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财富美利坚 > 第575章:戈尔內蒂母女花到来
    2018年11月23日。

    美利坚东海岸。

    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

    VIP专属候机大厅里面,菲拉带着她不多的朋友,来自欧洲的玛利亚·奥林匹亚希腊公主殿下,迎接两位从洛杉矶过来的家人。

    “菲拉。我们等一下要接的两位,到底是什么人?你一直不肯说……你在那个家伙那里地位那么高,有什么人需要你亲自过来机场迎接。”玛利亚·奥林匹亚问出了这个在路上她一直很好奇的问题。

    康斯坦丁国王陛下的酒会要在晚上召开。玛利亚·奥林匹亚公主,被她的爷爷分派了一个任务,那就是陪好这位大人物的情人。

    因此今天一整天。

    在菲拉去参加酒会之前,她都只好呆在菲拉的身边。

    听着好朋友的问题。

    菲拉笑了一下,娇媚的样子,让同在VIP专属候机厅里面的几个男性侧目不已。

    要不是考虑菲拉的身边站着4个沉默的黑衣大汉,和两个看上去就很能打的女保镖。这些男人很可能就会上去搭讪两位美丽的女性。

    “怎么说呢?在我心目中,她们大概应该是属于家人的那一种吧。”她轻轻的说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忍不住回想起了,在硅谷的圣弗朗西斯科那里的希尔顿酒店的时候。那是一生之中,菲拉最快乐的一段日子之一。

    那时候的亚伯只有她一个女朋友。虽然经常忙碌,没有回酒店里面陪她。但是起码那个时候,明面上亚伯就只有她这么一个女朋友。

    虽然偶尔他回来的时候。

    戈尔内蒂夫人会经常无缘无故的脸红,衣衫经常不整……现在菲拉知道了,戈尔內蒂夫人之所以会那样子,大概是因为自己的男朋友对她动手动脚的。

    不过无所谓了。

    一切都过去了。

    在和温妮的彻谈以后,菲拉已经清楚明白了自己的定位,还有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了。

    这样一来,一直在酒店里面陪她,还有在贝弗利公园社区67号陪她的戈尔内蒂母女两个人,就成为了菲拉心目中比较重要的家人了。

    温妮让人送她们过来。菲拉知道了,专门过来迎接。

    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儿。

    大部分是玛利亚·奥林匹亚在问,菲拉简短的回答。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

    在一位红色短发的干练女性的带领下,菲拉远远的看到了个内地母女的身影,她欢笑着朝她们招手。

    玛利亚·奥林匹亚无奈的耸耸肩。不管如何,她今天得到了这个任务,一定要好好的陪好这位姑奶奶。

    不然她的爸爸好说话,但是她的爷爷可没那么好说话。康斯坦丁国王只当了三年的国王,但是国王的威严却从来没有抛下。

    哪怕落难到现在这个地步。

    康斯坦丁国王,仍然是奥林匹亚家族最拥有权威的那一位。

    她可不敢触怒自己的爷爷。

    虽然觉得菲拉来迎接这样两个类似于家里面的佣人管家和佣人管家的女儿这样的行为,很掉贵族的架子。

    但是菲拉小姑奶奶愿意这么做,她这位有所求的公主殿下也只能委屈自己来迎接。

    她也挤出笑脸。

    无奈继续。

    …………

    …………

    南安普顿。

    辉煌,但是已经分枝落叶,分散到整个联邦,甚至分上一部分到欧洲去的mg家族的祖地当中。

    亚伯骑着刚刚驯服的烈马。

    朝着记忆碎片中的大厅的前去。这匹烈马是一匹极好的赛马,短途冲刺的速度非常的快,并且和那些机械没有灵魂的跑车或者机车之类的不同。

    它虽然智商和人类相比有些低下,但是却还是拥有一定的灵智。它能够巧妙的避开各种障碍,带着刚刚驯服它的背上的主人,只花了不到几十秒钟就跑完了,正常人类行走需要5分钟以上的路程。

    飞驰之中。

    在不知不觉中身体已经进化得不像普通人类的亚伯,他的视力极好,大老远的就看到了远处一行人里面有自己的表妹和她的父亲还有母亲。

    烈马的速度极快。

    在安娜她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匹马已经狂奔了过来。

    亚伯也有所警觉。

    这匹烈马好像没有收力的意思,它居然硬生生的要朝着人群里面冲。

    其实这匹赛马刚才已经完全信服他了。问题是亚伯根本没有骑马的经验,也没有在紧急时刻控制马儿的经验。如果他有的话,这一点距离已经完全足够让马儿自己停下来了。

    但是很不幸。

    他没有,以前的亚伯·塞弗罗萨大概也是不喜欢马的。并没有给他留下这方面的记忆碎片。

    因此在前方一片慌乱尖叫之中,不知道如何处理的他,用力夹紧马腹。

    本来这对训练有素的马来说,确实是停下来的意思。但是奈何亚伯的力量不是普通人的力量,他用力夹紧的力量对马来说。

    简直就是一个成年人用力夹住了一只哈士奇的腰,让这匹热血马疼的发狂,更加疯狂的朝着前面的人群冲去。

    那群人当中。

    有一些属于保镖,这几个保镖反应很快,迅速的拿出他们的枪,想要攻击发狂的烈马。

    只是他们刚刚拿出枪来,安娜·MG就疯狂的踹了他们几下,“不许拿枪对着我的亚伯哥哥!全部放下!”

    危急之中。

    几个保镖无奈的放下手枪,准备去扯开各位尊贵的主人。

    这一幕全都落在了马背上的亚伯的眼里。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这匹烈马已经完全疯狂了。

    怎么办?

    急中生智的他,做了前方那些人惊恐万分的事情。

    “不……”他的凯瑟琳姑姑尖叫了出来。

    他的约翰姑父也在怒斥着身边的保镖:“快点救人!”

    刚才阻止了保镖们开枪的安娜,瞪大她漂亮无比的眼睛,小声喃喃自语:“白痴……”

    在一大帮人惊恐,不敢置信的眼神中,亚伯居然一下子,抱着烈马的脖子,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双脚踩在地上,试图把狂奔中的烈马按住。

    他居然试图拽倒发狂的烈马!

    人类的力量,有一匹马的力量大吗?

    马力,马力……这已经是一种功率单位了。严格一点的说,一个马力是一匹马在1分钟内(60秒),将75公斤的物体拉动60公尺(即60米)的功率。

    有人做过一个实验,一匹赛马和20多个人类拔河。结果是20个人类被赛马拉得乱跑。虽然人类这边,有因为人多所以力量分散,每个人都没办法用出全力的因素。那是一匹赛马在拔河的力量上面,绝对是超过10个人类男子所有加起来的力量的。

    亚伯现在虽然是想拽倒,而并不是和烈马拔河。但是这显然也不是人类的力量可以做到的。

    狂奔中的烈马,显然不止一个马力。

    但是在亚伯做出了那种在外人眼中“螳臂挡车”的举动以后,发狂的烈马居然真的被他深深拽动,“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他就下了没办法跑开安娜一家人和几个保镖。

    但是不幸的是。

    他整个人也和那匹发疯的烈马,一起打滚着,冲向了旁边的花草。

    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

    才终于停止了下来。

    现场一片寂静。

    没人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大家都被这种意外给打击的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最先反应过来。

    却是安娜,她娇叱着踢了旁边的保镖一下,尖叫道:“快点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