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202,神通之源:无字天书!【求月票!】
    老妇人的话,令常威眯起了双眼,手掌将刀柄握得更紧了一些:“老人家看起来老眼昏花,没想到眼力竟如此敏锐。”

    “年轻人,你该不会以为,你身上这异状,就只老身一人能看出来吧?”

    面对常威骤然紧绷起来的气息,老妇人却并不着慌,依旧笑眯眯地,不紧不慢地说道:

    “方才你遇上的那位赵将军,若非心切主母与少主人,无暇仔细甄别,否则以他的本领,一样能看出你的异常。

    “而无论曹贼还是刘备那大耳贼,抑或孙权那碧眼小儿,他们营中都不乏能人异士。你若贸然与之接触,很快便会露出端倪,被他们察觉异状。一个与众不同,乃至与所有人都格格不入的人,是不可能被别人真心接纳的。”

    “这老人家挺不客气啊!管曹操叫曹贼,管刘备叫大耳贼,管孙权叫碧眼小儿……她这立场,很奇怪啊!莫不是出身大汉宗室?可若是宗室,便不该骂刘备大耳贼吧?”

    常威心中暗忖着,眉头微微皱起,问道:“老人家究竟想说什么?”

    老妇人却顾左右而言其它:“你为何不放开呼吸,再感受一下?”

    常威不解,但还是谨慎地吸了一口气。

    这一吸气,他顿时面露诧异之色。因他发现,此地呼吸的空气,那种煞气侵蚀鼻腔、气道、肺部造成的针刺火燎感,竟比外界减轻了许多,只及外界五成而已。

    老妇人再次移步,向着小院走去,口中说道:“再近些,再试试。”

    常威皱着眉头,缓缓前行,走一段,便试探着吸上一口气。结果发现,越是靠近那小院,煞气侵蚀的感觉便越是减轻。等越过小院前的那道小溪,煞气侵蚀之感,更是消失一空。呼吸之间,只觉比大唐世界里,至少浓郁一倍的天地灵气源源而来,再无任何不适之感。

    “这是为何?不是说,天地之间,煞气无处不在吗?为何此地,并无煞气?”常威愕然,一脸惊诧地看向老妇人。

    老妇人走到小院门前,回首笑道:“可听说过阴极阳生,阳极阴生?天地之间,固然煞气无处不在,但亦有极少数地域,在煞气逼迫之下,灵机自生,形成不受煞气侵蚀的‘福地’。

    “世间少数几个真正求长生的羽士,如南华真人、左慈真人等,便都躲在福地中修行。老身这里,亦是一处小小福地,也是荆襄一带,唯一的福地。”

    常威愈发不解:“老人家,您究竟有何用意?为何要一五一十与我分说煞气,又为何将我引来此福地?可是因我的来历?”

    老妇人和善一笑:“不管你是何来历,你都勿需担心我这个老太婆。放心,我对你并无恶意。你呀,且待在我这里,等不再那么‘无知’了,再出去闯荡吧。”

    常威却不相信,世上会有无缘无故的善意。尤其这老妇人,还猜出了他的来历。

    因此他并未被老妇人表现出来的善意打动,仍固执地问道:“老人家,您究竟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得到什么?”老妇人昏黄老眼看着常威,眼神一阵恍惚:“是啊,我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呢?你虽然好像……但……你是天外来客,不是他啊!”

    常威眉锋一扬:“他?”

    老妇人口中的“他”,是她的丈夫?兄弟?还是儿子、孙儿?

    老妇人却并未回答,只是自失一笑,摇了摇头:“没什么。随我来吧。”

    说着,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常威心中满是疑惑,对这老妇人的用意一头雾水。

    但这老妇人看破他来历,又知道许多秘辛,且随口就能道出南华、左慈这些修行人的名讳,并且知道他们也是在“福地”中修行,显然与那两位真正求长生的修士有所交流。

    常威初至此世界,有许多不解,且老妇人所言无错,他这情况,并不适合与外界之人接触。即使想去西域,亲自一探那令他疑虑重重的“天外神山”,也得把基本情况搞清楚了,解决掉煞气侵蚀的问题再说。

    因此他思忖一阵,终于还是跟了上去——这老妇人都不怕他反客为主,夺取“福地”,他又何必患得患失,瞻前顾后?

    若真不怀好意,他的护道神通也不是吃素的!

    随老妇人进了院子,老妇人将他带进主屋客厅里坐下,又去了厅外烧水煮茶。

    见老妇人蹲在雨檐下的小炉前,拿着火石打火,常威不禁笑问:“老人家,你既居于福地,又似与南华、左慈那两位修士熟悉,难道连虚空生火的神通都不会吗?怎还需用火石打火?”

    老妇人一边啪哒啪哒地敲着火石,一边缓缓说道:“吾等居于福地,虽能不受煞气侵蚀,但一旦动用神通,则煞气必生感应,于冥冥之中,循机侵蚀元神。便是躲在福地里,也避不开煞气侵蚀。所以呀,想要长生,就得少用神通,最好不用神通……”

    常威摇头叹道:“连神通都不能用,你们这长生,可真有些憋屈。”

    老妇人亦是深深一叹:“是啊,确实有些憋屈。不过……若是能羽化登仙,脱离这方天地,或许会好一些?”

    常威似笑非笑:“哦?这就是老人家引我来此的用意?想从我身上,找到登天之梯?”

    老妇人却是缓缓摇首:“脱离这方天地,是南华他们的想法。至于老身自己……心愿未了,便有登天之梯摆在眼前,老身也不会多看一眼。”

    常威试探问:“不知老人家有何心愿?”

    老妇人干涩一笑,道:“告诉你了,你能帮老身了结心愿吗?”

    “未必。”常威坦然道:“我与老人家素不相识,虽承蒙老人家好心替我解惑,还将我引来这可自由呼吸的‘福地’,但对您的用意,我始终心存疑虑。而连您这位修行者,都无法达成的心愿,我想,我未必愿意全力帮忙,更未必能办到。”

    老妇人点点头:“说的有理。你这人,倒也坦荡。”

    于是常威也不再多问,说起了另外的事情:“老人家,武者以煞气炼体的武道法门,以及方术之士的神通本领,都是自悟的?”

    此方世界,原本并无超凡能力,天外神山降临之后,煞气弥漫天地,方才出现超凡之力、神通之士。

    既如此,那无论是煞气武道,还是煞气神通,显然都不会是得前人传授,必有一批开启了煞气修炼之道的先行者。

    然而老妇人的回答,颇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倒也并非全由自悟。事实上,方今天下,广为流传的煞气武道、煞气神通,乃至修长生的法门,倒有一大半,都是自‘无字天书’中悟出。”

    “无字天书?”常威愕然:“那是什么?”

    老妇人娓娓道来:“当年天外神山降世之时,还有一张残卷,随之从天而降。降至半空,残卷爆裂,化为万千碎片,散落于中土各地。一些人机缘巧合,当场得到了残卷碎片。一些人运气不错,也意外于山野草泽之中,捡到了残卷碎片。

    “虽残卷碎片空无一字,但时常观摩残卷碎片,便有可能得到某种玄机启发,自行开悟出种种神奇法门。或是煞气炼体的武道,或是煞气催动的神通之术,每一片残卷碎片,启发开悟所得,都不尽相同。

    “有的是厉害至极的煞气武道,有的却不过是极普通的炼体之法。有的是威力巨大的雷霆神通,有的却只是能召来一场小雨,持续不到一刻,范围不足半亩……

    “总之,煞气武道和煞气神通,便因那残卷碎片,在天下流传开来。因残卷无字,却能启发开悟,授人非凡之能,宛若‘天授’,故世人便将那残卷称为‘无字天书’。

    “光武皇帝复兴大汉后,下令搜集无字天书。一些追随光武皇帝的世家,为得圣眷,主动将他们收集的无字天书呈了上去——

    “世家之人脑子灵活,天书碎片降世之初,未明其功效时,便有许多世家,手段齐出,巧取豪夺,从机缘巧合得到残片的小民手中,将无字天书碎片收集到手。

    “因此无字天书,倒有大半被世家豪强所得,小民能保有者寥寥无几。这倒也方便了光武皇帝收集无字天书,一道旨意下去,便收集来许多天书残片。但还有一些世家,则选择隐瞒。

    “不过光武皇帝在此事上,态度十分坚决。且光武皇帝少年时,在天书碎片从天而降那一日,直接得到了一份碎片主动投怀,从中悟出了召唤殒星、洪水的大神通,且还能炼出四种‘天兵’,即使世家势大,除非联合,否则亦无力抗衡光武皇帝。

    “在光武皇帝恩威并施之下,无字天书终于被光武皇帝集齐大半,后又经朝廷百多年不断收集,无字天书便有大半落入朝廷掌控,只极少部分的碎片,尚在民间隐蔽流传。

    “不过,自十七年前,董贼火烧洛阳,迁都长安,朝廷掌握的无字天书,便不知所踪,至今下落不明……”

    常威听得津津有味,只觉这简直就跟玄幻故事一样,听到最后,不禁问道:“既朝廷掌握了大半的无字天书,大汉朝廷又怎衰弱下来,被外戚、宦官轮流秉政?又怎会被黄巾起事撼动根基?”

    老妇人道:“无字天书,本身并没有力量,只会予人启发,令人悟出掌握力量的法门。而那种种法门,其实早在光武皇帝下令收集无字天书之前,就已经流传天下。便是将无字天书收回,亦禁绝不了煞气武道、煞气神通。

    “朝廷强盛时,还可压制世家豪强的野心。可当朝廷衰落之后,便再也压制不住本就掌握着力量与财富的世家豪强了。”

    至于朝廷为何会衰落,老妇人并没有说出来,常威则是心知肚明——王朝周期律嘛。便是这有着超凡力量的世界,只要超凡力量没有强大至能让所有人都吃上饱饭,那就必然出现问题。

    而煞气神通的弊端,也必然导致不会有任何人,将煞气神通用来解决农业生产中遇到的困难——煞气神通是可以呼风唤雨,但神通越是厉害,寿命越是短暂。

    又有谁,愿意消耗自己的寿命,来呼风唤雨、裂地开渠,替农民解决灌溉问题,乃至在灾年时缓解旱情,帮助增加粮食产量呢?

    再者“煞气”这个词,一听就是偏重破坏。煞气神通召来的雨水,说不定根本就没有滋润作物的能力,反会令作物死亡。

    随意发散了一阵思维,常威笑问:“老人家不是说,民间还有极少数无字天书碎片流传么?那您身为住福地的长生修士,不知有没有收藏一二?”

    老妇人露齿一笑:“老身确有一片无字天书,你……想看么?”

    【求勒个票~!推荐票,月票,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