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204,弑鬼神!我的大王啊!【求月票!】
    “年轻人,你究竟悟出了什么?”

    老妇人眼巴巴地瞧着常威,昏黄眼眸之中,满是期待与迫切。

    常威坦然相告:“只悟出了一式杀招。”

    封神榜残破碎裂,碎片之中残留的神灵信息,一直在随时光流逝而不断消散。王莽篡汉至今已有二百年,两百年光阴冲刷之下,封神榜碎片中的神灵信息,已然所剩无几。

    因此即便常威悟性超凡,亦只能从“天喜星”纣王残留的信息中,悟出仅仅一式的杀招。

    不过以常威感悟,此“杀招”虽只一式,但威力巨大,并不比他学自长生诀的护道神通“翻天印”逊色。且以此杀招为根本,足可推衍出一整套的强横战技。

    “一式杀招?”老妇人两眼紧盯着常威,声音隐有震颤:“是什么?”

    常威注意到,老妇人说话时,不仅声音在震颤,便连矮小佝偻的身子,都在微微颤抖。那紧握着拐杖的枯瘦手掌,更是青筋毕露,指节发白。

    老妇人激动之情不加掩饰,眼神更是充满着灼热的期待。

    可令常威奇怪的是,他并未从她身上,感受到一丝“贪得”之意,更不曾觉察半点恶意。

    略一沉吟,常威决定相信自己的灵觉,坦然道:“此杀招,乃兵器战技,可用刀枪剑鞭等任意武器施展,但以长枪大戟之类的长兵器施展为最佳。此杀招最厉害的是,不仅可用于凡俗间的战斗,更拥有弑杀鬼神的威能。等闲鬼怪妖魔,亦难当此招一击。”

    “兵器杀招,长枪大戟……弑杀鬼神?!”老妇人浑身一震,眼中竟淌下泪来,她定定地看着常威,目光灼热,又饱含悲戚,颤声道:“是你吗?果然是你吗?”

    “?”常威莫明其妙:“老人家,您说什么?”

    “你……”

    老妇人嘴唇颤抖两下,忽背过身去,低下头,肩头不断颤动着,口鼻之中,不断发出压抑的呜咽声。

    常威满头雾水地看着老妇人,不明白她这究竟是个什么反应。

    过了好一阵,老妇人方才抬袖擦去脸上的泪水,回过头来,勉强一笑:“不好意思啊年轻人,是老身失态了。你莫往心里去,就当老身睹物思人……难以自抑吧。”

    “睹物思人么?看来这块封神榜碎片,是她极亲近之人的遗物……”常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刨根问底地探究,稍作犹豫后,问道:“老人家,不知这块碎片……”

    还没等他说完,老妇人便像知道了他的想法,笑着打断他:“此天书碎片既与你有缘,你若想要,便留着吧。”

    “……”常威微微一怔,并未多说什么,只道:“老人家厚赐,常威日后必有所报。”心中暗自决定,若这老妇人恳请他带她离开这方无益长生的天地,他离开时,自会出手帮忙。

    本来,他对这老妇人神神秘秘的作派,是很有些警惕的。毕竟,她连姓名都未曾告诉他。

    不过,便连他先前神思恍惚、意识空白,对身周一切失去感应时,老妇人都未曾出手偷袭,已然展现出了足够的诚意与善意。

    既老妇人确实对自己并无恶意,此时又慷慨赠予“天书碎片”,那么尽管她仍未表明身份,常威也是要投桃报李,回报一番。

    “呵,老身赠你天书碎片,可不是贪图你的回报。”老妇人笑着,眼中又隐隐闪烁起泪光,她抹了抹眼角,返身往厅外走去:“水烧好啦……”

    将煮好的茶水给常威端来,她又笑着说道:“你且安坐饮茶,我再去杀一只鸡,做几个好菜。”

    看着老妇人出去的背影,常威感觉,她似乎比先前多了些活力。虽身形还是佝偻矮小,但步履显得轻快了许多。

    拿起茶杯,听着从后院传来的慌乱鸡鸣声,常威浅饮一口茶水,细品之下,并未有煞气侵蚀之感,看来这福地之中的饮水、食材亦皆无害,当下放心地一饮而尽。

    放下茶杯,仔细回想着荒村见面后,老妇人的一言一行,他心中不禁琢磨:

    “老妇人初见我时,反应就有些古怪。她为我解惑,将我引来此处,绝不是因为看出我来自‘天外’,想要从我身上得到‘登天之梯’!

    “所以,她待我如此友善,莫不是因为我酷似她某位已逝的至亲?就是留下这块封神榜碎片的那一位?而听我解说感悟出的杀招特性之后,她的反应更是激动,甚至泣不成声……莫非,她那位逝去的至亲,也曾感悟出同样的杀招?”

    一念至此,常威感觉,此事未免太过巧合了一些。

    如果说只是感悟的话,常威相信,以自己那由“神秘金光”赋予的超凡悟性,无论是哪一片封神榜碎片,只要里面的神灵信息还未彻底消散,那么不管是否“相性”相符,自己也一定能获得感悟。

    所以感悟出天喜星纣王的杀招,完全是因他来历非凡,与“天庭”有关,可“居高临下”地破解出同样与天庭相关的封神榜碎片,并不能算是“有缘”。

    但若真的相貌酷似,就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了。

    “别不是我真的与这老妇人有缘吧?”

    常威摸着下巴上刚长出来的一层胡茬,暗道:“缘份这东西说不清楚,不过以‘南天门’的层次,在将我投放至此世界时,循冥冥之中的机缘,令我降临在某个‘有缘’的人附近,倒也算是符合逻辑……”

    思忖一阵,感觉这对自己并不是什么坏事,最多以后报答老妇人一番,若她“心愿”不违自己本心,便尽可能帮她完成;若她想要离开此方天地,追寻长生之道,自己便带她离去。

    总之不会辜负了她这一番好心与善意。

    “就是不知道,我长得像她哪位至亲。唔,以她年纪,莫不是她的儿子或是孙子?呵呵,总不会是丈夫吧?”

    胡乱琢磨了一阵,常威摇摇头,散去思绪,一边安坐喝茶,一边参悟着那一记杀招,试着将之推衍成一整套战技。

    杀招不可轻用。

    尤其是这等可弑杀妖魔鬼神,威力巨大的杀招,一旦施展,消耗的可不止是体力与真气,神念亦会大幅消耗,多出几招,就要精神空乏,累及元神,使元神出现反噬受伤的可能。

    所以这等威力巨大的杀招,只能当作杀手锏,关键时刻再来施展。或是如常威对战三大宗师时一般,以杀招先声夺人,立威震慑。

    正常情况下,还是得使用常规战技。

    而纣王的这记杀招,妙就妙在可以之为根本,推衍出成体系的一套战技,且只要把握住核心理念,不拘刀枪剑鞭,任意兵器的战技招式,都可以之推衍出来。

    当然,杀招本身用长枪战戟,更能发挥威力。以之推衍整套战技,自然也是推衍长枪大戟的招式为最佳。

    常威潜心参悟推衍,时间不觉过去。天擦黑时,老妇人已备好了饭菜,一一端来厅中,摆到桌上。

    “吃饭啦!”

    她笑吟吟地招呼常威上桌,常威起身过去,正要坐到客座上,老妇人却拦住他,示意他坐主座。

    “这如何使得?”常威连忙推辞:“我可是客人,这不合礼仪。”

    老妇人却甚是执拗,根本不理他推辞,硬拉着他在主座坐下。之后又为他布设碗筷,还亲自为他斟酒。

    吃饭时,老妇人几乎没怎么动筷子,只笑看着他,还频频为他夹菜。

    “饭菜可还合口味?……多吃些肉。你身量大,气血旺,肉食可不能少啦!……来,再喝一杯吧……可惜此地简陋,没有宴乐歌舞……”

    老妇人的殷勤令常威很有些不习惯,而她笑看着常威吃菜喝酒时,那眼神温柔地,更令常威心中古怪。

    于是他不敢耽搁,风卷残云一般,以最快的速度结束了这顿晚饭。

    吃罢晚饭,老妇人一边收拾餐具,一边说道:“今晚你便宿在东厢,房间我已收拾好啦!待收拾了碗筷,我便给你烧水沐浴……”

    老妇人如此殷勤周到,让常威大感吃不消:“不必。我习惯了冷水沐浴,待会儿自去溪边洗浴便是。”

    顿了顿,他又问:“对了,老人家,您可知道,哪里还有更多的天书碎片么?”

    老妇人道:“南华真人与左慈真人手上,各有几份。其余天书碎片,我却也不知去向。朝廷收集的天书碎片,自洛阳大火后便不知所踪。不过……

    “当年孙坚进洛阳,在被大火焚毁的洛阳城中,寻到了传国玉玺。因此朝廷的天书碎片,很有可能,被江东孙氏秘密收藏了起来。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究竟是否如此,无人知晓。”

    “江东孙氏么?”常威缓缓颔首,暗道:“不管是否属实,既有线索,自然得去找一找。唔,南华真人与左慈手上的天书碎片,或可与他们做一番交易……”

    南华与左慈都是想长生的真修士,但此方天地,煞气弥漫,不利长生,即使有福地抵御煞气,修行也必然极为艰难。

    常威可承诺将他们带离此方天地,以此换取封神榜碎片。

    之后,常威去了院子里散步消食,又找了根木棍,演练推衍的战技。

    在他练招时,老妇人搬了把小凳子,坐在雨檐下,目不转睛地笑看着他。

    常威练了一个时辰,老妇人便静静观看了一个时辰。

    直到他练完,老妇人才起身笑道:“时辰不早了,老身先去睡啦,你也早点歇息吧。”

    常威点点头,目送老妇人进了主屋,之后便去老妇人为他准备的东厢里转了一圈。

    床榻很大,以他身材,也能伸展四肢,睡得舒适。榻上的被褥,亦是崭新的织锦绣花被,看得出来老妇人的用心。

    摸了摸那绣满各色牡丹的锦被,常威无奈摇头:“别不是真拿我当她那位逝去的亲人了吧……算了,我反正也没有亲人,她若真心待我,我视她为亲又何妨?”

    看过房间,常威拿起放在床头柜子上,同样崭新的木盆、布巾,出了小院,去到院前的小溪边,脱得赤条条的站到溪水中,用木盆舀水,哗哗冲起澡来。

    正冲得畅快时,忽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常威循声看去,就见一只通体雪白,浑无一丝杂毛的小兽,迈着轻盈优雅的步伐,来到了小溪边。

    它先在上游喝了几口水,然后跳上一块青石,在石上卧下,毛茸茸的大尾巴覆上身子,红宝石般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瞧着常威。

    “原来是只小狐狸。”

    仔细打量几眼,常威认出来那是一只小白狐,笑着摇了摇头,舀起一盆水,作势要泼它:“去去去,看什么看?男人洗澡,有什么好看的?”

    小白狐却未惊慌,晶亮通红的双瞳中,浮出一抹极人性化的笑意。

    常威甚至感觉,小白狐眼中的笑意,竟还有几分柔媚之意。

    “啧,难怪都说狐狸精……这小狐狸长得,还真是又萌又媚啊!”

    常威没有当真泼那小白狐,将水盆举过头顶,又给自己冲了一盆:“这小白狐颇有几分灵性,唔,是福地的缘故么?若长年居住在福地之中,不知道会不会真修炼成妖怪……”

    即便小狐狸颇有灵性,也终究是兽不是人,被它巴巴地瞧着自己洗澡,常威也不会当真感觉不自在。在它注视下麻利地洗完了澡,蒸干水份,穿上衣服,冲小狐狸摆了摆手:“回去睡觉了,你也回去吧,晚上在外面溜哒,当心被狼叼了去。”

    说完也没等小白狐反应,径直向着小院走去。

    小白狐目送常威背影走远,直到看着他走回小院,方才悠悠然坐起,仰起脑袋,对着天上明月,做起了某种奇妙的动作,看上去,好像是在祷拜月亮一般……

    接下来的几天,常威便在这福地之中,参悟推衍纣王杀招,同时向老妇人讨教一些世间常识,又向她请教外出之后,如何避免煞气侵蚀,又不被其他人看出端倪。

    老妇人毫不推诿,但有所请,无所不教。不仅悉心教导于他,每日里一日三餐,也是精心烹饪,殷勤招待。

    而每当他练武之时,老妇人总会搬个小凳子,坐在雨檐下看着他。从开始,一直看到结束。

    那小白狐,也是每晚必至。每天晚上,常威在溪边冲澡时,小白狐总会不知从何而来,迈着轻盈优雅的小碎步,跳到溪畔大青石上看他。

    常威有时开玩笑,说那小白狐“好色”,小白狐眼中便会流露出人性化的“柔媚”笑意,搞得常威有时候忍不住怀疑,这小狐狸别不是真的“好色”吧?否则为何每天晚上都要来看他洗澡?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半个月后的傍晚,吃晚饭时,常威终于开口向老妇人请辞:“老人家,明天一早,我便要离开了。您可有什么要交待的?”

    他这是在暗示,老妇人若有什么事情要做,便可交托给他代劳。

    可老妇人像是没有听出来一般,微微一怔,眼里流露出一抹不舍之意,跟着又絮絮叨叨叮嘱了他不少注意事项,之后又颤巍巍地起身,回她自己房中抱了一只酒坛回来。

    “这坛酒,是我亲自酿的,陈了好些年啦!原本与他说好,他得胜归来时,与他痛饮庆功酒,可没有想到……”

    说话间,她轻轻拍开泥封,一股酒香,便自坛口弥漫出来。

    酒香并不浓郁,颇显清淡,隐有桂花香味。但倒在杯中,轻轻一嗅之下,便只觉仿佛倘佯桂花林中,被那令人通体舒泰的幽幽桂香簇拥包围。

    酒未入喉,便已隐有几分醺然。

    “来,我们干一杯。”老妇人亦给自己斟了杯酒,与常威酒杯轻轻一碰,仰首一饮而尽。

    常威亦满饮了此杯。初时还未觉什么,可不消片刻,便觉眼前眩晕起来,竟出现了醉酒的迹象。

    “这是什么酒?怎如此厉害?明明喝起来香甜可口,度数不高的!”

    常威心中暗惊,试图运气催散酒意。可不运气还好,一开始运气,酒意竟随真气游遍全身,令他醉意更浓,眼前发花,身子都开始微微摇晃起来。

    他原以为,这是老妇人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想要害他了。

    可奇怪的是,虽脑子有些眩晕,身子有些发抖发软,真气却并未受到任何禁制,反在酒意催发之下,运转得越发快速顺畅,且在这过程中,变得更加凝炼精纯。

    他现在确是头脑发晕,视野摇晃,身体发软,可当真动起手来,凭那被酒意催发地运转更速,且变得更加凝炼精纯的真气,他若发动杀招,绝对会爆发出比以往更加强劲的威力!

    “究竟什么情况?”

    常威有些不解,醉眼朦胧地看向老妇人,却发现老妇人眼中也出现了几分醉意。

    她呵呵笑着,露出一口与她佝偻身材、枯瘦面貌极不相搭的雪白牙齿,说道:“大王,将军,您有多少年没有饮酒啦?怎这就不胜酒力啦?”

    “这!”常威蓦地一惊,因他发现,老妇人的声音,浑不似之前那般苍老难听,而是变得宛若少女一般,清脆宛转,娇嫩欲滴!

    “我的大王啊,我的将军啊……妾身等了这些年,终于,又一次等来了您呢。”

    说话间,老妇人佝偻的腰背缓缓站直,眉心绽开一条裂痕,那裂痕向下蔓延,越来越长,转眼之间,就自她眉心,一直蔓延至脐下。

    接着,一双十指修长纤细、手掌晶莹柔嫩的雪白玉手,便自她胸口裂痕中突了出来,继而又扒住裂痕两边,左右一分。

    嗤拉!

    像是撕破一层外衣,扯下一层“画皮”般,“老妇人”的外皮,蓦地分作两片,轻飘飘落下!

    【本章五千字,今天三更有一万两千多字,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