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210,巧计脱身,“神血”猜想【求月票!】
    思忖一阵,常威缓缓开口:“孔明呐,你说我装病如何?”

    “装病?”诸葛亮看了看常威雄壮身形,眼角微微一跳,道:“这个……先生如此健壮,又武功高强,装病的话,只怕不是很妥当吧?”

    常威正色道:“有何不妥?我常威是个读书人,不会武功,只是天生神力而已。可天生神力,并不代表不会生病吧?”

    “……”孔明无语。

    常威大手一摆:“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今天晚上开始生病,唔,对外宣称乘船来柴桑时,我在船头看风景吹了一整天冷风,不慎染了风寒。抵达柴桑后又水土不服,于是当晚突发疾病……”

    诸葛亮沉吟道:“可若是周都督前来探望……”

    常威道:“那就说我病情严重,且会传染,不见外客。周都督通情达理,必不至于强行探望。若派医官来为我看病,孔明你便从战船上的水手中,为我找个替身。”

    诸葛亮无奈道:“先生难道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高大雄壮么?亮平生所见之人,除关将军,便再也找不到似先生这般高大雄壮之人,连张将军与子龙将军,都比先生低了一点。船上水手,又如何能冒充得先生?”

    常威皱眉:“这……确是问题。那便这样,对外宣称说我发病之后,连夜坐船回夏口去了。如何?”

    诸葛亮思忖一阵,道:“此策倒是可行。可安排我们来时乘坐的战船,回夏口一趟再转回来。船上水兵都是关将军在荆州选练的,与江东毫无关系,不会走漏风声。”

    常威满意颔首:“那就拜托孔明了。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开始装病。”

    说罢,默运玄功,整个人的气息,瞬间变得仿佛风中残烛般微弱,脸色亦唰一下变得惨白,连嘴唇都失去了血色。

    他还运功调整面部肌肉,使脸上肌肉一下变得凹陷下去,又调整面部骨骼,令骨骼略略外凸。这一凹一凸的对比之下,顿时予人一种形销骨立的凄凉感。

    炼体大成之后,常威对身体的控制精确入微,连心跳都可以控制自如,这般调整外形,伪装病容,对他来说自是不费吹灰之力。

    调整好了,便问孔明:“怎样?我这像是病重吗?”

    孔明喃喃道:“何止病重?简直就是要当场去世啊!”

    顿了顿,他忽然脸色一变,神情惶恐,语气慌张地大喝一声:“快来人,常军师病倒啦!快来人呐!”

    说话间,给常威打了个眼色。

    常威微微一怔,调整了一下方向,动作略嫌僵硬地向孔明倒去。孔明顺势伸手想要接住他,却因他身体太重,孔明计算失误,没有接稳,结果让常威咚地一声,重重倒在了地板上。

    “抱歉抱歉……”

    孔明跪坐在常威身边,抓着他的胳膊,小声道歉一句,又换上鲜明生动的惶恐表情,大叫:“快来人,常军师病倒啦,快来人!”

    赵云正在里屋替孔明、常威收拾房间,听到孔明大叫,立马一个箭步冲了出来,见常威倒在地上,双眼紧闭,气息微弱,脸色惨白,形销骨立,一副马上要死的模样,顿时虎躯一震,急道:“常军师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突然如此病重?”

    孔明双眼含泪,看向赵云:“好像是水土不服。”

    “水土不服?怎会这么严重?”赵云感觉有点不对,但常威看上去确实病得极重,也顾不上细究,道一句:“我这便去请医官。”

    “且慢。”孔明抹了抹眼角,给赵云打了个眼色:“常军师这水土不服之症,怕要回到荆州,用家乡水土调养才能好转。呆在江东只会越来越严重。子龙你速去找驿馆长,请他安排马车,咱们赶紧将常军师送上船,命战船连夜送他回荆州。”

    赵云不知究竟,无法领会孔明这个眼神的深意。

    不过他有桩好处,便是执行命令坚决,永远不会多问为什么。此行既以孔明为主,那么赵云即便资历比孔明深,年纪比孔明大,亦会不打折扣地执行孔明的命令。

    当下抱拳应喏一声,大步流星出去,寻驿馆长要马车去了。

    不多时,驿馆长便带着几个驿卒进来,见常威一副要死的样子,也是大吃一惊,连忙带着驿卒,七手八脚地要去抬常威。

    “我来!”赵云见驿卒们手忙脚乱的样子,生怕他们把常威摔到地上,让他病上加伤,一把挥开驿卒,亲自抱起常威。

    常威炼体大成,肌肉、骨骼密度远超常人,体重怕是不会比合金骨架的金刚狼轻多少,一般人还真搬不起他。

    不过赵云亦是力大无穷的顶尖猛将,毫不费力就将他打横抱起,小心翼翼往外行去。

    将常威送上马车,赵云亲自赶车,诸葛亮则在车厢中照顾常威,两名驿卒骑马在前引导开路,往城门方向行去。

    此时曹操重兵压境,大战将起,柴桑已成江东军大本营,孙权亦在柴桑亲自坐镇,因此城中宵禁甚严,每时每刻都有全副武装的精锐巡逻。虽有驿卒开路,马车也要时不时停下来接受检查,速度甚是缓慢。

    行至半途,接到驿馆长通报的鲁肃飞马赶来,远远地就发声问道:“孔明,听说常军师病倒了?”

    孔明掀起窗帘,一脸悲戚地说道:“子敬兄,常军师病情严重,需即刻返回荆州调养。可城中宵禁甚严,前行甚是缓慢,还要有劳子敬兄代为开路啊。”

    鲁肃打马凑到马车跟前,透过车窗往里看去,果见常威一副风中残烛,随时可能咽气的模样,不禁大吃一惊:“常军师如此健壮,怎会突然发病,且病重至此?”

    孔明悲声道:“常军师是纯粹的读书人,不会武功,虽天生神力,看着形体健壮,实则并不像武将那般气血旺盛、百病不侵。今日来时,常军师贪看大江风景,在船头吹了整天冷风。抵达柴桑后,又水土不服,刚到驿馆没多久便病倒啦!”

    前面赶车的赵云听了,心里好生古怪:孔明先生和常军师在搞什么鬼?常军师不会武功?这一定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大的笑话!

    然而知道常威武功绝顶的,只有刘营的人,江东却是无人知道常威底细。

    因此鲁肃见常威确实一副气息奄奄模样,并未多作置疑,只心里嘀咕一句:“人不可貌相啊!想不到如此雄壮的常军师,内在竟如此柔弱……”

    摇头叹了口气,鲁肃打马行至队伍前面,拿出信印令符,在前开道。

    有鲁肃这位孙权面前的红人亲自开道,队伍前行速度顿时加快许多,不片刻便出了柴桑城,一路直趋码头。

    到了码头,赵云又亲自将常威抱至船上,安置进船舱之中。孔明则暗地里叫来船长,悄悄叮嘱了一番。

    等孔明、赵云下了船,战船便拔锚启航,驶离码头。

    诸葛亮、赵云、鲁肃站在码头上,目送战船远去。直到战船彻底没入夜色之中,诸葛亮方才长叹一声,喃喃道:“盼常军师此行一路平安,诸事顺遂。”

    赵云也配合地连连点头,说道:“常军师吉人天相,定会好起来的。”

    之后三人便返程回去,孔明、赵云自回驿馆歇息,鲁肃则去了周瑜处禀报此事。

    周瑜听闻此事后,也并未多说什么,只与鲁肃感慨了一番“人不可貌相”。

    此方天地,无论煞气武道还是煞气神通,都偏重破坏,除破坏之外,几乎没有其它用处。既不可用来探查他人的身体状况,亦不可用于治病疗伤。

    就好像有一门流传甚广,唤作“回春术”的神通,虽可以在战场上紧急恢复战将、士卒的体力,但并无疗伤功能,且事后会有严重后遗症。

    体魄强健的战将还好,事后只会虚弱一阵。体质一般的士卒,则很可能在事后彻底脱力而死。便是没死,也要大病一场,没一两个月好不了。

    所以常威是真病还是假病,别说鲁肃,即使周瑜亲自去探,也是看不出来的。而治病的话,江东这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毕竟神通治不了病,救不了人,杀人倒是挺方便。

    另一边。

    赵云已知常威病情有诈,但不晓得常威与诸葛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回驿馆后实在忍不住,试探着问诸葛亮:“孔明先生,常军师那是……”

    诸葛亮摇摇头,叹道:“常先生来历非凡,他要做什么,我等配合就是。”

    又目光炯炯地看着赵云,语气极是郑重地说道:“子龙将军,相信我,若能得到常先生认可,复兴炎汉的大业,或有成功之机!”

    刘备手下大将之中,赵云对诸葛亮最是佩服,素来信任他的眼光见识。

    此时见诸葛亮如此郑重其事,赵云亦不由严肃起来:“既如此,那云便不再多问了。孔明先生还请早些安歇,明日一早,便要去会孙权与江东诸臣了。”

    “嗯。子龙将军也早些歇息吧。”

    待赵云回房歇息后,诸葛亮亦去到自己房间,推开窗子,抬眼望着窗外明月,眼神深邃悠远,似看透了夜幕苍穹,看到了天地之外……

    战船驶离码头,驶入大江之后。

    常威又躺了一会儿,便翻身下床,拿起床头的一个包裹,换上一身惯穿的黑色劲装,便推开舱门走了出去。

    舱门外什么人都没有,长长的走道上,亦是空无一人。常威大步走过廊道,出了内舱,来到侧舷,一路不曾碰到一个水手,似乎早被人刻意撤走。

    常威满意地点点头,纵身跃入江水之中。

    他初次穿越至射雕世界时,就在“神秘金光”洗炼下,拥有了超凡水性。且身在水中之时,他体力格外充沛,简直像是天生的水中生灵一般。

    如今他炼体大成,身在水中时的“体力充沛”这个增益,对他已是可有可无。

    但令他颇为惊喜的是,当他一路下潜,至贴近江底之时,煞气竟然都不再侵蚀他,试着用皮肤汲取水中的氧气时,顺氧气涌入体内的,竟是纯粹的天地灵气!

    “所以,对我来说,深水之中,也是福地?想要修炼的话,即使不在福地之中,也只需找个水深足够的地方,便随时都可以?”

    这个发现,令常威不禁怀疑,他后颈的神秘金光,是否是一滴“真龙”之血——南天门上,不仅遍布斑驳伤痕,还沾染了淋漓血渍。门上血渍,既有已干枯变黑的“旧血”,亦有看上去十分新鲜,仿佛才刚刚淌出来的“鲜血”。

    所以常威心忖,他初次从南天门下经过时,被一滴从门上淌下的“神血”落到后颈,逻辑上绝对是说得通的。

    但是,龙在凡间虽然不凡,可在天庭之中,又算不得什么。

    便连四海龙王,都要在天帝面前俯首称臣。一些普通的小龙,要么是仙家的坐骑,要么为大神拉车,要么贴在柱子上充当壁画、装饰。稍有错处,天庭便是想杀就杀,想剐就剐。

    对了,“龙肝”似乎还是一道天帝宴客时的美味……

    “本座的逼格不可能那么低……唔,能在水中获得超强增益的,也不仅仅是龙。拥有水神之类的神职,如水德星君也可以啊……

    “能适应一切环境的七十二变,也是可以的嘛。说不定我不仅能在深水之中不受侵蚀,在高空,在火中,在飓风之中,在地底深处,都可以……唔,得找机会试一试。”

    常威一边思忖,一边贴着江底,向着下游游动。

    在极深的江底,他无须顾虑煞气侵蚀,可尽情发挥,一双脚掌,不断自足底穴窍中,喷射强横真劲,令他如同一枚鱼雷一般,以将近百公里的时速,在江底飞速潜行。

    这般高速之下,只一夜功夫,他便自柴桑顺流潜游至丹徒附近。在荒野无人处登上南岸,运功蒸干衣裳,想了想,又施展缩骨法,将体型缩小一圈,这才离开荒野,走上官道。

    找路遇的行人请教一番,问清了吴郡方向,常威又钻进荒野之中,一路往南,步行前往吴郡。

    虽离开深水之后,煞气又开始了无孔不入的侵蚀,令常威不能施展轻功,更不敢飞行,但只凭腿脚筋骨之力,他亦能以常人百米冲刺的速度,不间断地匀速前行。

    就这样于荒野之中狂奔了大半天,他终于在日落之前,抵达了吴郡吴县。

    他也未循正规渠道入城,一直在城外等到夜深人静,这才飞越城墙进入城中。

    吴郡吴县如今还是孙氏治所,经营多年,城池广阔,十分繁华。而吴夫人居所也很好找,城中坐北朝南,最为高大的建筑群,便是讨虏将军府了。

    常威一路潜行,避开宵禁卫兵,无声无息来到讨虏将军府附近,又潜伏等待一阵,摸清了外围巡卒规律之后,寻隙飞掠至城墙般坚固高大的围墙下,飞身跃入将军府中。

    之后,他便在府内花园之中,寻了座高大假山,躲进假山窟窿里,取出妲己赠他的那块封神榜碎片,握在掌中,一边小心翼翼对抗煞气侵蚀,一边将神念丝丝缕缕地注入碎片之中。

    他要激活碎片,以封神榜碎片同出一源的内在联系,感应定位可能被孙氏收藏的大部封神榜碎片。

    【今天三更又有一万多字,求订阅哦!顺便求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