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洪荒之证道永生 > 第六百一十四章 气化一切(求订阅)
    ...........

    “不错,不错,道仙剑阵因为道祖之语,不能时常动用,而我的剑道虽然威能睥睨,不过还是太钢制,过于单一了。

    现在有这时空至尊之力给填充我的手段,我睥睨天地的资本,又凭空加了数成!!!想必即便是半圣前来,我也有常规办法制衡了。”

    广成子看着众人身上的异动,对时空法则的掌握又有了一丝感悟,右手摩挲着下巴,喃喃自语道,点头不已。

    他此刻又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这时空法则圆满既然能带给他这么多的惊喜。

    那其他的七大法则呢!!

    虽然恐怕没有时空法则给他的惊艳之感,不过想必也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想到这里,广成子嘴角掀起一丝弧度,眼睛有些发亮,对其他法则立刻寄予了厚望!!下定决心此次一定好好闭关一下,整理自身的修为。

    “看来,还是尽快解决这里的战斗,我也倦了,此番之后好生休息一下吧!!”

    “结束吧!”

    将众人视若无睹的广成子思考了接下来的动作,接着他眼眸望着宛如恶鬼般的众人,看他们想要从地狱之中爬上来的光景,令人作呕,对他们立刻下了死刑!!

    哗啦啦——

    随着广成子念动之间,黑白时钟的指针也在响彻最后的滴答之声,陡然之间,众人身上悄然浮现出一道道古朴、不朽的时空神纹。

    一股股未明的气机自他们周身宣泄而出,俯视一切,刹那间弥漫了方圆数百万公里,侵蚀其中任何的物质。

    然后下一刻只见在场众人纷纷一颤,眼睛一闭一睁,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方才的景象仿佛都是幻觉。

    顿时让他们以为广成子想要放他们一马,方才的祈求出现了效果,当下书林一行人就对广成子感谢不已。

    “多谢文师救我等一命,我们发誓从今往后凡是文师出现的地方,我等一定退避三舍!!”

    “我等便是衔草结环也一定会报答文师的恩情!!!多谢文师原谅我等。”

    “..........”

    众人拱手请罪,不过眼中却畏惧连连,他们再也不想看到自己的时间受别人掌握的情景了。

    看着自己被别人像是傀儡一样,肆意的调整着生命,没有发疯已经是他们心性好的表现了。

    “完了?这高拿轻放的一下就完了?”不远处已经将残局收拾好的燧人氏看到这若无其事的书林一行人,眼中满是疑惑。

    “不会吧?莫非我也看花了眼,文师真的身受重伤,现在根本就是外强中干,强撑着?”

    那有巢氏见此也逐渐联想到广成子的伤势上。

    “不,我感觉没有那么简单,以文师的性子,今日不血流成河,那他绝对不愿意罢休!!

    何况还触及他的逆鳞,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我们看不清的东西!!”

    已然和人族修士汇合的玄女,望着这背负双手的广成子,眸中满是凝重。

    她暗中护卫了仓颉数百年,对广成子的性子不说一清二楚,不过也知晓一些皮毛。

    天子一怒,浮尸千里!!

    而广成子虽然不是天子,不过在地位上却远超帝王之体,他的怒意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道理!!”

    听到玄女的讲解,一众人族修士想了想,也认同地点了点头,然后也全神贯注起来,若是能窥探道共主的一些道韵,那对他们来说可是难得的收获啊!!

    场地之中——

    “诸位,既然如此,按咱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别耽误文师的行程了,咱们快走!咱们快走吧!”

    看着广成子一言不发的模样,众人摸不清头脑,不过那众仙之首的书林却是一阵高呼,他再也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待上一秒钟了。

    不过他话语刚刚落下,‘咦!!’突然他原地惊疑了一声。

    只见得蓦然之间,位于他们身后的一大罗金仙修士,不知什么原因,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瘦了下来,老朽,死寂。

    然后全身不知发生了什么,从下到上的一点点化为灵光,气化,一点点气化消散在虚空之中。

    死!

    死的不能再死!化为天地的一份子。

    “真如玄女你所言啊!开始杀人了,毫不留情!流血漂橹啊。”

    一旁观战的众人瞧着那一点点消散的修士,俱都是一阵心惊肉跳,额间汗如浆下,头皮都快炸起来了,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皆是惊悚骇然,不敢有丝毫的声响,连自己的呼吸心跳之声都小心翼翼起来。

    有了第一人作为示范,紧接着场中点点光华莫测的开始复苏,宛如灿烂的星空一样,绝对华贵,不过在这美丽的画卷之中倒映出众人绝望的神色。

    片刻,没有异象冲天,也没有惨叫凄厉,面对着稍稍来迟一步的时空之力。

    本来还有些庆幸,为自己的幸存感到欢呼的众人,立刻陷入无边的死寂。

    “还是要死了吗??上天何其对我如此狠毒!!”

    时空至尊之力,这恐怖至极的力量渗透了物质本身,有更改因果,破碎时空之能。

    即便是专精道体的修士,练就不朽之身,不过若是被时空至尊之力渗透进去,瞬间就能让他们从冥冥之中开始崩溃,没有一丝抵御之力。

    因为时空至尊之力是从过去将你抹杀的!

    而且灵宝也基本上对时空法则没任何作用。

    如果普通的灵宝,如先天灵宝被时空之力击中,渗透本源的话。

    瞬间就会被时空之力将灵宝深处的先天不灭灵光彻底击溃,使得这灵宝彻底化为废铁,再无永恒之说

    唯有先天至宝以上的灵宝,拥有强横的本源法则,才能勉强抵挡这时空之力的侵袭,其他低端的灵宝面对他简直和破铜烂铁没有区别。

    “唉!!”广成子见众人那无望的眼眸,他有些轻叹,朝着仓颉示意一番过来,然后看向了那还在勉力支撑的书林。

    “诸位老实说贫道给过你们机会!也再三劝过你们了,可惜,可惜啊,你等既然对此置若罔闻死性不改。

    既然如此那你们也休怪贫道心狠手辣,斩草除根了。”

    “噗!!!”

    广成子右手一挥,那不远处的玄女就被他擒来,广成子声音满是杀意,极其淡漠无情的道:“这些人的势力在何方,归属何处?有什么亲人?”

    “咕噜!!!”看到广成子将她擒来,又望着面前那些一点点化作灵气的众人,玄女那满是仙气的面庞极其煞白,艰难的吞咽了一声,声音有些颤抖的回道。

    “回.....回禀文师,这些人身后涉及中等势力五处,高等势力两处,尚且有下等势力不计其数!!”

    玄女作为天庭公主,自然对洪荒的势力一清二楚,看着这往日她只能仰望的一张张熟悉面孔,她想都没想,直接张口便来,被广成子吓坏了。

    “你小子,应该知晓为师所说的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你应该明白其中真意吧?”广成子对着一方的仓颉问道。

    “是,弟子自然明白师尊意思,我也想将这些人身后的势力斩草除根,只是这些都是洪荒中有身份、有背景的人,我也——”

    仓颉听闻广成子满是杀意的话,有些犹豫道。

    他虽然正值、坚毅,不过他不傻,反而很聪明,这些人身后牵扯的实力太庞大了,他一人无所谓,可若是影响到人族,那他可就是千古罪人。

    不过看到先前将他压制的众位准圣满脸绝望的模样,心中也升起一丝快意。

    “对了师尊,这等手段究竟是什么,好生强大,可否传我!!!”仓颉感受这比天悲都要厉害无数倍的神通奥妙,也对广成子问道。

    比较报仇,他更倾向于对未知事物的探索。

    “你这小子!!”看着满是求知欲的仓颉,广成子无奈的摇头。

    广成子自然知晓仓颉的顾虑,也知道这小子还没有成长起来,太过稚嫩,缺少一份杀气。

    看来要好好扶正这颗苗子!!

    广成子自顾自的念叨了一会,转身看向仓颉说道:“之前的真意,你懂了多少?”

    “弟子愚鲁,只能明白半分!!”仓颉有些苦笑的说道。

    “唉!!看来我着时空大道不适合你!!”广成子故作惋惜的看着仓颉说道。

    接着他也在仓颉有些沮丧的面容之下,顿了顿广成子又道了一句。

    “我的时空大道虽然不适合你,不过贫道乃至天地第一文师,文字之祖,对于这万物推衍之道也有几分意境相似,我便传授于你一套文字神通,如何!!!”

    文字之道,归根结底就是将万物推衍成符文,这就是造字的过程。

    而推衍法则也是广成子的八大法则之一,领悟颇深,也有八成的火候了。

    他念动间便可衍生出一套适合仓颉的神通,此时传授给他倒也无妨,正好也蓄养他一些杀气。

    广成子为了他门下的弟子,也可谓是操碎了心啊!!

    “你若能练就这文字神通,可得我一成真意,到时候天下群雄见之自然避退,谁敢争锋,就算越阶挑战,凭借你的天悲经也并不完全没有胜利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