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玄幻魔法 > 最强灵魂医师 > 第75回 放下预设
    可以说这就是官方的态度了,在外面的乱局越演越烈的情况下,协会还是把学员当学员看的,就算外面闹翻天了也不至于拿学生上去送掉。

    李无声听着倒是很舒服了,看来在政府的大局观和他自己的小算盘还是挺搭的。毕竟外面大风大浪都刮不到真如庵,他一方面在西冷印社怼人,另一方面自己回去修行,日子还是跟以前一样过,大不了路上小心点就是了。

    如果这时候非要去抬杠说:老师我不要做祖国的花朵,我要做少年先锋队,让我去前线抛头颅、洒热血!那特么就是有病好吗?!当现在还是大革命年代呢,现在的局势就是,术业有专攻,稳定压倒一切啊。

    到放学的时候,高明德又把李无声留下来聊了会,问他是不是一个人住山上,又叫他小心点。

    李无声随意应着,倒是有些心不在焉,毕竟时局这么紧张,哪里都很危险,老师的担心是很平均的啊。

    说实话,李无声一点都不慌,也很好奇明悟为啥一点都不慌的。总觉得在淡定这点上,他跟明悟都挺像的。

    难道……我越来越佛系了?

    而且就算事态恶化了,哪怕天下大乱了,李无声也都想好了,都不死之身了有啥好怕的啊,就算被什么更厉害的力量给弄死了,死了就了呗,大不了往生极乐,乘愿再来。

    打?那么多妖魔鬼怪你或许打得过,可你打得完吗?

    逃?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你逃,你逃得到哪里去?

    再退一万步讲,就凭真如庵那破地方,哪路鬼怪会看得上啊,就算全钱塘市都一片火海了,恐怕真如庵那几座破房子还平安着呢。

    所以思来想去,李无声反而越来越淡定了。

    相比之下大难临头的时候都是什么人紧张啊,家产多得不行的都想着保财续命,妻妾成群的想着怎么安置女人,至于那些位高权重的,有良心的都想着怎么尽点职责,没良心的都想着怎么趁乱再捞一笔。那些富可敌国的都想着怎么造个诺亚方舟,买票上船呢。

    所以拥有很多的人,一到这种时候反而每天都睡不着觉好么?

    于是李无声对外面的乱象反而更不上心了。

    不,他突然想起来他还有套房子和两个女家属……这特么就有点蛋疼了啊。

    虽然都不是他弄来的,但他觉得沈伊她们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适当关照一下,慈悲而不淫邪,还是很合理的吧。

    之前上心沈伊那里,是因为他多少有房屋产权,现在李无声突然发现他的发心竟然不是产权了,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

    其实根本不用管别人怎么样,只要他修行得当,拥有了超脱三界的实力,自然可以保护他应该保护的人。

    不管怎样,想想还是回去一趟比较好,于是发了个短信给沈伊,晚上过去吃。

    到了商学院小区,李无声就看到沈伊围着围裙开了门,小叶则在房间里写作业,沈伊一脸惊讶地看着李无声,“你怎么穿这么点,你不知道外面多少度?!”

    李无声先是一愣,然后看了看身上就一件打底衫和毛衣、一件牛仔裤,笑了出来。

    房间里开着空调,暖气充足,一下子就觉得温暖很多。

    不管怎样,李无声也被自己的修行成果惊到。他这段时间身体实在是修得太好,没一会就觉得热了,觉得脱衣服太失礼,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靠窗口发了会呆,沈伊则回到厨房里忙碌,这样两个人都各忙各的,有一句没一句聊天,气氛也算不尴尬。

    问了最近的治安情况怎么样,沈伊反倒没啥慌的,只说隔壁学区出了小孩被拐卖的事。学X小学考虑到部分家长上班,就开了晚班给放学没人接的孩子呆着,晚点再让家长接,等于是校内晚托班了。

    当然,沈伊在家没事干,总是亲自接小叶,所以没啥要紧事。

    听到这里李无声这就放心了。

    吃饭的时候沈伊就关心李无声最近在忙啥,李无声也是避重就轻,说给别人打工完事。

    沈伊突然问了一句,“明天你休息吧,我买了三张《无敌破坏王》的电影票,和小叶一起看?感觉你玩游戏,应该会喜欢。”

    “什么电影?”李无声一愣,掏出手机搜了一下是个动画电影,不过有很多老游戏的元素,还能接受吧。但想想还是犯难了。

    看电影是没啥,可这特么是和后妈看电影啊,总觉得很尴尬好吗?

    小叶一听说明天能和李无声一起看电影,立刻就从房间里蹦跶出来了,“叔叔也要一起去看电影吗?我要坐中间!”

    李无声当场就呵呵了,你们娘儿俩这么安排,经过我同意了吗?

    不过想想明天没事,也懒得问什么了,只是在跟后妈约会这件事上还是有些心理障碍。

    他突然想到以前听过的一个故事,以前一知半解的,现在再听这个故事,顿时就释怀了。

    有一个小和尚和老师傅一起去化缘。他们到了一条小河边,看到一个姑娘想过河,试试探探过不去,老和尚就问她,姑娘,你是不是想过河?我背你过去,说完就背着姑娘过河了。

    小和尚看得瞠目结舌,觉得老和尚这样做不合适,又不敢问,就这样在心里嘀咕了十里地,还是不敢问,走过了二十里地时,还是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到三十里地的时候,他实在忍不住了,于是说:“师傅,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得道高僧,怎么能背一个女人过河呢?”师傅微微一笑,说:“你看,我背她过了河,马上就放下了,你比我多背了三十里地,到现在还放不下。”

    李无声突然觉得自己以前是不是对女人想太多了。因为他接触过的女人太戏精,不代表所有女人都戏精对吧。

    尤其是沈伊这种经过大起大落的女人,加上能忍得住这两年的寂寞,一心带娃,李无声觉得这女人思想还是挺干净的。

    别的女人约他看电影或许还真有什么想法,但如果是后妈约他,那恐怕就是看电影,加上有小叶这个明晃晃的电灯泡,照得大家心底通亮啊……所以他根本就不用管会发生什么事,坦坦荡荡赴约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