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一百零六章 异样的统帅
    就在陈宝菀离开这些忠诚守护着她的修行者,独自一人离开这片紫竹林时,有两名身穿黑甲的北魏修行者的身影切割着空气,来到平蜂谷。
    这两名北魏修行者第一时间发现了慕容行的尸首。
    他们蹲下身来,看着慕容行的胸口和双手的伤口,沉默不语。
    只是依靠现场一些战斗的痕迹,这两名北魏修行者很快推断出来,这是南朝铁策军的手笔。
    站在对立的位置上,他们这些北方王朝的人最难理解的南朝军队就是铁策军。
    按照他们的认知,铁策军并非是南朝最精锐的军士的集合,而是那些在军队中受排挤,在被的军中被无情抛弃的军士的集合。
    铁策军很难得到充足的粮草供给,甚至连一些军械都不精良,很多甚至都是自制。
    这样的军队应该没有丝毫士气和意志可言。
    然而事实却偏偏相反,铁策军比南朝那些知名的精锐军队还要难缠。
    他们这些修行者并不知道,正是因为活的太过艰难,所以绝大多数铁策军军士想着的只不过是要尽可能的活下去。
    没有什么意志,比纯粹的要求活着更强大。
    就如这些北魏修行者不理解的,党项等更偏远的王朝中,为什么很多生活已经极端困苦的人,却偏偏要拼着自己都吃不饱,都要供奉他们一些所谓的神灵,所谓的上师。
    事实在于,越是困苦和活得艰难的环境,就越需要某种强烈的信念支持。
    看着周围的一些战斗痕迹,这两名北魏修行者确定战斗结束的很快。
    战斗结束得越快,便说明这支铁策军很强。
    所以这两名北魏修行者没有选择自行追击,而是决定迅速返回汇报这个军情。
    ......
    铁策军的行进很谨慎。
    他们大多数时候顺着山中的溪流前行,而且是伏低身体行走在水中,尽可能的将身体钻进两岸树木的阴影里,甚至恨不得将自己嵌进那些裸露的树根之中。
    许多都是生死之间学得的经验。
    水声可以掩盖很多行军时带来的声音,水流可以冲刷掉留在溪道里的痕迹,甚至能够冲刷掉留下的气味。
    林意紧跟在薛九的身后,他虽然名义上已经是这支铁策军的统领,然而对于行军打仗,他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
    但对于薛九而言,林意学的很快。
    那些在战阵中经常会用的口令、暗号和手语,林意几乎听了一遍就已经牢牢记住。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林意甚至很快记住了铁策军和其余不同所属军队互相辨认对方身份的一些方式和暗号。
    而且在薛九看来,林意自幼耳闻濡染,在统帅方面,恐怕天生就有着旁人不能相比的优势。至少在气质方面,在他看来,林意和那种刚派到铁策军的一些年轻精英将领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在你们看来,和修行者战斗最重要的是什么?”
    林意一边牢记着那些暗号和手语,一边轻声的问薛九。
    越是和薛九交谈,他就越是觉得,这些铁策军的战斗经验对于他其实比齐天学院和南天院的那些典籍和笔记的记载都要宝贵。
    因为能够留下事关修行的笔记的,一般都是修行者。
    这些寻常的军士都不可能在历史的长卷中留下什么著作。
    但修行者留下的典籍里,一般记录的都是如何利用武技和真元技巧对敌,即便有一些以弱胜强的例子,但其中的修为差距也不可能太大。
    譬如说很少有典籍会教刚入黄芽境的修行者去如何杀死命宫境中阶的修行者。
    这种差距太大,在修行者的世界里,被认为不可能发生。
    刚刚凝结黄芽的修行者,遇到命宫中阶的修行者,那便痛快的去死,不要太过无谓的挣扎。
    但这些铁策军军士却连修行者都不是。
    他们的一些小手段和杀死强大修行者的经验,在林意看来便十分有用。
    “最重要当然是冷静。”
    薛九轻声的说道:“首先要彻底想清楚,修行者和我们本来不是一样的人,他们的力量太强,将他们看成和猛虎一类的东西,看到他们无论怎么发威都不害怕,能够保持冷静,便是第一步。接下来在我们看来,如何能骗过修行者,就是关键的第二步。”
    林意有些好奇,“骗过是什么意思?”
    “修行者的反应永远比我们快。”薛九回头看了一眼林意,“就如你,哪怕我和你站着不动,都是抽刀互刺,你都会比我更快的知道我的刀刺你哪里。哪怕你后出手,你都能有足够时间挡开我一刀,反而反杀我。所以不要以为修行者有时候有破绽,我们觉得的来不及,只是我们觉得而已。我们需要的,是让他产生某种疏忽,疏于防备我们之中的某个人。比如说我们会装死,这些修行者杀人,若是杀的也是修行者,他会记得很清楚杀了几人,但是杀我们这种寻常军士,在战斗之中,他未必会数已经杀了几个,还会剩余几个。我们有些人可能会在中他刀剑之后重伤,但索性不动,让他以为死去,在有些时候突然发动袭击,便有可能会成功。”
    山林之中的气候多变,一场突然来临的暴雨结束了林意和薛九的这场谈话。
    所有的铁策军上岸,遁入山林。
    这种暴雨很容易引起短时间的山洪暴发,有时候上游下来的水流在刹那间就能令这种浅溪的水位变成足以吞噬他们这种军士的怪物。
    也就在这场不期而遇的暴雨还未停歇之时,就隔着一座山头,有一缕青色的烟气,在雨丝里顽强的升上天空。
    所有的铁策军军士在看见那道青色的烟气时,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头望向林意。
    这是青狼烟,南朝军队用来求援的东西。
    铁策军有援救之责,此时见到这样的狼烟,去和不去,便需要林意才能决定。
    燃起青狼烟,便说明那里的战斗对于南朝的军队已经极度不利。
    尤其在修行者到处出没的眉山里,这样的战斗便更危险。
    只是能够逃避么?
    人生有很多事,没有逃避的理由。
    林意抬头看着那道距离他们很近的狼烟,握拳,抬起。
    这便是准备战斗。
    ......
    暴雨遮住了凄厉的箭鸣声。
    数百枝羽箭画着一道道弧线,从山坡的两侧,随着雨线朝着被压制在一条山沟里的南朝军队坠落。
    山沟里的南朝军队已经尽可能的分散,将身体蜷缩在一些树木和山石的下方,然而这些箭矢落下,依旧发出了不少入肉的声音,溅起一蓬蓬血花。
    “这是哪个白痴带的军?”
    刚刚翻过山头,压抑着剧烈喘气,刚刚从林间看清这样的画面,薛九的脸色就变得极为难看,忍不住压低了声音怒骂了一声。
    对于他们这些铁策军而言,即便是恰好行军在山沟,陡然遭遇了两侧山坡的埋伏,在燃起青烟到现在这么多时间里,这支军队也至少应该设法冲进一侧的山坡。
    而在他现在看来,这支军队根本不需要朝着两侧山坡硬冲,他们只要全速退往后路,他们的后方,就是一座不高的山丘,但足以改变现在这种被人随意施射的局面。
    “这是什么军?”
    林意之前已经听薛九说了一些各军的特征,但眼下那支被压在山沟中的军队身上的服饰式样明显是南朝的式样,但他依旧看不出属于何军。
    “是这边州郡的府兵。”薛九寒声道:“到底属于何家府兵,看不出来。”
    林意点了点头,他望向对面的山坡。
    北魏的羽箭其实造价很高昂,但一路上他至少已经听到了四轮箭雨。
    下面的那支南朝军队的统帅的不堪足以引起薛九的愤怒,但在他看来,北魏这支军队的统领,也同样很任性,很挥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