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散文诗词 > 医念霜华 > 第二十九章 大结局
    事实上,如果不是阿鲁达自作聪明的绑了华霜,他们藏身的营地也不可能这么快暴露。

    当日华霜的眼睛虽然被蒙住,手腕被绑住,但是她的手指仍旧能够活动,她打开了自己手镯上的机关,那手镯里藏着一种特质的药粉,阿鲁达的手下一路带着她策马狂奔,那药粉便撒了一路。

    那药粉会吸引萤火虫,到了夜间的时候,只要顺着萤火虫发光发亮的路线,沈念的人自然能够发现蒙古人的老巢。

    事实上,这几天中,华霜和沈念的手下早就接上了头,沈念手下的人混入了蒙古军营,他们里应外合,在蒙古军喝的治疗瘟疫的药汤中,动了手脚,虽然控制住了他们的病情,但是也让他们手脚无力,丧失了作战能力。

    此后华霜更是趁着夜宴的机会,在军帐的火把上动了手脚。她加了一种无色无味的药粉在火把上,所有闻到的人,都会在半个时辰后陷入昏睡,那症状看起来和喝醉了酒差不多。

    她和沈念约定,就是在今晚动手,所以才废了这一番功夫!

    现在计划已经成功了大半,阿鲁达成为了瓮中之鳖,现在蒙古人合力保护可汗突围,就看沈拓父子能否取他项上首级了!

    “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吃苦?有没有被吓坏?”沈念在马背上,紧紧的拥着他,任凭四周喊杀声震天,他也好像全都听不到一样,他心里眼里,此刻都只有她。

    他不敢想象,如果她无法平安归来,他会怎么样。

    华霜感受到他情绪的紧绷,就连他抱着她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她将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抬手一下一下轻抚他的后背,尽管他的身上穿着厚厚的铠甲,可是他仿佛仍能够感觉到,她掌心传递过来的阵阵柔情与安慰。

    “我没事,我一点事都没有。没有吃苦,也没有受伤。”她的声音里含了一丝哽咽。有劫后重生的喜悦,也有难以言说的感动。

    战场之上,沈拓杀气凛然的一路追杀阿鲁达!

    阿鲁达在亲卫队的护送下且战且退。

    沈拓和他的战马势不可挡!

    阿鲁达退无可退,只得提起他的长刀迎战!

    两位王者都拿出了毕生的精力和功力要至对方于死地,十几个回合下来,两人的脸上身上,全都是血淋淋的伤口!

    刷——

    阿鲁达一声长啸,他的右臂被沈拓斩断!

    同时,阿鲁达的长刀也穿透了沈拓的小腹……

    这场惨烈的战事胜负已定。

    蒙古军只剩三万余人的残部,仓皇逃回草原的深处。

    阿鲁达在半途中伤重不治而亡。

    沈拓被部下抬回来之后,也一直没有脱离危险。

    他失血过多,再加上年纪大了,身体累积的旧伤一起发作,连续好几天都持续高热不退,华霜忙前忙后的守着他,各种方法都试过了,但沈拓的人还是没有彻底清醒过来。

    沈云霄双目赤红的一直守在他父亲的榻前,一语不发。

    所有人都觉得,这似乎是最好的结果。

    尽管燕王沈拓在国难关头,选择了国家大义,率兵抵抗蒙古军的入侵,但是他曾造反是事实。况且当年先太子的死,一直都是插在新皇沈念心上的一根刺,燕王不死,这仇怨如何解开。

    就在朝臣们都期待沈拓就这样死掉的时候,他老人家偏偏醒了过来,并且还指名要见沈念。

    沈念去见了他,态度清冷疏远,但却十分有礼,尽管彼此有着血海深仇,但是因为这次沈拓的大意,所以沈念并没有摆皇帝的谱,反而在他面前执起了晚辈礼。

    沈拓的脸色灰白,嘴唇干裂,没有一丝血气。

    “你就是沈念啊,或者我现在应该叫你一声……陛下?”

    沈念:“您是长辈,怎么称呼都可以。”

    “呵呵,你比你父亲强。当年,我就是不服气他,他除了占了一个长子的名头,其余文治武功,哪里强的过我?咳咳……”

    沈念默默的听着,并不插一言。

    沈拓仿佛也没指望对方会回答,他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着:“我知道,很多人都说,是我害死了大哥……”

    “全天下人都这么认为,包括父皇和你……”

    “可是我没有。尽管我不服气他,我想要把他从太子的位置上拉下来,但是那些阴私肮脏的手段,我真的没用过。我情愿光明正大的和他争斗,我也不会去挑拨他和父皇之间的关系!”

    “父皇病重,疑心深重,他用着太子,却又防着太子。有些事,就算是太子不做,他手下的人也会去做。”

    “功名利禄,权势富贵,那些人就是为了这些,才一步步把太子和父皇推向了你死我活的局面。”

    “若说我在其中真的什么都没做?也不尽然……推波助澜总是有的。我也是皇子,我也想要皇权。我没插手他们之间的争斗,我只是等着坐收渔翁之利而已。”

    “但是我没想到,事后父皇为了让他自己的良心好过,居然会下意识的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我的身上。是我野心勃勃,是我君心叵测,是我挑拨他们之间的父子亲情,甚至就连太子府上下七百多条人命,也全都算在了我的头上。他用我镇守边关,用我行军打仗,但是却又让我代他受过。凭什么?”

    “我不甘,我也不服。我到底比太子差在哪?他凭什么就这么瞧不上我?”

    “咳咳……”

    “我之前,是想除掉你的,因为我觉得,既然这比血海深仇已然记到了我的头上,那我不如干脆斩草除根算了。反正只要没了你,这天下早晚是我的。但是我没想到,你的运气那么好,一次次的化险为夷,就连眼睛都被治好了。你仿佛真是上天钟爱的天子,这皇位,就好像是专门等着你来做的一样。我机关算尽,到头来,却是一场空。现在想来,一切都像是一场梦啊……”

    “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生在这皇家,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感慨一般的说完这一句,沈拓好不容易积攒的精气神耗尽,居然就这样再次昏睡了过去。

    沈念静静的退出了他的大帐。

    华霜正在大帐门口等他。

    他握住了她的手,走在飘雪的漠北草原上。

    “他都和你说了什么?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华霜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雪夜里,他呼出的热气凝成白雾,他那样深深的看着她,“华霜,回京之后,做我的皇后好不好?”

    她微微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的沉默,仿佛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或者,我换一个问法。如果不回京,你想去哪里?想做什么,想过什么样的日子?”

    她认真的想了想,答道:“我想回到咱们曾经住过的小院,我想在那里看花开花落,看春华秋实。我想去看兰姨,我想和怀叔请教医术,我也想为那些朴实的村民治病去痛,我想过那样自由自在的日子。”

    她曾经拥有的那些,就是最好的。

    “那你的父亲……”

    “过去十几年,没有我,他一样过得很好。我没有他,不也平安无事吗?既然如此,就当做是我们父女缘薄吧。我无意卷入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

    “那你不想为你的母亲报仇吗?是福熙害死了她。”

    “她该受的报应,自然会有人给她。况且,我娘当初根本不提我爹半个字,我想,她是真的忘了他吧。我能感觉到,我娘对他,没有爱,也没有恨。她只是很平静的接受了命运的无常。”华霜说着,其实也有些诧异于自己的平淡冷静。这样的身世命运,原本可以让一个人因仇恨而扭曲的,但是她为什么会平静的近乎无动于衷呢?

    他抬手,为她将脸侧的发丝别到耳后,“虽然我没有见过你娘,但是我倒觉得,你们的性子,真的出奇的像。你说你娘,不爱了,也就不恨了,我想,大概从她知道你爹另娶他人那一刻,她就不再爱了吧,不管对方是因为什么而放弃背叛,她都会彻底的将那个人从心底抹除。洒脱,淡漠,纯粹的近乎无情。我想,如果我哪天因为朝局利益而纳了别的女人,是不是,你也会轻而易举的将我从你的心上抹除,从此不爱不恨,洒脱而绝情。”

    “我……”

    “我们回家吧!”他轻叹一声,仿佛做了什么关乎命运的抉择一般,叹息过后,他的整个人,整个语气都轻松了不少,“我们回家,回我们原本的家!”去过你想要的日子。

    一个月后,新帝沈念禅位于燕王沈拓的消息传遍了举国上下。

    所有人都觉得这仿佛是命运开的一个玩笑。

    禅位之后,沈念便带着华霜一起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而沈拓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汲汲营营渴求的一生的皇位,居然会以这种方式得到。

    他的皇帝梦是圆了,但是他的生命已然走到了尽头,三个月后,沈拓驾崩。

    此后,太子沈云霄继承大统,国号新元。

    沈云霄继位后,曾多次派人寻访名医隐士,暗中打探华霜和沈念的消息,只可惜,天下之大,他竟也一无所获。

    旧的恩怨落幕,新的篇章,已然开始书写……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