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205,妖精,又要害人么!【求月票!】
    “画皮”撕裂,一分为二,一道修长婀娜的身影,出现在目瞪口呆的常威面前。

    这是一位似将天地之间,一切关于“美好”的词汇,集于一身的女子。

    她灵秀天成,气质清澈,宛若自然造化的仙灵,似不沾丝毫红尘烟火气。

    可她眼神,清澈之中,又隐含妖媚,似诱人堕落的妖精。

    她樱唇粉润,微微嘟起,似欲语还羞,纯真青涩,偏唇角微翘,嫣然一笑间,又满是令人疯狂的媚惑。

    她如瀑青丝直垂腰际,两鬓秀发自双肩倾下,掩住她高耸的胸脯。

    可她身上不着寸缕,除胸脯被秀发勉强掩住,其余部位,尽皆坦坦荡荡,赤呈于常威眼前。

    常威觉得有些眼晕。

    这既像仙灵又像妖精,即清澈纯真又媚惑堕落的女子,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皆洁白如雪,晶莹如玉,甚至在窗口投进的月光映照下,闪烁着动人的光晕,散发着令人眩晕的魅力。

    女子明眸迷离,与常威对视着,忽抬起右手,樱唇微张,轻轻咬住指尖。

    呵……

    令人心旌动荡的轻笑声中,女子迈动修长美腿,摇曳纤腰美臀,缓缓行至常威面前。

    行走之间,自有无限风情,万般美好。

    “大王……”

    女子娇声唤着,走到常威面前,将身一侧,侧坐到了他腿上。

    她右臂舒展,勾住常威脖颈。小腿轻晃着,一只雪白晶莹、柔若无骨的无瑕玉足,柔柔蹭着常威的小腿肚。

    这个坐姿,令她秀发的遮掩失去了作用,一切美好,被常威尽收眼底。

    而在这过程中,向来极有定力的常威,居然全程无作为!

    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拒绝这女子,哪怕她真是妖精,他也不想拒绝她靠近!

    这令常威对自己的定力,产生了严重怀疑。不过更值得怀疑的,是他方才喝下的那杯“桂花酒”。

    “你给我喝的,究竟是什么酒?你在酒里,加了什么东西?”

    “那可是大王你从前最爱喝,妾身亲酿的桂花酒呢。这酒呀,好处多多,强壮筋骨,补益元气,纯化功力,却唯有一桩坏处。”

    “什么坏处?”

    “坏处就是……喝了这酒,大王便抵挡不得妾身。嘻,这可是妾身固宠的绝活儿哟!”

    “你这,妖女!”

    常威口中如此说着,手指却抚过她水滴状的可爱肚脐,握住了她柔软纤细的腰肢。

    “是啊,妾身是妖女,坏了大王江山,所以妾身便是永墮轮回,也要生生世世等待大王,追随大王,为我所作所为赎罪……大王啊,你若气我,恨我,便狠狠地责罚我吧。无论你怎样责罚,打也好,骂也好,便是杀了妾身,也都是妾身该着的……来世,还要来寻大王。”

    “这……我必须说明,姑娘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大王。本座行事堂堂正正,睡女人也要睡得光明磊落,不想占你这种便宜……”

    常威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每一颗细胞都在咆哮,每一滴血都在沸腾,每一条肌肉都在膨胀,要爆发出力量,狠狠攻击这个女人。

    但他还是谨守着最后一丝清明,不愿占这种莫明其妙的便宜——本座睡女人,需要借用别人的身份么?

    “不,妾身不会认错的。你就是他,无论身形、相貌,都与他几乎一模一样。若只是形貌相似也就罢了,可你偏还悟出了他的杀招。大王啊,你知道吗,在你之前,这块封神榜碎片辗转多人之手,却只有一人能悟出那‘弑鬼神’的杀招呢……”

    “封神榜碎片?你知道这是封神榜碎片?”

    “当然知道。若非如此,妾身又为何会托身这方天地?正因大王真灵,落到了这方天地,妾身才会循冥冥之中的因缘,托生于此呢——这难道不也是大王你的意愿吗?你呀,曾经可是掌管婚嫁的星神呢……”

    “不对,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是天外来客……”

    “这一世是天外来客,但你与妾身的缘份斩不断的。否则你为何会降临此方天地?又为何刚到不久,便被妾身找到?”

    “这一世?难道我还有上一世?”

    “当然。大王上一世呀,也从这块封神榜碎片当中,悟出了曾经的杀招,闯下了赫赫威名。可惜大王的上一世,比大王封神之前还要不像话,刚愎自负、骄横自大、目中无人,结果树敌无数,举世皆敌,又没落得个好下场……当然,妾身也有责任,若非妾身蛊惑,大王上一世,又岂会那般刚愎自用,沉迷享乐,不听忠言?”

    “所以……你居然还在害人?”

    “妾身不想的……可这是妾身的本性,妾身自己降不住呢。为了对抗这害人的本性,妾身甚至自封于干枯瘦小的老妪画皮之中,局促四肢,终年不得伸展,无有味觉、嗅觉、触觉,眼中所见,也尽是黑白与灰,不辩五色……

    “此刑甚苦,妾身饱受煎熬。可与又一次害死大王的内疚自责相比,这点煎熬苦楚,又算得了什么?所幸天可怜见,又一次将大王送到了妾身面前……”

    “你这也算是自作自受吧。”说话之间,常威的手掌,已不自觉地在女子胸腹之间缓缓摩挲,品那软玉温香。

    “是啊,妖性难移,自作自受。可苍天终是待我不薄。”

    “你说那个上一世,究竟是谁?”

    “自是人中吕布。”

    “……”常威无语,良久方道:“所以,你是貂蝉?”

    所以她才会管曹操叫曹贼,管刘备叫大耳贼,因为吕布正是死于曹操之手,刘备非但没有求情,反而提醒曹操,吕布反复无常,不可能驯化。

    而在策反吕布,诛杀董卓一事中,她曾对汉室有大功。以她的资历,自然可以叫孙权一声“碧眼小儿”。

    “妾身此世为貂蝉。曾经,叫做妲己呢。”

    “那我还真是了不起啊!”常威嘿地一笑:“上一世是吕布,上上世是纣王,还做过天喜星神……嘿,了不起!”说罢,把脸一板,沉声道:“但我就是我,我是常威,天下第一的常威,自在天魔常威,不是任何其他人!”

    再说时间也不对啊!

    吕布死于九年之前,而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此方世界的九年之前,不过是现实世界的九天之前而已——除非“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时间对比,只在常威降临之后才生效,在此之前,各是各的,并无关联,否则吕布绝无可能是常威上一世。

    “是是是,大王不是任何其他人,大王是常威……嘻,大王还是如曾经那般骄傲呢。”

    既是貂蝉,又曾是妲己的妖女,柔软手掌钻进常威腰带,轻轻一握,吃吃笑道:“现在,便让妾身好生服侍你吧……”

    被她软玉般的沁凉玉手一握,常威再也无法忍受——或真如她所说,只要喝下了她亲酿的桂花酒,便抵挡不住她的魅力,总之常威最后一丝清明亦荡然无存,猛地起身,将她打横抱起,往卧室行去……

    自炼体大成之后,常威只在祝玉妍身上尽兴过。独孤凤也好,黄蓉也罢,皆承受不住他的体魄。

    而今天,常威又尽兴了一回。

    貂蝉—妲己看似娇柔若水,娇嫩似花,仿佛不堪摧折,实则无论体力、耐力还是韧性,皆不在祝玉妍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与她合欢,自不必小心翼翼。

    狂风暴雨般的抵死缠绵之后,常威酒意消退一些,拥着女子娇躯,缓缓道:“我长得究竟像哪一个?帝辛还是吕布?”

    “自是像大王。”女子声音糯糯的,带着点鼻音,像是哭过一般,“若像吕布,糜夫人怕早就吓个半死了。大王您的上一世呀,可是俘虏过糜夫人,还设宴款待过她的。”

    兴平二年,刘备据徐州,接纳落魄投奔他的吕布。吕布受袁术利诱,趁刘备与袁术交兵对峙时,偷袭下邳,击败张飞,俘虏刘备妻妾及部属家小。

    后来吕布虽然把刘备妻妾,及刘备部属的家小都还了回去,并且将小沛给刘备驻扎,但这忘恩负义、夺人基业的背刺行为,也令刘备这最后一个对他心怀善意的军阀,从此对他彻底绝望,并将仇恨深埋心底,直至曹操征伐吕布,方才爆发出来。

    吕布强归强,几次搞得曹老板很被动,甚至曾经差点要了曹老板小命,但这种反复无常、忘恩负义的举动,令常威甚是不齿,坚决不认为自己会跟吕布有啥关系。

    所以,听女子说自己长得是像帝辛,常威心里面还是很有些欣慰的。

    因为帝辛虽然也丢了江山,但人家是人皇,就算败了江山,自焚身亡,也能做个星神。这逼格,比起吕布不知道高到了哪里。

    欣慰之余,常威又问:“我该如何称呼你?”

    女子娇声道:“苏妲己或是貂蝉,随大王喜欢呢。”

    “貂蝉,妲己,唔,都好听啊。那我就想叫貂蝉的时候呢,叫你貂蝉。想叫妲己的时候呢,叫你妲己。”

    “一切都随大王喜欢呢。”

    “说起来,我这段时日,晚上洗澡时,总会遇到一只小狐狸,那不会就是你吧?”

    “那是妾身的阴神,见不得阳光,怕火怕雷,只能晚上出来拜月修炼呢。”

    常威道:“我说怎么每次都色迷迷盯着我洗澡,原来是你!不过,你居然都修炼到出阴神了?”

    炼气化神这个大阶段,修炼至一定境界,便可元神出窍。刚开始出窍的元神,只能算是阴神,阴气太重,如鬼魂一般,畏光畏火畏风畏雷,白日不能出行。

    需炼去阴气,修至纯阳境界,方可白日显形,不畏风火雷电。

    而元神修至纯阳境界,基本就能算是真仙预备役了。

    常威但是没有想到,这位看起来很好推倒的苏妲己姑娘,居然修炼到了出阴神的境界。

    妲己娇笑道:“妾身前世乃是阳神大妖呢。以妾身前世的威能呀,便想灭尽这方天地万类众生,亦只是稍微多费些手脚而已。虽死过一次,元神溃散,只余一缕残魂,又被封印许久,方得以脱离封印,托生此世,但以妾身前世的底子,转世重修,亦比普通修士要快上许多。”

    常威道:“你既转世为人,为何还要修出一只小狐狸元神?”

    妲己道:“因为妾身妖性难改呀……不但元神是小白狐,妾身还能变化出狐尾……大王想看吗?”

    还没等常威回答,一条通体雪白,无一丝杂毛的茸茸狐尾,便搭上了常威小腹,与妲己那白皙柔软的纤纤玉足一起,在他肚皮上轻轻摩蹭,撩来撩去。

    这一撩,顿时令常威本就没有彻底消退的酒意,再度卷土重来,一个翻身坐起,将妲己摆成“失意体前屈”,大手抓住她那丝缎般光滑的雪白狐尾,笑道:“狐尾不错,狐耳何在?”

    “?”妲己回过头,先不解地眨了眨眼,但与常威眼神一对,天生的狐媚妖性,便瞬间明白了他的想法,嫣然一笑间,耳朵变成了两只雪白狐耳,俏立在秀发之间。

    “哈,哈哈,狐妖之媚,竟至于此,难怪从此君王不早朝!”

    常威感慨一声,又掀战火。

    这一晚,常威估摸着,自己与妲己大概直到凌晨四点左右才睡下,不过他还是在天蒙蒙亮时,便醒了过来。

    刚要起身,妲己修长美腿便压到他腿上,腻声道:“大王……再睡会儿嘛。”

    “再睡,本座就要变成冢中枯骨了。”

    常威酒意消退,定力与抵抗力已然恢复。虽妲己风情倾世,每一寸娇躯,都能令人沉迷至难以自拔,但他还是凭惊人的毅力,将妲己美腿从自己身上挪开,跳下床穿起了衣服。

    妲己侧卧榻上,一腿伸长,一腿微蜷,玉手托腮,雪白狐尾缠在自己腿上,星眸迷离地瞧着常威,道:“大王,你真忍心离开妾身吗?”

    “我可不想像帝辛,吕布一样,死到临头,还沉迷温柔乡中。”常威麻利地穿好衣裳,看了妲己一眼,道:“我这就走了。办完事情,再回来找你。”

    妲己吃吃笑道:“再来沉迷妾身这温柔乡吗?”

    常威嘿地一笑,自信道:“你不用那桂花酒,看我会不会沉迷。”

    妲己狐尾轻轻扫过自己胸脯,娇笑道:“大王这话说的,桂花酒也是妾身自己的本事呢。就跟大王的武功一样哦。”

    “妖精!小心遇上孙大圣!”

    常威是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摇了摇头,转身离去:“我走了,不用送!”

    头也不回地离开妲己香闺,又大步出了小院,循来路行去。出了幽谷,穿越密林,又走过那条迷宫般的山洞,来到绝壁之外。

    正要继续走时,常威忽心有所感,回首仰望,就见妲己一身大红宫装,俏立百丈峭壁之上,秀发随风飘扬,冲他招手而笑:“大王,等你哦!”

    “都说不用送了。”常威笑了笑,挥了挥手:“回去吧!”说罢,再次转身,大步离去。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