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54,宣传工作,小心天魔【2/5,求月票~】
    出了山洞,常威以星相定准方位,便带着独孤凤,往成都方向赶去。

    于山林之中飞驰之时,独孤凤忽然问道:“你知道石青璇在哪儿吗?”

    常威道:“当然知道。”

    独孤凤讶然:“你怎么知道的?侯希白告诉你的?这一路上,也没见你拷问他呀!”

    常威笑了笑,没有回答。

    独孤凤有个好处,那就是常威不想说的事情,她便会知机地不再追问。此时见常威不欲多说,便换了话题:“四大圣僧若知道了你的目的,此时当已赶在了我们前头。我们就算赶过去,怕也来不及了吧?”

    “有可能。”常威道:“不过就算四大圣僧先行赶到,也没有关系,我有的是耐心跟他们耗下去。”

    “那石之轩呢?”

    “石之轩就更不用担心了。在石青璇附近,石之轩对我的威胁为零。”

    疾行一夜,天亮之时,二人已赶至成都。

    常威心知此时再去凤凰山找石青璇的“幽林小筑”,应该已经来不及了。他虽然知道石青璇住哪儿,详细地址却不清楚,还得根据地理特征慢慢搜寻。

    而四大圣僧,是肯定知道幽林小筑所在的——石之轩当年与碧秀心说是隐居,可两口子的住处,不少人都知道。像宁道奇,就曾三次上门邀战石之轩。霸刀岳山临终前一段时日,也是在幽林小筑借住。

    以四大圣僧跟碧秀心、宁道奇的关系,理所当然知道幽林小筑具体位置。

    既不可能快过四大圣僧,那常威也就不争这一时长短了。

    他先带着独孤凤进了成都城,找牙行租下一座小院,然后交给独孤凤一个任务:

    “你呢,这段日子,就住在这里写帖子,把我与邪极四魔、四大圣僧之战,详细写出来,然后雇人在成都城及周边张贴。对了,石之轩三次偷袭我不曾得手,反被我追得狼狈逃窜的事情,也要写出来。嗯,还要雇些说书先生,编成段子在酒楼说书。”

    独孤凤小有疑问:“呃,石之轩虽然三次偷袭都失败了,但他走的不算狼狈吧?前两次你连他影子都没有找着,第三次好不容易逮着他了,也是只追了几十里,就彻底失去了他的踪迹来着。”

    常威背负双手,淡淡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咱们做宣传工作,既要尊重基本事实,但也允许进行一定程度的艺术加工。这个道理,你可明白?”

    独孤凤忍着笑,连连点头:“明白!”又一本正经地朝他一抱拳:“紫衫凤王,谨遵教主教诲!”

    “很好。”常威赞许道:“这趟差使如果办得好,回来后,我教你一门武功。”

    “教我武功?”独孤凤眼睛一亮:“是长生诀么?”

    “长生诀?”常威呵地一笑:“你若想学,我也不是不能教你。只是,想练成长生诀,入门第一步,就得先散功,把你辛苦修炼至今的一身功力,尽数废去。且就算自散功力,也不见得一定能修炼成功。你愿意赌一把么?”

    “啊?还要先散功?就算散功,也不一定能练成?”

    独孤凤虽然好武,却没什么赌性,纠结犹豫一阵,终是艰难地摇了摇头:“那还是算了吧。我虽对自己的悟性有信心,但就连你也说未必能成,我觉着还是谨慎些比较好。”

    常威见状,反是赞许点头:“不盲目去赌,能对自己有清醒的认知,凤王你这一点很不错。”

    得他赞许,独孤凤心里美孜孜,笑得两眼都弯成了月牙,旋又好奇问道:“既不是长生诀,那你打算教我什么功夫?”

    常威道:“是一门辅助功夫,可缓慢增加潜力,可快速提升功力,对于疗伤亦有很强的效果。”

    独孤凤听说可以快速提升功力,顿时大为期待,笑道:“我正觉自己武功提升太慢,帮不上你呢,若能快速提升功力,那可真好啦!教主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做事的!”

    常威点点头,轻拍独孤凤肩头:“努力,把帖子写得精彩一点,用语直白一点,不要太文绉绉,要让即使只粗通文字之人,也能一读就懂,让不识字的人,也能轻松听懂。”

    “明白!”独孤凤郑重点头。

    “对了。”常威取出一副得自杨公宝库的人皮面具交给独孤凤,叮嘱道:“无论是自己发贴子,还是雇人发贴、说书,都记得戴上此面具,免得暴露了自己。”

    叮嘱完,常威与独孤凤道别,独自出了成都城,向北边的凤凰山行去。

    至于封存着邪帝舍利的铜罐,当然是随身携带。

    ……

    凤凰山雄伟秀丽,峰峦叠嶂数十里,主峰高出群山之上,拔地而起,形似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

    石青璇的“幽林小筑”,便位于凤凰山东麓,太阳溪西岸,一处隐蔽山谷之中。

    午后,阳光正好。

    年方十四的石青璇,有些怀念香蕈的味道,便绾起青丝,丝帕包头,挎上竹篮,打算进林中采些鲜香蕈。

    沿着溪边小径行走一阵,刚要入林,忽发现小路旁的石头上,盘坐着一位老僧。

    正诧异时,老僧睁开双眼,冲她微微一笑:“施主,逢林莫入。”

    老僧笑容慈祥可喜,好像庙里的弥勒,饶是石青璇对佛门中人素来不喜,也提不起恶感,只眨巴着黑宝石般清澈的美眸,用十四岁女孩那清脆悦耳,又略带几分稚气的动人声音好奇发问:“敢问法师法号?为何要说逢林莫入?”

    “老衲道信。”老僧自报法号:“林中危险,施主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道信?”石青璇眸中闪过一抹惊诧:“原来是禅宗四祖,道信禅师!晚辈失礼啦!”

    说着,放下竹篮,对老僧施了一礼。

    石之轩曾经隐瞒身份,拜道信禅师为师,得了禅宗真传。所以严格来说,石青璇还得叫道信一声师祖。

    不过石青璇对父亲爱恨参半,对佛门也素无好感,此时能对道信禅师郑重施礼,已是她能做到的极限。

    施礼后,她又微微一笑,现出两个甜美酒涡,说道:

    “林中虽有虫蚁毒蛇,不过青璇自幼便在林中玩耍,家附近这几座山头,一草一木,青璇都了如指掌。对青璇来说,这里并没有任何危险呢。”

    “危险不在山林,而在于人。”道信禅师郑重说道:“施主可听说过,魔教教主、自在天魔?”

    “自在天魔?”石青璇点点头:“前些时日,我去成都采购,听说过这个名号呢,据说是个杀人如麻的乱世魔王。不过,自在天魔不是在江淮一带活动么?禅师提他作甚?”

    “自在天魔已经入蜀。”道信禅师缓缓说道:“据侯希白侯施主所言,他入蜀的目标,很可能便是施主你。”

    石青璇粉润樱唇微微张开,美眸之中,满是惊讶,“自在天魔的目标是我?为什么?”

    道信禅师叹了口气,道:“自在天魔不知从何处得到了邪帝舍利。你父亲石之轩为邪帝舍利,与自在天魔启衅。你父亲的本事,你也是知道的,自在天魔武功虽高,却也被他偷袭得不胜其扰。是以,他想要来寻你,以获取不死印卷,寻得破解不死印法、幻魔身法的方法,一劳永逸解决你父亲。”

    “禅师方才说,自在天魔,被我父亲,偷袭得‘不胜其扰’?”

    石青璇更加惊诧,满是难以置信之意:“所以禅师的言外之意就是……以我父亲石之轩的武功,亦只能做到偷袭自在天魔,让他烦不胜烦?”

    道信微微颔首:“不错。自在天魔的武功,委实高深莫测,正面对决,以你父亲如今的状态,当不是他的对手,只能以不死印法、幻魔身法不断袭扰。所以,绝对不能让自在天魔得到不死印卷,否则你父亲的武功一旦被破解,恐会遭自在天魔毒手。”

    对于石之轩这个“孽徒”,道信的感情十分复杂。

    一方面,他很喜欢石之轩的武道天赋,很欣赏他的佛法悟性,曾一度对石之轩抱有传承衣钵的期望。另一方面,对于石之轩的欺骗与背叛,他又心中有恨。便是禅心通透,此恨亦难以真正消除。

    不过无论如何,道信禅师都不希望石之轩去死,而是希望能唤醒石之轩的佛性,将他带回正途。

    “竟有人能对付得了石之轩!”石青璇美眸之中,满是奇异神彩,俏脸之上,亦满是好奇:“那自在天魔,长什么模样?”

    “其人肤如古铜,满面虬髯,身材高大,手脚粗壮,气势十分威猛。”

    道信禅师怕石青璇不识魔头,遭了毒手,解说得十分详细:“他的年纪,貌似不满三十,但以他功力,老衲怀疑,他是一位隐世多年的老魔头,魔功大成方才出世。”

    “这样啊……”石青璇一边在脑海之中,勾勒着自在天魔的形象,一边若有所思地说道:“禅师为防自在天魔得到不死印卷,特意来此……是否意味着,禅师认为,自在天魔可以破解不死印卷?但这有可能么?不死印卷除了石之轩,至今无人可以参透呢。”

    道信沉默一阵,叹道:“自在天魔高深莫测,非常人可以揣度。旁人无法参透的不死印卷,自在天魔未必不能参透。不瞒施主,来者非止老衲一人,嘉祥、智慧、帝心亦与老衲一道来了此地,与老衲分别镇守山谷四面。”

    “竟是四大圣僧齐至?这么大阵仗?”石青璇长长的眼睫忽闪着:“那禅师你们分守四方,自在天魔进不来了,青璇是不是也不能出去啦?”

    道信道:“为施主安全着想,暂时还是留在家中较好。若需要些什么,老衲等可为施主代办。”

    “噢。”石青璇状似乖巧地点了点头:“那青璇便回家呆着吧。可是,我今天想吃香蕈呢。”

    道信道:“老衲去帮施主采摘。”

    石青璇笑嘻嘻地将竹篮递上,双手合十:“香蕈唯深山至阴处有之,有点难寻呢,麻烦禅师啦!”

    道信对自家孽徒的女儿笑着点了点头,拎着竹篮,转身进入林中。

    石青璇目送道信身影深入林中,静候一阵,俏脸上忽地浮出一抹慧黠笑意,从相反的方向,闪掠入密林之中,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她轻功得了石之轩真传,年龄虽小,但轻功也已相当了得。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