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190,就是欠揍【求月票!】
    常威约战三大宗师的消息,很快就在安隆的操作下,通过天莲宗的商业渠道和人脉,以及魔门的一些隐密手段,从蜀中快速传播出去,并于短短一月之间传遍天下。

    刚开始,还只是地位较高的武林人士、门阀势族得知此消息。

    但随着消息一层层往下传播,到了大业十年年底时,北至漠北,西至西域,南至岭南,东至辽东,消息稍微灵通一些的江湖中人,亦全都知道了此事。

    一时间,天下震动。

    在安隆为约战之事大肆宣传造势时,常威却还是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地生活、修炼着,每天还要召集演员们排演戏剧,似乎一点也没有将约战三大宗师之事放在心上。

    每到晚上,他便去到柴房,按照察觉祝玉妍的特殊属性后,制订出来的鞭打、疗伤、抚慰这三步节奏,继续他的驯妖之策。

    常威向来说话算数,说要镇压祝玉妍一个月,那么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一定要将她镇压至一月期满不可。

    而祝玉妍对此,也渐渐没有了怨言,只每天期待他的到来。

    每一次,他都是一进柴房,先二话不说抄起鞭子就是一顿好打,且鞭打位置不再局限背面,除脸庞之外,身体正面亦会落鞭抽打。

    打完之后,他又手按她肌肤,熨斗一般游走全身,为她疗伤。将鞭伤全部治愈后,他便开始例行抚慰。

    抚慰之时,他大多时候在后面,偶尔也会来到正面。

    每当他在正面时,祝玉妍便显得格外兴奋配合,修长双腿总会若两条白蛇一般,紧紧盘缠在他腰上。

    不知不觉,一个月时间快到了。

    这天晚上,已是镇压之期的最后一晚。

    常威完成了例行抚慰工作,将祝玉妍的衣裳整理好了,又自怀中取出一柄檀木梳,站在她背后,仔细替她梳着头发。

    这一月来,他绝大多数时候,都不会有如此温柔耐心。基本都是在一通狂风暴雨之后,草草给她穿上衣服,便大步离开,看都不多看她一眼,似乎只当她是一件工具。

    只偶尔才会如此温柔,替她整理好衣裳,替她擦拭汗渍,又替她梳理长发。

    可尽管他大多时候都十分粗暴,祝玉妍偏偏就格外记得他偶尔的好。似乎偶尔一次的温柔以待,就足以抵消他所有的不好,反令她对这难得的温柔刻骨铭心、受宠若惊。

    此刻。

    常威仔细梳理着祝玉妍那绸缎般光滑亮丽的长发,祝玉妍双眼微眯,像是一只正惬意享受着主人撸毛的猫咪。

    常威一边缓缓划动梳子,一边嘱咐着:

    “招收教众,有三大原则:不得威胁,不得收买,不得色诱。我当初拉人入教时,用的那些威胁手段,以后一律不得再用。必须得是真心认同我们理念的同道,经过严格考察之后,方可招收入教……

    “对了,有件事你得记着,我给钱独关他们服下的‘滋补圣药’,是货真价实的疗伤补药,有伤治伤,无伤滋补,并无任何毒副作用。那种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手段,叫做‘生死符’,却并非毒药,而是一种特殊的真气禁制……”

    祝玉妍虽眼神迷离,余韵未散,但还是用心聆听着他的嘱咐,不时微微点一下头,示意已记住了。

    絮絮叨叨嘱咐了一阵,常威将她长发梳理得整整齐齐,便收起梳子,点出两指,铛铛两声,击断了束缚她双臂的铁链。

    重得自由,祝玉妍非但没有喜悦,反而好一阵手足无措:“教主你这是……”

    “你忘了?”常威呵呵一笑:“一月时间到了,你的刑期结束了。”

    祝玉妍微微一怔:“这么早就结束了啊?”语气听起来,好像还有点失落的样子。

    “我倒是想继续镇着你这妖女。”

    常威上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低头俯瞰着她——祝玉妍身形修长,不逊男子,不过比起炼体大成,身形又高大魁梧一圈的常威,亦是矮了一头。

    “不过,白娘子传奇所有的室内戏份,都已经排演完了。接下来,要排室外戏以及动作戏了。得练习舞台走位,还得设计打斗动作……对了,安隆找巧匠定制的蛇尾道具也已经完成了,明天就可以带过来。到时候啊,你得套上那蛇尾,像蛇一样游走。”

    祝玉妍脸庞微仰,与常威对视,粉唇含笑,柔声道:“蛇一样游走么?以妾身的腰腿劲力,应该没有问题吧。”

    尝过她腰腿劲力的常威呵呵一笑:“我也相信绝无问题。你真气被禁制时,腰腿都那般有力,真气解禁之后,便是那蛇尾道具颇为沉重,当也难不倒你。”

    顿了顿,他松开手,说道:“夜已深,你回去吧。整整一月未曾躺下睡觉,今天你可以躺在床上,睡一个好觉了。”

    祝玉妍却是眼波流转,嫣然道:“卧床养伤那三个月,妾身早已躺腻了。此前虽一月未曾躺下睡觉,但……妾身很是快活呢。”

    常威把眼一瞪:“妖女又想撩本座?”

    祝玉妍修眉一挑,吃吃笑道:“正是。教主可要惩罚妾身这媚惑人心的妖女?”

    她气质素来是清秀纯真,令人完全无法将她与阴癸妖女联系起来。可当她以这种纯真之态,展现妖媚之姿时,那种仿佛仙女墮落一般的风情,格外引人着迷。

    不过常威驯妖一月,早遍尝她的风情,此时只是一笑,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今晚就算了,时间不早,我还有事。明晚……你还来这里等我吧。”

    说罢,转过身,大步离去。

    祝玉妍看着他的背影,遐想一番明晚的情形,不禁俏脸发红,玉颈燥热。刚待离开此地,回屋去沐浴一番时,她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了被常威随手弃在地上的铁链、麻绳,不禁停下脚步,犹豫一阵,将这些物事捡起,放在墙角柴垛上,摆得整整齐齐。

    做好这些,她方才逃也似地离开了这镇压了她整整一月,令她“受尽屈辱,饱受折磨”的“雷峰塔”。

    自次日始,戏剧排演进入了后期阶段,演员们在常威指导下练习舞台走位,一些动作戏也开始了排练。

    祝玉妍表现得异常配合,对常威的指示完全不打折扣,且以往对待侯希白、安隆等人的种种傲慢威严,虽并未彻底消失,却也可以收敛起来,不再表现得那般明显。

    独孤凤、石青璇包括婠婠,对此都非常诧异。

    独孤凤更是在与常威双修之时,好奇地问了他这个问题。

    常威给出的答案就是:“玉妍这妖女啊,就是欠揍。每天都得狠狠地揍她一顿,揍完再给她颗甜枣,她自然就乖了。”

    独孤凤:“……”

    说起来,白娘子传奇这出戏剧,排练得最轻松的,当属动作戏和唱歌。

    参与演出的所有人,都会武功,动作戏可以打出花来。

    常威还可以御风飞行。祝玉妍、婠婠展开混乱力场,也可以足不沾地悬空飘浮。石青璇修出长生真气后,飞遁之术大有进步,浮空能力也大有长进。其它一些法术效果,也能通过戏法道具表现出来。

    而唱歌方面,除了独孤凤喜欢跑调,其他人都会唱歌。

    祝玉妍、婠婠、石青璇这三把金嗓子自不必多说,侯希白这位文艺青年的能力也不用怀疑,连安隆都有一把好嗓子,且音域广阔,几乎能与常威飙歌。

    就连配乐,这里也有大把人才。

    石青璇箫音乃是一绝,祝玉妍、婠婠师徒擅琴、筝、琵琶等多种乐器,侯希白也是精通各种乐器,就连独孤凤这个武道之外,啥都不感兴趣的学渣,都敲得一手好鼓。

    如此一来,除了专业的配乐班子,各位演员在自己无需上台表演时,也可以在台下参与演奏,提升配乐质量。

    总之,这出常威一时兴起搞出来的,又因他的执念而得以继续下去的戏剧,便在所有人的努力下,顺利排演成功,并于年底之前,在成都进行了第一场公演。

    演出非常成功。

    祝玉妍扮演的白娘子,得到了所有观众的一致追捧,婠婠、石青璇、独孤凤也各自收获了大量粉丝。侯希白扮演的许仙,因立场摇摆、软弱无能,不幸被人唾弃。

    至于常威扮演的法海……

    嗯,他被石青璇扮演的仕林打回原形的时候,满场欢声雷动。剧终后全体演员上台谢幕,他下台时还被扔了一身的烂菜叶。

    常威原本是想搞一场全国巡演,用两到三年时间,于全国各大城市巡回演出,并在巡演过程中,传播魔教理念,招收魔教同道。

    但因为修为进境,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

    不过白娘子传奇这出戏剧,并不会因他的离开而消失。

    他走之后,祝玉妍这位已被他彻底驯化的“传法护道者”,将代替他主持魔教工作,同时主持戏剧巡演。而缺失的演员们,也会再找人补上——反正阴癸派从来就不缺戏精。

    第一场公演结束后,过年之前,剧组又在成都演出了三次,场场都是爆满。

    白娘子等艺术形象很快便传遍成都,深受群众喜爱。法海则被群众一致鄙视,导致佛门都被黑了一波,引起了成都佛门的一些微弱抗议——不敢严正抗议啊!

    老百姓不知道端倪,可消息灵通的人们知道得一清二楚。那白蛇,是祝玉妍扮演的,那法海,更是自在天魔亲自扮演!谁敢招惹这二位?

    好在成都公演只进行了四场。过完年,常威便带着独孤凤、石青璇、婠婠、祝玉妍离开成都,前往洛阳,准备在洛阳呆到决战到来。

    侯金刚和解团长当然是留在蜀中,继续传播魔教教义。

    安老板则在常威离开后,继续为约战之事作宣传造势,且准备在一切安排妥当后,前往洛阳观战——他也是个宗师高手,观看大宗师对决,也能令他获益匪浅。

    正月十五,常威一行五人,顺利抵达洛阳。

    【求勒个票~!推荐票,月票~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