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散文诗词 > 庶女夙缘 > 266
    苏晓苓转过话题道:“对了,黄家的人后来没有为难苏家了吗,小兰她现在怎么样了?”

    苏星河忍不住长叹一声,道:“世事远比你所想像的要复杂得多,当初要不是有把柄落在他们的手上,我又怎么会答应将你许配给黄书强那个败类?你真以为爹只是为了挽救苏家绸缎庄,为了我们苏家的利益,就将你不管不顾的往火坑里推吗?”

    苏晓苓忍住没有问:如果没有把柄落在黄家人手里,他还会不会答应黄家的婚约?不是她不想知道在苏星河的心里,到底是自己这个亲生女儿重要,还是苏家的利益重要,而是她明白这就像现代的女孩子问男朋友如果自己和他妈一起掉到了水里,他会先救谁一样纠结。

    她神色如常地道:“哦,不知道这些年黄家都对苏家做了些什么?”那语气仿佛在说一件和她完全没有关系的事,事实上和她也没有多少关系。

    只是自己成为这个身体的主人,自然也就不可避免的带有一些她的情感,也唯有如此才能彻底地融入现在的身份,从而安稳地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活下去。

    苏星河感慨万端地道:“两年前,黄家就是用不堪的手法,使得白沙县众绸缎庄难以为生。当时苏家绸缎庄经营不下去,黄家的人便找上了我,我当然知道没有那么便宜的好事了。可是就在我犹豫不决之时,突然发生了一件事,让我不得不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苏晓苓心知必然是十分严重的事情,故作好奇的道:“那是什么事?”

    苏星河此刻想来仍然不胜唏嘘,叹道:“那天我去找相熟的段家绸缎庄的段掌柜商量对策,谁知道刚刚进去他们家,便见到他和他的妻子儿女全部惨死在家中。我吓得跌跌撞撞地从段家出来,心怕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也不知为何偏偏在街角处撞见黄家的管家黄仁……”

    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道:“后来,白沙县还发生了几家这样类似的惨案,无一例外都是全家一起丧命,而且全是以经营绸缎和布料为生的人家。我心怕苏家也会步他们的后尘,又担心黄仁会诬陷我与段家的惨案有关,万般无奈之下,也唯有答应了他们。”

    苏晓苓恍然道:“怪不得苏家绸缎庄能够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发生如此惊人的变化,感情是踏着白沙县那些被迫害的绸缎庄尸骨而累积起来的。”

    苏星河沉重地点了点头,道:“你说得不错,其实从我答应他们的那天起,苏家绸缎庄便已经不是我们苏家的了。所有的一切都由黄家人控制着,我只不过是他们明面上的一个摆饰而已,也正因如此我们苏家这两年才能够安然无事,过着平静而富足的生活。”

    苏晓苓才知道苏家的情况,远比当时他所跟自己说的要糟得多,也不知道他这两年来为了让这个家能够安稳地生存下去,独自承担了多少压力,难怪他一心只想着让自己离开了。

    心想:苏家原来只是一个美丽的大鸟笼,自己选择离开了苏家,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关心地道:“小兰她现在怎么样了?”要说现在的她,在苏家要还有什么牵挂的话,也就是那个机灵的小丫头了。

    苏星河愣了一下,道:“她从青云山回来之后,就将你计划的事告诉了我。为了不引起黄家人的怀疑,我假意派人上山去找了你几天,后来又故意发火将她赶走了。她如今已经跟忠叔一块离开了苏家,而且他们走的时候我给了他们足够的盘缠,你也不用再为她担心了。”

    话音刚落,便听到一阵尖锐的马嘶声,马车剧烈地颠簸了几下,便停了下来。

    猛然一声巨响,马车里面的苏晓苓和苏星河一左一右掉落了出来。

    好一会儿,苏晓苓才从惊吓中醒过神来。

    只见他们刚刚所乘坐的马车被人从中劈成了两半,就连前面拉车的那匹马和赶车的马夫都是如此。鲜血溅了一地,那温热的尸体仍然还在那里悸动。

    苏晓苓还来不及庆幸自己与死神擦肩而过,便看到前方竹林里一个黑衣蒙面的持刀男子满脸煞气望着自己。她已经无暇去感慨刚刚还鲜活的两条生命是多么的脆弱了,只是想着这时候有一种东西叫作武功,有一种人叫作高手,目光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苏星河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冲她喊道:“快逃!”

    苏晓苓从地上挣扎着起来,尽管她知道除非是他放自己一马,否则在这人的面前根本就没有一丝希望可以逃走。她没有转身就逃,却是目光平静地看着那人。

    那人冷冷的笑道:“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也好,我这就送你上路!”

    苏晓苓呆呆地望着他提着那柄带着殷红血迹的长刀,一步步地向自己走过来。不知为何,她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傻傻地站在那里,有如一只待宰的羔羊。

    突然,旁边的苏星河朝她冲了过去,大声道:“求你别伤害她,要杀就杀我吧!”

    那人随意的一脚,便将他踢飞了出去十多步,半天都没有能再爬起来,阴森地道:“留着你这老家伙还有一点用处,可是她实在是太多管闲事了,所以非死不可!”

    就在他准备动手之迹,竹林里蓦地有竹叶飘落,随即一段竹枝快若闪电的飞了过来。

    那黑衣人不敢再对苏晓苓下手,迅速地退后了几步,避开了那股凌厉地劲风。

    苏晓苓看着前面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苏星河,心中涌起一阵阵暖意。

    她尚未领会死神来临前的瞬间,便被一阵激烈的劲风逼得倒退了两步。等她回过神来,便见到一个头戴竹笠身着青色披风的高大男子从天而降,如一堵山般站在自己的面前。

    黑衣人略有惊讶地道:“果然不出所料,又是你,看来你就是藏在苏家后面的高手了?”

    青衣人淡淡地道:“随你怎么想,总之今天你杀不了这两个人。”

    黑衣人闻言,哈哈大笑道:“真是大言不惭,昨夜你都奈何不了我,又何况是今天?”

    青衣人淡然道:“那你就尽管试试好了!”随即大喝一声道:“都出来吧!”

    话音未落,竹林里便突兀地出现了十多条黑影,人人都是黑衣蒙面,手握一柄长剑。

    猛地,青衣人身子动了,他手持一根拇指粗的翠竹迅速绝伦地朝持刀黑衣人刺了过去。

    那黑衣人武功极高,他一刀将马、马夫及马车一分为二,却是不伤苏星河苏晓苓父女分毫,自然是有意而为。他率人在此设伏,目的就是要将苏家幕后的人引出来。不然方才他们说话的功夫,以他的武功,苏氏父女就算是有十条命,也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似乎知道青衣人的厉害,并不和他抢攻,只以手中长刀护住自己,等着同伴上来再一起对付他。然而对方手中拿着的虽然只是一段普通的竹子,可是在这等武功高手手上所发挥出来的威力,丝毫不比任何神刀利剑差。他不得不往后退开了数步,避过了他的锋芒。

    青衣人之所以抢先向他进攻,正是知道一时杀不了他,只能是将他逼退,找机会先对付其他的敌人。不等那十多个黑衣人围攻过来,身子往后一纵便朝身后的三人杀了过去。

    那三人以为可以从后边偷袭对手,因此比其他的人动作稍微要快了一步。见他主动杀来,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迅速地分成了一个倒三角,然后配合默契地朝他迎了上去。

    青衣人仰天发出一声长啸,身子有若一条天外矫龙,洒脱灵动无比。他手中竹子快若闪电的在三人面前一晃,随即头也不回地往已然围上来的众黑衣人杀去。

    只见他长袖一阵挥洒,刹那间满天竹叶飞舞,朝着众黑衣人席卷而去。

    一阵利物破空的声音响起,随即传来了一声声惨叫之声。

    众黑衣人只想着对其展开围攻,尽快地将他击毙,哪曾想他突然间施展出那么多致命的暗器来,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早已经晚了一步。

    苏晓苓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闷响,回头便见三个黑衣人整齐划一地倒在了地上。在他们的喉咙处,有少许血迹沾染到了地上,显然是被人破喉而死,身体却是到这刻才僵硬的倒下来。

    前面的那些黑衣人也没有比他们好上多少,方才围攻青衣人的十多人,此刻一大半都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包括那持刀黑衣人在内的其余五人也受了伤,身上脸上都是被利物割破的痕迹,脸上一个个都带着惊讶,更多的则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苏晓苓看着地上刚刚才飘落下来的片片竹叶,有的青翠欲滴,有的枯黄如纸,若不是亲眼目睹,她还真的不敢相信这就是让那几个黑衣人纷纷毙命的厉害暗器。

    苏晓苓转过话题道:“对了,黄家的人后来没有为难苏家了吗,小兰她现在怎么样了?”

    苏星河忍不住长叹一声,道:“世事远比你所想像的要复杂得多,当初要不是有把柄落在他们的手上,我又怎么会答应将你许配给黄书强那个败类?你真以为爹只是为了挽救苏家绸缎庄,为了我们苏家的利益,就将你不管不顾的往火坑里推吗?”

    苏晓苓忍住没有问:如果没有把柄落在黄家人手里,他还会不会答应黄家的婚约?不是她不想知道在苏星河的心里,到底是自己这个亲生女儿重要,还是苏家的利益重要,而是她明白这就像现代的女孩子问男朋友如果自己和他妈一起掉到了水里,他会先救谁一样纠结。

    她神色如常地道:“哦,不知道这些年黄家都对苏家做了些什么?”那语气仿佛在说一件和她完全没有关系的事,事实上和她也没有多少关系。

    只是自己成为这个身体的主人,自然也就不可避免的带有一些她的情感,也唯有如此才能彻底地融入现在的身份,从而安稳地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活下去。

    苏星河感慨万端地道:“两年前,黄家就是用不堪的手法,使得白沙县众绸缎庄难以为生。当时苏家绸缎庄经营不下去,黄家的人便找上了我,我当然知道没有那么便宜的好事了。可是就在我犹豫不决之时,突然发生了一件事,让我不得不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苏晓苓心知必然是十分严重的事情,故作好奇的道:“那是什么事?”

    苏星河此刻想来仍然不胜唏嘘,叹道:“那天我去找相熟的段家绸缎庄的段掌柜商量对策,谁知道刚刚进去他们家,便见到他和他的妻子儿女全部惨死在家中。我吓得跌跌撞撞地从段家出来,心怕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也不知为何偏偏在街角处撞见黄家的管家黄仁……”

    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道:“后来,白沙县还发生了几家这样类似的惨案,无一例外都是全家一起丧命,而且全是以经营绸缎和布料为生的人家。我心怕苏家也会步他们的后尘,又担心黄仁会诬陷我与段家的惨案有关,万般无奈之下,也唯有答应了他们。”

    苏晓苓恍然道:“怪不得苏家绸缎庄能够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发生如此惊人的变化,感情是踏着白沙县那些被迫害的绸缎庄尸骨而累积起来的。”

    苏星河沉重地点了点头,道:“你说得不错,其实从我答应他们的那天起,苏家绸缎庄便已经不是我们苏家的了。所有的一切都由黄家人控制着,我只不过是他们明面上的一个摆饰而已,也正因如此我们苏家这两年才能够安然无事,过着平静而富足的生活。”

    苏晓苓才知道苏家的情况,远比当时他所跟自己说的要糟得多,也不知道他这两年来为了让这个家能够安稳地生存下去,独自承担了多少压力,难怪他一心只想着让自己离开了。

    心想:苏家原来只是一个美丽的大鸟笼,自己选择离开了苏家,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关心地道:“小兰她现在怎么样了?”要说现在的她,在苏家要还有什么牵挂的话,也就是那个机灵的小丫头了。

    苏星河愣了一下,道:“她从青云山回来之后,就将你计划的事告诉了我。为了不引起黄家人的怀疑,我假意派人上山去找了你几天,后来又故意发火将她赶走了。她如今已经跟忠叔一块离开了苏家,而且他们走的时候我给了他们足够的盘缠,你也不用再为她担心了。”

    话音刚落,便听到一阵尖锐的马嘶声,马车剧烈地颠簸了几下,便停了下来。

    猛然一声巨响,马车里面的苏晓苓和苏星河一左一右掉落了出来。

    好一会儿,苏晓苓才从惊吓中醒过神来。

    只见他们刚刚所乘坐的马车被人从中劈成了两半,就连前面拉车的那匹马和赶车的马夫都是如此。鲜血溅了一地,那温热的尸体仍然还在那里悸动。

    苏晓苓还来不及庆幸自己与死神擦肩而过,便看到前方竹林里一个黑衣蒙面的持刀男子满脸煞气望着自己。她已经无暇去感慨刚刚还鲜活的两条生命是多么的脆弱了,只是想着这时候有一种东西叫作武功,有一种人叫作高手,目光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苏星河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冲她喊道:“快逃!”

    苏晓苓从地上挣扎着起来,尽管她知道除非是他放自己一马,否则在这人的面前根本就没有一丝希望可以逃走。她没有转身就逃,却是目光平静地看着那人。

    那人冷冷的笑道:“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也好,我这就送你上路!”

    苏晓苓呆呆地望着他提着那柄带着殷红血迹的长刀,一步步地向自己走过来。不知为何,她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傻傻地站在那里,有如一只待宰的羔羊。

    突然,旁边的苏星河朝她冲了过去,大声道:“求你别伤害她,要杀就杀我吧!”

    那人随意的一脚,便将他踢飞了出去十多步,半天都没有能再爬起来,阴森地道:“留着你这老家伙还有一点用处,可是她实在是太多管闲事了,所以非死不可!”

    就在他准备动手之迹,竹林里蓦地有竹叶飘落,随即一段竹枝快若闪电的飞了过来。

    那黑衣人不敢再对苏晓苓下手,迅速地退后了几步,避开了那股凌厉地劲风。

    苏晓苓看着前面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苏星河,心中涌起一阵阵暖意。

    她尚未领会死神来临前的瞬间,便被一阵激烈的劲风逼得倒退了两步。等她回过神来,便见到一个头戴竹笠身着青色披风的高大男子从天而降,如一堵山般站在自己的面前。

    黑衣人略有惊讶地道:“果然不出所料,又是你,看来你就是藏在苏家后面的高手了?”

    青衣人淡淡地道:“随你怎么想,总之今天你杀不了这两个人。”

    黑衣人闻言,哈哈大笑道:“真是大言不惭,昨夜你都奈何不了我,又何况是今天?”

    青衣人淡然道:“那你就尽管试试好了!”随即大喝一声道:“都出来吧!”

    话音未落,竹林里便突兀地出现了十多条黑影,人人都是黑衣蒙面,手握一柄长剑。

    猛地,青衣人身子动了,他手持一根拇指粗的翠竹迅速绝伦地朝持刀黑衣人刺了过去。

    那黑衣人武功极高,他一刀将马、马夫及马车一分为二,却是不伤苏星河苏晓苓父女分毫,自然是有意而为。他率人在此设伏,目的就是要将苏家幕后的人引出来。不然方才他们说话的功夫,以他的武功,苏氏父女就算是有十条命,也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似乎知道青衣人的厉害,并不和他抢攻,只以手中长刀护住自己,等着同伴上来再一起对付他。然而对方手中拿着的虽然只是一段普通的竹子,可是在这等武功高手手上所发挥出来的威力,丝毫不比任何神刀利剑差。他不得不往后退开了数步,避过了他的锋芒。

    青衣人之所以抢先向他进攻,正是知道一时杀不了他,只能是将他逼退,找机会先对付其他的敌人。不等那十多个黑衣人围攻过来,身子往后一纵便朝身后的三人杀了过去。

    那三人以为可以从后边偷袭对手,因此比其他的人动作稍微要快了一步。见他主动杀来,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迅速地分成了一个倒三角,然后配合默契地朝他迎了上去。

    青衣人仰天发出一声长啸,身子有若一条天外矫龙,洒脱灵动无比。他手中竹子快若闪电的在三人面前一晃,随即头也不回地往已然围上来的众黑衣人杀去。

    只见他长袖一阵挥洒,刹那间满天竹叶飞舞,朝着众黑衣人席卷而去。

    一阵利物破空的声音响起,随即传来了一声声惨叫之声。

    众黑衣人只想着对其展开围攻,尽快地将他击毙,哪曾想他突然间施展出那么多致命的暗器来,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早已经晚了一步。

    苏晓苓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闷响,回头便见三个黑衣人整齐划一地倒在了地上。在他们的喉咙处,有少许血迹沾染到了地上,显然是被人破喉而死,身体却是到这刻才僵硬的倒下来。

    前面的那些黑衣人也没有比他们好上多少,方才围攻青衣人的十多人,此刻一大半都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包括那持刀黑衣人在内的其余五人也受了伤,身上脸上都是被利物割破的痕迹,脸上一个个都带着惊讶,更多的则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苏晓苓看着地上刚刚才飘落下来的片片竹叶,有的青翠欲滴,有的枯黄如纸,若不是亲眼目睹,她还真的不敢相信这就是让那几个黑衣人纷纷毙命的厉害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