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玄幻魔法 > 劈天斩神 > 第二千六百四十九章 他因我而死
小炫在天罗大陆的时候,大多数时间是和逸尘在一起的,就算之前没有认识,小炫也是独来独往。

如果小炫就是宝儿,没有理由到了天罗大陆,却不去见上彩魅一面,那可是自己的娘亲啊。

对于垚猋的说法,逸尘第一反应是不相信。

“我知道你不相信,因为在巨人族人家都叫他高少爷,后来好像他变成了巨人族的族长,又被称呼为少族长或者族长。”

垚猋急于让逸尘相信,否则又要继续受苦,便急急忙忙的说道:“在天罗大陆的时候,虽然炫少爷有点不正常,但我确定是他,而且他似乎也记得自己就是西元大陆的炫少爷,所以威胁我不要打你的主意……”

按照垚猋的说法,第一次在天罗大陆见到小炫,完全没有了炫少爷的风格,要不是经过试探,他也不敢确认。

记忆中的炫少爷,是一个颇有气势的少年,即使身处困境,依然保持着沉稳的气势。

而小炫简直就是未成年的孩童,除了长相没有改变以外,其余的所有特点都大不相同。

在温特家族大院上空,垚猋脱口叫了一声炫少爷,让小炫本能地接受了这个身份,并以此对垚猋施压。

事后,垚猋曾经后悔莫及,若不是一语道破,又被小炫的威胁吓得退缩,恐怕就能缠住小炫,使得梅老大控制逸尘成功。

原本极有机会到手的皇者之器,由于小炫的搅局给搞黄了。

不仅如此,小炫惨遭天谴,让逸尘认准了垚猋这个仇人,导致垚猋陷入了如今的绝境之中。

“既然都叫他高少爷,你又为何以炫少爷相称?”逸尘双眼发红,厉声问道。

小炫孩童心性,在逸尘看来是天真幼稚的表现,即使忘记了曾经过往,逸尘也没想得太多。

现在想起来,要是真如垚猋所说,小炫神智出了问题,不去寻找彩魅倒也解释的过去。

可逸尘仍然不认为,小炫和宝儿是一个人,保不准垚猋为了脱身,故意编出谎言欺骗。

“也许是小名吧,他亲口告诉我,天边的云彩天边漂亮,跟他的名字一样炫……”

在逸尘追问的时候,并没有东南用剑影周围的银光,蚀骨毒泥也随着那条短腿离开了垚猋的身体。

能从痛不欲生中回归到平静,垚猋已是十分庆幸了。

若能好好的回答问题,让逸尘一念之间高抬贵手,垚猋的这条性命说不定就保住了。

趁着逸尘有些恍惚,垚猋尽量的把自己知道的,关于小炫的情况全部说出来。

数十年前,垚猋还没和妖族的鹿长老勾结,想到过投靠帝宫。

瞒着三体族族长焱森,垚猋悄悄的通过自己的关系,进入了帝宫的中心地带。

尽管最终未能见到帝宫高层,投靠计划也宣告流产。

但他正是在帝宫认识了炫少爷,并得知了炫少爷在巨人族的身份。

“你是说,小炫和你是在帝宫认识的?”逸尘急切的问道。

矮长老说过,宝儿初到西元大陆,是被人骗过来的,而帝宫想利用宝儿对高巨,甚至巨人族进行敲诈。

后来据说是宝儿聪明伶俐,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手段,让帝宫高层放弃了敲诈。

这和垚猋的说法倒是有些契合,只是逸尘不确定,垚猋之言的可靠性究竟有多少。

“对呀,虽然炫少爷是被抓去的,可他一点阶下囚的绝无都没有,整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像是帝宫专程请他做客似的。”

垚猋备了厚礼求见帝宫的高层,都被置之不理,而小炫乃是一名人质,却过得十分惬意。

也就是对小炫好奇,垚猋才试图接近对方,想多了解一些帝宫的情况,以便自己对症下药,完成自己的任务。

然而,小炫根本就没帮他,反而通过各种手段,将垚猋准备的礼物全部搜刮一空。

离开帝宫之后,垚猋曾经带人找小炫算账,却发现小炫乃是巨人族族长高巨的儿子。

即便当时的垚猋,修为实力超出小炫不少,又是三体族的副族长,也不敢轻易的招惹小炫。

巨人族和畸胸族争斗不休,或许可以趁虚而入,将小炫抓住。

当时,巨人族的实力远远不是三体族所能比拟的,就算焱森愿意帮助垚猋,倾尽三体族之力,也绝对无法撼动巨人族分毫。

对于小炫骗走自己价值不菲的财物这件事,垚猋一直耿耿于怀。

后来听说巨人族被灭,垚猋便再也没有在西元大陆见过小炫。

虽然在天罗大陆垚猋被小炫吓退,但由于巨人族已经消失,垚猋多少有些侥幸心理。

指使梅老大对付逸尘,垚猋也有顾虑,主要是考虑到天罗大陆的规则限制,断定小炫不会插手干预,这才放心大胆的实施计划。

垚猋甚至想过,只要梅老大得手,将皇者之器交到自己手上,他就可以推说事情不是自己所为。

即使小炫想要追究,没有巨人族作为后盾,垚猋也有应付的手段。

当然,垚猋怎么也不会相信,小炫居然为了一个认识不久的天罗大陆的少年,甘愿领受残酷的天谴。

“胡说!你胡说……啊!”

不等垚猋说完,逸尘就双手抱头,大声的叫喊着。

垚猋的话如同惊雷一般,砸在逸尘的心上,瞬间的失神,几乎让他歇斯底里。

对于小炫的身份,逸尘有过多种猜测,却唯独不曾想到,他竟然是自己几年以来,一直希望能够帮助彩魅寻找的宝儿。

尽管垚猋不像是说谎,小炫很有可能真的是宝儿,逸尘也本能的拒绝这个答案。

轰隆隆……

天空中响起炸雷,宛如天崩地裂一般。

逸尘的神智在这一刻接近崩溃,整个人显示出疯魔状,连头发都竖了起来。

这个答案对逸尘而言,是巨大的打击,所有的理智仿佛都失去了,剩下的只有满脑子的混乱。

“逸尘哥哥怎么了?”炎燕意识到不对劲,对着身边的骁机问道。

明明是掌控了整个局面,垚猋在逸尘的折磨下迟早一命呜呼。

可逸尘却表现出来令人不解的举动,似乎在经受着痛苦的煎熬。

“静观其变,如果有危险,我们就杀过去,否则还是不要惊动他。”

骁机虽然也没弄明白状况,却不像炎燕那么慌张。

突如其来的变化,表明逸尘需要调整,在不清楚真相的时候,谁都不适合过去。

好在垚猋伤重,对逸尘基本没有威胁,只要大家盯紧一点,应该没有意外发生。

“小炫……宝儿……”

梨儿隐约听到了几句,脸上浮现出思索的神情。

不过,她并没有开口,而是远远的关注着山坳中的情况。

“小炫不是宝儿,你骗我!”逸尘怒吼的声音,在山坳中回响。

“我没骗你,是你让我说的。”垚猋的嘴角微微上翘,心里有些激动。

逸尘的神智失控,对垚猋来说是件好事,若是加以利用,或许能绝处逢生。

面对逸尘浑身上下爆发出来的戾气,垚猋悄悄将身体往旁边移动。

同时装着很无辜的样子,继续的说着关于小炫的事情,刺激着逸尘的神经。

剑影悬于空中,在逸尘没有沟通的情况下,静静地漂浮着。

逸尘身体周围释放出的戾气,形成一股劲风,在山坳中回旋。

“主人……”日月空间之内,十三和灰老头想要提醒逸尘,却发现逸尘在混乱中封闭了彼此的沟通。

无奈之下的十三和灰老头,只能将日月空间的运行,调整到临战状态,免得逸尘无意中伤害自己。

“你该死,闭嘴!”

垚猋的喋喋不休,使得逸尘更加的狂暴。

赤红的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浑身颤抖着激荡出来的能量涟漪,往周围扩散。

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导致逸尘的潜意识里,产生了不敢面对事实的情绪。

“我为什么要闭嘴,这不是你要的结果么,你想着为炫少爷做点什么,可人家连整个种族都消亡了,你又能干点什么?”

垚猋期待中的局面似乎出现了,再添上一把火,就有可能让逸尘燃烧。

见逸尘只是愈加狂暴,却没有对自己痛下杀手,垚猋的期望更高了。

定了定神,垚猋的声音也大了许多:“炫少爷不是我杀的,他是被你害死的,你别假惺惺了,最好的报答方式,就是自杀谢罪。

说不定你死了,还能在九泉之下得到炫少爷的原谅,其他的你啥都做不了……死心吧,别做梦了!”

“小炫在九泉之下,不可能的,他不会死的。”

逸尘神情恍惚,喃喃自语道:“小炫死得好惨,是因为我死的,我该怎么做,还有彩魅要是知道宝儿没了,又该怎么办?”

头脑一阵阵剧痛,逸尘的心里出现了各种画面,想要在这个时候冷静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小炫到底有没有死于天谴,逸尘不得而知,但至今没有小炫的消息,即便小炫活着也一定不会好过。

嘭嘭~~

逸尘双手握拳,对着自己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去。

疼痛使人清醒,这句话并不正确,至少逸尘清醒不了。

“你好好想一想,究竟怎么做才好,本座就不奉陪了。”

垚猋说着话,身体却猛地腾空而起,朝着山坳出口方向飞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