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16,以谣制谣,魔教名单
    常威敢提出目标,自然是有所准备的。

    他不可能只传“道”,不授予“术”。

    人人有书读,以隋唐时代的生产力,确实近乎不可能实现,不过有了他提供的技术,多少也能向着“人人有书读”这终极目标,更接近一些。

    “这是一整套的新造纸术,其中包括一些新的造纸器械。用我这种造纸术,可大幅降低纸张成本,我计算过,书写纸的成本,至少可以降低到过去的十分之一。若能寻到一些更廉价的替代材料,成本还可以进一步降低。

    “这是雕版印刷术。有了此术,只要制成一批雕版,便可成批复制书藉,再无需请识字之人,一笔一笔地抄书。至于雕版师父,亦可请印章师父转职……”

    常威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两叠写满了文字,并配以图画的高档桑皮纸,郑重其事地交予钱独关:

    “钱刀王,你擅长组织管理,这造纸与印刷之事,便交付予你了。金左使、凌右使负责协助你,尽快将新纸张和雕版印刷的书藉造出来!如此一来,不但可以向我们的伟大目标迈进一大步,还可凭借更低廉的造纸成本、成批复制的优质书藉,雄霸纸张、书藉市场!”

    钱独关万万没有想到,针对几乎无有可能实现的“人人有书读”这个目标,常威居然早有了想法,还做出了实绩!

    虽仅凭新造纸术和雕版印刷术,亦远远无法做到人人有书读,因为就算有了价廉物美的纸张和书藉,也并没有那么多识字人做老师,但这无疑是开了一个好头!

    只要更多的纸张和书藉开始流传,识字人还会像现在这般稀少么?

    只会越来越多,且不受门阀限制!

    更妙的是,恰如常威所说,有了成本只有过去十分之一的新纸,以及成批复制的书藉,在纸张和书藉市场上,必能财源滚滚、大赚特赚!

    一时间,饶是以钱独关的心性,亦不禁激动地微微颤抖起来。

    他像是捧着稀世珍宝一般,捧着那记载着“新造纸术”、“雕版印刷术”的两叠桑皮纸,第一次在面对常威时,有了发自内心的尊敬之感。

    不再是迫于无奈的假意奉承,而是真心实意的尊敬!

    钱独关虽是魔门外围弟子,但他是个有理想,有抱负,且有能力的人——话说回来,倘若不做魔门外围弟子,没有阴癸派的势力和渠道支持,以他钱独关的寒门出身,在这门阀主宰的世道,他凭什么能成为襄阳巨富?凭什么成为黑白通吃的汉水派大佬?

    他不是门阀子弟,少年时既没钱也没有人脉,即使想投效依附门阀,都找不到门路。再有能力、再想上进,找不到机会也是没辙。无奈之下,不甘庸碌的钱独关,只能加入魔门,借魔门势力,来施展才能,实现志向。

    而现在,他发现自己,似乎真有了实现志向的机会。

    且现在展现在他面前的道路,似乎比从前那种成为一郡之守,治理一郡之地,赢得声誉、光大门楣的志向,更加令人激动,更加令人向往。

    人人有书读……

    新造纸术、雕版印刷术……

    这事儿若做得好了,那可是有希望名垂青史,光耀后世的!比做个一郡之守,更能光大门楣!

    更何况,若教主真能颠覆天下,我钱独关凭这造纸、印刷、赚大钱的功劳,难道还得不到郡守的封赏么?

    至于和门阀为敌……

    他钱独关只是造纸卖书,又没公开打出荡平门阀、诛灭势族的旗号,怕个什么!

    钱独关捧着两叠白纸,跪倒在地,发自内心地恭敬说道:“谨遵教主法旨!”

    在这一刻,他几乎彻底忘记了,自己原是阴癸派的人,自己只是被胁迫加入的魔门,迫于无奈才做了个莫明其妙、还挺招仇恨的“青衣刀王”……

    “对了,最近到处流传本座谣言,此事虽于本座无伤大雅,但总归也是有损本座威严。本座想了个法子,决定以谣制谣。”

    听常威说起谣言之事,钱独关、金波、凌风都颇有些不好意思——襄阳一带的谣言散布,就是由他们负责。并且此事这几天都没有停下,昨天凌风都还带着一群小弟,去对面樊城补贴了几张被人扯下的告示,免得被阴癸派察觉不对。

    常威倒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也并不是想敲打他们,继续说道:“我想的法子呢,是这样的,你们看……”

    说着,他又拿起一张写满了文字的桑皮纸,展示给钱独关三人。

    钱独关定睛一看,只见上面写着:魔教名单。

    教主:常威。

    十六人魔:祝玉妍、辟守玄、边不负、安隆、解晖、辅公佑、左游仙、荣凤祥、席应、许开山、杨玄感【已故】、李密、萧铣、杜伏威、晁公错、鲁妙子。

    八大金刚:侯希白、杨虚彦、单美仙、林士弘、任少名、曹应龙、李子通、沈法兴。

    五行散人:婠婠、单婉晶、王伯当、香玉山、李世民。

    四大法王:紫衫凤王独孤凤、百媚狐王白清儿、金毛犬王烈瑕、青衣刀王钱独关。

    左右双使:左使金波、右使凌风。

    双使以下普通教众不计。

    看完常威准备的这张“魔教名单”,钱独关一时目瞪口呆,金波凌风亦是瞠目结舌。

    “这,这,这是真的吗?”金波颤声道:“本教势力,居然,居然大到这种程度?”

    “笨蛋,教主都说要以谣制谣了,这肯定是假的啊!”凌风亦是惊得不轻,声线有点儿发飘:“可是教主,为什么要把我和金波的名字,还有钱刀王的名字写在上面呢?”

    钱独关亦道:“对啊教主,把我们名字写出来,这有点不妥当吧?还有,这是不是,是不是太过挑衅阴癸派了?阴后一家人包括亲传弟子,齐齐整整全在上面。还有那么多魔门凶人,以及八竿子打不着的武林名宿、门阀子弟……这有心人一看就知道,名单是在胡说八道啊!”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常威哈哈一笑:“愿意信的人,自然就信了。不愿意信的人,怎都不会相信。这一来,信与不信的人,就会分作两派,互相争吵辩论,这水不就搅浑了?等人们的关注焦点,集中在这名单究竟是真是假上面,关于本座的谣言,就不会有多少人关心了。

    “至于你们的名字……与那么多魔道凶神、武林名宿,乃至门阀子弟共列一榜,是你们的荣幸呐!再说你们可以辟谣嘛!其他武林名宿、门阀子弟,自会帮你们辟谣的。相信我,没事儿的。”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