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18,名动天下
    “魔教名单”渐渐传开之后,江湖之中,不知有多少人在研究这份名单。

    许多人对这名单不屑一顾,压根儿不信。

    但也有不少人,对这名单深信不疑,信誓旦旦说这绝对是真的,魔教就是这样一个潜势力庞大,甚至能掀起叛乱,对抗朝庭的恐怖怪物。

    有了不同的认知与立场,自然就会分作两派,彼此争论。

    当大部人的注意,开始转移到争论“魔教名单”上那些人,究竟是否魔教中人时,对于常威这个魔教教主的关注,自然而然就下降了。

    还有一些人,则是对名单“排名”很不满意。

    “什么?我居然只是区区一个‘五行散人’?单婉晶也就算了,毕竟是师父的外孙女,可那王伯当、香玉山、李世民都是些什么莫明其妙的家伙?凭什么与我婠婠齐名?”

    扬州,阴癸派秘密据点,婠婠拿着一份名单,看到自己的排名,居然只是五行散人一档,且跟自己并列的,还是什么王伯当、香玉山、李世民,顿时一拍桌子,粉腮生晕,愤然说道:

    “就算不能跟师父并列,至少也得给我一个八大金刚的头衔吧?五行散人又算是什么?”

    她一看到名单上,阴后一家人齐齐整整一个不少,阴癸派有名的几人也几乎都名列其上,就知道这份名单,定是常威一手炮制出来报复阴癸派的。

    虽惊叹于常威情报渠道的可怕,居然能知道这么多魔门中人的身份,但婠婠更加在意的,是自己的排名和头衔。

    居然只是“五行散人”,和自己齐名的,还是些莫明其妙的人,真的好气哦!

    ……

    目前仍然滞留在扬州的独孤凤,看到名单之后,也是气得俏脸彤红,咬牙切齿。

    给她带来名单的独孤策,半是幸灾乐祸,半是劝慰地说道:“凤儿,你也不用生气,至少你这排名,还不算最末,至少还是什么四大法王之首……”

    啪!

    独孤凤一拍桌子,怒道:“可跟我齐名的都是些什么人?百媚狐王白清儿?这小妞究竟是谁?金毛犬王烈瑕,谁知道他是哪棵葱啊!青衣刀王钱独关……那个襄阳布贩是不是不要命啦?居然敢起个‘刀王’的称号,不怕被宋缺砍死啊!”

    独孤策道:“钱独关不是贩布的,他是贩丝绸的。另外,这外号肯定不是钱独关自己取的,他没那个胆子,定是散布谣言之人,自作主张替他起的。”

    独孤凤像是没有听到,用力拍着桌子:

    “四大法王之首很好听么?紫衫凤王……这绰号很好听么?不会取绰号就别瞎取啊!还有你看看,排名在我之上的五散人,都是些什么人?婠婠是谁?从来没有听说过!单婉晶……她一个海外东溟派贩兵器的小姑娘,凭什么排名在我之上?

    “还有那香玉山,不过是个贩卖奴婢,开青楼赌坊的小人,何德何能敢比我排位更高?还有那李世民,他跟我同辈,只不过大我几个月而已,凭什么排位就能比我高一档啊?”

    她一边发火,一边拍桌子,那桌子终于承受不住,轰地一声,垮塌下来,散成了碎片。

    独孤策微笑劝解:“凤儿你何必为这排名生气?左右不过是编造谣言之人,擅自乱排罢了。你去问问单婉晶、香玉山、李世民,看看他们自己敢不敢把座次排在你之上?”

    听了兄长劝说,又发了一通火,独孤凤的情绪,也慢慢缓和下来,咬牙道:“不要让我知道这名单是谁编造的,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唔,她并没有猜到,这名单是常威编排出来的。她还以为,编排名单之人,与编造谣言坑常威的,是同一人或是同一伙人呢。

    ……

    陇西郡,李阀祖宅。

    刚成亲不久的李世民,正与年方十三的新婚妻子,小名“观音婢”的长孙氏如胶似漆时,忽收到家族密探动用特殊渠道,自中原紧急传递过来的“魔教名单”。

    看到自己的名字,赫然在“五行散人”一栏时,李世民登时就傻眼了:

    “什么情况?莫明其妙的,我怎么就成魔教五行散人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偎在他身边的长孙氏好奇地眨了眨眼:“世民哥哥,原来你是魔教的五行散人呀!”

    “观音婢,别开这种玩笑。”李世民摇头苦笑:“我都不认识那个什么自在天魔常威,又怎么可能做魔教五行散人?还有你瞧这名单上的,十六人魔一档的人物,都是些成名宿老、魔道巨枭,我这年纪,跟他们完全不搭么!”

    嗯,李世民今年才十六岁。

    ……

    不仅李阀收到了名单。

    独孤阀、宇文阀、宋阀,甚至是流亡之中的李密,造反事业才刚刚起步的杜伏威、辅公佑,人在巴蜀与世无争的解晖,天莲宗的安隆……等等,也都先后看到了这份名单。

    榜上有名之人,当然是各有各的恼火郁闷。而对于其他大人物来说,这份名单是真是假,其实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看他们有没有需要。

    若有需要,假的也能变成真的,真的亦能变成假的。真假之妙,存乎一心。

    总之无论如何,自这份魔教名单传播开后,“魔教”这个本来并不存在的教派,从此正式进入天下人的视野,被许多人郑重以待,将之视为一个潜伏在阴影之中,试图颠倒乾坤的庞然大物。

    而魔教教主、自在天魔常威,也因阴癸派的谣言,以及他自己编造的名单,在流言越传越离谱之后,渐渐被世人视为旷世巨魔。

    他明明并没有做出什么轰动天下的震撼事迹【在历阳一声吼震爆几百颗脑袋的流言,真正有见识的人都不会信】,就莫明其妙的“名动天下”了,成为了与邪王、阴后齐名,甚至可能比这二位更加可怕的魔道“巨枭”……

    常威并没有关注江湖上对于“魔教名单”的反应。

    抛出这旨在搅浑水,兼转移大众注意的名单后,常威就又进入了练功模式,每天都专注修炼长生真气,温养元神,壮大神念。

    每隔七天,开讲一次,给钱独关、金波、凌风灌输一些此世所不容的,但代表着历史正确发展方向的道理。

    起初,听他讲道的,只有钱独关、金波、凌风。

    到后来,一些汉水派中的中坚骨干,经过考察及考验之后,也被发展进了“魔教”。听讲之人,渐渐从三个人,增加到十余人,并且还在持续增加。

    整个大业九年的冬天,常威便是如此渡过。

    直到大业十年,春暖花开时节,才终于有人来打扰他安稳悠闲的修炼生活。

    阴后祝玉妍,派人来襄阳了。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