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71,拜我大常威作义父吧!【求月票!】
    “金散人,你们阴癸派在成都没有据点的么?为何要跟着我们?”

    回去的途中,独孤凤见婠婠抱着祝玉妍跟在后面,忍不住开口怼她。

    “凤王,你这话不妥吧?”婠妖女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地说道:“如今阴癸派已并入魔教,我们都是魔教的人呢。既已是教主下属,自然要跟着教主喽。”

    独孤凤强调:“你只是预备役成员,还有两年考察期。”

    婠婠抿唇一笑,貌似乖巧地说道:“婠儿很乖的,两年考察期间,绝不会犯下任何错处。婠儿相信,一定能成为正式成员的。”

    “那样就最好了。”独孤凤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千万别犯错,我会盯着你。”

    婠婠毫不介怀地微笑着,一脸诚恳地说道:“那婠儿就多谢凤王督导了。”

    “啧。”独孤凤牙疼似地咧了咧嘴角,只觉这小妖女油盐不进,很是难缠,情不自禁看向石青璇,试图拉教主钦点的捧箫圣女来做盟友,共同对抗婠婠这个厉害的小妖精。

    可是看过去时,却只见石青璇神情恍惚,一副魂飞天外的样子,只是本能般跟在常威身后亦步亦趋。

    独孤凤见状,连忙关切叫道:“青璇妹子,青璇妹子……”

    连唤好几声,石青璇方才回过神来,颇为懵懂地眨了眨眼,为独孤凤:“凤姐姐叫我么?”

    独孤凤问道:“你方才是怎么啦?怎一副恍惚懵懂模样?”

    “有么?”石青璇强笑两声:“没有吧……”

    独孤凤还待再问,走在前头的常威却是开口:“青璇是在担心你父亲?”

    “我,我担心他作甚?”石青璇咬了咬樱唇,俏脸浮出一抹倔强:“我只有娘,没有爹。”

    常威知道,这是中二少女惯有的傲娇表现,因此自顾自地继续说道:“石之轩伤势很重,但不会死,得了邪帝舍利一半真元精气,增加了那么多生命本源,他将养个一年半载,也就好了。再闭关个一年半载的,武功不但能恢复如初,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我才没有担心他的伤势和武功呢。”石青璇先是继续倔强了一句,可最后还是忍不住幽幽说道:“邪帝舍利能治好他的病,提升他的武功,但也会让他变成最恶的那个他,对吗?”

    常威沉吟一阵,道:

    “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石之轩恃之横行的武功,乃是‘不死印法’,不死印法以佛法为核心,统合生死二气。只要石之轩还在修炼不死印法,那么就算他最恶的一面,暂时压倒了善念,生与死、善与恶最终也会达成平衡,倘若任何一面过于强势,不死印法都会不攻自破。

    “而作为不死印法核心的佛法,最终亦会超越生与死,成为石之轩的精神核心。所以……你父亲将来,当会成为一位大德圣僧。”

    “……”独孤凤与婠婠听得目瞪口呆,眼里满是难以置信。

    堂堂邪王石之轩,一言可兴邦,一策可灭国,武功高强,杀人如麻……

    这样的一个男人,居然会因为自己开创的不死奇功,把自己练成一位大德圣僧?

    有没有这么荒谬啊?

    石青璇亦是听得小嘴微张,一脸的不可思议,“他,他会遁入空门?”

    常威点点头:“无论之前是怎样的过程,石之轩的结局,一定是‘立地成佛’。”

    这是他对不死印法的领悟。

    即使没看过原著小说,即使不知石之轩的结局,参悟不死印法三个多月之后,以常威的超凡悟性,亦是早就看出了修炼不死印法的必然结局。

    因“不死印法”乃是石之轩用花间派、补天阁这两脉魔门边缘功法,开创出的不逊于道心种魔、天魔大法的盖世奇功,乃是石之轩武道成就的毕生骄傲,所以他不可能自废武功,只会不断地推演不死印法,将这门奇功,推升至更高的层次。

    这就好像常威,最初修炼的武功乃是龙吟铁布衫、降龙十八掌。

    这两门武功放到大唐世界,其实已经稍显逊色,只能算是石龙“推山手”那一层次的功夫,虽仍属一流,但与宇文家“玄冰劲”、独孤家“碧落红尘剑”等超一流武功相比,已经逊色许多,更别提天魔大法等更高层次的功法了。

    但因其对常威有着极特殊的意义,所以他直至如今,还在修炼这两门功法。

    只是与原版相比,如今的龙吟铁布衫、降龙十八掌,已更多的是属于常威个人的武功,是他在保留两门武功核心纲领的前提下,以自己的悟性,融入了诸多更高层次的法门、理念,不断向上推演,开创出的堪称全新的功法。

    “不死印法”对石之轩的意义,亦是如此。

    然而不死印法的核心理论,乃是佛法。

    于是石之轩越是推演修炼不死印法,佛法修为就越加精深,到最后,他就悟了……

    “这其实是一件好事。”

    常威见石青璇神情又开始恍惚,柔声安慰道:“至少,你父亲不会成为真正的魔头……”

    “可,可是……他若出家……”石青璇嘴角微撇,似哭似笑,喃喃说道:“我,我……始终都不会有爹爹吗?”

    以前,是她不想认石之轩这个爹。

    而将来,则是无论她认不认她的父亲,石之轩,最终都要遁入空门。

    见石青璇虽极力忍着,可眼眶已微微泛红,明眸之中,亦泛起水雾,隐有泪光闪烁,常威看了实在不忍,不禁说道:“那要不……我来做青璇你的义父?”

    “……”

    石青璇小嘴张成了O字,一脸呆萌地瞪着常威,眼眶也不红了,眼泪也不流了,完全呆住了。

    独孤凤一个趔趄,以她武功,都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婠婠脚下也打了个磕绊,差点儿把怀里的师父抛了出去。

    她两个急急忙忙站稳,然后同时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瞧着常威,仿佛看到了什么稀有生物。

    “有什么问题么?”

    见三位美少女齐刷刷瞧着自己,眼神有的呆萌惊诧,有的离奇古怪,常威不禁摸了摸下巴上那钢针一般的虬髯,说道:“我与邪王虽敌友难明,但算得平辈。年纪也比青璇大了十几岁,留了胡子以后,看起来也比较老成,做她义父,说得过去吧?”

    顿了顿,又一脸慈祥地看着石青璇,和声道:“青璇,我知你渴望有个爹爹,渴望父爱。石之轩给不了你的,我可以给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做个好义父的。”

    “我倒是愿相信你啦,可,可是……”石青璇终于不再呆萌,只哭笑不得地看着常威,眼神深处,满是羞恼娇嗔,“可是人家不想做你义女啦!”

    “为什么?”常威奇道:“既相信我能做好义父,你又为何不愿做我义女?”

    “因为,因为……”

    石青璇纤指用力绞着衣角,支支唔唔好一阵,眼里的羞恼已快遮掩不住,俏脸亦渐渐泛起红晕,好不容易想到了一个好借口:

    “因为我叫你大哥哥都叫了三个多月,突然要我改口叫义父,这叫人家怎么改得过来嘛!就算强改过来了,好好的大哥哥,突然变成义父……同辈变成长辈,那,那我可吃了大亏啦!再说,再说……”

    石青璇终是极聪慧的女孩,转眼又想到了一个天经地义的说法:“再说长兄如父,你既是我大哥哥,本就该像父亲一样宠着我。那我不拜你做义父,该有的,一样全都有啊!又何必平白小了一辈?”

    “好吧,你这个说法,很好很强大。”常威无奈摇头,抬手摸了摸石青璇脑门:“就是太狡猾。”

    石青璇轻哼一声,嘟了嘟樱唇:“才不是狡猾呢,是你的提议太荒谬啦。”

    常威笑了笑,见石青璇情绪已转好,便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往住处行去。

    独孤凤、婠婠见常威收义女的提案受挫,竟也都齐齐松了口气——她俩还真担心这事儿成了,然后常威当义父上瘾,父爱泛滥,把她们两个也给收做义女了……

    回到住处,常威让独孤凤给婠婠师徒安排宿处,自己则回了房间,打坐疗伤。

    他之前被祝玉妍撞那一下,虽是故意让祝玉妍的天魔真气侵袭入体,以借祝玉妍之力安排石之轩一把,但天魔真气性质阴狠毒辣、损人利己,常威又没有真成达成“人体一太极”的境界,终不能将天魔真气彻底“卸力”出去,还是被少许天魔真气侵蚀入体,伤到了经脉。

    虽只是一点小伤,残留体内的天魔真气也不多,但若置之不理,终会变成大患,必须及早处置。

    打坐小半个时辰,常威才以长生真气,将体内的天魔真气,尽数“中和”为无属性的奇异真气,又将之逼出体外。

    “这种无属性真气,看上去没什么可怕,可石之轩面对这种真气时,竟只能通过自残,将这种奇异真气逼出体外,连不死印法都化解不了……”

    常威心中沉吟,暗道:“看来这无属性真气,得好好研究一下……唔,此时已经太晚,明天再叫婠婠来配合研究。”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