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69,放眼寰宇无抗手!【求月票!】
    这一刻,常威前有阴后祝玉妍,后有邪王石之轩,倘若阻止石之轩取邪帝舍利,就必须放弃对祝玉妍的决胜一击。可若对石之轩置之不理,则虽能战胜祝玉妍,却要失去邪帝舍利。

    表面看,常威似已陷入两难之境。

    不过……

    “在这成都城中,岂会不防着你邪王石之轩?”

    常威嘿地一笑,双手环抱之势不改,仍继续箍向祝玉妍,貌似已不在意邪帝舍利得失,一心只想战胜祝玉妍。

    不过,他双手动作虽未改变,却刻意稍稍放缓了那么一刹那。

    就这刹那的放缓,令祝玉妍得以回过一口气来,半边身子终于靠在了常威胸膛上。

    她这动作,看上去温情款款,好似在向心爱的情人投怀送抱。

    可当她看似柔软的身躯,贴上常威胸膛时,却发出了一记重锤敲击大鼓般的轰鸣。

    嘭!

    轰鸣声中,常威雄壮身躯,重重一震。

    但他面不改色,双手倏地加速,一把箍住了祝玉妍身躯。

    同时他脊背上昂地一声,蹿出一条淡金色的龙影,轰然撞向石之轩——这一幕,看起来就像是祝玉妍一撞之下,从常威身上撞了条金龙出来!

    石之轩指尖已堪堪触及常威背上的铜罐,冷不防一道淡金龙影飞蹿而出,闪电袭来,饶是以石之轩的武功,亦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但朝思暮想的邪帝舍利触手可及,石之轩怎肯放弃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若放弃,下一次,又该上哪儿去找阴癸派这等优质炮灰?

    于是石之轩右手继续抓向铜罐,左手捏了个印诀,拍向那道淡金龙影。

    噗!

    龙影撞上手掌,石之轩惊觉这淡金龙影之中,竟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劲力。

    一种是他熟悉的,祝玉妍那阴柔诡异、绵密如缕,又极具腐蚀性与侵蚀力的天魔真气,另一种则是极尽刚猛,如骄阳、似烈焰的灼热劲力。

    这两种劲力彼此交织,互相侵蚀,混成一团后,竟又生出诡异变化,化成一种全新的奇异真气。

    饶是石之轩不死印法最擅卸力,一时竟也卸无可卸,给那淡金龙影长驱直入,轰入手臂经脉之中。

    而石之轩经脉中的真气,在那种全新的奇异真气面前,不但毫无抵抗之力,甚至被那奇异真气一路“同化”,纷纷融入奇异真气之中!

    奇异真气飞快“同化”石之轩真气,不断壮大,摧枯拉朽般侵蚀而来,沿手臂经脉直袭石之轩心脉!

    石之轩心中大震,浑无半点人类情绪的冷漠双眼,亦是瞳孔重重一缩,浮出一抹震惊之色。

    不过他也是极狠,不但对别人狠,对自己亦狠。意识到那奇异真气非不死印法可以化解,他竟然毫不犹豫,反手一掌,狠狠拍在自己心口上。

    这一掌下去,石之轩脸色顿时变得惨淡如纸,同时张口喷出一股鲜血。

    鲜血饱含劲气,打在地上,直将地面打出大片密密麻麻、深可及尺的小孔。

    石之轩以自残重伤的代价,在奇异真气袭至心脉之前,将之强行迫出体外,终于化解了淡金龙影一击。而收获,亦令他欣喜——他不惜重伤,硬撼龙影,就是为了邪帝舍利。而此刻,他的手掌,亦终于牢牢抓住了铜罐!

    就在石之轩硬撼淡金龙影的同时。

    常威环抱着祝玉妍身躯的双臂紧紧一收,一勒!

    嘭!

    祝玉妍天魔力场毫无抵挡之力,被一勒而爆。爆出的气流,若冲击波一般四面狂飙,八方横扫,卷起滚滚烟尘。

    冲击横扫之时,又有咔咔骨裂之声接连响起。宛若亲密情人般俯在常威怀中的祝玉妍,身躯一阵剧烈颤抖,痛哼着吐出一口鲜血,瞳中湛蓝光芒,骤然黯淡下来。

    常威双手一松,祝玉妍修长身躯,便顺着他的胸膛,软软滑倒下来,无力瘫倒在地。

    而这时,石之轩刚刚强行化解了淡金龙影的攻击,手掌抓牢了封存邪帝舍利的铜罐。

    还未及发力将铜罐自常威背上扯下,常威已反手一掌,打出神龙摆尾。

    石之轩伤势颇重,不敢硬接这龙威凛凛的一掌,啪一声扯断铜罐系带,两手捧着铜罐,挡在常威掌前。

    他知道邪帝舍利乃是一件异宝,无法被暴力破坏,却赌常威不知这一点,赌他不敢击打邪帝舍利,定会半途收手。

    只要常威收手,他就能缓过一口气来,暂时压制内伤,施展幻魔身法,溜之大吉!

    然而常威的举动,大大出乎石之轩意料。

    他掌势竟毫不停顿,神龙摆尾的一掌,宛若攻城锤一般,狠狠拍在铜罐之上。

    嘭!

    铜罐应声而碎,罐中水银哗一声四散飞溅,一颗圆溜溜、黄澄澄,绽放着奇异晶光的圆珠,亦随之飞起。

    “邪帝舍利!”

    石之轩冷漠双眼中,闪过一抹狂热之色,修长手掌以最快速度抓向邪帝舍利。

    但就在他手掌快要抓到邪帝舍利时,常威已猛回头,大转身,手掌虚捏成爪,隔空一抓。

    昂!龙吟声起,一道半透明的龙形气劲平空浮出,将邪帝舍利一裹,往常威掌中投去。

    “回来!”

    石之轩爆喝一声,顾不上压制内伤,强行发动幻魔身法,身形倏地化作幻影,瞬息之间,抢至邪帝舍利之前,左手并指如刀,斩向龙形气劲,右手亦捏成爪势,抓向邪帝舍利。

    常威略一皱眉,上前半步,右手一指点向石之轩手刀,左手也抓向邪帝舍利。

    石之轩为得邪帝舍利,半步不退,手刀硬撼常威一指。碰撞之下,常威身形微微一震,石之轩却是口吐鲜血,伤上加伤。

    不过他仍然毫不退却,右手快速而坚决地抓向邪帝舍利。

    啪!

    一声轻响,石之轩手掌终于触及邪帝舍利。

    但他还来不及高兴,又一声轻响,常威手掌,亦碰到了邪帝舍利。

    一时间,那颗圆溜溜、黄澄澄的晶莹珠子,竟被二人各出一掌,夹在中央。

    “嘿!”常威嘿地一笑,五指蓦然合拢,要将邪帝舍利连带石之轩手掌牢牢抓住。

    以他如今的指力,若石之轩不撤手,右手就要被他生生捏废。

    但石之轩好不容易争取到这个机会,甚至已为此付出重伤的代价,又哪里肯有半点退缩?当下面现决断之色,不顾常威已覆至他手背的五指,掌心之中,劲力疾吐,一道生死交融的真气,狠狠打入邪帝舍利之中。

    常威五指覆上石之轩手掌,正待发力将之捏碎,忽见二人双掌夹缝之中的邪帝舍利晶光怒放,随后一股狂滔骇浪般的精神冲击,便沿着他掌心,瞬间轰入他脑海之中。

    正是邪帝舍利之中,尚未被他消磨干净的邪念,在石之轩生死真气轰击之下,一古脑儿地爆发了出来!

    不唯邪念被引爆,舍利核心之中,历代邪帝的真元、精气,亦受石之轩那生死混融,自成“太极”的真气勾动,紧随邪念之后,向外轰然爆发。

    邪念爆发,冲击精神,常威炼神之法应激而发,脑海之中腾起一对阴阳鱼,震荡雷音,闪烁电芒,扫荡邪念。正压制邪念之时,他又觉一股奇异的能量,自掌心与邪帝舍利触碰处,汹涌灌入体内。

    那奇异能量似真气又非真气,似神念又非神念,似由精、气、神融合而成,精纯醇厚,无善无恶,涌入体内后,便向四肢百骸发散开去,既未增强他的功力,亦未对他造成损害,仿佛全无作用一般。

    但常威清楚,那股奇异能量,正是邪帝舍利中的真元精气,其虽不能立即增加功力,却可增加“生命本源”,提升修者的潜力上限,令本已达到极限的修者,又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可能。

    “啧。”常威轻叹一声,收敛精神,定睛看去,却见两人手掌夹缝中的邪帝舍利,已变得黯淡无光。却是内部真元精气,包括外围的邪念,都在刚才那一瞬间,尽数爆发了出来。

    而享受到这一切的,除了常威,还有石之轩。两人近乎平分了邪帝舍利内的一切。

    但常威并不高兴。

    因邪帝舍利于他而言,只是锦上添花。经“神秘金光”改造体质,开发脑域后,他的潜力深不见底,纵然没有邪帝舍利,上限也看不到尽头。

    再说,若他想自用邪帝舍利,又哪会等到今天?早把里面的真元精气汲取一空了。

    可事已至此,常威也没有办法,只能无奈一叹,然后一掌劈出,将享受到了邪帝舍利真元精气灌体,却一时没能镇压下邪念冲击,犹自精神恍惚的石之轩,轰得腾空飞起,一边吐血,一边抛跌出去。

    看在石青璇的面上,常威这一掌,并没有下杀手。不过石之轩也绝不好受,落地后又打水漂的石子一般,在地上翻滚出十多丈远,方才堪堪停住。

    咳!

    石之轩咳出几口鲜血,手按胸口,缓缓起身,凝视常威,以中气严重不足的沙哑声线说道:“一年……两年后,石某当重出江湖,一统圣门!届时,再来领教常天魔高明!”

    他本想说“一年后”,但这一战,他受伤颇重,不养个一年半载,这伤还真好不了。所以改口成了“两年”。

    常威哂然一笑:“两年之后,本座天下无敌,放眼寰宇无抗手。邪王纵能一统魔门,又能奈我何?只怕反要躲着我走。”

    石之轩默然。

    倘若邪帝舍利的好处被他一人独得,他或许还会讥笑常威大言不惭。

    可常威武功本就已经超越了祝玉妍这等先天宗师,与当世最强的三大宗师相比亦不会逊色,再得邪帝舍利一半好处,两年之后,他的武功,还不知要高深到什么程度。

    到那个时候,只怕连三大宗师,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石之轩暗叹一声,深深看了常威一眼,再望向石青璇时,眼神变得稍显柔和:“青璇,你……”

    石青璇也不避他视线,就那么直直地与他对视,但俏脸清冷,眼神淡漠,看他之时,犹如望着一个陌生人。

    石之轩嘴唇颤动两下,许多话语,终在女儿清冷眼神下,化作一声无奈长叹,转身离去。

    看着石之轩远去,常威也是无奈一叹。他现在若是追上去,有十成把握留下重伤的石之轩。

    可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邪帝舍利已经空了,杀了石之轩也无法挽回。

    再说常威也不可能当着石青璇的面,真将石之轩打死——别看石青璇对自己的老爹如此冷漠,可这姑娘内心深处,是极渴望父爱的。石之轩伤而不死,她自不会给他好脸色。但若他死了,她还不知要伤心成什么模样。

    最重要的是,石之轩武功越高,离“立地成佛”就越近,练到最后,注定成为一位真正的大德圣僧。

    到那个时候,石之轩就算真的统一了魔门,怕也没心思再来与常威为敌,只会一心追寻成就真佛的道路。

    就算石之轩在真正大彻大悟之前,仍要与常威为敌,常威也不惧他。

    两年之后,天下无敌,放眼寰宇无抗手!

    常威就是这么自信!

    “唉。”

    石之轩走后,常威又叹了口气,捡起那已成空壳的邪帝舍利,自语:“真是白忙活了一场……算了,下次搞到和氏璧,再来给蓉儿洗炼筋骨经脉,提升潜力吧。”

    身为“诸天行者”,宝物什么的,可不是错过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只要自己足够强大,还愁弄不到宝物给蓉儿受用?

    再说,他也可以通过双修,带蓉儿一起飞嘛。

    收起已没了用处的邪帝舍利,常威回望祝玉妍,就见祝玉妍躺在地上,已陷入半昏迷状态。而婠婠也来到了祝玉妍身边,一边喂她服食伤药,一边在她身上摸索着,将十多条折断的肋骨、臂骨等一一对正。

    见常威回望过来,婠婠暂停动作,可怜兮兮地瞧着常威:

    “常大叔,阴癸派已被你杀得落花流水,师父已惨败重伤,我们向你投降,并入魔教好不好?婠儿乖乖做五行散人,师父做十六人魔,好不好?”

    【本章又是四千字哦,求勒个票~推荐票,月票我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