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055,跟踪者
    这一趟天山寻宝之旅,亦是常威黄蓉迟了三个月的新婚蜜月之旅。

    两人一路游山玩水,寻幽访胜,途遇名城古镇,也会停留数日,既不曾匆忙赶路,也未有刻意隐藏形迹。

    因此还在大宋境内时,黄蓉便察觉到,有人正在跟踪自己。

    这一天,两人在江陵府城游玩一天,晚间投宿客栈,洗漱过后,常威正想与黄蓉探讨一番古诗词,比如李清照的“素约小腰身,不奈伤春”之类的,黄蓉却一把按住他作怪的大手,一本正经地说道:“常威哥哥,你有没有发现,有人在跟踪我们呢。”

    “早发现了。”

    常威不以为意:“好几天前,就已经跟上我们了。不过不用理他,我们呀,还是继续说诗词吧……嗯,今天我教你一首新诗,杜牧的《寄扬州韩绰判官》,学过没有?”

    黄蓉咯咯娇笑:“这谁还没学过?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啊!”

    常威拊掌而笑:“不愧是蓉儿,果然学富五车。不过,你知道的都是古意,今天咱们来一个古诗新解。嗯,主要解析这首诗后两句隐藏的深意……”

    这天晚上,在常威指点下,学到了新知识的黄蓉,与常威研究诗词直到子时以后,以至于次日起床都比平常晚了一个时辰。

    起来后,黄蓉还朝常威大发了一番娇嗔:“常威哥哥你坏死啦,好好的一首名诗,竟给你歪解成那样子,还好意思说甚么古诗新解……”

    常威笑而不语,只不眨眼地瞧着她粉润樱唇。

    黄蓉给他瞧得俏脸生晕,又羞又气,咬着牙,挥着一双粉拳,在他身上一通乱捶,直捶得他抱头“求饶”方才罢休。

    小夫妻两个笑闹一阵,说了些私房话,这才穿戴整齐,出门吃饭。

    早餐时,那位跟踪者已经不再隐藏行迹,光明正大地坐在两人对面桌上,就着热腾腾的羊肉汤,大口大口吃着炊饼。

    瞧着那人大口吃饼的模样,昨晚消耗了不少体力的常威与黄蓉,也不禁胃口大开,吃得格外香甜。

    吃罢早餐,二人牵了马,准备继续启程。策马方行几步,就听身后传来一阵铃铛声,回头一瞧,就见那跟踪者骑着一头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毛的神骏骆驼,悠悠然跟了过来。

    常威黄蓉索性勒停马缰,等那跟踪者过来。

    待那人行至近前,常威笑吟吟道:“真巧,没想到竟会在江陵府偶遇欧阳先生。不知欧阳先生欲往何处啊?”

    毫无疑问,跟踪者正是欧阳锋。

    他骑着白驼,手提蛇杖,面无表情地看着常威:“老夫逍遥江湖,自在无拘,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用得着向你通报吗?”

    常威笑道:“既如此,那欧阳先生可否不要跟着我夫妻二人?”

    欧阳锋冷哼一声:“谁跟着你们俩了?”

    常威笑道:“前几日,欧阳先生不就一路尾行吗?”

    欧阳锋淡淡道:“只是碰巧同走了一路而已。”

    常威眯起眼睛:“真有这么巧?”

    欧阳锋一本正经地说道:“就有这么巧。”

    常威眼神越发锋利,已经准备出手,跟欧阳锋好好较量一番。

    但欧阳锋这时却看了黄蓉一眼,道:“小姑娘,瞧你眉眼依稀有些熟悉,可是故人之后?”

    黄蓉笑吟吟抱拳一揖:“晚辈黄蓉,家父桃花岛主。”

    欧阳锋道:“原来是药师兄的女儿!没想到药师兄的女儿都这么大了,你跟常威……已经成亲了?”

    黄蓉道:“是呀,四个月前,在桃花岛上成亲的。”

    “那倒是要恭喜你们了。”

    欧阳锋脸上挤出一抹笑意,自怀中掏出一个锦盒,打开盒盖,只见里面铺着锦缎,上面放着一颗鸽蛋大小的黄色珠子,色泽暗沉,并不起眼:

    “放眼天下,能与我欧阳锋相提并论的,也就那么寥寥几人,其中药师兄最得我钦佩。你既是他女儿,我便将这‘通犀地龙丸’赠予你,权作贺礼。此物产自西域异兽,又经我以药材炼制,佩在身上,百毒不侵、蛇虫退避,普天之下,只这一颗而已。”

    说话间,又合上盒盖,将之递向黄蓉。

    黄蓉愕然,与常威面面相觑,不知欧阳锋这是唱的哪一出。

    欧阳锋道:“怎么,蓉儿莫不是嫌老夫这份贺礼太薄?又或者,要老夫亲自登上桃花岛,向药师兄面呈贺礼?”

    伸手不打笑脸人,欧阳锋当面贺喜,还搬出黄药师,送的又是能辟百毒、驱蛇虫的“通犀地龙丸”,暗示他不会用毒暗算常威黄蓉,这让常威两个也颇觉无奈,已不好再翻脸动手。

    当下黄蓉只得伸手接下那“通犀地龙丸”,又直接取出一个锦囊,将珠子装进锦囊里佩上,之后拱手答谢:“多谢欧阳伯伯厚赠!”

    欧阳锋一摆手,淡淡道:“无需客气。以我跟药师兄的交情,区区玩物,不值一提。”

    “有了欧阳伯伯这份厚礼,蓉儿以后可不怕蛇虫毒蚁啦!”黄蓉嘻嘻一笑,道:“欧阳伯伯,您可真是好人呢。对了,您接下来,还会与我们同路么?”

    欧阳锋嘴角扯出一个笑意:“应该还会继续同路吧。”

    黄蓉故作诧异:“欧阳伯伯莫非知道我们要去哪儿?”

    欧阳锋答得很果断:“不知道。”

    黄蓉更惊诧了:“不知道我们去哪儿,还能与我们同路?”

    “对。”欧阳锋道:“无论你们将去哪里,我们应该都会继续同路。”

    饶是以黄蓉的机智,被欧阳锋这么一说,也颇有无话可说之感。

    没奈何,黄蓉只得与常威对视一眼,夫妻两个又朝欧阳锋拱手一揖,谢过他赠送的贺礼,告辞离去。

    策马行了几十步,身后驼铃声响,回眼一瞥,果见欧阳锋施施然跟了上来。

    “常威哥哥,欧阳锋到底想干什么?”

    “他以为我练成了九阴真经,应该是想打九阴真经的主意。”

    “可你只练了九阴下卷,并没有修炼上卷啊!”

    “但欧阳锋并不知道。他见我九阳神功内功厉害,便以为我修炼的是九阴真经。”

    “哎,这麻烦来得可真莫明其妙。九阴真经在老顽童身上,他干嘛不去找老顽童呢?”

    “欧阳锋怕是已经找过了。只是老顽童行踪不定,神出鬼没,欧阳锋当是没能找到他,这才来找我们——我们启程之后,前半个月可是无人跟踪的,只最近几天,欧阳锋才跟了上来。也是我们没有刻意隐藏行踪,这才让他轻易找到了我们。”

    说话间,二人一路出了江陵府城,而欧阳锋也是光明正大,不紧不慢、不远不近继续尾行。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