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013,震惊百里,目标古墓
    几天后。

    临安城郊,一座乡间庭院。

    常威屹立院中,突然踏前一步,吐气开声:“震惊百里!”

    暴喝声中,他双掌蓦然前推,掌力喷吐间,手掌如握雷霆,赫然发出一记隐隐约约的雷震之声。

    这一招“震惊百里”,合震卦,蕴雷霆。双掌齐出,掌力内蕴阴阳,阴阳交融,雷霆乃生。

    此招乃降龙十八掌中,声、威兼备的一大杀招,声若雷鸣,震慑人心,威若雷震、刚猛无俦,杀伤力十分强大。唯一的缺陷是,对内力、体力的消耗极大。

    此刻,常威双掌齐出,打出隐隐雷鸣之声,正是已将“震惊百里”登堂入室,打出了声势,打出了威风,仅仅只是功力稍显欠缺而已。

    话说,这几天下来,洪七公已是彻底被黄蓉的厨艺折服,为了能多吃几天美食,他每天只教常威一招掌法,绝对不敢多教。

    没办法,常威的悟性,实在太过逆天,降龙十八掌这等精深武艺,都能一听就懂,一学就会,上手就能打出几分精髓。

    洪七公相信,自己若是不悠着点,只怕一天功夫,就能被常威掏空了老底,把降龙十八掌全学了去。

    到今天常威已学会了六招降龙掌法,洪七公也美美地吃了五天黄蓉精心烹制的美食,肚子都吃大了一圈。

    此刻,洪七公正坐在小院角落一张木桌前,一边美孜孜地品尝着黄蓉新做的小菜,一边吐槽:“每出一招都要大声报出招式名,常小子这叫什么坏习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武功是什么名堂么?”

    正在上菜的黄蓉笑嘻嘻说道:“他说这叫堂堂正正、正大光明,以煌煌之势,摧枯拉朽。”

    洪七公笑道:“哈,说得倒是大气。可是,若他与人斗个几百上千招,每出一招都这么大叫一声,会不会摧枯拉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怕是一场架还没打完,他就先嗓子冒烟儿,渴死啦!”

    黄蓉本来也觉得常威这种打法有点傻,但听洪七公这么一说,她就有些不乐意了,抬扛道:“若是常威一套降龙十八掌打完,都没能把敌人打败,那可怪不着他,只能怪七公您这套功夫不得力。”

    “嘿!”洪七公吹胡子瞪眼,佯怒:“你这丫头,怎地什么都要维护常小子?你再这样,老叫花子可是要生气不教啦!”

    黄蓉连忙认错:“七公,您别生气嘛,都是蓉儿的错,蓉儿只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蓉儿一般见识啦!来,蓉儿给你捶捶背。”

    说着,转到洪七公背后,殷勤地给他捶背、捏肩。

    洪七公惬意地眯上双眼,感慨道:“常威那小子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么对他?他呀,整日里就只知道练功。我瞧他,对你一点儿都不上心哦。”

    “才不是呢。”黄蓉扁起小嘴,“他每天都有陪我说话,给我讲故事的。”

    洪七道:“常小子讲的故事荒诞不经,什么会飞的铁鸟,不用马拉也能跑得飞快的四轮铁车,什么肚子里藏了只九尾狐狸的风氏鸣人、全族疯癫兼眼疾的智氏佐助……这些故事呀,也就你这小丫头喜欢听。用几个荒诞故事,便哄得你这小丫头死心塌地,老叫花也不知道你究竟是真机灵还是假机灵。”

    黄蓉只笑:“可我就是喜欢听嘛!再说,他也不只是给我讲故事呢。七公你不知道,我和常威,曾在海上遇上风暴,狂风大浪中我们翻了船,四周也没有陆地小岛,我已经累得没了力气,是常威背着我,在风浪里拼了半个多时辰,终于找到一个小岛,把我一步步背上岸的呢。

    “我从小在海边长大,最清楚在风暴里搏浪该有多么艰辛、多么危险,一不小心,就可能葬身海底。一般人遇上那种状况,哪还顾得上救人,早只顾着自己保命了。可常威由始至终,都没想过丢下我,也没叫过一声累。从小到大,除了爹爹,只有他对我这么好啦!”

    洪七公听了,终于说了一句好话:“行侠仗义、不避艰险,扶危济困、奋不顾身……常威小子这一点,倒是颇合老叫花胃口。嘿,若非如此,任你小丫头菜做得再好,我也不会传他一招半式。”

    两人说话时,常威兀自两耳不闻外事,埋头苦练。

    说起来,洪七公对他“只知道练功”的评价,也不算错。

    身为穿越者,潜意识里,总会缺乏安全感。

    尤其这里是射雕世界,既有着超凡武力,又是乱世将至,熟知一切的常威,心里总有种紧迫感,总觉着无论走到哪里都不安全,就像身后有人持刀追杀一样,不敢有丝毫松懈。

    想要在这个世界生存下来,想要在这个世界活得精彩,必须得有力量。

    想要配得上黄蓉,更是必须拥有力量。

    否则,黄药师都不屑得多看他一眼。

    而今若非有黄蓉,就他自己遇上洪七公,哪怕做的事再合洪七公胃口,天赋再怎么令洪七公惊叹,恐怕也就有学到一两招降龙掌法的机会。多亏了黄蓉,洪七公才肯驻足传授。

    既如此,常威又怎能不全力以赴,旦夕苦练?

    他又怎敢辜负黄蓉帮他争来的这番机缘?

    他白天苦练降龙掌法,夜里打坐勤修内功,每天只在黄蓉入睡前,陪她说会儿话,给她讲一讲故事。如此行事,落在洪七公眼里,自是觉得他冷落了黄蓉,颇有些替黄蓉不值。

    可黄蓉对此并不介意。常威勤练武功,功夫每天都有进步,就已经令她很开心了,每晚都有新奇有趣的睡前故事听,更是令她心满意足,又哪里会觉得常威对自己不上心?

    若他不求上进,成天只顾着围在自己身边,想方设法讨好自己,她才会觉得失望呢。

    对男女之情一窍不通的黄蓉,对她自己的心思,也是一片懵懂,不知道自己对常威,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她只知道,她希望有一天,当她带着常威去桃花岛游玩时,常威能堂堂正正站在黄药师面前,令她那个武功高强、秉性高傲,似乎对谁都瞧不上眼的父亲,赞上一声“好”。

    为此,即使常威每天能陪她玩的时间很少,她也甘之若饴。

    这一天,常威学会了“震惊百里”,苦练整日,得洪七公点评,掌法精髓已尽在掌握。限于功力尚浅,威力仅止洪七公两成火候。

    这一天,黄蓉也学到了一套“逍遥游”。

    晚上两人对练,常威继续被黄蓉打得跟沙包一样。然而实际上,学会了六招降龙掌法的常威,想要打败黄蓉,不说轻而易举,但也并不算特别困难了。

    只是降龙掌法,每出一招,都需动用真力。铁沙掌、摔碑手也都是出手动辙伤筋动骨的重手法,常威还没有练到“收发自如、随心所欲”的境界,以他现在会的功夫,无论怎么打败黄蓉,都必然会伤到她。

    所以说是对练,其实常威根本就不敢出手还击,只是在单方面挨打,以及锻炼走位而已——即使没有修炼过专攻走位的轻功步法,有黄蓉这么个身法灵活、脚步飘渺的轻功高手陪练,常威的走位也是越练越好了。

    初学乍练时,他完全跟不上黄蓉的节奏,连她的方位都捉摸不清。现如今,已能看清黄蓉身法变化,面对黄蓉那波涛连绵的碧波掌法、虚实莫测落英神剑掌、突如其来的旋风扫叶腿,他十招里面,已能招架三两招,避开四五招,最多只有一两招架不住、躲不开,只能以铁布衫硬扛。

    虽然看起来还是有点惨,不过这是建立在他完全不还手的情况下。

    倘若他还手,他大可以仗着自己有硬功护体,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只要你不攻我必死要害,我就一记重手法打你,看你是要先退避三舍,还是敢与我以伤换命。

    当然,这种打法,常威是不可能,也舍不得对黄蓉使用的。

    时光倏忽,转眼之间,就已过去了小半个月。

    这天午后,洪七公美美地喝了一碗黄蓉烹制的羹汤,忽然长笑一声:“兴致已尽,去休!”

    说罢,腾空而起,飘然而去,任是黄蓉在后连声呼唤,也不回头,只大笑前行,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降龙十八掌还没教完呢。”黄蓉郁郁不乐。

    “没事,已经学到十五掌了,最精髓的‘亢龙有悔’,威力最大的‘震惊百里’都已学到,如今只欠三掌而已。”常威笑着劝慰:“能有这番机缘,我已经很知足了。”

    黄蓉皱皱挺翘琼鼻,哼道:“你倒容易知足,可看你一套功夫没学全,我总觉着别扭。”

    常威呵呵一笑:“反正只差三掌,以后有机会,说不定就能学全。这些天一直在此练功,说好的游玩临安却还没去,不如今日,我们一起去临安游玩一番?”

    黄蓉顿时给他转移了注意,高高兴兴地一点头:“好呀,先去游临安,再去游西湖!”

    于是接下来的几日,常威减少了练功时间,陪黄蓉畅游临安、西湖。因黄蓉太过美貌,为免招来麻烦扰了游兴,黄蓉便在常威建议下,扮成了一个俊俏小书生。

    常威也想弄一套锦衣轻裘,整个白衣侠士造型。可他练的功夫,不是横练硬功,就是刚猛外功,身形不知不觉,变得魁梧雄壮,身上全是疙瘩肉。无论何种款式的锦衣轻裘,穿在身上怎么看怎么别扭,教黄蓉笑得直打跌。

    没奈何,只好照着黄蓉建议,着了一身黑色劲装,作赳赳武夫打扮。

    这样的装扮,虽然不合常威心仪的潇洒飘逸形象,但阳刚威猛、霸气毕露,卖相也相当不错。至少当常威初次作此装扮时,黄蓉就频频看他,眼神极是满意。

    二人在临安、西湖游玩数日,兴尽之后,又一路北上,欲前往终南山。

    这目的地,却是常威提出的。

    理由很简单:终南山古墓派密室之中,有王重阳遗留的部分九阴真经。

    虽常威知道九阴真经上下半卷,分别在周伯通、梅超风手中,但周伯通困在桃花岛上,他手上的九阴真经上卷,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再说,黄蓉刚刚跷家不久,根本不想回桃花岛。

    而持有下卷真经的梅超风,乃五绝宗师之下的一流高手,哪怕已经半身瘫痪,也不是现在的常威、黄蓉能对付的,暂时不敢打她主意。

    所以,目前最有机会入手的九阴真经部分,就只有古墓派中的重阳遗刻。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