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50,乱世巨魔?耀世巨星!【3/5,求月票~】
    常威竟然力挺石之轩!

    四大圣僧已被他这几番言论,说得满脸无奈,几乎哑口无言。

    三观都不一样,这还怎么讲道理?

    侯希白则听得紧握双拳,一脸激动,几乎热泪盈眶。

    他万万没有料到,常威这个一心要怼翻他师父的自在天魔,居然会为他师父说好话,为评述他师父的功过,甚至敢于与四大圣僧当面辩驳!

    此人简直就是师父的知己啊!

    独孤凤亦是听得两眼发光,觉得常威侃侃而谈,将四大圣僧之言一一驳斥的模样,简直帅到没朋友。

    他肯为石之轩这个大敌争鸣,更显示出他非凡的胸襟。

    而她独孤凤追随的,便是这样一位胸襟广阔、慷慨大气的奇男子!

    此时此刻,独孤凤为自己的选择,感到无比的骄傲自豪。【很明显,她已经忘了她是被强迫加盟魔教的。】

    四大圣僧齐齐叹了口气,尝试作最后的努力。

    “石之轩杀戮武林……”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跑江湖的被人砍死,不是理所当然么?”

    “石之轩害死碧秀心……”

    “人家两口子的家务事,我们外人不知细节,不好随便评价吧?”

    “石之轩敌视佛道……”

    “说起这个,我倒有些话不吐不快。四位圣僧,你们有统计过,全天下有多少间寺院么?又有多少不事生产,不纳粮、不交税,全靠收租与信民捐赠养活的僧人么?”

    四大圣僧无言以对。

    倒不是他们不知道这个数据,而是数据一旦说出来,便会吓死个人。

    在大隋开国皇帝,隋文帝杨坚的一生之中,由他本人下旨建立的寺院,就有三千七百九十二所!

    隋代人口又有多少?

    最鼎盛之时,人口也才刚过五千万人。也就是说,在这大隋朝,即使只算隋文帝建立的寺院,也是平均每一万三千多人,就能有一座佛门寺院!

    并且能称得上“寺院”的佛门建筑,可不单单是一座小庙就可以搞定。

    得有各种殿堂、宝塔、诸佛、菩萨、罗汉雕像等等。

    就像石之轩假扮方丈的那一家“无漏寺”,听起来似乎没啥了不起,可实际情况呢?

    整座无漏寺,足足有十多重院落,一千八百九十七间各种房间!

    还有洛阳著名的静念禅院,居然有一座黄铜修建的大殿!

    黄铜那可是硬通货啊!

    当然,似无漏寺、静念禅院这种富得流油的大型寺院,毕竟只是少数。不过即便如此,也非常可怕了。

    全天下有如此之多的寺院,那么佛门僧尼数量又有多少?

    具体数据没人知道。

    但仅仅隋文帝开皇十年,一年之内剃度出家的僧尼,就有五十余万!

    如此之多不事生产的僧尼,由谁来养活?仅凭信众乃至大族、皇室捐赠、赏赐,肯定是不够的。

    所以寺院还得广占田产、商铺等各种产业,并且还不用纳粮交税。

    隋时佛门,势力已经很大了,不过还远远没有达到鼎盛。

    到唐代,唐武宗灭佛之前,臻至鼎盛的佛门,富裕到了什么程度?

    时人云:十分天下之财,佛有七八!

    武宗为什么灭佛?

    一是因为佛门势力太大,引起了国家警惕,第二就是佛门太富,并且占有了大量土地、人口资源,让皇帝犯红眼病了。第三就是“出财依势者,避役奸讹者,尽度为沙门”,逃避赋税兵役的,作奸犯科的,全都躲进佛门“立地成佛”了,佛门成了藏污纳垢之地!

    富到连皇帝都嫉妒,招收门徒又来者不拒,好像谁都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再不灭佛,国家就该灭亡啦!

    而即使在这佛门势力、财力,尚未达到鼎盛的隋末,佛门势力亦是强得令人乍舌。

    慈航静斋每代只出一个传人,就能与魔门两派六道相抗衡。

    且无论是门阀势族,还是江湖草莽,又或是天家皇室、割据势力,无不将静斋传人奉若上宾,除魔门之外,几乎没人敢于明着反抗静斋传人。

    静斋传人为何会有如此巨大的能量?

    凭武功?靠舔狗?

    不,凭的是她们身后,有着庞大至令人心惊胆战的佛门势力!

    对于佛门,常威其实并没有任何意见。

    相反,他非常敬佩那些慈悲为怀,为了渡世救人,不惜牺牲自己的高僧大德。

    他也很是敬佩一些自食其力、律己苦修,还总是对弱者伸出援手的佛门宗派。

    对于一切真正的求道者,真正的修士,他都会心存敬意。

    只是,在当今这天下,广占良田美宅的大寺,不禁酒色的花和尚,与门阀势族交际往来,谈笑无白丁,权势可比高官的所谓高僧……比比皆是。

    而真正的修者,又能有几人?

    尤其大唐世界的佛门,甚至敢凭其强大势力、财力、武力,操纵天下大势,把持天子人选!

    比起现实历史上的佛门,大唐世界的佛门,无疑更加夸张,更加可怕。

    石之轩敌视佛道?

    以石之轩的政治觉悟,哪怕他不是魔门邪王,而是真正出身河东裴氏的名臣裴矩,他也一定会敌视佛道。

    所以这一条道理,在常威面前,根本说不通。

    而到了这个时候,四大圣僧亦察觉了一个事实:常威的思想,非常危险!

    嘉祥法师叹了口气,道:“施主对于佛门,似乎有很深的成见?”

    “圣僧误会了。”常威微笑:“本座对于真正的高僧大德,还是非常敬佩的。只是,当今的佛门,管得太宽,连朝代更迭都要插手管上一管,已不再是纯粹的修行教派,而是一头披着宗教外衣,追逐权势与利益的怪兽。如四位圣僧这等真正的修行者,偌大佛门,又有几人?”

    “……”四大圣僧再次默然无语。

    佛门“广大”,来者不拒。又因政策优惠,自然而然,会混进许多别有用心之辈。说如今的佛门藏污纳垢,或许稍嫌过分。但说佛门良莠不齐、不再单纯,绝对不是诬蔑。

    “自在天魔,施主果真是自在天魔!”

    帝心尊者禅杖顿地,沉声道:“原本因历阳之事,吾等查明施主并未滥杀一人,还以为所谓的‘自在天魔’,只是别有用心之辈在造谣污蔑,却没有想到,施主思想,虽与魔门不尽相同,但与魔门相较,亦不遑多让,同样地危险,同样地可怕!”

    “原来你们早知道我是谁了啊!”

    常威呵地一笑,并未在意自己身份的暴露,眼睑微垂,淡淡说道:

    “我来,不是叫世上享太平。我来,是要叫这世上动刀兵。今日我播下火种,他年,必焚尽苍穹。一切腐朽的,反动的,落后的,所有作威作福的,不劳而获的,吸食民膏的,都将在熊熊赤焰之中,化为灰烬。再于肥沃的灰烬泥土之中,诞生出欣欣向荣的全新国度。”

    “……”四大圣僧齐齐一震,眼中满是震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独孤凤则激动地满脸通红,凝视常威的美眸之中,异彩涟涟,樱唇喃喃,将他所言,默默重复,要一字不漏地记于脑海。

    在这一刻,她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立场,忘记了自己的家族,亦是要被熊熊赤焰,焚尽的目标!

    而侯希白……

    “自在天魔!这才是自天魔的真面目?”

    侯希白又是激动,又是惶恐:“此魔一出,谁还会再紧盯着我师父不放?佛门、白道、门阀、势族……或许还有黑道、魔道,统统都要针对自在天魔!只是……为什么听了他的种种言论,我也不禁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好想豁出一切,跟他轰轰烈烈,大干一场啊!”

    “乱世巨魔!”沉默良久,嘉祥法师终于语气艰涩地开口:“常施主,你……才是真正的乱世巨魔!”

    智慧禅师亦眼神沉痛地摇首叹息:“难怪要为石之轩辩解,因为你与他,原就是一路人!”

    “一路人?圣僧错了。”常威双手离开铜罐,缓缓站起身来。

    与四大圣僧水了这么长时间,他的真气,终于在长生诀、九阳神功双重超快回气特性的作用下,恢复至巅峰水准!

    所以……他方才那番“焚尽苍穹”什么的,纯粹是口嗨而已。

    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之间,互相的关联与制约,他可是一清二楚的。生产力没到那一步,强行建起上层建筑,注定只会是空中楼阁,昙花一现后,就要轰然倒塌,乃至被反攻倒算。所以常威才不会在这个年代做那种白日梦。

    只不过现在他功力恢复了,气氛也炒起来了,不口嗨一把,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我与石之轩,从来不是一路人。他经略西域、分裂突厥、撺掇皇帝东征高句丽,不过是为了实现他的抱负,为了和一直瞧不上他,总认为碧秀心嫁给他乃是‘以身饲魔’,乃是屈就的慈航静斋赌一口气,他要让所谓的正道,看一看他的惊世才华。

    “他要名垂青史,要一统魔门,最多再顺手颠覆一家一姓的皇朝。而我……呵,我非乱世巨魔,我乃耀世巨星。四位圣僧,你们今日或难理解,但你们若能活得足够久,能看到那新世界,或会明白,我今日之言。”

    道信禅师叹了口气,摇头道:“常施主,你这自在天魔,委实可怖。就连石之轩,思想都远不及你可怕。我等今日,怕是要做过一场了。”

    “本来就是要做过一场。”常威抬手,作延请状:“四位圣僧想要邪帝舍利?是否还想擒下我这自在天魔,佛法渡化?可以,打败我,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亦有金刚怒目。常施主,请接招!”

    佛号声中,道信禅师怒瞪双眼,双手齐出,若一对互相追逐的蝴蝶,以一种奇异的“绞”劲圈向常威。

    正是禅宗四祖,圣僧道信绝学——达摩手。

    【求勒个票,月票,推荐票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