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昏主 > 第二十三章九尾狐,樱
    “什么苏妲己,姐姐的名字叫,樱。跟姐姐好好说说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能来这里,不然姐姐可就喊了。”樱酥酥的说道。

    女人靠在桶边,饱满的胸部给挤压的变了形,虽然亚瑟没有用手去摸过,但目测这弹性都能与二次元的女人相媲美。

    亚瑟之所以看见她这么吃惊,漂亮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因为女人是一只九尾狐,尾巴主色是褐色,掺杂些白色毛发,尾巴尖儿和耳朵尖儿包括耳朵里的绒毛是雪白色。毛色散发着柔顺的光泽,耳朵高高竖起轻微摆动随着说话的声音时而甩动两下时而左右分开,作为一个男人他都有种跪地唱征服的冲动,这女人长得祸国殃民,也可爱的无人能敌。

    桃花儿样的大眼若一弯秋水比一般女人细长些但不会显得突兀,她每一次回眸一顾都是一道风景,鼻子坚挺鼻翼光滑,唇红齿白每一次闭合都让人移不开眼睛,脸型则是标准的不能在标准的瓜子脸,身材完美的不能在完美,世界上任何形容美貌的词汇按在她身上都不会突兀。

    重生在这个世界见过很多女人,不可否认摩根是美的,湖中仙子是美的,女巫艾丽丝是美的,她们在亚瑟心中是排名前三的女人,至于安德莉亚公主、茜茜公主、伊丽莎白都拥有绝世的面容,与前三位一比还是输在气质上,所以略差一线。

    但眼前这只狐狸让所有女人都得靠边站,她更像是百变女郎给人的感觉是妖媚、性感、诱惑,但也可以说她可爱、调皮、灵动。

    亚瑟险些就要沦陷的时候,带着提欧斯戒指的左手突然传来一股彻骨的灼烧感,亚瑟握着手指跪在地上满地打滚。“疼,疼,疼.........啊.....哦.....这,呀美爹.....”亚瑟咬着牙失声痛哭,脸上的冷汗瞬间滑落。

    樱坐在桶里动了几下耳朵,诧异的看着在地上打滚的男人。要不是因为他长得英俊,樱早就动手把他杀了,现在有些纳闷这个男人到底抽的什么疯。

    “你怎么了,需不需要姐姐帮你的忙呀?”

    亚瑟死死的握紧了双手,努力让自己恢复平常心告诫自己眼前的不是女人,是菜花、是春哥、是芙蓉姐姐、是比利王,是奥特曼,是变形金刚.....

    半晌,自我催眠的亚瑟一脸平静的提上裤子拍了拍尘土,嘴里说着最不要脸的话。“你看了我的身子,你要对我负责,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媳妇。”

    ————————(我是安静的分割线)

    整个帐篷显得格外安静。

    樱一脸诧异的看着亚瑟,她想看穿眼前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亚瑟一脸平静的与她对视,泡妞要脸和节操干嘛。

    “唉,长得挺英俊的没想到是个傻子,杀了你得了。省心。”樱微微抬手。

    亚瑟做了一个住手的动作。“美女,你且先听我说几句话在决定杀不杀我。”

    “我听说灵狐族是个强者为尊的种族也热爱和平,因为种族的特殊性只能找外族来延续后代,丑陋的兽人你们看不上,英俊高贵的精灵又看不上你们,人类又都虚伪,至于其他的种族也没有说得必要。

    “种族的延续是个很大的难题,在你们族群的女人又都漂亮,每年被捕获的族人更是可怜。”亚瑟找了个椅子坐在上面翘着二郎腿。

    “你什么意思。”樱寒着脸本以为是个傻子却突然变成了一只狐狸。

    嘴角露出了一丝和善的笑容,亚瑟说出了此行的另一个目的。“我们合作吧,我会统一法林随后击败兽皇,到时候需要你族里圣地所保管的4分之一‘圣钥’进入‘荒川界域’。”

    荒川界域是存在于异位面的一方小型世界没有人类,但有着许多强大的魔兽和异面生物生存在那里。

    当年,兽皇无疆利用萨满祭司的能力和几位法师的帮助固定了空间,设下强大的禁制只有持有圣钥的人才能进入。现在兽皇王国驯养的许多魔兽都是从那里捕获得来的,无疆死后没有留下后代,多年征战获得的无数秘宝和财宝都埋藏在那里。

    灵狐族、雪狼族、兽人氏族、牛头人氏族,各保有一块圣钥残片。

    “凭什么相信你,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樱寒着脸说道,左手微抬一道小型冰凌散发着彻骨寒意。

    亚瑟起身从剑鞘里抽出圣剑,双手拄剑而立,金色的瞳孔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我会让整个大陆给你们灵狐族如同精灵一般的尊重,我要让天下的男人臣服在你们脚下,我能让这星辰因你们而美丽,而你们只需要给予我时间和一定的帮助。”

    两人的气场碰撞在一起。霎时,空气中产生两道无形波纹,激荡着四周。营帐里的异样动静惊动了外面的守备士兵,产生了骚动。

    “小弟弟,穆、拉赞恩和那个可恶的地精沃里德正在使用兽族古老的萨满禁法,召唤异位面的生物,虽然萨尔想阻止但为了减少大战中的损失他也只有同意。”

    “沃里德是地精的长老,手中有一颗‘萨德希王之眼’你要想法林保持长久的胜利必须毁了它杀掉沃里德,这样我才能考虑和你合作。现在兽皇被兽人、牛头人、地精、巨魔把持政权,其余的种族太过弱小其中也包括雪狼族,无疆的妻子是我族以前的族长所以我们才有资格保存圣钥。”

    “若你真的有能力统一法林进攻兽皇,无论是出于何种考虑我都不会在大战中给你提供帮助,虽然有些可耻但我只能在你胜利的时候投诚,希望你能理解。”

    樱当着亚瑟的面从水里起身,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掺杂着些许异香。亚瑟狠狠的咽了一口吐沫,死死的盯着樱的下体。还没等看清,樱背后的9条尾巴遮住了全身。

    “你要再看下去可就走不了了。”樱柔声说道。

    回头娇斥的对外面大喊:“来人啊,有刺客。”

    返身对着亚瑟柔媚的眨了一下眼睛。“春宵一刻,死而无憾,我就暂时信了你的邪。”亚瑟擦了擦鼻血,抓着圣剑向外面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