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重生于火红年代 > 第303章 失态
    到了八号上午,谈判正式开始,南朝的谈判代表姓孔,是对方外交部的一位次长,号称是圣人之后,所以用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作为开场白,表示欢迎。

    然后这位孔次长说,“你们的旅客,你们的飞机,机组人员,我们都归还给你们,没有问题。”

    这位孔次长还答应帮着把飞机修理好,从美帝基地转移到汉城机场,反正这一部分非常好商量。

    杨希低声问道,“这次长到底是什么职务?”

    “相当于咱们的第一副职。”

    “看起来挺好说话的呀。”

    孙祖杰摇头笑了笑,“还早着呢。”

    果然涉及到嫌犯引渡,对方就不答应了,因为南朝与华国并没有引渡条约,另外他们也有管辖权。

    所以这位圣人之后坚持说,事情发生在南朝境内,他们要坚持按照他们的法律办,拒绝交出劫机犯。

    但是华国也同样坚持劫机是发生在华国飞机上,当然华国也有管辖权,所以双方围绕着这一点争了很久。

    到了下午,谈判组被告知,桃花岛的大使试图接触乘客和那些劫机犯,但是被南朝拒绝了,现在球踢到华国这一边了。

    所以为了夜长梦多,申局长看了一眼孙祖杰,然后说道,“上级有过交代,先把人接回去才是最重要的,我看一分为二,人和飞机先回去,劫机犯再派人继续谈,同志们,你们看这样可以吗?”

    孙祖杰点点头,恨恨的说道,“只能这么办了。只不过我还是坚持一点,劫机犯就算不能引渡,也要留在南朝服刑,一定不能去桃花岛。那边不知道怎么想的,对这种人搞什么千金重赏。要是国内都学着这么干,以后这飞机就没办法坐了。”

    申局长沉默的点点头,他也相当头疼这样的破事,孙祖杰的想法也符合他的心愿。不过他认为孙祖杰有私心,可能是顾忌日后的安全,也可能孙祖杰心里对这几个劫机犯恨得要死,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坚持。

    外务部的一位同志叹息了一声,“没那么容易的。我看呀,南朝更可能就是象征性的关两年,就会把这几个王八蛋赶到桃花岛,这样的一群暴徒,谁愿意留在国内。”

    孙祖杰点点头,“要我看呀,我们与南朝迟早要建交,咱们能不能给他们一个暗示,让他们尽管关的久一点。”

    外务部的同志立刻否定,“不行,绝对不行,这样的主意不是我们该拿得。”

    孙祖杰想了想,“我来给上级打电话吧,要是让这几个王八蛋逃到桃花岛去,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孙祖杰这家伙搞什么,这么严肃的谈判,他竟然掺杂着个人私怨,真是让人不知道怎么说他好。

    所以杨希一把拉住了他,把他拉了出去,“祖杰,你这是怎么回事?就算你心里再恨那几个劫匪,也不能这么说话呀。”

    孙祖杰咬牙切齿的说道,“只要一想到那几个劫匪可能得逞,我就恨得牙痒痒,这辈子还没这么危险过呢。你别拦着我,我就是打个电话,要求上级一定要留人谈判引渡。”

    杨希无可奈何,只能由着孙祖杰的性子,她觉得十有八九孙祖杰这口恶气还没有出,所以才表现的这么反常。不过也可以理解,人经历过生死大变,估计都会发生不少变化。

    所以孙祖杰给刘国务的电话拨出去之后说了几点,他认为与南朝迟早要建交,能不能暗示让他们把劫机犯关的久一点,然后等建交了,再引渡回来,反正无论如何不能让人去桃花岛。

    刘国务大吃一惊,这种事情也是孙祖杰能自作主张的?所以就先是批评了孙祖杰一顿,然后好言安慰了他一番,知道你受惊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引渡。

    孙祖杰无奈得把电话递给申局长,然后一言不发,接完了电话的申局长也松了一口气,这位祖宗能量极大,现在不折腾了也好,省了多少事,真是怕了他了。

    不过到了第二天,双方又一次谈崩了,原来南朝坚持要签订一个英文协议,里面还有他们和华国的国名,显然他们想通过这个小手段来变相的让华国承认南朝。

    孙祖杰接过来一看,不屑一顾,南棒倭国一路货色,都喜欢玩这样的伎俩。他用笔划了好多处,然后说道,“我就知道他们会这么做,不过我有对付的办法。”

    所以他写了一串英文,首先是将协议改成备忘录。然后又用Party A是指对于三八线以南的这片土地的现政权。南朝国认为自己的国名是什么,华国认为他们的国名是什么,双方可以各自理解,Party B是华国民航。

    懂英语的外务部同志看到之后,眼前一亮,这样挺好,以后遇到类似的问题也可以这么说。事实上这也是国际惯例,相当于注释。

    不过打过去以后,南朝拿过来的备案录署名处被改成了他们的国名,而且坚持要这么写,既然华国强调遵守国际公约处理这一事件,就要承认他们是个国际法主体,如果不承认他们的国号,逻辑上说不过去。

    对于这个说法,华国代表团有些无话可说。申局长看着孙祖杰说道,“要不,传真给上级吧。”

    看着众人点头,孙祖杰也跟着点点头,“也行!”

    杨希见谈妥了,就把孙祖杰拉到了一边,“申局长毕竟是老同志,这两天对你够宽容的,别闹得太僵了。”

    孙祖杰沉默不语,过了一会才低声说道,“我心里窝火呀!这口气不出,我怎么也受不了。”

    杨希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道,“祖杰,忍是心上一把刀呀。”

    上级的答复很快就发过来了,同意,所以双方签字,到了十号上午,两架飞机相继回国,孙祖杰看着下面的汉城,有些发呆。

    他真的有那么生气吗,有,但是他更生气的是机场的管理,申局长虽然有领导责任,但是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完全解决的。

    但生气到失态吗,并没有,两世加起来他都六十多岁了,怎么会这么没有城府。他可以肯定他们所有的电话都会被窃听,南朝一定会用这种方式谋取最大的利益。

    所以他事实上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南朝,有一个重要人士心里恨得不得了,只要你们把这群王八蛋关得久一点就可以给他们一个面子。

    如果对方给他这个面子,他当然就会很高兴的享受这样不用还的大礼;要是对方不愿意,日后他折腾折腾,给南棒找一点麻烦也可以说得过去。向前世那样捡了一个大漏,什么都不付出就建交,门都没有,怎么着也得出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