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005,流落孤岛
    小岛四周,遍布狼牙般狰狞的暗礁,在这风暴之中,一不留神,就会被大浪卷起,拍在礁上,撞个骨断筋折血肉模糊。

    常威却如有灵犀,背着黄蓉游鱼般穿行于暗礁之中,无惧风吹浪打,从容避过暗礁,很快便穿过礁石群,踏上了沙滩。

    说也奇怪,背负一人在风暴之中搏浪许久,换作一般人,早该累得精筋力尽,动弹不得,可常威却犹有余力,背着黄蓉登岛后,都忘了将她放下,双手自然托住她的大腿,继续背着她深入岛上,冒着越来越大的暴雨,要寻一处避雨之地。

    黄蓉首次离家,年龄又小,天真烂漫,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更没有受过礼教毒害,并不觉得给常威背着有何不妥。虽胸腹紧贴他厚实的脊背,一双大腿被他灼热的手掌托着,感觉有点怪怪的,脸蛋有些发烧,身子微有些发热,却也并未强要下地行走,反乐得轻松,安然伏在他背上,眯着双眼休息,恢复体力。

    至于常威……

    倘若换个环境,背着一位黄蓉这样的美少女,他心里肯定是会起些涟漪,荡漾些旖旎的。

    不过此时风雨如晦,豆大的雨点劈头盖脸打将下来,眼睛都难彻底睁开,常威急着寻找避雨之处,心中自是难生杂念。他专注前行,很快就踏上了小岛高处,在茂密丛林中,一处崖壁之上,找到了一个山洞。

    背着黄蓉来到洞口,探头一看,见这山洞内,虽满是灰尘杂草,但并无雨水倒灌,地面干燥,也无异味,正好避雨,当下背着黄蓉走进山洞之中。

    直到进了山洞,黄蓉方才拍了拍他的肩膀,从他背上跳了下来,笑嘻嘻说道:“辛苦你啦!”

    常威笑道:“应该的。你可是教了我上乘武功呢。”

    黄蓉正要说话,忽然一阵冷风吹入洞中,不禁娇躯一颤,双手交错抱着胸口,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

    她虽有内功,可毕竟年纪不大,功力浅薄,内力不足以抵御寒意。方才在水里泡了许久,体力又消耗颇剧,此时离了水,湿透的衣裙紧挨肌肤,带走热量,给冷风一吹,便浑身发寒,几乎瑟瑟发抖。

    常威虽然功力比黄蓉更浅,衣裤也湿透了,但他体力异常充沛,竟丝毫不觉寒冷,直到见黄蓉打起了喷嚏,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这才意识到得想办法取暖。

    可外面暴雨倾盆,很难外出寻找干柴,山洞里也没有现成的枯柴干草可供生火。而黄蓉跷家时携带的行李,也在船沉之时统统葬身海底,已没了干爽衣物替换。常威左思右想,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帮黄蓉取暖的法子。

    总不能一起来做运动吧?

    正想时,就听黄蓉说道:“我身上冷得很,得把衣裳脱下来拎干。常威,你去洞口帮我挡风,可不许偷看哦!”

    她说话时,眼神稍有些闪烁,脸儿也微微发红,显然再是怎么天真烂漫,不懂男女之防,也颇有点难为情。

    不过总比此时的大宋闺秀们好。若是大宋闺秀,怕是宁可冻死,也不会在毫无保障的情况下,于一个陌生男子身后宽衣。

    常威闻言,郑重道:“放心,我绝对不会偷看的。”

    说罢,转身走到洞口,面向洞外,以宽厚的脊背,将那仅堪一人出入的狭小洞口堵得严严实实。

    黄蓉见状,也不扭捏,悉悉索索宽衣解带。

    听着背后的动静,常威心中颇有些异样。作为一个身体健壮、血气方刚的正常青年,听着背后那引人遐思的衣袂声,要说他不想回头看上一眼,那肯定是假的。

    不过既然答应了不偷看,他当然不会食言而肥,心里再有想法,也强自按捺住了,雕塑般稳立洞口,极目远方,脖子动都不动一下。

    过了好一阵,方听黄蓉说道:“好啦,你可以进来啦。”

    常威回头一瞧,就见她已穿戴齐整,衣裙虽还显得湿漉漉的,但比起方才那水淋淋的状况,已是好了许多。

    她鞋袜倒是未再穿上,正赤着一双白生生的娇嫩玉足,俏立于洞中一块稍显干净的地面上,偏着脑袋,挤着长发上的水渍。

    常威返回洞中,说道:“你身上并未干透,穿着湿衣裳,容易着凉。还是得想办法生火。”

    黄蓉无奈道:“这么大的雨,可没办法找到干柴禾。再说,我火折子也落海里啦!”

    常威一笑:“这倒没问题,我恰好会钻木取火。”

    他读大学时,班上曾经组织过一次野营活动,请来了一位懂得野外生存的导游领队,教了他们钻木取火的法子。

    常威虽然只在那次野营时,亲手尝试过一次钻木取火,但这技能并不复杂,一学就会,只是取火时要费些水磨功夫而已,直到现在,他也清楚地记得钻木取火的步骤、要点。

    此时风雨仍急,难以外出寻找干柴,他就在这山洞之中,先将洞中杂草择干燥的草叶取了一些,做成一个鸟巢状的草团备用。然后便是静待雨停了。

    等待之时,常威闲着无事,又开始打坐修炼内功。

    黄蓉本想和他闲聊一番,但见他如此用功,心中倒也颇为欣慰。

    毕竟,常威这个“武学奇才”,乃是她一手发掘,功夫也是她亲口传授,常威肯勤修苦炼,将来成就越大,岂不是越发显得她慧眼如炬?

    于是她也不打扰他,于常威对面盘腿而坐,运功驱寒。

    常威沉浸修炼,不知时光流逝,直到觉得精力渐渐有些不济,这才停了下来。

    而修炼至此,他感觉自己的皮肤,已变得紧绷了许多,力气似乎也大了不少。丹田之中,更有一团暖融融的小小气团,缓缓旋转,不时逸出丝丝暖流,散入体魄之中,强化五脏六腑、筋骨皮膜。

    这种强化程度,当然比不上专注运功之时,不过胜在细水长流,自然持久,平时不运功时,也能有极微弱的强化效果。时间长了,积少成多,也会有不错的效果。

    常威对自己的修炼成果比较满意,睁眼一瞧,就见黄蓉正坐在他对面,一手托腮,小脑袋瓜一点一点的,竟是打起了瞌睡。

    再往山洞外一看,却见风雨早歇,黑云已散,远处天边,红霞如火,原来不知不觉,已至黄昏时分。

    常威没有惊动黄蓉,轻手轻脚出了山洞,于林中寻找柴禾。

    山林之中,自然断落腐朽的枯柴不少。虽暴雨之时,大多被雨水浸湿,但仔细寻找之下,倒也在一些雨水不及之处,找到了不少枯枝干叶。

    常威脱下T恤,把短袖、领口处扎紧,做成一个口袋,将好不容易寻到的干叶装了进去,然后便抱起干柴,回归山洞。

    进洞时放置枯枝干叶的响动,令黄蓉惊醒过来,她抹去嘴角一缕可疑的晶莹液体,站起身来,笑嘻嘻给常威帮手。

    常威借来她贴身携带,未曾掉落海里的蛾眉刺,用刺刃在一块枯木片上凿了个小洞,又取一根坚硬笔直的枯枝,将一头磨至半尖不尖,再将之前做好的那个鸟巢状草团垫在木片下,就开始了钻木取火。

    钻木取火并不复杂繁琐,只是需要水磨功夫,十分考验耐性。

    常威恰好就是一个很有耐性的人。如今的他,体力更是莫明变得异常充沛,筋强骨壮、气力大增,双手长时间飞快搓动木棍,也丝毫不觉疲累。

    片刻后,飞快转运的木棍与木板小洞接触处,便冒出了大量细细的木粉,腾起了淡淡青烟。再钻一阵,木片下垫着草窝,也开始冒出烟来。常威见状,停下动作,拿起草窝,小心翼翼吹了几口,便见几团小小的火苗升起,将那草窝引燃。

    “成功啦!”

    黄蓉欢呼一声,连连拍手,笑逐颜开。她身上的衣服尚未干透,尤其是贴身的亵衣,半干不干,极是难受。现在有了明火,衣裳很快就能烤干,再不必受那粘糊糊的感觉折磨。

    常威也是颇有成就感地一笑,将燃烧起来的草团,放进之前就已备好的干叶堆中,待干叶燃起,又仔细地往上添架枯枝,渐渐地,一堆明亮而温暖的篝火,便在山洞中升起,将这十多平米的山洞照得通明,将黄蓉俏丽的脸蛋映得彤红。

    升火成功,常威让黄蓉在洞里烤火,自己又出了山洞,趁着天没黑透,又去林中捡柴禾。

    此时有了明火,再寻柴禾,已不必只捡完全干燥的,半干不湿的也是可以,捡回来后,放在火堆旁烘烤一阵,便能添进去。于是没费多大功夫,常威便又捡回了大堆柴禾。

    忙到现在,常威已是饿极,黄蓉并不比他好多少,也是饿得小肚瘪瘪。于是二人联袂外出找食。

    两人运气不错,竟在海滩之上,找到了一窝海龟蛋。之后黄蓉又让常威暂且回避,脱去外裳只着贴身小衣,下水去礁石群中寻摸一阵,竟捕到了一只十来斤重的大龙虾。

    有这大龙虾加一窝海龟蛋,足够二人吃个痛快,当下二人拎着渔获,又捡了一块大贝壳清洗干净,准备用来煮汤喝水,便有说有笑地回到山洞,享受晚餐。

    找来石块,垒起土灶,用贝壳烧水煮蛋,又在篝火上烤了龙虾,虽无调料,但海鲜本就有味,兼之腹中饥饿,二人倒也吃得开怀。

    饱餐一顿,闲聊着休息一番,常威感觉精力恢复,便又开始打坐练功。

    对于练功,他已然有些沉迷了。

    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他的修炼进度,清晰分明,每运功一个周天,便能清晰的感觉功力又强大一分。那种感觉,就跟网游练级一样,付出就有回报,分外令人沉迷。

    然而常威不知道的是,龙吟铁布衫这门功夫,乃是进境极慢的水磨功夫。便是天赋优异之人,如梅超风、陈玄风之辈,也不可能每运转一个周天,便能功力强大一分。

    能在经年累月的勤修苦练之下,功力有所进益,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唯独常威,才有着如此明显、清晰可感的超快进境。

    这一点,别说常威,就连黄蓉,都不甚了然。

    不过话又说回来,黄蓉也看不出常威的修炼进境。在她看来,即使以常威的身体天赋,能在一日夜内,练出气感就很不错了。以真气强化筋骨皮膜,更是得等到至少一个月后。

    毕竟他毫无基础,而龙吟铁布衫,又是出了名的难练。

    她却是不知,常威修炼不过半天,丹田便已积蓄出真气,且早已开始强化筋骨皮膜,乃至五脏六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