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58,不死奇功,教主偏心【求月票!】
    【恢复三更节奏,还是0点,12点,18点定时发布。每章字数继续三千字以上。】

    粗略浏览一番不死印卷,常威暗自点头,心说“不死印法”果然博大精深,极之玄奥,难怪石之轩爱妻碧秀心强行参悟之下,会精力耗尽,损及元神,以至香消玉殒。

    然而不死印法再是精深,亦难不住常威的超凡悟性,细读三遍,就已若有所悟。

    “妙啊!石之轩这不死印法,以佛法为轴心,统合花间派、补天阁这一生一死极端对立的两脉心法,近乎达成了‘人体一太极’的玄妙境界……这功法立论,着实高妙!”

    在常威看来,石之轩不死印法达成的“人体一太极”,虽只是“弱化、劣化”版的人体太极,只能以自身真气,或是吸纳敌人攻击,达成“生死互易、循环不息”,尚不能汲取无处不在的“天地灵气”,其真气“循环不息”还存在极限,并非真正的永不枯竭。

    但即便如此,不死印法亦因这“弱化、劣化”版的“人体一太极”,拥有了诸多妙用。

    侦敌真气、预测攻击、借力卸力、反弹攻击、化死为生——敌人打来的攻击,不拘是物理攻击的‘动能’,还是真气攻击的‘死气’,只能没有超过承受极限,便可统统吸收,转化为‘生气’,为己所用,以之恢复自身真气、体能——制造幻觉……

    总之,若能悟透不死印法的精髓,什么斗转星移、乾坤大挪移、太极拳,乃至吸星大法、北冥神功……都可以自创出来!

    当然,不死印法强归强,却有一个巨大的缺陷。

    “如果完全照着石之轩这一版本的不死印法练下去,即使不出现任何问题,最终也必然立地成佛!”

    不死印法问题在于,花间派、补天阁这两派,虽同出魔门一脉,但心法以及修出的真气,乃是一生一死,各走极端,水火不容。

    所以同修花间派、补天阁心法,即便侥幸没有因生死二气互相冲突,从而走火入魔、经脉寸断而死,也必然会精神分裂,产生一善一恶两重人格。

    饶是石之轩惊才绝艳,也无法只通过魔门功法,解决这个问题。

    于是他先后拜入道信禅师、嘉祥禅师门下研修佛法。习得真传佛法之后,别出机抒地以佛法理论为根基,将两脉极端对立的心法成功统合。

    但这只是“统合”,而非彻底“融合”,所以并没有真正解决精神分裂的隐患。

    一旦心灵层面出现问题,便会功力退步,精神分裂。

    即使邪帝舍利,亦不能彻底解决这个隐患。因邪帝舍利,只能以历代邪帝的邪念、恶念,强化邪恶人格,使其能彻底压倒善良人格,令邪恶人格成为身体主宰。

    不过善良人格只是被彻底压制,并未被完全消化,因此隐患仍然存在——石之轩精神分裂貌似痊愈,武功大进后,一样被石青璇一曲箫音,勾动善意,自杀倾向再度冒头。

    由此可见,邪帝舍利也无法根治不死印法造成的后患!

    想要彻底解决此患,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令不死印法的核心理论基础,亦即佛法,高深到可以彻底融合花间派、补天阁心法,令二者真正融为一体,“混成太极”,再不分彼此。

    可是,若佛法都高深至可以彻底融合花间派、补天阁这一生一死、极端对立的两脉心法,解决一切隐患了……

    那不是立地成佛,又是什么?

    “我可不想研修佛法,把自己练成一尊大德圣僧……不过,长生真气几可模拟一切武功,我可以长生真气为基础,模拟出不死印法的部分效果。

    “又或者,将其借力卸力、反弹攻击等等精髓法门,融入自身武功体系当中。另外,不死印法在‘生死互化’方面的理念,也值得参悟借鉴一番,若能将之悟透并融入自身武功,那我不仅真气续航能力将大幅提升,抗打击能力亦会更上层楼!

    “我有九阳护体,有龙吟罩身,体魄已是刀枪不入。若能再融入‘化死为生’的精髓,那么敌人的攻击,哪怕是渗透性极强的诡异真气,亦再伤不得我分毫,反而会被我化害为利,以之恢复自身真气、体力……

    “唔,这个难度比较大,短时间内难以完成。不过我时间有的是,慢慢参研就是!”

    思索一阵,常威开始了第四次细阅,参悟、汲取着不死印法的理念精髓,仔细推敲着如何将之融入自己的武功当中。

    他练功向来沉迷,不知不觉,外面天色已然全黑。而他早已能视夜如昼,天黑并不能影响他阅读,因此对于时间变化,他几乎毫无所觉。

    石青璇做好晚饭后,曾来到房间外,看过常威一次。见他沉浸于阅读参悟,便没有打搅他,安静退开,独自吃了晚餐。

    又过一阵,她见天色全黑,便又点起一盏油灯,想给常威送去,好方便他阅读。

    刚行至庭院中,院门忽然吱呀一声打开。

    石青璇循声望去,就见一位穿着黑色劲装,手提一口长剑的少女,以一种相当豪气的步伐走了进来。

    看到那少女手里有剑,手上只有一盏油灯的石青璇,不禁暗自警惕。

    而那手提长剑的黑衣少女,见了石青璇,也不由得微微一怔,手掌第一时间按上了剑柄。

    不过,见石青璇面容稚气,看起来只是个没长开的小姑娘,黑衣少女又稍微松了口气,问:“你是谁?为何会在这里?”

    石青璇见她敌意不重,也稍稍放下警惕,嫣然道:“我叫石青璇,敢问姐姐芳名?”

    “石青璇?”黑衣少女眼中闪过一抹惊奇,又隐隐有些古怪,视线状似不经意地扫过石青璇的脸蛋和胸脯,嘀咕一句:“长得倒是挺漂亮,就是太小了点……”

    感觉这么平的姑娘,应该没啥威胁,即使会长大,那也是以后的事情,黑衣少女暂时放下心来,旋又好奇问道:“你就是邪王石之轩的女儿石青璇?”

    石青璇点点头:“是呀。姐姐你是?”

    黑衣少女挺起颇具规模的胸脯,下巴略微昂起,面现傲然之色:“本座便是魔教四大法王之首,紫衫凤王独孤凤!”

    “紫衫凤王独孤凤?”

    石青璇眨眨眼,半是惊讶,半是好奇地说道:“姐姐难道不是独孤阀的大小姐么?怎地还真成了魔教法王?我原以为,那魔教名单,只是乱人耳目的谣言呢。”

    “咳!”独孤凤干咳一声,稍显心虚地避开石青璇视线,顾左右而言其它:“那个,你是被教主掳来的?”

    石青璇笑道:“不是呢,我是主动跟着你们教主来的。”

    “主动跟来的?”独孤凤大是惊奇:“那他给了你什么封号?”

    石青璇听得有些茫然:“封号?没有啊!”

    独孤凤满意地点点头,又问:“那他给你吃药没?”

    “吃药?”石青璇越发茫然,只觉这位紫衫凤王,说话委实高深莫测,根本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人家好好的,又没有生病,为什么要吃药?”

    “……”独孤凤眼角微微一跳:“所以,你……还没有吃本教圣药?”

    “圣药?”石青璇好奇问:“好吃吗?”

    “挺好吃的。不但味道好,还有滋阴补肾、固本培元、驻容养颜的神效。”独孤凤板着俏脸,淡淡道:“你想要么?想要的话,我去找教主,替你讨一颗来。”

    石青璇摇头,果断拒绝:“不要。”

    “真的不要?”独孤凤有点不甘心,哄小孩般循循善诱道:“很好吃的哦!”

    石青璇还是摇头:“我不要。”

    “不要算了。哼!”独孤凤跺了跺脚,转身就走:“我去见教主,你不要跟过来。”

    嗯,她虽将石青璇当作没长大的小女孩,可她自己其实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少女,比石青璇只大了两岁而已。在常威眼中,她也只是个小姑娘。

    而她本身,也确实还有着几分孩子气。

    瞧着独孤凤风风火火的模样,石青璇不禁满头雾水:“什么情况?大哥哥的手下……都是这般莫明其妙么?”

    独孤凤一路疾行至常威房门前,大声道:“教主,独孤凤求见!”

    过了半晌,常威声音方才传来:“进来。”

    独孤凤推门而入,只见室内一片漆黑,即使功聚双眼,亦只能勉强视物。而常威便就在这漆黑环境中,捧着一副卷轴看得目不转睛。双眼开阖间,隐有炽光闪烁,仿佛雨夜之时,一闪而过的电光。

    “不愧是教主,在这般漆黑之中,亦能视物如昼。”独孤凤暗自赞了一句,先汇报工作:

    “教主,我今天抄写了五十张帖子,下午时易容改扮,将那五十张帖子分散张帖于成都各处。之后暗中观察,效果很是不错,每一张帖子,都有多人围观议论。教主诛邪极四魔、战四大圣僧,三次打得石之轩‘狼狈逃窜’的事迹,目下已开始在成都城小范围传播开来。”

    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另外,属下试着找了几个说书先生,但听说要讲教主战四大圣僧的故事,那些说书先生都不敢接这活儿。”

    “意料之中,继续尝试,总有不怕事的。”常威点点头,视线并未离开卷轴,口中说道:“你今天做得不错,以后继续努力。”

    “是!”独孤凤慨然应诺,旋又道:“教主,属下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讲。”

    常威专注看着卷轴:“我现在很忙。既然你自己都不知道当不当讲,那就先不要讲了吧。”

    当初他钻研武功一旦沉迷起来,连小娇妻黄蓉都顾不上搭理,还得黄蓉照顾他生活起居。

    黄药师都曾因他这个“缺点”,生怕黄蓉嫁给他以后受了冷落,硬逼着他学了三个月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等各种艺术。

    今天常威新得不死印卷,正沉迷着钻研邪王亲创的这门奇功,哪还顾得上其它琐事?

    见他如此作派,独孤凤不禁委屈地嘟了嘟嘴,小声嘀咕一句:“偏心!”

    常威像是没听到一样,只埋头参阅不死印卷。

    独孤凤见状,又是好一阵气苦,但又拿他无可奈何,只能行了个礼,告退下去。

    快到门口时,常威忽又开口:“等等。”

    独孤凤停下脚步,期待地看着常威。

    “你差使虽还未办完,但奖励可以提前给你。”常威拿起一张桑皮纸,随手一掷,轻飘的纸张,顿时宛若石板般旋转着飞向独孤凤。

    待独孤凤伸手去接时,纸上劲力又蓦地消散,轻飘飘落到了她掌中。

    捧着桑皮纸看去,只见题首五个大字“易筋锻骨篇”。

    正是常威说过,要教给她的功夫。

    这一晚上,常威参研不死印法整宿,一夜未曾休息,却仍是神采奕奕。

    独孤凤却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半夜还起来舞了趟剑,又修炼了一会儿“易筋锻骨篇”,于是早晨时便两眼发黑,有点无精打采。

    石青璇则休息得挺好,只是夜里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中常威变成了巨人,手掌就有桌子那么大。她便站在常威常中,翩翩起舞。然后常威捧着她飞上天空,带她遍游四海,又带她上九天赏月。

    梦醒后,石青璇只觉心儿怦怦直跳,不知道自己这莫明其妙的,为何会梦到常威。更不知为何会有那种被常威捧在手心,飞来飞去的怪梦。

    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晕乎了一小会儿,她方才披衣下床,穿戴整齐,梳洗一番后,又去准备早餐。

    刚将早餐做好,准备给常威送去时,独孤凤顶着两个黑眼圈出来了。

    石青璇笑着招呼:“凤姐姐早,青璇做了早餐,待会儿一起吃哦。”

    “噢。谢谢啊。”独孤凤性情其实十分豪气,心胸也算得开阔,郁闷一晚上,也就好了。

    再者石青璇生得极其漂亮可爱,性子又貌似纯真乖巧,独孤凤便是心里有气,都不忍对她多加苛责,只会埋怨常威太过“偏心”。此时见了石青璇,也没有给她脸色看,还了她一个开朗的笑脸。

    这时,一条人影,忽然不走大门,直接跳进了院中。

    独孤凤、石青璇侧首望去,竟都认得此人。

    “侯希白?”

    “侯金刚?”

    来者正是侯希白。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