她第一个孩子,心中的位置自然不同。

    况且这个孩子自小就没有爸爸又如此的懂事,自己愧疚心重不免更加顺着她意,没想到居然养成了这般胆大的性子。

    王炽被自己的女儿出卖半点都没有觉得不爽,将杨柳护在身后嘿嘿笑着:“永涵你别生气,这事小乖很早就同我商量了,这阵时间交警队太忙忘记和你说了。”

    齐永涵舍不得打杨柳只能轻轻抽了王炽两下道:“感情就只有我这个亲妈被瞒在鼓里,是不是连你姥爷都知道了?”

    杨柳咧着嘴笑,这事她确实没有瞒着她姥爷,老人回来的第一天自己就主动交代了。

    她姥爷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便没有反对,只是摸着她的头顶轻叹一声,“这些年亏待你了,往后不会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直视杨柳,而是看向远方。

    杨柳并没有将他的话记在心里,更没有深思其中的含义,只是摇头说自己很幸福并没有觉得被亏待。

    这一世的家庭和睦让她很是幸福,相比前世的悲惨遭遇,她已经很满足了。

    齐永涵被杨柳气到没脾气,坐在藤椅上缓和自己有些紊乱的气息。

    “小乖,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因为和小椋的赌气才不去启明高中?若是这样你就太任性了。”

    她想着这段时间自己女儿有气无力的模样有些头疼。

    “你上七中的事,妈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你的成绩那么好,启明高中肯定想招收的,不管你愿不愿意,妈都会想办法让你去启明。”

    她不反对自己女儿和秦椋来往,那是因为两人毕竟年纪还小,都还没有定性,两位老人虽然经常开玩笑说要结亲,自己也没当回事。

    但这回的事让她知道自己的女儿或许将两位老人的话听进去了,虽然不去启明就能和秦椋分开是好事,可她也太任性了,怎么能因为一定小情绪有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呢?

    “妈,我不去启明高中不完全是因为秦椋,而是因为路途和学费。”

    杨柳见自己的母亲气似乎消下去一些,伸手为她倒了一杯水。

    “其实七中没什么不好的,钱多事少离家又近。启明高中一开学就军训,每年寒暑假都要去学农学工,而且学费还死贵的。七中就不一样的,不仅学杂费全免,每年还给我奖金,离家近,我下学的时候还能顺利把小石头接回来呢。”

    杨柳有理有据,摆事实讲道理。

    这段时间孙桂香似乎是累到了,哮喘病复发花了家中不少积蓄,王国强年纪大了有些力不从心,也大病一场。

    自己母亲和王炽因为担心杨柳知道并一直瞒着她,可架不住杨柳有一双小眼睛在家中,一问便知道家中发生的事情。

    而且她确实觉得没有必要一定要去最好的学校,环境对一个人的成长固然重要,但一个人的关注力和恒心更为重要。

    她不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主要的优势便是过目不忘和比同年人更坚韧的心性,即使教学条件差一些也不碍事。

    王炽没有想到杨柳不报考七中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家里的经济情况,有些愧疚的看着杨柳。

    他知道自己父母的身体情况,这几年虽然闲下来,可年轻时候落下的病都出来了,说起来是他拖累了永涵母女俩,心中更加坚定自己下海经商的信念。

    齐永涵自然知道家里经济条件确实紧张,可若是因为这个而不上好学校,那么她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她虽然心疼自己女儿的懂事,却依旧不吃她这一套,抡起鸡毛掸子啪啪就是两下道:“即便这样你也不能先斩后奏,连你姥爷都知道居然还瞒着我。若不是我瞧见七中挂出来的横幅,你们是不是准备等下半年开学再说?”

    杨柳心中确实是这么想的,因此安静的站在旁,主动的伸出自己的手。

    “永涵,你别怪孩子,她也是为了家里着想。要怪就怪我没本事,拖累了你们娘俩。”王炽长叹一声,表情有些颓废疲惫。

    “炽哥,你说什么呢?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拖累不拖累的?”齐永涵见一向积极乐观向上的王炽露出愧疚的神情,顾不上杨柳了,关心的说着。

    王炽沉默了许久,开口道:“其实我也有件事情瞒着你,我办理了停薪留职的手续,等杨柳上学就准备去南边闯一闯。”

    “你说什么?”齐永涵拔高音量,一脸不敢相信看着王炽。

    这一个两个的有事都瞒着自己,难道她在他们心中就是那么不讲理的吗?

    她知道自己该愤怒,可瞧着王炽一脸颓废的模样又不忍心说什么。

    家里的情况她是最清楚的,不然也不会拼命的和同事调大夜班就是为了一个月能多几十块钱补贴。

    “永涵,你别激动,我知道这事没和你商量是我的错。”

    王炽不等齐永涵反应过来拿起桌上的鸡毛掸子狠狠的往自己身上抽着,半点不留情面。

    杨柳听着竹棍子敲打在身上的声音,一脸肉疼的模样。

    “你做什么呢?”齐永涵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鸡毛掸子,扔在地上,看着他手上一条条的红印子心疼道:“你这是准备败坏我名声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对你使用家庭暴力呢。”

    “噗嗤。”杨柳没有憋住,一下子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