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毁灭木叶之佩恩霸世 > 第四百九十七话 占卜
    日向宁次的目光顿时变得锐利而坚定:

    “请首领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懈怠的!”

    “好了,你先回去吧!”

    “是!”

    等到日向宁次离开之后,天道佩恩走到了阳台的位置,抬头看了看淅淅沥沥小雨的天空,双脚悬空而起,飘出了雨影办公室,认准一个方向,不紧不慢地飞驰而去。

    雨隐村居民公寓区,一处独栋的三层小楼中,三楼窗口的位置,巫女紫苑正凝望着远处细雨中若隐若现的山峰。

    “紫苑小姐,请喝茶。”

    门被推开,不知火舞端着一杯新沏的茶叶,走了进来。

    “谢谢。”

    紫苑转过身去,接过了茶叶,轻轻啜了一口,眸中闪过一抹赞赏之意道:

    “小舞泡的茶,乃忍界极品呢!”

    不知火舞苦笑着摇了摇头,眉头深锁道:

    “紫苑小姐,您曾经替在下推算过,在下的弟弟,不知火玄间,他……”

    “小舞……”

    紫苑叹了一口气道:

    “其实不用我说,你应该能想象得到了,不知火玄间,自从他在木叶后山失踪之后,他所在的地点就从未改变过,就在我们脚下的土地上,他一直在雨隐村里啊!”

    不知火舞愤怒异常道:

    “可恨我每次要去雨影办公室拜访雨影的时候,都会被拒之门外,雨隐村的高层,即便跟我说上几句话的,都不会是实话,根本没人告诉我玄间到底在哪里。”

    不知火舞突然单膝跪倒在紫苑的面前,带着哭腔道:

    “紫苑小姐,您就再帮我一次吧!玄间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啊!整个不知火一族,全部与我无关,但唯有玄间,我不想他出任何一点事情。”

    巫女紫苑有心想要拒绝,但又感觉难以启齿,毕竟不知火舞作为她的保镖鞍前马后这么长时间,简直就是贴身的婢女一样了,而且她是为了在自己母亲面前做出的承诺,而心甘情愿放弃一切,只为保护自己。

    “你起来吧!我试试吧!”

    “谢谢紫苑小姐!”

    不知火舞擦了一把眼泪,展开笑颜站了起来,但是立即又疑惑了起来:

    “紫苑小姐,您……您怎么不把水晶球拿出来呢?您穿上外套,是要干什么?”

    紫苑微微摇了摇头道:

    “我是让我继续推测不知火玄间的准确位置么?这有用么?不管他是在雨隐村的哪个地牢里,或者是被禁足在某个小院里,难道你还有实力单枪匹马去把他营救出来么?”

    不知火舞张开红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跟我走一趟吧!我们去雨隐办公室,以我的名义,拜访佩恩,这是最后的方法了。”

    “好……好吧!”

    而就在两人即将出门的时候,紫苑身躯僵了一下,轻轻吐了口气,缓声道:

    “看来不用去了。”

    “嗯?”不知火舞不明所以。

    巫女紫苑已是慢慢转过了身,天道佩恩已经站在了靠窗的位置。

    不知火舞当即怒声道:

    “佩恩,你身为一村之影,难道不知道拜会别人要走正门么?而且这里是女生的房间,你竟然在事先完全没有通知的前提下,直接自窗而入?太没有礼貌了!”

    天道佩恩面色淡然道:

    “第一,我并非来拜会你们,而是来审视你们。”

    “第二,身为一村之影,不要指望我会如同木叶的火影一样对你们客客气气,我把这个村子里的一切,都当成我的私人物品,包括你们所在的房间,我进自己家的门,需要跟你们通报么?需要考虑从哪里进门的问题么?需要在意是不是有礼貌么?”

    不知火舞顿时气结,想要开口反驳又找不出理由。

    紫苑注视着天道佩恩道:

    “说出你的来意吧!如果我能做到,我也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天道佩恩看到了不知火舞那依旧未干的泪花,面无表情道:

    “我需要你来测算,当今的六大隐村,一年之内,吉凶祸福。”

    紫苑沉默了一下,她向着桌子的方向轻轻伸出了右手,盖在一块淡白色纱巾上的水晶球自动漂浮起来,悬空来到了紫苑的身前,落到了她的手心当中。

    紫苑的头发,无风自动,在脑后轻轻飘舞了起来,她并未闭上眼睛,她的眼睛当中,有各种不规则的光线图形不断诞生又毁灭,与此同时,她面前的水晶球当中,冒出了浓重的雾气,滚滚雾气当中似乎是电闪雷鸣,持续了足足一分钟的时间才安静下来。

    水晶球中的雾气,凝聚成了两排六列字体。

    第一排代表的是六大隐村的代号。

    木、砂、云、雾、岩、雨。

    第二排,则是代表着该忍村的吉凶祸福。

    只不过,第二排上的雾气字体,是极为模糊的,雾气不断翻腾,天道佩恩看不清楚,只能问道:

    “你来解读一下吧!从第一个开始。”

    “没这么简单。”

    巫女紫苑神色严肃道:

    “并非我想要解读哪一个就解读哪一个。”

    “因为该次测算的发起者是你,所以必须由你来挑选要显现的卦象,冥冥中的气运与你连线,呈现出你潜意识深处所认可的吉凶祸福的范围,这是你真正的灵魂深处的感应,骗不了别人,也骗不了自己。”

    “如果由我来挑,水晶球中出现的结果,就会自动以我为准,我们两个是完全不同的个体,有着不同的经历、价值观和人生观,在乎的人和事情也完全不同。”

    “一旦以我为准的话,我潜意识深处认为的某些画面或结果,是我想看到的,那么便会显示出吉卦,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就会显示出凶卦,如果是我感觉到恐惧的,那就是……”

    “好了,不用说了。”天道佩恩毫不客气打断了紫苑的话,语气冷漠道:

    “那就由我来挑选吧!”

    “首先,显现砂隐村。”天道佩恩说道。

    巫女紫苑手指轻轻撩动,水晶球中,砂隐字体下方的那团模糊不清的动态雾气,立即开始浓缩凝聚,呈现出了清晰的字体:

    平。

    天道佩恩神色冷淡道:

    “非吉非凶,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