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重生于火红年代 > 第37章 激战
    倭国棋院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迫不得已,因为陈国手在前三盘的比赛中,表现出来的内容相当充实,高出了业余天王们一筹。如果只是他一个人,那还好办,关键是十三岁的孙祖杰突然冒了出来,连续挑翻了三位天王,可见华方棋手水平有了很大提升。

    最重要的是,华方第三轮的五场胜利让倭方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华国棋手不仅顶尖棋手的水平超过了倭国业余棋手,甚至于在厚度上也追上来不少。

    在这个时候,再让业余棋手出战,他们没有办法保证胜利,而如果倭国棋手主场面对华国代表团都不能胜利,那到时候外界的唾沫星子会活生生的淹死棋院。

    所以倭国棋院研究再三,被迫让倭国青年一代提前出战,而且是平等交战,他们将在倭京与华方棋手进行两轮比赛,然后代表团将赴倭国他处,与倭国各地的高手们交流比赛。

    这两轮十二场比赛意义空前,因为双方都是青年棋手,代表着未来。对手大竹六段,工藤六段和芳野五段在当时倭国年轻一代都是极为出类拔萃的。

    尤其是大竹先生,虽然段位仅仅是六段,但其实力早已超过其段位,前不久他已跻身于RB职业棋手的十杰之内,被寄予厚望。

    第四轮,按照实力划分,陈国手迎战大竹,孙祖杰迎战工藤。在孙英的记忆里,工藤因为棋风近乎教科书一般标准,在未来被称为九段的标尺,那么现在他是六段,是不是可以认为他也是六段的标杆?

    所以面对这个对手,孙祖杰决定全力以赴,把自己的最好水平发挥出来,看一看他现在到底实力怎么样,是不是已经达到了倭国六段的水平。

    孙祖杰一会想自己顶多是未来刚入段的水平,怎么现在又这么说,是不是自相矛盾。事实上孙祖杰的想法并没有问题,因为现代围棋的高速发展,那些十一二岁定段成功的孩子如果纵向比较,往往战斗力超过了此时的四五段,没达到这样的水平,想要在几千人之中成功杀出来抢到那十五张男子职业棋手的门票简直难比登天。

    这就是为什么后世动不动就出现初段风暴的原因,所以孙祖杰一方面自认为达到了未来通过定段赛的水平,另一方面在这个时代,他认为可以与工藤先生放手一搏。

    事实上关注这盘棋的人很多,并不亚于陈国手与大竹的焦点战,原因就是他连续三场胜利让人很好奇他到底多高的水平,谁也说不准,这时候正好让工藤尺子来量一量,这样大家也就有数了。如果孙祖杰再一次击败了工藤,差不多可以认为他达到了职业六段的水平,那就太夸张了,这才多大呀。

    这一轮比赛的地点在倭国棋院,而裁判长竟然是木谷老先生,这让孙祖杰十分吃惊,要说起来老先生这一次特意回到棋院,就是要看一看孙祖杰的棋,因为当他看到了孙祖杰对围棋的看法之后,老人家竟然起了爱才之心,所以不顾身体不适,坚持要当这盘棋的裁判长。

    对于这盘棋,孙祖杰没有胜负之心,他就是想好好发挥下,所以执黑先行的他祭出了自己最熟悉的迷你中国流布局,也许狗狗的棋不喜欢这样,但是谁让孙祖杰对这一布局了解最深呢,就拿自己最擅长的来。

    这盘棋孙祖杰的布局,显得既有创新,又有活力,充分发挥了后世爱用这类布局的韩国流棋手的特点。

    这是工藤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布局,他显得早有准备,知道对面的小孩花样百出,并不为所动,而是步步为营,十分冷静。

    工藤这一次拿出了倭国棋手最擅长的局部变化,考验起孙祖杰的基本功,同时摆正姿态,把孙祖杰当成真正的对手来看待,充分发挥自己功力深厚的特点,以厚重克制孙祖杰的轻灵。

    行至中盘,孙祖杰知道,要是比基本功,他恐怕要被好好教训一番了,怪不得后世的棋手只要遇到倭国棋手,总是忍不住搅,也是没有办法,都是被逼的,一板一眼的下,总会不由自主的被纳入到对方的轨道。

    孙祖杰长考之后,开始搅了。他此时实地也就刚够贴目的,根本算不上领先,但是他已经等不及了,东挖一下,西敲一下,过分手不断,频繁的刺激工藤先生。

    工藤虽然脾气好,但现在也才二十多岁呀,慢慢的火气就上来了。他有些怒火中烧,哪有这样的!你当我四面厚势是纸糊的么?

    刚想举起棋子反击,已经拿到半空中,却又停顿了一下,放了回去,在这个地方反击,意义不大,还容易被孙祖杰找到攻击的头绪。

    木谷先生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工藤的选择是对的,围棋比赛斗得是棋力,更是心智。工藤能够忍住,说明他对自己的控制力有了显著的提高,不错,不错。

    工藤又一次强忍住,孙祖杰遗憾的舔了舔嘴唇,不为所动是吧,继续来。他盯着一处白棋已经很久了,先是东一榔头,西一棍的胡乱折腾一番,悄悄的完成了预备工作,他开始朝着白棋的模样下手了。

    这处白棋除了有一处断点以外,也没有什么问题,而且高低搭配,尽显围棋之美。孙祖杰可不管这处白棋有多么美,他是专门来破坏的。他先是下边一镇,然后再上面一捅,几步下来,白棋痛哭流涕的单官连接,拖着一串稀里哗啦的向中间跑。

    花样翻新的杀棋手段,木谷先生都觉得心惊胆战,更遑论身在此山中的工藤了,他觉得自己像是驾驶着一条小舟,后面一条巨大的鲨鱼不断的追赶,在风起云涌中同无情的大自然拼命地搏斗只求一线生机。

    到最后白棋还是活了下来,但黑棋一翻搜刮之后,白棋成空的潜力大大减少,工藤落后了。

    按照倭国围棋的棋理,赢棋不闹事,孙祖杰这一番折腾,算是赚了点便宜,虽然不多,但足够他赢下来了,所以木谷本来以为他会见好就收。

    但是此时孙祖杰已经杀红了眼,折腾完了这一处白棋,又换了个地方,此处白棋还有成空的空间,他毫不犹豫又一次挑起了战斗。

    本来已经落后的工藤还在寻思哪里找场子扳回来,没想到孙祖杰又来了,这一回他终于忍无可忍了,欺人太甚,所以他开始全力反击。

    孙祖杰面对工藤的反击,似乎有些准备不足,竟然显得手忙脚乱,本来已经有些清晰的局面又一次混沌起来。木谷这一次摇了摇头,毫无必要的攻击。

    既然已经被孙祖杰挑起了战斗,工藤的血性也爆发出来,他一改之前的沉稳,开始寸步不让,与孙祖杰厮杀起来。木谷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当年,都是年轻人呀,朝气蓬勃,这样才对,这样才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