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085,阴癸之魔
    常威提着婠婠深入山林,在山中兜兜转转一阵,找到一处隐蔽山洞,将她拎进洞中,又将洞口稍作遮掩,之后沉吟一阵,问:“先前你为何在溪边哭泣?”

    婠婠扁了扁嘴角:

    “我养的小兔子,被旦梅逼死了。她说我们圣门中人,不该养宠物。养宠物,就要动感情,动感情,就练不好武功。可那只小兔子,分明是她送我的,等我养到好喜欢了,她又逼我杀它,这还不算,还逼我自己烤熟了吃掉……我都照做啦!可心里实在难过,就跑出来哭喽!”

    “……”

    常威无语,感觉阴癸派栽培弟子的手段,对一个小女孩来说,还真是很不人道。

    不过这是人家魔门自己的内部事务,不关常威的事,他对此也未作评论,只道:“原来如此,小兔子可惜了。好了,将天魔大法说给我听吧。”

    婠婠眼神真诚地看着常威,用小女孩特有的清脆嗓音说道:“常大叔,本门天魔大法,虽是我阴癸派镇派绝学,但婠儿现下落入你手,迫于无奈,说给你听也不是不行。只是天魔大法更适合女子修炼,男子想要修炼,也不是不行,只是首先得做一件事情。”

    常威问道:“做什么?”

    婠婠一脸天真无邪:“婠儿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只听师父偶尔提过一句,说要是‘去世’?婠儿是不太懂啦,去世了,人不就死了吗?死人还怎么练功呢?”

    “……”

    常威额角微微一跳,嘴角情不自禁地抽搐了一下。

    去你妹的去世!那是“去势”好不好?男人想练阴癸派的天魔大法,就得去当公公!

    也不知这丫头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反正常威感觉,婠妖女貌似天真无邪的眼神中,有一抹隐藏极深的窃笑。

    话又说回来,十三岁就可以嫁人的隋唐年间,十二岁多的女孩儿,怎么可能对男女之事一无所知?又不是黄蓉那种生活环境全封闭的海岛深宅。

    尤其是出身魔门阴癸派的婠婠小妖女,纵然在男女关系方面,是出了名洁身自好、冰清玉洁,但要说她不懂理论知识,那肯定是扯淡。

    所以常威严重倾向于,小妖女此时在装傻,她肯定是知道“去势”是什么意思的——祝玉妍有个师弟叫韦怜香的,就在宫里当着公公,伺候皇上呢。

    不过常威并没有揭破,只淡淡道:“练不练,如何练,那是我的事。你只需将功法说出来就可。”

    “噢。”婠婠乖乖应了一声,不过她应声之时,常威敏锐地察觉到,她目光貌似不经意从自己腰带下面一扫而过,眼神之中,藏着窃笑,以及一点点的好奇。

    常威懒得跟这不到十三岁的小丫头计较。再是魔门妖女,再是心智早熟,也比他常威小了十多岁,他一个大人,老跟小孩子计较,还真有点拉不下脸。

    当即面无表情地看着婠婠,目光之中,满是催促。

    婠婠不敢耽搁,用尚显清稚,但已十分动听的美妙嗓音,背诵起天魔大法。

    背着背着,婠婠忽然停了下来。

    常威听她停顿之处,明显没到结尾,皱眉道:“怎么不背了?下面呢?”

    “下面没有啦!”婠婠摊开双手,一脸无辜:“婠儿还只练到十二层嘛!那师父当然就只教给婠儿这么多啦!”

    “是么?”常威不置可否,忽然转换了话题:“婠婠,你们阴癸派被人称为魔门,应当不仅仅是因为你们行踪诡秘、心黑手毒、残忍无情、诡诈多变……”

    婠婠嘟了嘟樱唇,委屈插话:“常大叔,我们阴癸派的形象,在你心目中,真的就如此不堪么?”

    常威没有理她,自顾自说道:“你们阴癸派,一定是有什么世所不容,被世人斥之为‘魔’的理念,所以才会成为‘魔门’。说说吧,婠婠,把你们理念,说给我听听。”

    婠婠本以为,常威会让她复述一遍功法,正用心记忆自己临场篡改的一些细节呢——黄蓉那么善良(?),都知道篡改心法坑欧阳锋,身为根正苗黑的阴癸妖女,哪怕还只是不到十三岁的萝莉形态小妖女,婠婠也不可能真个一五一十将镇派神功告诉外人。

    哪怕阴癸派的镇派神功,男人要练,代价惨重,可面对绝世魔功,有几个人能够不动心?

    去势是很惨,不能做男人了,但还可以做公公嘛!

    有门路的话,还能进宫服侍皇帝、后妃,那可是美差呢。

    所以婠婠想都没有多想,背诵之时,直接就把功法之中,多处关键细节给临场篡改了。若照着她篡改的功法修炼,哪怕常威狠下心去势,也绝对会走火入魔、一命呜呼。

    不过在她想来,常威不可能听一遍就记下精深艰涩的《天魔大法》。

    哪怕只十二层功法,也不可能只听一遍就记下。

    婠婠觉着,常威肯定会让她复述多遍,在记忆功法的同时,通过反复复述时的细节对照,来鉴别真伪。

    婠婠早想到了这一点,在篡改功法时,已经在仔细记忆自己篡改的细节。

    背诵完毕后,她表面上若无其事,小脑袋瓜里却在高速运转,仔细忆记,加深印象。

    不曾想,常威行事,出乎意料,没有再问天魔大法,而是问起了不相干的话题。

    “听说要去势,实在舍不得,所以放弃天魔大法了吗?”

    婠婠心下猜测着,口中则回答:“我们阴癸派的理念呢,我听师父说过,是要恢复女子为尊、女子掌权的上古道统——这个理念,无论世家门阀,还是乡野村民,都不会认同,皆会斥之为‘魔’。”

    常威道:“上古道统?”

    婠婠点点头:“是呀!师父说啦,传说之中,上古之时,是由女子执掌大权的。不仅世俗权柄由女子掌握,祭祀天地的巫祭之权,也是由女子掌握呢。可惜后来,女子失去权柄,一应权势,都被男子夺走啦。

    “从此女子便成了男人的附属,等若财产,一点地位都没有,连名字都入不得族谱。便连历史之中,许多德才兼备的帝王后妃,亦只记录姓氏,没有名字载于史册呢。

    “师父说啦,这对女人太不公平,所以我们阴癸派呢,就是要创建一个女尊之世,由女子执掌权柄,驾驭男人,驱策男人,恢复上古道统!”

    说到这里,婠婠莹白如玉的精致小脸上,浮出一抹神圣庄重的神情,眼神亦变得充满憧憬,显然对阴癸派的理念,很是当了一回事。

    常威知道,婠婠还真不是说说而已,她是一直在向着这个目标奋斗。

    未来颠覆了李唐,建立了武周的武则天,可不正是婠婠理想的继承人?

    当然,现在说未来还太早,常威对于婠婠,或者说阴癸派的理念,也只觉太过天真。

    这并非他有性别歧视,认为女人不能成就大事。

    而是他作为穿越者,太清楚历史的轨迹。

    武则天不过成功一时,“女子为尊”也只在她那一朝,且只局限于她本人,和几个权势大的公主。民间照样是男人为尊。

    等到武则天死后,一切就又恢复原状了。

    即使在二十一世纪,女性地位大幅提升,甚至还出现了女首相、女总理,可是女人真的执掌大权了么?

    大财阀、政治世家、政界领袖、金融巨鳄……等等,乃至科学界,各方面的魁首,一直都是男人。掌控财富与生杀大权的,始终是男人!

    所以,阴癸派的理念,在这男权世界,不可能真正实现。

    常威倒也没有多作点评,只道:“你们阴癸派的理念,确实悖于主流,足以称魔。”

    婠婠叹道:“是啊,很难实现呢,不过师父说啦,只要努力前行,代代传承这个理念,终有一日,我们的理想会实现的。”

    说到这里,她眨眨眼睛,好奇地看着常威:

    “常大叔,你不是‘魔教’教主,自在天魔吗?你为世人所不容的理念,又是什么?”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