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手残默示录 > 第三十九章 徒惹是非
    “这么说来,你之前真的受了很重的伤?”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桂雏菊的目光竟然有种虎视眈眈的感觉,让人莫名的觉得心虚。

    “……”穆修下意识的想要开口否认,结果却不知道为什么最终还是没敢这么说,而是无言地点点头。他总觉得这个女孩子的身上,好似是突然多出了某种大型猫科动物的气息那样。

    而且,这应该怎么否认?!

     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之前为什么要犯懒了,撒了一屋子的鲜血居然都没有处理一下,以至于现在想要开口撒个谎都没有可能。毕竟有着鹭之宫伊澄亲自作证,而且自己的确在最后的一段路到进了屋子上楼的这段时间里,完全抑制不住伤口来了一次血崩——

    那种伤势别说是按住伤口不要出血了,普通人估计当场就休克死亡了,从抽搐痉挛到断气,约莫估计不需要两分钟的时间就能够完成整个过程。

     所以,现在他的屋子里正弥漫着一股血腥味,从玄关处的地板一直到二楼上的卫生间门口,到处都是血迹斑驳的明显景象,就连墙壁上、楼梯扶手上都染上了这样的赤红,那种出血量正是无可驳斥的证据……

    如此这般的铁证如山,他就算是现在改口说自己其实是女孩子,今天其实是来了大姨妈都好,也不可能会有人的信啊!!

    当然,对于这种这么荒谬无稽的理由,穆修的脑袋发昏的迹象还不是特别的严重,至少他之前只是太过疲累而考虑不周,而不是真的智商下线。所以他自然也没有冒冒失失的,将这个与其说是理由,倒不如说是搞笑的借口给说出来。

    否则的话,获得的绝对不是两人的会心一笑,而是切切实实的反效果。

     也许是出于生命禁区解放而重新获得的、人类对危险的预知能力吧,又或者是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能够感受得到的粉发少女身上的那种大型猫科动物气息的缘故,反正穆修现在感觉到桂雏菊非常的危险,要比旁边的鹭之宫伊澄还要危险。

    估计对方之前的说法应该是、不,根本就肯定是口不对心的,毕竟那虽然是个误会,而且主要是因为桂雏菊自己的冒失才会导致的事故,但是这样子的亲密接触终究是穆修这个男生占了便宜……

    等等!哪来的便宜?!穆修眨眨眼睛。

     ——她既不是黑长直,而且还是平胸好不好,再加上当时自己根本就什么也看不见,所以他完全不觉得自己有占了多大的便宜。

    不过这样子不知死活的话,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穆修由衷的觉得可能是因为鹭之宫伊澄也在场,所以对方竟然没有像是当初在旧校舍里面那样,直截了当的给自己一记直拳,这真的是太好了。不过他认为粉发少女现在可能已经后悔了,也许她正在考虑着怎么样找茬,然后将这一次他占到的所谓“便宜”全部一次性找回来。

     “很重的伤势……是指就连手臂都断了?”

    桂雏菊继续问道,锐利的眼神却在少年完好无损的身形上来回的打量着,顿时感觉到一阵疑惑与不相信。这家伙哪里像是断手折脚过的样子,最多也就是似乎因为去做了什么很是耗费心力的事情,现在体力消耗过度,精神疲惫而已。

    但是要说是手臂断了的话,这就比较离奇了……对方的两只手分明都完好无损啊,也不像是机械手、仿真义肢什么的,这哪里能够看出是手臂断了啊?!

    可如果是说刚刚重新生长了出来的话,这就已经不是“离奇”的形容词可以解释的了,而是非常的“魔幻”了,就算是蜥蜴人都不可能有这么强的再生能力吧。

    下意识的,桂雏菊看向了鹭之宫伊澄,她并不是不愿意相信这个娇小的女孩子,只是和刚刚才认识的鹭之宫伊澄对比起来,她还是比较愿意相信穆修就是了。

     “这个——”穆修的目光微微闪烁,他却是没有想到鹭之宫伊澄当时不仅在现场,看到了自己受伤,甚至就连自己的伤势具体都完全清楚。

    可是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毕竟现在他浑身上下哪有一点儿像是受伤的样子,经过「主神」的修复之后,就连手指上的皮肤倒刺、头发丝的顶端开叉这样的情况,都不可能出现。受了这么重的伤,出了这么多的血,现在竟然毫发无损就已经足够让人愕然了,要是告诉她自己的确是断了一只手臂的话……

     “那个,也许是我看错了吧!”之前一直没有出声的鹭之宫伊澄,这个时候却突然插话道,她举起一只袖子遮住半边脸,耳根微微有点儿发红,低着头不敢与两人的目光对视,“因为当时距离太远,我也不是看的很清楚,可能看错了也说不定……”

    “咳,没错,就是这个样子。”穆修果断的承认了这样的说法,为了强化自己话语的可信度,他还刻意的撸起袖子将两只手臂伸出来,在两人的眼前晃了晃。

    “你们看吧,我这个样子,怎么可能会是断了手臂……吃了金坷垃也不可能长回来吧,大概。”

    “是这样吗?”

    粉发少女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她紧紧的抿住下唇,狐疑的视线在穆修和鹭之宫伊澄的脸上来回移动着。

    但是最终,她却很明智的选择了轻轻放下这件事,“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就当作是你们说的这样吧——”

    说完了这么一句很拗口的奇怪话语之后,她才站起身来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穆修:“现在,跟我去一趟医院!!”

    “——啥?”穆修刚刚松了口气,下一刻就发出了一个代表着惊讶的拟声词。

    虽然一时间有点儿反应不过来,可是他却能够清楚明白的感受到对方那两道很有压迫力的视线。

     ……

    ……

    本来以为会被拖到什么大医院里面去,但是最终想不到竟然是一间小诊所性质的私人医院。

    这让穆修松了口气的同时,却又忍不住好奇的四处打量着这间小诊所,在他看来这个就在自己住所附近不远处的小诊所,貌似属于那种社区医院一样的定位。只是和他想象中的与印象中的那种三无黑诊所完全不同。

    虽然说可能是因为时间的问题,现在显得比较冷清,但是诊所里却非常的干净整洁,墙上挂着的是各种许可证,以及主治医师的毕业证。如果这不是伪造证件的话,那么根据穆修看到的信息来看的话,这貌似属于很有实力的老医生自己出来开诊所的样子。

    桂雏菊说这是因为大医院基本上都是预约制的,一整套检查结果出来之后才会见到医生,等待半个小时以上是常有的事情,如果人多的话时间只会更加长……况且,她只是想要确定一下穆修的身体健康状况,并不打算让他去那些专业的医院按照流程详细的走完一套程序——

    毕竟有些事情别人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万一这家伙的恢复能力真的有这么怪物的话,被那些专业的仪器检测出来麻烦不就大了?

    穆修对此无言以对,会长大人考虑得这么周详,他最后的一个排斥的理由都没有了。

    况且,他也的确是想要看看自己的状况,有些事情如果没有亲自确认的话,总归是会多少有点儿顾虑的,譬如说「主神」光球的修复功能完全就是坑人的,是属于那种透支生命力来强行修复身体伤势什么的,自己表面上看似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实际上已经折寿了……

    如果是这样的情况的话,那乐子可就大了。

    虽然不觉得大光球会有这么的坑爹,可是总归并非是知根知底,而是天降系统金手指,无法否认有这样的恶意的可能性。事实上就算是桂雏菊这次不拖着他来,他自己大概也会选择抽个时间悄悄地去检查一下的。

    “……那个,鹭之宫小姐,你们平时都是来这样的私人诊所的吗?”

    在一番常规的检查和一些总算是没有那么出格的仪器检测之后,穆修就因为接下来完全派不上用场了,只能够和鹭之宫伊澄在外面静静的等待着结果。因为并没有抽血化验之类的各种检测,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在静静坐在外面等待了五分钟之后,穆修就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了。

    旁边的少女虽然很是安静,但是那明亮的眸子却一瞬不瞬的盯住自己,完全没有掩饰的打算。

    一开始的时候,穆修还不以为意,但是任谁被盯住五六分钟的时间,都会感觉到不自然的。

    所以他很是果决的选择了主动出击,转过头去看着静静的坐在另一个座位上的和服少女,略一思索然后便抛出了这么一个话题。

    “啊!这个、这个……”鹭之宫伊澄这才好似是回过神来,一下子又红了脸颊,举起袖子挡住脸,扭捏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期期艾艾的说道:“对不起呢,穆修先生,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我、我很少生病或者受伤,而且我们家有着专门的医疗团队负责的——”

    ……狗大户。

    虽然就的确只是为了找个话题摆脱那种尴尬的情况,但是听到这样的回答,穆修的眼神还是一下子变得很奇妙。

    也许是因为打开了话题的原因,再交谈起来就容易得多了。鹭之宫伊澄迟疑了一下,偷瞄了穆修一眼,然后突然站起来向他鞠了一躬:“那个,穆修先生,真的是对不起,这次给你惹麻烦了……”

    “诶?哦,你是说现在这样的事情吧,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

    少年首先有些困惑,然后马上就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他赶紧摆摆手并且站起来,不受对方的礼数:“毕竟你的初衷也的确是为了我好嘛,虽然实际上我并不需要,可是这样的事情又怎么可能怪你呢?!”

    “但是、但是……始终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所以给你添了麻烦。”鹭之宫伊澄轻轻的转过头去,轻声地说道:“那个,如果穆修先生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从其他方面补偿你……譬如说帮你用灵力彻底的治疗一遍身上的伤势,这样子的话可以有效的帮助你更快的恢复过来,而且不会留下什么暗伤……”

    “咳,这个就不需要了吧——”穆修的笑容倏地僵住,他尴尬的轻咳一声,然后急促的摆手拒绝道。

    不说自己目前的那些残留伤势的状态最多只需要两三天的时间,就能够完全恢复过来,还有的就是灵力疗伤什么的,自己实在是无福消受啊!除非自己的身上不再散发AIM力场,也不再拥有哪怕是Level0等级的能力了,否则的话……

    撕撕魔法卷轴、使用一下附魔弹药或者拥有特殊能力的魔法道具还没有问题,但是绝对不可能让任意的神秘之力在体内流走,不然就只可能是莫名其妙的就一下子将自己干成重伤了!

    “可是、可是……”鹭之宫伊澄一下子就急了,这个女孩子拥有着极高的资质以及敏锐的灵觉,能够轻易地察觉到穆修的身体里隐藏着的那股「气」的力量,这很符合她对于东方的那个神秘溯源的古老国度的认知。

    可是她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身体内的那种力量,最多只能够说是已经开始被激发出来了的、人类与生俱来的身体潜力,还远远没有达到能够蜕变成为能量的程度。这么一来的话,理论上他应该是不可能做到断肢重生这样的程度的。

    ——事实上,就算是真正的掌握了名为「气」的力量的大师,也应该不可能做到断肢重生的程度才对。

    这就证明了眼前的少年很有可能是通过某些不怎么光明的手段,来恢复那种惨烈的伤势,而鹭之宫伊澄所知道的,那一般都是一些邪门的手段,不是要损害别人就是要损害自己,最为显著的例子就是恶灵起源的杀生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