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72,突飞猛进,心有魔念【求月票!】
    解决了隐患,治好了经脉创伤,常威又开始修炼龙吟铁布衫。

    他今天得了一半邪帝舍利真元精气,虽这真元精气不能立刻提升功力,但可以增加生命本源。

    理论上,这多出来“生命本源”,可以被主动炼化,提升修为。

    果然,一开始修炼,常威便察觉出不同。

    在将全身都炼至钢筋铁骨的境界后,到了强化内腑这一步,龙吟铁布衫的进境,已变得愈加缓慢。

    而常威知道,想要修成“嚼钢如豆、吸气成风、吐气成剑”这些化神境界的“神通”,内腑必须要异常强大才行。

    只有内腑强大了,才能把钢铁当作豆子一样咀嚼,却不必担心划伤口腔、舌头,才能吸一口气,便有大风刮起,吐一口气,便能若飞剑出鞘,隔空杀敌。

    本来,依常威估计,照他目前的修炼进度,起码得三四年时间,才能将内腑全面强化至“钢心铁肺铜肝脏”的境界,但今晚的收获,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龙吟铁布衫方一运转,那已散入他四肢百骸的“生命本源”,便像是受到磁石吸附的铁屑一般,纷纷聚拢过来,在龙吟铁布衫心法催动下,融入真气之中,强化五脏六腑。

    而生命本源的出现,似也刺激到了常威后颈风府穴的“神秘金光”,当真气携生命本源循督脉运转至风府穴时,竟有比平常壮大数倍的奇异暖流,汇入真气之中,令真气以及生命本源数十倍地“增殖”!

    一夜修炼下来,常威感觉自己已然炼化了百分之一的“生命本源”,而他内腑的强化程度,亦有了远超从前的大幅提升。

    前后对照着估算一番,常威惊喜地发现,自己或许只需三个多月时间,将“生命本源”全部炼化之后,便可将内腑亦炼至目前版本的龙吟铁布衫,所能达到的极限!

    “看来,得再闭关修炼三个月了。”常威心中暗忖。

    不过在闭关之前,还是先研究一下天魔大法与长生真气彼此中和之后,究竟有何玄妙。

    抬头看一眼窗外,见天边已泛鱼肚白,常威站起身来,推门出去,在院中练拳。

    练了一阵,院子里又响起了别的声音,正是习惯早起的石青璇,在准备早餐。

    石青璇来院子里打水时,常威冲她微微一笑,石青璇立刻红了脸蛋,俏生生白他一眼,纤腰一扭,迈开长腿,啪哒啪哒跑开。

    常威满脸纳闷:这小妞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一看见我就脸红?还无缘无故给我个白眼?

    他却不知,他昨晚那个荒谬的提议,让石青璇夜里又做了个奇怪的梦——她梦到,常威将她背在背上,向一座看不见顶的高山攀爬。

    正行时,他忽然变成了巨人,肩膀和脊背仿佛山一般宽阔有力。于是她便像个小孩子一样,在常威肩背上爬来爬去,揪着他的头发荡秋千。

    正玩得开心时,常威忽一把抱住她,大笑着用钢针般的虬髯来扎她。她一边笑一边躲闪,最后不知怎地,两个人的嘴就贴在了一起……

    这个怪梦,让石青璇又没怎么睡好。

    然后早上一起来,看到常威那一脸“慈祥”,仿佛“老父亲”一般的奇怪笑意,她便忍不住又羞又恼,心说这家伙真是莫明其妙,就算大我十几岁,就算留了一把好虬髯,那也是不到三十的年轻人,怎就那么热心要做人家义父?真当我是小孩子么?

    羞恼之下,她便红了小脸,白他一眼赶紧跑开,留常威一个人满头雾水。

    又过一会儿,独孤凤穿着“紫衫凤王”制服,提剑到了院中,在常威对面练剑。

    常威看看独孤凤那双修长有力的美腿,再看看她那被硬质宽腰带衬得分外纤细的腰肢、呼之欲出的胸脯,心里忽然有点躁动。

    祝玉妍的“天魔音”,可不是单纯的“声音致幻”那么简单,而是以天魔之音,勾动人心之中,本就存在的欲念,令其大肆膨胀。

    若心中无有一丝欲念,则天魔之音亦无可奈何。

    但若心有欲念,又被天魔音勾动,那么即便将之压制下去,亦不算真正解决了问题。

    因诸般情绪欲念,乃是根植于人心本身。人心不死,则欲念不灭。

    此乃正宗“天魔”之道。

    若一味强自镇压,虽能暂时无碍,可若久不疏导,迟早憋成“魔念”。

    常威其实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倘若他是个在室男倒还好,便是被天魔音撩了一通,他也会因从来不晓得男女之情是个什么滋味,热血上头一番便告罢。

    可他偏偏已经结婚,有了个千娇百媚,配合默契的小娇妻……

    于是他心中这火啊,一旦被撩起来,再想要真正将之熄灭,就有些艰难了。

    “得尽快打开碎镜空间了。可我神念都已经修炼至拥有成年壮汉之力了,却还是不能打开碎镜空间。这次邪帝舍利的真元精气,又更适合锻体……这单身苦熬的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常威心中暗叹一声,收回视线,面不改色地笑问独孤凤:“你这身衣服挺干净的,昨晚连夜洗了?”

    “并不是。”独孤凤其实早察觉了常威视线,心里颇有点小得意,又特意耍了几个高难度的剑术动作,一边展示身材,一边说道:

    “这是身新衣服——同样款式的衣服,我订做了十套,但每一套,又都有着细微的不同。你难道没有发现,我今天这身衣服,胸襟上面的凤凰脑袋,往上仰的角度,比昨天那一件高那么一点点吗?”

    说话间,她面向常威,流光宝剑望天一刺,做了个“举火烧天”的动作,将胸襟更清楚地展示在常威眼前。

    “……”常威想说你们女孩子真奇怪,这种细节本座怎么可能注意到!

    正说话时,婠婠也出来了,倚在门外廊柱上,笑吟吟看常威打拳。

    看了一阵,她身后的屋子里,忽响起几声咳嗽,声音略显沙哑,中气严重不足,正是重伤的祝玉妍。

    听得祝玉妍咳嗽,婠婠连忙跑回房内,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出来。

    常威见状,过去问道:“你师父好些了吧?”

    “不怎么好。”婠婠幽怨地看了常威一眼,幽幽道:“断了那么多骨头,起码得躺三两个月才能下床。”

    “情况还不错嘛!”常威却毫无愧疚之意,随口点评一句后,又对婠婠道:“吃完早餐,你来我房间一下。”

    “噢。”婠婠貌似乖巧地点头应下,连为什么都没问——她已经摸清了常威脾气。知道只要肯乖乖听他的话,他还是挺随和,很好相处的。

    于是吃过早餐,又回房服侍师父用餐之后,婠婠便到了常威房中。

    独孤凤亦如她之前决定的一般,哪怕讨人嫌,也要盯紧婠婠,义不容辞地跟了过去。石青璇一个人也是没事,见都去了常威房间,便也跟着去凑热闹了。

    常威想做的研究,本来也没有保密的必要,见独孤凤、石青璇都来了,也不赶她俩出去,反而说道:“你们来得正好,有个实验,也需要你们配合。”

    天魔真气、长生真气互相“中和”后产生的无属性真气,究竟有什么效用,可不正需要实验目标么?

    独孤凤、石青璇既送上门来,那正好就让她们两个配合了。

    “婠婠你坐这里。”

    常威指着面前地毯说道。

    “噢。”婠婠应一声,雪白赤足轻移几步,袅袅婷婷地走到常威面前,盘坐下来。

    “手给我。”常威抬起手掌,掌心向上。

    婠婠嫣然一笑,顺从地将小手放到他掌心。

    常威手掌宽大,五指粗壮,肤色深沉,让人一看,就联想到钢铁与力量。

    婠婠则手掌纤小,五指修长,肌肤雪白细腻,吹弹可破,仿佛一件巧夺天工又娇柔易碎的艺术品,令人情不自禁生起呵护怜惜之意。

    两人手掌叠在一起,形成鲜明对比。就像钢铁与鲜花,又似烈焰与素锦。

    便是横竖看婠妖女不顺眼的独孤凤,在这一刻,都情不自禁地替婠婠担心,生怕常威稍微用点力,便把婠婠的小手给揉碎了。

    石青璇则觉着十分有趣,看着两人小手叠大手的样子,她心里颇有些恶趣味地想:“婠婠小妖女不是管大哥哥叫常大叔么?干脆拜他作义父算了。反正她的手儿,放在大哥哥手里呀,就像小女孩将手放在父亲手里一样……”

    这样想时,她并没有意识到,她那小手,若放在常威掌中,亦与婠婠此时的情形一般无二。

    常威却没想那么多,十分严肃认真地进行着科学研究:“现在,婠婠你将天魔真气,自你掌心灌入我掌心。”

    婠婠依言行事,运转天魔真气,将那阴狠诡异、损人利己的天魔真气,自掌心徐徐灌入常威掌心之中。

    婠婠天魔真气一进来,常威便以长生真气热烈欢迎。两种真气一碰上,就像是水火不容一般,展开惨烈“搏杀”,彼此吞噬,互相消化。

    但无论是天魔真气吞噬了长生真气,还是长生真气吞噬了天魔真气,二者都没有因吞噬消化异种真气而成长壮大,反都丧失了各自原本的特性,变成了一种纯粹空白的“无”属性真气。

    “咦!”婠婠眼中闪过一抹惊异,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不寻常的真气异变。

    常威早在帮鲁妙子疗伤时,就已经知道了这种变化,因此并不动容,吩咐婠婠:“婠儿你放开对真气的控制。暂停灌注真气。”

    婠婠点点头,依言切断了对真气的控制,同时停止灌注真气。

    常威将失去控制的天魔真气,封存在掌心之中,同时不断运转长生真气,“中和”天魔真气。不久,所有的天魔真气,皆被等量的长生真气,“中和”为纯粹空白的“无”属性真气。

    他将这“无”属性真气,逼至食指指尖,又对独孤凤说道:“凤儿你过来。”

    独孤凤来到常威面前,道:“我该怎么做?”

    常威笑了笑,“先把手给我。”

    独孤凤摊开指掌纤细、肌肤晶莹、细腻如瓷的小手,放到常威面前。

    常威道:“待会儿我会将这一缕真气打入你经脉之中,你仔细体会变化,一五一十告诉我结果。若有什么不好的异变,你也不要着慌,有我在,不会让你吃亏的。”

    “嗯。”独孤凤对常威极是信任,毫不犹豫用力点头:“我准备好了,开始吧。”

    见独孤凤已做好准备,常威也不犹豫,食指往她掌心一点,那一缕“无”属性真气,便打入她掌心之中。

    这“无”属性真气,并不完全受他控制,所以他也无法跟踪观察,只能询问独孤凤:“怎么样?有什么异常?”

    独孤凤皱着眉头,神情古怪:“这一缕真气,好像没……”

    话说到这里,她神情陡然一变,惊声道:“我的真气……刚与这缕真气接触,便全给它化去了!不对,不止化去这么简单,它是将我的真气吞噬了……”

    常威闻言,飞快地往独孤凤“肩井穴”并指一点,手掌又握住她胳膊,从上臂至手腕飞快地往下一捋,那正沿着独孤凤手臂经脉势如破竹,往内侵蚀的“无”属性真气,在他这一捋之下,复又自独孤凤掌心退出,无声无息消融在空气之中。

    独孤凤心有余悸:“太可怕了!我的真气,在那缕奇异真气面前,竟然毫无抵挡之力……不但无法阻截它长驱直入,反给它吞噬同化,壮大了自己……”

    听了独孤凤说明,常威心中思索:

    “天魔真气虽能通过蚕食生机,维系自身存在,令被天魔真气所伤者,伤势绵延不绝,经年不愈,但发作远没有这般快速,效力也远不及这般强大……

    “看来,长生真气与天魔真气相合,产生的奇异真气,并非‘无’属性,而是能包容万有,能同化几乎一切性质的真气——石之轩的不死印法,都无从抵御这种包容、同化之力。

    “而因一切性质都被其包容、同化,所以才会呈现出纯粹空白的‘无’属性状态。”

    思索一阵,常威又继续实验,往石青璇身上打入一道无属性真气,结果石青璇的真气,亦不能抵御。

    “无”属性奇异真气,先后在石之轩、独孤凤、石青璇三人身上,表现出相同的效用,那么几乎可以认定,这种“无”属性真气,确是一种看似单纯无害,实则无比霸道的可怕真气。

    但让常威感到遗憾的是,这种无属性真气,其“包容万有、同化一切”的性质,虽对他无害,能被他封存在经脉穴窍之中,却并不能控制自如,只能将之简单粗暴地发射出去。亦无法用任何修炼心法,使其不断壮大。

    常威想要获得一道这样的真气,就必须先得到一道天魔真气,再以自己的长生真气,与天魔真气互相中和。

    “我不能控制这种真气,那么修炼天魔大法的婠婠,是否能控制呢?”

    于是接下来实验继续。

    这一次,不再由婠婠将天魔真气灌注常威手掌,而是由常威将长生真气,自婠婠掌心之中,注入她经脉之内。

    【今天的三更又是一万多字哦~!求勒个票~!推荐票,月票~!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