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48,翻天镇魔,四大圣僧!【1/5,求月票~!】
    【上架感言:上架之后,每章字数,将提升到三千字以上。码字太慢,存稿不多,不过上架第一天,还是爆个五更意思一下吧,同时发布哦。】

    “怎么可能?”

    尤鸟倦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他的独脚铜人,重量接近两百斤,自信一旦将铜人挥舞开来,便是强如阴后祝玉妍、邪王石之轩,亦不可能赤手硬接,只能用上天魔功的天魔力场、不死印法的卸力法门,卸去独脚铜人上的劲力。

    今日之前,他还从未想过,有人能硬碰硬接他铜人一击,亦不相信世间会有这等人存在。

    然而此时此刻,常威只用一只手,便轻轻松松地接下了他铜人一击,且并没有运用任何卸力法门,而是以最纯粹的力量,硬碰硬、实打实地抓住了独脚铜人,五根手指,还硬生生扣入了铜人首级之中,再深入几分,就可将铜人首级生生揪下!

    这等神力,这等无坚不摧的指力,令尤鸟倦心中骇然,惊悸不已。

    “逃!”

    尤鸟倦战意荡然无存,心中只余一个想法:逃!

    逃得越快越好,逃得越远越好!

    尤鸟倦退意一起,立刻付诸行动,顾不得收回独脚铜人,果断松手,身形向后疾退。

    丁九重、金环真比他更快,早在各自一击无功之时,便已开始后撤。

    两人还多了个心眼,金环真退向独孤凤,丁九重退向侯希白,试图用他二人做挡箭牌。若事有不谐,更可抓他两个为人质。

    然而三魔虽当机立断,念头一起,说退就退,毫不拖泥带水,但既已主动攻至常威身前,再想退走,又哪有那么容易?

    就在三魔各自后退之时,常威终于起身。

    轰隆!

    这一起身,竟像是一座山峰拔地而起,高耸入云,遮天蔽日。

    起身同时,常威抬起手掌,掌心向天,高举过顶。

    面朝着他向后疾退的尤鸟倦三魔,在他抬手的那一刹,只觉随着他手掌抬升,似有一片阴影,不断蔓延开来,眨眼之间,就将他们彻底笼罩在内,令他们视野之内,再无其它事物,只剩下巍峨若山岳、凛然若神魔的常威!

    在他似能遮天蔽日的气场笼罩之下,尤鸟倦三人只觉自身变得格外渺小,需极力“仰望”,才能勉强看清他威严的面容。

    随后,三人又觉常威那高高举起,似能撑起苍穹的手掌,仿佛变成了漩涡中心。一股沛莫能御的吸摄之力,自他掌上散发开来,令三人后退之势顿时止住,身不由己朝前倾跌,乃至主动向他手掌投去!

    “天魔大法!”

    尤鸟倦三人骇然变色,但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同:“不,不是天魔大法!比天魔大法更加可怕!”

    三人全力催动真气,试图与那吸摄之力对抗,但无济于事。

    便是功力最为深厚,名列魔门八大高手末席的尤鸟倦,亦完全抗衡不了那吸摄之力,于竭尽全力的对抗之中,仍然身不由己的向着常威手掌投去!

    “怎么可能?此人才多大年纪?怎会有如此功力?”尤鸟倦心中呐喊,难以置信。

    金环真、丁九重亦是面色惊惶,眼中满是骇然。

    “拼了!”见完全无法对抗吸摄之力,尤鸟倦眼中凶光一闪,不再与吸摄之力对抗,反而“自投罗网”,顺着吸摄之力,主动投向常威。

    见他举动,金环真、丁九重若有所悟,亦是把心一横,齐齐主动投去。

    邪极三魔主动施展轻功,顺着吸摄之力投去,速度快逾电光火石,几乎只在一刹之间,就到了常威面前。

    “死!”尤鸟倦狞笑,撮指如刀,刺向常威心口。

    “杀!”丁九重咆哮一声,铁剪直刺常威右肋。

    金环真咬紧牙关,一言不发,并指为剑,点向常威颈侧。

    就在三人动手的那一刹,常威高举过顶,掌心向天的手掌,忽地翻转,轰然盖落。

    手掌一翻,宛若天穹翻覆。拍落之时,更像是将整片天穹,都收进了他一掌之中,随他掌势倾覆而下。

    这是翻天一掌。

    这一掌,直有天倾之势!

    面对这势若天倾的一掌,尤鸟倦三人,仿佛目睹了天穹塌陷,脑海之中一片空白,身形亦同时一震,各自的攻击,皆不由自主缓了一刹。

    虽这三个积年老魔,很快就强行控制住了情绪,恢复了思考能力,可当他们想要继续进击时,却发现身周空气,竟已变得如同泥沼、水银一般沉重粘稠,令他们动作迟缓有如蜗牛,便是竭尽全力,亦只能一点一点地,将自己的攻势向前递去。

    然而常威拍落的手掌,仍是沉重如天倾,快疾逾闪电!

    嘭!

    在尤鸟倦三人绝望的目光中,常威手掌,轰然拍落,打出一记暴雷般的轰鸣。

    轰鸣声中,尤鸟倦、丁九重、金环真三颗头颅,像是从高处摔落的西瓜一般,同时爆成粉碎!

    一掌,碎三颅!

    一招,毙三魔!

    正是广成神通,翻天印!

    邪极三魔无头尸身,摇晃着扑倒在地。

    全程旁观的独孤凤、侯希白,瞪大双眼,满脸懵逼。

    他们两个旁观了全程,却完全没有看懂这一战。

    他们看的情形是这样的——尤鸟倦、丁九重、金环真合击无功,闪电后撤。常威施施然站起,高举右手,作擎天之势。尤鸟倦三魔莫明其妙主动飞向常威,再次向他出手。眼看要击中常威时,他们的动作又莫明其妙慢了下来,攻势缓慢得像是在表演蜗牛漫步。

    之后常威便是一掌拍下,明明只是拍了一下,尤鸟倦三人却同时头颅爆碎,死无全尸。

    当尤鸟倦三人尸身倒地时,独孤凤、侯希白仍是满脸茫然,如坠梦中,怀疑自己是否一时眼花,看漏了最关键的一幕。

    否则为何只出一掌,却能同时拍碎三颗不同方位的头颅?

    这便是“翻天印”这招广成子护道“神通”的玄妙之处了。以独孤凤、侯希白如今的修为,若不亲身体验感受一番,只是旁观的话,永远无法想象此神通的恐怖。

    就在二人懵懂迷茫时,山庙之外,响起一把悲呼,却是方才被常威一掌拍飞的周老叹。

    他跌跌撞撞冲入山庙,两眼发直地盯着金环真尸身,看了好一阵,忽然暴吼一声:“我要你的命!”

    势若疯虎一般冲向常威,一双手掌皆膨大一倍,以毕生功力,以同归于尽之势,向常威发起了决死冲锋。

    常威早知,周老叹与金环真这两个魔头,表面上彼此提防,互相坑害,实则是一对“真爱”。不过那又如何?

    “下辈子投胎,都做好人吧。以我之名,祝愿你们下一世,投生良善人家,青梅竹马,相知相爱,白头偕老。”

    常威面无表情,淡淡说道。

    说话间,他食指屈起,扣住大拇指,指上已压了一枚金珠。

    随后,食指一弹,砰!枪声般的弹指声中,金珠若出膛子弹一般激射而出,自彻底放弃了防御的周老叹双掌之间穿过,噗地一声,正中周老叹眉心,直透入颅。

    周老叹矮壮身躯猛然一震,顺着前扑之势,噗嗵一声栽倒在地,恰倒在金环真尸身旁。

    至此,邪极四魔齐殒于此,魔门八大高手,亦失却了末席。

    “收拾一下。”

    一举毙杀邪极四魔,常威却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云淡风轻地吩咐一句,若无其事地盘坐下来,双手又按在了铜罐之上,继续锤炼神念。

    独孤凤樱唇微张,定定地瞧着常威,美眸之中,尽是敬畏、憧憬与仰慕。

    侯希白则脸色苍白,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邪极宗四魔……居然就这么轻易地被他杀了?连圣门八大高手末席的尤鸟倦,在他手下都走不过一招……一掌下去,同时拍碎三颗脑袋,这等武功,简直神乎其技,闻所未闻……

    “常大魔头强大到这等境界,我还有脱离魔教的机会么?难道我侯希白,要一辈子做魔教的多情金刚?”

    侯金刚满心悲哀,只觉自己未来,已被常威那神乎其技的一掌,蒙上了一层连他师父都未必能掀开的阴影。

    他却不知,看似云淡风轻的常威,此时心里却在暗自叫苦:

    “浪了浪了!这神通可真坑!一掌下去,居然把我功力抽干了!以前练功时,怎就没有发现,翻天印这神通,竟如此消耗真气呢?”

    没有错,常威方才一掌“翻天印”下去,打完之后,浑身真气已然涓滴不剩,消耗得干干净净。非但真气消耗一空,神念亦消耗甚剧,几乎耗去了一半神念。

    而这等消耗,在他之前自己练功时,是从未出现过的。

    正因练功时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他才起了在实战之中,打一掌翻天印的想法。否则,若早知如此,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使出翻天印的。

    “仔细想想,起手势时,消耗并不大,与我平常练功时一样。似乎是在隔空吸摄尤鸟倦三人时,功力及神念消耗,才开始骤然剧增……

    “唔,是因为我心太大,同时‘控住’了三个积年老魔,其中还有尤鸟倦这等魔门第八高手,令他们几乎毫无反抗之力的引颈就戮,所以才会有如此剧烈的消耗么?”

    事实当然就是这样。

    能够在对方一心要跑的情况下,将尤鸟倦这等高手隔空摄来,堂堂正正一击秒杀,还顺带捎上金环真、丁九重这两个积年老魔的“神通”,消耗又怎可能少得了?

    要知道,就连石之轩一招秒杀尤鸟倦,都是打了偷袭的。

    常威反思着方才的战斗,总结着经验教训,同时飞快地恢复真气。而他双手,只是装模作样地按在铜罐之上,并未引邪帝舍利精神异力入脑,进行神念锤念。

    翻天印这招神通,不但消耗真气,亦会消耗神念。

    此时常威功力未复,神念亦耗去一半,外面还随时会有强敌来袭,已不敢再像之前一般,即使邪极四魔来袭,亦老神在在继续锤炼神念。

    不过,样子还是要做一做的。

    越是表现得云淡风轻,越能震慑住潜在的敌人,令他们不敢轻易入内,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恢复时间。

    “在修炼至‘阴阳互易、循环不息’,真气永无断绝之前,再不能轻易施展翻天印了。这招威力虽大,但有点坑人。还好我体魄够强,有钢筋铁骨,有千钧神力,即使没有真气,也能凭筋骨气力,打出弹指神通……”

    常威一边以超快回气速度恢复真气,一边庆幸自己从未放松过强化体魄,保证了自己无论何种状况,都能留有一张有力底牌。

    就在这时,一声佛号,突然响起:“阿弥陀佛,老衲嘉祥,不请自来,请施主见谅。”

    话声刚落,又有三个苍老的声音接连响起:“老衲智慧,见过施主。”

    “老衲帝心,冒昧前来,打扰施主了。”

    “老衲道信,给施主见礼了。”

    说话声中,四个身披袈裟,或空手,或持禅杖的老僧,自山庙大门,联袂步入。

    对这四位老僧的法号,独孤凤、侯希白堪称如雷贯耳。

    嘉祥、智慧、帝心、道信,正是佛门四大圣僧!

    【月票,推荐票,我统统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