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星际法师行 > 第两千七十章 囫囵吞蛋
    小七指着星图兴奋不已滔滔不绝的说着墨夜听不懂的各种科学理论,直听的墨夜犯困。

    墨夜抬手纤细白皙的手指轻捂住嘴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眯着眼,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小七“简单点说。”

    小七兴奋的声音忽然停住,不好意思的戳了戳手指“哦”

    半空中的全息光幕被小七组合到一起,墨夜的左手边是星图,右手边则是完整的符文阵图。

    小七飞在星图侧边,圈出了几处明显无法合上的部分接着说道“主人,考虑到星图原坐标位置中的星球可能发生偏移,所以星图出现一些细节的不完全吻合是很正常的。”

    墨夜点头示意小七继续。

    小七双目中的蓝色数据流因为兴奋而闪烁的更快了一些,“主人,我们犯了一个惯性思维的错误,进入了误区。”

    “所以呢,哪里错了?”

    “这不是一副航行路线图。”小七挠了挠头,露出些许苦恼神色,似乎正在思考要怎么用词“它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星际航行指导坐标图,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些部分它们之间并不需要相连,这是由数个区域的星图组合在一起的,并不是相连的整体。”

    墨夜摩挲着戒纹,若有所思的盯着符文阵图上繁复的线条。

    耳边小七的声音还在继续着,

    “中心这一块区域。”小七指着星图中的一片迷蒙的灰色位置,“这里是整个星图的中轴,也是我到目前为止依然无法找到吻合坐标星图的区域,理论上,它有极大的可能就不是属于星盟内已知的区域,没有现成的星图参照,甚至于不能排除它存在于类似虫域那样原本与星盟相互隔绝的地方......将它拿出来不考虑在内,假设我的理论是正确的,其他部分的星图复原也就成功了,它们之间也并不是每一个部分都连接在一起的。”

    墨夜专注的看着符文阵图,因为思考眉头微微皱起,眼神里有微光闪烁,“这样一整片区域却并不与其他星图区域相连,偏偏在正中心的位置。

    “除非一开始寻找的参考坐标就是错的,所有的星图定位都错了,否则这中心一块绝对不可能和任何星图接壤。”

    不接壤,无法连接在一起,跳跃式的相隔了数百万上千万甚至亿万光年,要怎么去呢。

    一个念头在墨夜脑海中升起。

    墨夜转头看向小七。

    此时小七也是兴奋,双眼中蓝色数据流不断跳动,“是不是,主人,之前一直被误导了,一直以为这是一块完整的星图,之所以无法完成复原正是如此,这中间的星图位置本来就是不相连的,我一直寻找相连的部分在现实现存的星图中找不到任何可以吻合的星图。”

    小七不断点头“现在这样就对了!”说到这儿小七的兴奋情绪仿佛被兜头来了一盆凉水迅速冷却了不少“不过我无法确定这中间区域的作用。”

    墨夜看着光幕中缓慢旋转的全息星图,中心的一团小七用了一团灰色的迷雾替代。

    墨夜却觉得小七的思路是正确的,如果在太空区位上没有实际接壤的部分要去到这一块区域必然需要传送。

    墨夜蓦然想到虫域与星盟之间的空间屏障,要打开壁障需要用到钥匙,而这一团黑色迷雾。

    墨夜抬手在星图上转动,将灰色迷雾部分拉近放大,视线慢慢从这一片未知的迷雾越过,扫向四周环绕它的星图分区,这些位置的确相互并不相连。

    太空环境本身也在改变,尤其是经过上万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岁月更迭,无时无刻不在变化中的宇宙环境,这些久未更新的星图坐标出现一些偏差不吻合的确属正常。

    手指轻动,将星图确认的几个部分一一放大拉近,罗盘一般转了一圈。

    从虫域,到星盟公共星域,再到卫兰帝国帝都星圈,这些星图区域的跨越可以说是大到无边际。

    墨夜想到符文石板的传送功能,被动激活过好几次了,每一次的传送跨度极大,甚至能带着布尔吉斯一整个行星移动堡垒跃迁,要做到让这些星图之间通过空间传送联系在一起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

    墨夜的视线重新回到正中的黑色迷雾之中,她收回手,轻抚腕间的符文石板手镯,符文石板单单只是储备星图的功能吗?

    不,墨夜摇摇头,不可能,之前也已经证实了它具备身份识别的功能,在墨夜看来它很可能是高级文明某种类似于通行卡此类集各种功能为一体的存在,只是在功能属性上要更多台阶而已。

    “假设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这副星图的正中心位置需要传送才能去,那么那个地方是做什么的,为什么目的而设,符文石板要怎样才能启动去往那里,去了可以做什么呢?”

    墨夜轻轻的念叨,复又抬头看向小七和半月“你们知道有关的传说吗,或是历史书籍中有类似的记载描述吗?”

    “古籍中没有相关的记载,不过在某些网络游戏的剧本中倒是有不少看着类似的。”半月微笑着说道。

    墨夜有些讶异的抬头,看着半月,“你玩游戏?”

    “当然,这是了解星盟各区域不同文化,大众思想,收集数据的有效途径之一。”

    为什么把玩游戏说的像是做社会调查,情报收集,文化研究多位一体好有深度的样子。

    “什么内容?”

    “远古宝藏埋藏之地,史前凶兽沉眠封禁之地,秘密基因研究所等等等,有好有坏.......”

    半月举了好几个例子,墨夜听着觉得有些荒谬却又莫名觉得其实还挺有道理的。

    “符文石板无法直接传送进入,不然也不会有另外几部分星图存在的必要了,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重要的联系。”

    墨夜仔细看着几幅星图,这些星图之中有几个地方她去过,有一些没去过,是小七通过星盟公开的星图对比得知。

    符文石板设置了传送中转点,仔细想想不可能是毫无意义随意设置的。

    拼图的每一个部分看似普通也却绝对缺一不可,有着重要的组成作用。

    那这些星图的作用又是什么呢?

    墨夜闭上眼,摩挲着符文石板,脑海中浮现出符文阵图的全貌,所有的能量节点一一清晰的显现。

    一定有特别的关键点藏在这些复杂的符文之中。

    既然将星图隐藏于这符文之中,肯定还藏有其他的线索,只是自己暂时还没有发现而已。

    墨夜心里不禁想到了西恩,那个人发现了吗,还是说也没有头绪?

    符文石板在自己手里,不论这石板最终指向的是哪儿或是什么东西,西恩想要撇开自己暗自处理那是不可能的。

    这个人最终还是会找上门。

    他手里说不定还握着一些关键信息,比如说这符文石板最后到底该怎么用,事实证明那个人说的话向来是半真半假掺和着来,有隐瞒的关键信息也不让人意外。

    “这些星图环绕着迷雾到底是什么呢?”

    墨夜心底隐隐有一丝兴奋,双目熠熠生辉,影响自己许久的秘密就快要揭开,跃跃欲试的期待。

    嗡!

    嗡!

    墨夜正沉思着,一阵低鸣与摩擦声惊醒了她,脚下微微晃动。

    “发生什么了?”

    半月双眼蓝光闪过,微笑不变“小主人,蛋饼号受到不明物体撞击。”

    “没有提前侦测到?”这让墨夜有些吃惊,以蛋饼号的侦查能力,居然在对方靠近时一无所觉。

    半月回答道,“没有,毫无征兆,舰组导航与侦查系统没有任何预警反馈。”

    墨夜身体依然还在摇晃着,将视线投向房间的观景窗,试图看清是什么在挤压蛋饼号。

    居然能够躲避多重侦测,实在厉害到让人讶异。

    半月说话时,墨夜还能感觉到蛋饼号轻微的倾斜感,巨大的摩擦造成颠簸,让人产生地震的错觉。

    阎安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墨墨,我们被撞上了。”

    墨夜看着观景窗外闪烁蓝光的物体擦过,应道“看见了。”

    墨夜看见了一个半透明的物体踩着观景舱而过,闪烁着微微蓝光,蛋饼号在太空中因为受到撞击的原因而持续倾斜。

    橙色的危险警示灯闪烁起来。

    墨夜呼出安全索扣死,接下来颠簸更猛烈了“太空虫族?”似乎体形非常庞大。

    这是撞上虫舰了?

    小七惊呼出声,“星海蓝旗!”

    “什么?”阎安那边传来的声音伴随着惊呼与碰撞,阎大团长指不定被突然的倾斜给带摔了。

    “小主人,这不是虫族,这是太空生物。”小七的小奶音至少飙高了两个八度,兴奋的开启嘴炮解说

    “这是一种太空生物,星海蓝旗,我在星盟的博物志介绍中看见过,属于已绝种的稀有生物,上一次出现在有记载的文献中是两千多年前的事了,最后一只星海蓝旗在寰宇展览的途中被劫杀,就连标本也被盗走了。

    星海蓝旗是此类生物的总称,具有极多分支,有一个共同特点便是外形与水母极其相似。

    全身呈透明伞状,伞状边缘遍布着长条触须,受到刺激或是攻击状态时身体会从透明变为荧光色或是闪烁光点,具有自发光的能力,而具有高辐射的光源同时也是一种攻击手段。

    触须可伸缩最长可达上千米,成年期伞状体直径可达到五百米以上,具有极强的伸展性,可吞噬自身体积三倍以上的物体,是一种极为凶猛的太空生物,只能在太空中生活,一旦进入星球大气层便会迅速死亡,无法适应大部分生命星球的环境。

    这种具备极为强大的隐形能力与反侦察能力,特殊的皮肤外壳能阻挡绝大部分探测信号,在受到物理撞击时身体会发光呈半透明状态,远程移动速度缓慢,短途爆发力极强。”

    小七一口气说了一长串。

    阎安也很是吃惊,天空生物实在稀少,更不用说体积如此庞大,早就灭绝的物种“卫兰帝国制造的还是野生?”

    墨夜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除了虫族居然还有如此庞大的生物可以生活在太空环境下。

    半月呼出光屏,蛋饼号与那只星海蓝旗同时出现在光幕中。

    正如小七所说的那样,一只伞形看起来与水母形状类似的巨大生物。

    小七一时也分辨不出这种早已经灭绝的古老生物的细致类别。

    庞大的伞状体下方遍布着数不清的半透明触须,整个身体仿佛一盏彩灯,幽幽蓝光与绿光相互交织闪烁,异常梦幻美丽。

    仿佛一颗闪烁的星辰。

    看起来如此美丽,外形软萌的生物破坏性却是无与伦比的巨大,并不能用常规的异兽等阶进行划分,单论战斗能力它不一定比得上板砖和血牙,可是在基因血统上它却有着天然的无法超越的优势。

    蓝旗的触须探出缠绕住蛋饼号,或者更准确的说法是环绕住蛋饼号的能量护盾,伞状体下端紧紧的贴服在蛋饼号外舱壁上。

    蛋饼号的球状体外形此时倒是给了星海蓝旗张大腔体吞噬的动作提供了不小的便利。

    随着这个大家伙的动作蛋饼号持续发生倾斜。

    蛋饼号上数量不多的乘客们全部集中到二层小镇广场上,天花板上的拟态星空转变成了全息光幕,星海蓝旗庞大瑰丽的身体出现在众人面前。

    即使是伞状体完全散开不断扩张吞噬蛋饼号的动作,在它透明的闪烁着蓝绿色幽光的身体下也显得格外诡谲美丽。

    这是要囫囵吞蛋啊!

    为什么这个地方会出现一只如此庞然大物?

    “不能成功的吧?”阎安仰头望着光幕中,星海蓝旗似乎能够无限延展的腔体,声音里有一丝不确定。

    吞吃的过程一气呵成,腔体收缩扩张,包裹,前后数秒的时间,蛋饼号被彻底的吞了进去,连同能量防护盾在内,全进了星海蓝旗的肚子里。

    一颗闪烁着莹莹蓝绿幽光,又透着一丝金色的巨大圆球就这么飘荡在无垠星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