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战国赵为王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靳黈的真心话(第一更)
    公元前259年1月12日,星轺驿。

    南太行号称“与天同党”,居天下脊上而俯瞰中原,故名为上党郡。

    此郡左控商都朝歌与邯郸,下瞰周都洛邑,后有上党雄藩,右连晋南古都群(尧都平阳、禹都安邑、舜都蒲坂、晋都曲沃和绛邑),有“晋南屏翰”之称。

    上党郡之中拥有数条通向外界的陉道,如滏口陉,羊肠陉,白陉等。

    但上党郡之中的大部分陉道都是东西朝向,唯一一条南北朝向联通整个上党郡的陉道便是太行陉。

    星轺驿,就位于太行陉的正中央。

    星轺,缘于天节八星主使臣之事,因称君王使者为星使,星使所乘之车曰星轺。

    因此,以星轺名驿镇,除用典嘉德外,又显示了其地理位置的重要。

    由于太行山的地势影响,太行陉在这里拐了一个很大的弯,道路的宽度不过数丈,两边山峰左低右高形成了一个狭长而弯曲的峡谷。

    星轺驿就位于峡谷的尽头。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这里都只不过是一处小小的驿站,有着几间老旧的房屋,生活着几名不算年轻的驿卒,养着两匹用来传讯的快马,一天之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无所事事中度过,偶尔有些路过的商队入住时才会显得热闹一些。

    自从三年前野王城被攻破之后,这一切就都被改变了。

    一队百人秦军入驻此地,原先的几名驿卒变成了几具胡乱丢弃在野外的尸骨。

    在这队秦军的努力下,一座小小的关隘开始成型。

    正是这座小小的关隘,在过去的几天之中成为了整个长平之战中最为激烈的战场。

    魏无忌此时此刻就站在星轺驿那简陋的关墙之上,静静的注视着北方的陉道。

    此刻的星轺驿一片破损犹如废墟一般,四处可见点点血迹和残肢断臂,显然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魏无忌面前的陉道仅仅延伸出去几百米,就被一座高耸的山头给阻拦住了,但是这位信陵君仍然出神的盯着前方,不知道在思考着些什么。

    片刻之后,一支队伍突然从山头之后的陉道上拐了出来,缓缓的向着星轺驿靠近。

    魏无忌看到了这支士兵,但却并不为所动。

    从盔甲的样式之中魏无忌非常轻易的就能够看得出来,这是自己麾下魏韩联军的士兵。

    一个声音突然在魏无忌的身边响起:“秦军已全线退守天井关。”

    魏无忌微微转头,看到了站在自己身边的韩军主将靳黈。

    靳黈和魏无忌一样都是全副武装带甲佩剑,唯一不同的敌人在于——靳黈的盔甲上有血。

    秦国人的血。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从靳黈的身上散发出来,再看看他身上的斑斑血迹,显然死在靳黈剑下的秦国人并不少。

    不仅如此,魏无忌还能够看到在靳黈的左小臂处有一处伤口,鲜血正从里面缓缓渗出。久看中文网首发www.yb3.cc

    魏无忌叹了一口气,道:“将军,汝身为主将,又何必亲上战场?”

    靳黈哼了一声,眉毛微微一挑,瓮声瓮气的说道:“诛秦蛮,吾所愿也!”

    魏无忌摇了摇头不再说话,而是将目光继续转回了面前这支即将抵达关前的部队。

    虽然说魏无忌现在名义上是这支联军部队的最高主将,但是魏无忌也不会傻到以为自己就可以随意对靳黈的行动指手画脚,更不会去轻易的干涉韩国人的行动。

    所以秦军方面并不知道的事情是,在这些天里的太行陉夺关之战中,韩军之所以站在前面冲锋陷阵,并不是魏无忌的要求,而是靳黈的主动申请。

    在一个时辰之前,也正是靳黈身先士卒攻上了星轺驿的关墙之上,士气大振的魏韩联军方能够一鼓作气击垮秦国人的防线,夺取了这座阻挡他们脚步已经好几天的关隘。

    此刻正在魏无忌和靳黈眼皮子底下缓缓归来的数千人队伍,正是刚刚被派出去一路追杀秦军的那支部队。

    从这支部队之中不少人手上提着和腰上挂着的人头来看,这次追击的收获显然很不错。

    靳黈往前走了两步,和魏无忌并肩而立,突然开口道:“信陵君,汝可知吾为何如此拼力作战?”

    魏无忌摇头道:“不知。”

    魏无忌确实是不知道,而且说真的,魏无忌还觉得靳黈有点傻。

    虽然魏无忌是出兵援赵了,但是这毕竟是赵国和秦国的战争,魏无忌出兵的初衷也只是保住赵国,不让赵国被秦国一战击溃。

    所以在野王城一战歼灭司马梗所部之后,魏无忌虽然也按照赵丹的要求北上了,但是魏无忌的北上其实既不积极也不坚决,尤其在秦赵议和的消息传来后更是如此。

    在魏无忌看来,既然秦国人主动求和了,那么秦赵两强并立的格局基本奠定,魏无忌一开始出兵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既然如此,那魏无忌干嘛还要用魏军的性命去拼死拼活,只为给赵国人在谈判桌上多捞一点好处?

    但魏无忌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不急,靳黈却很急。

    自从进入太行陉之后,靳黈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主动请缨,率领韩军冲锋在前,一路上攻城夺关那可真的是出了死力,简直猛得不得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天来五万韩军的死伤数目已经超过一万,而十万魏军的死伤数才刚刚过千……

    但是你靳黈打得再猛又有什么用?这一仗打完上党郡从此就要成为赵国的领地了,和韩国无关了。

    所以魏无忌对靳黈的做法很不以为然,不过也懒得管就是了。

    靳黈看着魏无忌,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道:“信陵君定然以为,吾乃是收了赵国好处,方才如此为赵死战,不知对否?”

    魏无忌再次摇头:“无忌并无此想。”

    靳黈长出了一口气,道:“靳黈此举,非为赵国,乃是为了韩国之存亡也。”

    “哦?”魏无忌有些惊讶的看了靳黈一眼。

    靳黈看着魏无忌,正色道:“秦国欲并吞天下之心,信陵君当早已知之。”

    魏无忌点头。

    靳黈道:“自范睢为秦相以来,便大力鼓吹那远交近攻。远交近攻者何也?无非结燕齐楚而灭三晋也。韩国为三晋最弱,秦自以灭韩为先,长平之战便是由此而发。”

    魏无忌继续点头。

    靳黈道:“三晋者,同气连枝也。若韩灭,则魏赵必危,若赵灭,则韩魏灭亡便在眼前。此信陵君所以救赵也,不知靳黈此言可对?”

    魏无忌听到这里似乎明白了什么,忍不住开口道:“以将军之意,莫非是欲结三晋之力而抗秦?”

    “正是。”靳黈道:“今秦国势大,若三晋不团结一心而战,则覆亡之命定矣,不知公子以为如何?”

    魏无忌笑了一笑,有些讽刺的看了靳黈一眼:“然天下皆知,韩国者,秦之先驱也。”

    没错,虽然说是三晋,但是自从伊阙之战后韩国就变成了秦国的小弟,多次和原本同气连枝的赵国、魏国作对。

    最典型的就是十三年前的华阳之战,那一战中魏赵联军就是被秦韩联军击败,魏军整整损失了十万人之多。

    那时候正好是魏王圉刚刚继位,魏无忌初登魏国政坛之时,因此魏无忌对此可是记忆犹新,对于韩国的敌意和不信任也是那时便已经埋下。

    靳黈并没有因为魏无忌的嘲讽而恼怒,而是继续道:“公子,今之时局,诸国皆不过奋力求生也,不然何来朝秦暮楚之谓?韩国亦是如此矣。吾连日来率部英勇为战,便是想要告知公子,但凡吾一日不死,秦国一日不衰,则此三晋之盟,吾必力谏于大王,务使得成。”

    靳黈的这一番话说得无比真诚,显然是发自内心。

    魏无忌看着一脸认真的靳黈,忍不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将军之言,无忌信矣。只不过无忌今为逆臣,自保尚难以为之,又如何能够劝吾王应此三晋之盟?”

    靳黈认真的看着魏无忌,道:“公子此言差矣,以吾之见,公子乃人中龙凤,又怎会长久锋芒不显?以吾之见,不出五年,公子必重返魏国,得掌大权。只望公子那时莫要忘了吾今日之言才好。”

    魏无忌苦笑着摇头,道:“既如此,那无忌便托将军吉言罢。”

    在夕阳的余晖下,两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了下来。

    等到明天,他们就要继续率军北上,去进攻拦在他们面前的最后一道关隘——天井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