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31,四大法王之首!
    咳咳!

    独孤凤吐出几口井水,又呛咳了好一阵,忽抡起拳头往常威身上乱打,还一边打一边哭:“很好玩么?欺负我很好玩么?呜呜呜……”

    不亲身体验一番生死之间的大恐怖,热血少年总能很轻易地就“视死如归”。

    独孤凤亦然。

    倘若常威真的一刀斩了她,那么即使身首异处,她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可眼睁睁看着死亡迫近,清晰地感受着肺里火烧火燎、眼前阵阵发黑、脑中嗡嗡作响,就要被死亡一寸寸吞噬的恐怖绝望之后,独孤凤忽地意识到,自己原来也并不像想象中那般能坦然赴死。

    所以当常威将她提出水面,当死亡抽身而去,当再次呼吸到清鲜的空气时,一种绝境逢生的惊喜,在她心中油然而生,同时又满溢着浓得不化开的委屈。

    她觉得世界上再没有比常威更加可恶的家伙了,竟然用这么恶劣的手段折腾自己,完了还笑得跟个没事人似地,问她“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于是她泣不成声,一边哭,还一边不成章法地对常威挥拳,要将心里的恐惧、委屈……统统发泄出去。

    这么吓唬一个小姑娘——独孤凤的年纪,比黄蓉还要小一点,也就十六左右——常威作为大人,作为曾在射雕世界达成“天下第一”成就的一代宗师,心里其实还是稍微有点过不去的。

    不过杨公宝库关系太大,一旦泄露出去,不知道要掀起多大风波,惹来多大麻烦。所以若不想杀了独孤凤灭口,常威就只能施展一些手段,先击溃她的心防,再来慢慢收服她。

    此刻,常威扶着独孤凤肩膀,助她漂浮水面之上,任她挥拳发泄。

    反正她真气被封,那对小粉拳毫无威力,而他又有一身刀砍不穿、剑刺不透的铜皮铁骨,便是收敛了真气免得“反震”伤到她,亦可轻松承受她的乱拳,只将她的捶打当作按摩松骨,感觉相当舒服。

    等她哭声渐小,拳头看着也挥不动了,差不多该发泄够了,常威方才取出一枚晶莹剔透、香气扑鼻,闻一下便觉通体舒泰的丹丸,不由分说塞进独孤凤口中。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那丹丸入口即化,独孤凤便是想吐出来都没办法,一时美眸含泪,用力瞪着常威,眼神之中,满是强撑出来的凶狠。

    常威不答反问:“吃过这丹药,浸在井水中是否没那么冰冷了?体力是否也渐渐恢复了?”

    独孤凤感受一阵,果如常威所言,体内一股暖流涌遍四肢百骸,浸在这冰凉井水之中,亦不再觉得寒冷了。方才溺水时一通拼命挣扎,得救后又“猛捶”常威,以至于消耗一空的体力,此时也已渐渐恢复。

    便连被常威封住的真气,都似乎有了些蠢蠢欲动,好像在那丹丸药效帮助下,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自行冲破封禁。

    感觉这丹丸对身体有益,独孤凤咬了咬嘴唇,轻哼一声,别过脸去不看常威,冷声道:“想不到,你这自在天魔,倒也不是完全的泯灭人性。”

    这模样,活脱脱的傲娇大小姐模板。

    然而常威才不惯她,只笑容满脸,又语气诚恳地说:“刚才喂你服食的丹丸,乃是本教的滋补圣药。我一般用来控制我魔教教众。本教青衣刀王、百媚狐王、左右二使,都曾一人吃过一粒。你身为本教紫衫凤王,我也不能唯独对你不公,所以也便给你服用了一枚。”

    “……”

    独孤凤霍地转首,定定地看着常威,怔忡好半晌,她又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什么滋补圣药?明明是用来控制人的慢性毒药好吧?呜呜呜……我怎么这么命苦?我才不要当什么魔教法王,级别又低,头上那么多婆婆……紫衫凤王的绰号又难听……我不要当四大法王呜呜呜……”

    剥去武道天才、门阀贵女的光环,独孤凤终究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

    而在遭遇常威之前,她的人生几乎是一帆风顺,从未遭受过任何挫折。

    无论在家里,还在外面,她都被所有人当宝贝捧着、宠着,哪曾像今天这般,短短时间内,便连遇几次大起大落的神转折?

    所以她又哭了,哭得比前次还要悲痛欲绝,哭得都忘了挥拳去捶常威,甚至哭得本能一般伏进常威怀中,要暂借他胸膛,好好发泄一下。

    哭了好大一会儿,声音都有些沙哑了,她才终于止住哭声,抹去了泪水。然后终于察觉到,自己现在的姿态有些不妥,依靠的胸膛有些“所托非人”,于是勉强离开常威怀中,抽了抽鼻子,带着浓重的哭腔质问:“你究竟想做什么?”

    “倒也没什么。”

    被一个被自己欺负惨了的小姑娘,用控诉的眼神瞅着,用浓重的哭腔质问着,饶是常威面皮刀砍不透,也不禁稍微有点讪讪然。

    于是他决定补偿一下这个可怜的姑娘。

    摸了摸下巴上的大胡子,常威凝视着独孤凤双眼,郑重说道:“既然你已经服下了本教圣药……对了,你并不清楚药效,为免以后你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我觉得还是应该让你先略微体验一下药效发作时的滋味……”

    说着,就要拿指头去点独孤凤。

    独孤凤身子往后一缩,双臂猛地抱住胸口,瞪大俩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常威:“你居然还想欺负我?”

    常威诚恳道:“我这不是怕你不明药效,以后做出不理智的事情,让大家都不开心么?先把事情说个明明白白,那以后不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么?”

    “不必!”独孤凤咬牙切齿,冷声道:“我可是独孤阀的大小姐,就算江湖经验少了些,懂的东西却不少!你那丹丸,不就是发作之时,让人生不如死么?不消体验,我也知道!”

    “这样啊……”常威一脸遗憾地摇了摇头:“那好吧,紫衫凤王你这么聪明,应该知晓背叛本教的后果,当不致做出不理智的事来……”

    “我才不要紫衫凤王这个绰号!”独孤凤断然拒绝:“我也不要做四大法王!”

    “这个以后再说。”常威摆摆手:“现在咱们说正事。既然凤王……好吧好吧,不叫凤王,那就叫你凤儿吧。既然凤儿你是本座的自己人了,那么本座便与你分享一桩大机密。你知道么?这口水井,便是杨公宝库的入口。”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