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078,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

    看看面前的白色大理石茶几,以及上面摆着的一个包子,一盒牛奶,再看看客厅里熟悉的摆设,常威心里有点懵逼。

    “我怎么……又回家里来了?穿越到射雕世界快两年,穿越前那顿早餐还没吃的一个包子,怎么还摆在这里?都快两年了,区区一个包子,它怎么就没有烂掉?我……难道我经历的一切,都只是……幻觉?漫长的一梦?”

    想到这里,常威只觉头脑一片混乱,额头缓缓渗出冷汗,右手情不自禁地伸出,向那只包子抓去。

    手刚伸到一半,他忽然愣住。

    他目光落在自己袖子上,怔怔地盯着那黑色的袖口,随后视线缓缓移动,落到了自己身上。

    身上穿的,正是黄蓉亲手缝制的那套黑色飞鱼服!

    腰间佩的,也是他以乌兹钢锻造的那口绣春刀!

    常威蓦地激动起来,起身解下佩刀,脱下飞鱼服一看,背部好大一个破洞,正是被欧阳锋掌力震出的破损!

    常威抬起右手,食指竖起,真气凝于指尖,聚成三尺无形剑。随后挥指一划,嗤啦一声,便在大理石茶几上,划出了一道清晰的裂痕!

    无形神剑指!

    “不是做梦!”

    常威运转心法,只觉体内真气浩浩荡荡,如长江大河,正是大成之后的九阳真气!

    啪!

    常威握紧双拳,激动得身形微颤:

    “这两年的经历,并不是做梦!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真实经历!与蓉儿的海上相逢、遇险,与她孤岛相处,得她传授龙吟铁布衫……遇七公,学降龙,入古墓,得九阴,闯少林,得九阳……桃花岛成亲,灵鹫宫寻宝,华山争天下第一……都是真的!等等!蓉儿在哪里?”

    无论家中事物“两年”未变,有多么地不合情理,身上的衣衫、体内的真气、一身的武功,都足以证明,常威经历的一切,都真实无虚。

    既如此,黄蓉在哪里?

    常威记得清清楚楚,在被那七彩漩涡摄入之前,自己已经抓住了黄蓉的手,与她一起,被七彩虹光包裹。

    虽之后的事情,已然记不清楚,可是既然自己回到了穿越前的居所,那么被自己紧紧抓住手儿的黄蓉,理应也来到了这里,理应就在自己身边!

    可是!

    常威清醒过来后,并没有看见黄蓉,否则,他也不至于因为一个“两年未变”的包子,便怀疑自己是做了一个漫长而真实的幻梦。

    既不是做梦,那理应在自己身边的黄蓉又在哪里?

    常威环顾四周,没有看到黄蓉的身影,又去别的房间搜寻一圈,满屋叫着她的名字,可还是没有找到她。

    常威一颗心,渐渐提了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又舔了舔短短时间内,便出现干裂迹象的嘴唇,强自镇定着,强笑道:“蓉儿,别顽皮,出来吧,捉迷藏可一点都不好玩儿……蓉儿,蓉儿?”

    没有回答。

    常威只觉自己胸膛之中,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掌,正在用力揪住他的心脏,令他情不自禁阵阵心悸。

    他抬手按住自己胸膛,用力咽下一口唾沫,润了润已紧张干燥得几乎无法发声的喉咙,用连自己都觉难听的沙哑嗓音,低声说道:“蓉儿,你到底在哪?不要再跟我顽皮了……”

    仍然没有回应。

    常威只觉自己的心脏,似被那无形的手掌,紧拽着往深渊坠去,浑身的力气,都仿佛随着心脏的下坠而飞快消失。

    他无力坐倒在沙发之上,双手插进两年下来,已经蓄成长发、梳了发髻的头皮中,用力揪住自己头发,喃喃自语:

    “不可能……我明明抓住了蓉儿的手……即使在七彩漩涡中头晕目眩,神智恍惚,我也一直紧紧握着她的手,绝对没有放开……她理应就在这里……”

    正惶然疑惑,不知所措时,一把微弱的声音,忽传入他耳中:“常威哥哥……”

    常威蓦地怔住,凝神倾听,果然又听到了那虽然微弱,却无比熟悉的动听女声:“常威哥哥,我在这儿……”

    声音不大,却已足够清晰,已足够令常威找到声音的来源。

    他霍地起身,情绪激荡之下,没注意控制力道,脚上劲力外泄,咔嚓一声,将脚下的地板砖踩成了碎块。

    顾不上关注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常威循声望去,愕然看到,黄蓉竟在……一面镜子中!

    确切地说,那并不是“一面”镜子,那应该只是“一块”镜子的碎片。

    镜面大约有菜碟大小,边缘并不规则,满是锋利棱角。

    镜子表面倒是光滑完整,并无裂痕。

    但让常威惊奇的是,从镜子边缘的棱角裂痕来看,这块镜子碎片,应当是来自一面破坏成不知多少块的青铜镜。可镜子表面,却偏偏若玻璃镜一般光洁明亮,清晰透彻。

    最让常威惊讶的是,他记得很清楚,穿越之前,他居所之中,并没有这么一块镜子碎片。

    而此刻,这块不知从哪里来的镜子碎片,就摆在电视柜上。黄蓉的脸儿,就在镜子“里面”,像是透过一个小小的窗口,眼巴巴地望着他:“常威哥哥,看到我了吗?”

    “蓉儿!”

    顾不得追究这镜子碎片的来历以及奇异,常威一步来到镜子碎片前,激动道:“蓉儿你在就好!可是,可是你怎地进了这镜子里面?”

    “镜子?”黄蓉一呆:“不是啊,我是在一座奇怪的阁楼里,明明有门有窗,还能看到外面的景物,却怎都走不出去。你又不在我身边,我正慌时,发现阁楼一面墙上,有一个破洞,透过这破洞,我就正好看到了你呢。”

    “阁楼?”常威愕然:“你在一座‘阁楼’里面?这怎么可能?我看到的明明是……”

    说话间,常威情不自禁地抬起手,触向那菜碟大小的镜面,试图去抚摸黄蓉的脸蛋。

    当他手掌触及镜面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穿透了一层透明的薄膜,先是手掌,接着是手臂,最后是整个身体,竟然从那不过菜碟大小的“镜面”穿了过去,来到了黄蓉身前!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