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308,疗伤奇事,坑他飞升【求月票!】
    常威本打算先帮小白疗伤。

    但小白担忧小青伤势,说道:“我还清醒着,又有你送的疗伤丹药,可自行疗伤。小青伤势较重,又神智昏沉,法力散乱,便是给她喂了疗伤丹药,她也无法炼化吸收。你还是先帮她疗伤吧。”

    常威见小青肌肤发青,隐有霜气弥漫,身下的床垫甚至凝出了一层薄薄的白霜,知道小青伤情更紧迫些,便点了点头:“那好,我先帮小青。待帮她稳住了伤势,再来助你。”

    当下小白自去榻下打坐疗伤,常威则坐到榻上,将小青扶起,手掌按住了她背心。

    小青、小白这一门蛇妖的修行法门,乃是吸取太阴菁华。加上蛇妖本性阴寒,因此她俩法力,皆是纯阴属性。

    这等阴寒法力一旦散乱开来,身体便会受到反噬,血脉、肢体被不受控制的散乱法力渐渐侵蚀冻结。若不及时救治,即使没有被活活冻死,身体也会受到严重伤害,留下影响修行根基的隐患。

    小青此时的身体,已经冷的跟冰块一般。常威手掌按在她背上,只觉阵阵寒意透衣而出,连他都有掌心冰凉之感。

    “说起来,小白小青完好之时,体温也比常人低上许多,十分清凉,夏天抱着应该会很舒服……”

    常威心中暗忖着,将阴阳兼具,混成“太极”的真气,转化为纯阳属性,徐徐渡入小青体内。

    小青正自昏昏沉沉,浑身冰寒。恍惚间只觉似赤身裸体,走在冰天雪地之中,遭彻骨寒风不断吹拂,连骨髓都快要冻结。

    正冰寒难耐时,她忽觉一股暖流,自后心徐徐涌入,转眼之间,便驱散严寒,令她身子从里到外,都变得温暖起来。

    这温暖的感觉,比昨晚常威帮她取出“烈阳鳞”禁制时,还要舒适惬意。令仍在昏迷之中的小青,迷迷糊糊地发出一声酥软轻吟,娇躯更是微微颤抖起来。

    常威没去关注她的反应,只全神贯注地为她疗伤。

    纯阳真气运转之下,她身上的冰寒渐渐消散,散乱于经脉穴窍中的失控法力,亦被一一收拢,在常威真气带动下,缓缓运转起来,将淤积的经脉、穴窍一一冲开。

    半个时辰后,小青头上,冒出腾腾白汽,发青的肌肤,亦重新变得雪白粉嫩。

    见她伤势已经稳定,常威就待收手,去帮小白疗伤。

    可手掌刚刚撤离小青后背,小青便猛地往后一仰,后背顺势倒进他怀中,反手勾住他脖颈,闭着眼睛,红着脸蛋轻声说道:“别,我还没好利索呢……”

    常威呵呵一笑,道:“疗伤灵丹药效还在,既然已经醒了,便自己炼化药力疗伤吧。我先帮一下小白,她现在的情况没你好。”

    小青听他这么一说,方才颇为不舍地松开手,坐直了身子,说道:“那你快去帮小白吧。”

    常威起身下榻,又坐到小白身后,手按着她背心,为她渡入纯阳真气。

    小白的情况,比方才小青昏迷时要好上许多,至少能自行炼化药力,自己运转法力疗伤。

    不过即便如此,因着体质、法力的纯阴特性,当常威的纯阳真气,渡入她体内时,她的反应,也与小青如出一辙,便是及时咬住了樱唇,仍然情难自禁地自琼鼻之中,发出一声软糯甜腻的鼻音。肌肤亦微微震颤着,泛出一抹动人的粉红。

    小青盘坐榻上,貌似在打坐疗伤,实则用眼角余光,悄悄瞧着小白、常威。

    见了小白反应,小青脸红心跳之余,又暗自松了口气:“还好,小白也是这反应,看来我方才那个样子,并不是我的问题……”

    常威没关注这些细枝末节,帮小白炼化药力,稳定伤势之后,又过去帮助小青。

    如此往复,大半天后,至黄昏时分,小白伤势便已彻底痊势。小青的伤也差不多痊愈,正在常威帮助下,治愈最后的一些暗伤。

    当治疗彻底结束,常威撤回手掌时,小青又情不自禁地追着他的手掌,靠入了他的怀中。

    不过刚靠上常威厚实的胸膛,小青便想起姐姐正在旁边看着,顿时触电般猛一挺腰,坐直身子,强自镇定地说道:“谢,谢谢!”

    常威笑道:“自家人,何必客气?”

    “自家人么?”

    小青喃喃重复一遍,也不知想了些什么,心里没来由地一阵发慌,脸庞也阵阵发热,连忙低下头去,强行转移话题:

    “国师要吸我们精气魂魄练功,蛇母也拿我们当灵丹受用……人也好,妖也罢,都只将我们当作练功的材料,这世道,难道就真容不下我们么?”

    常威笑道:“这不有我么?我不会拿你们当练功的材料啊!”

    小青红着脸,回头瞪他一眼:“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你是要拿我们当坐骑的!”这一瞪虽看似凶恶,可她明眸之中,波光婉转,颇有妖娆妩媚之态,感觉更多是在大发娇嗔。

    小白很是了解小青,见她一副“色厉内茬”的模样,不禁掩唇轻笑。

    这时,妲己忽然传音进来:“大王,国师船队,离此已不到十里。日落前后,便可抵达。”

    她无法操控青铜镜进行远程监控,不过她有“紫金天蜈”这蛊虫法宝,可将神念附于紫金天蜈身上,借天蜈双眼进行侦察。

    收到妲己传讯,常威对小白、小青说道:

    “国师船队已至。我需要他帮我印证一件事情,稍后将与他见面。我知你们与国师誓不两立,所以待会儿你们可以和阿狸一起留在船上等待。”

    “我陪你一起去吧。”小白道:“国师法力高强,更甚蛇母。若交涉不顺,起了冲突,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小青也昂首挺胸:“我也与你同去!要是打起来,我也能帮上忙。”

    常威想了想,说道:“你们要与我同去,也不是不行。不过需依我两件事:第一,不可一见国师,便暴起发难。第二,你们需得变成小蛇,藏在我袖中,免得国师一见你们,便起贪念,影响交涉。”

    小白嫣然道:“我没问题。”

    小青也是毫不犹豫:“我也没问题!”说着,却又莫明红了红脸。

    却是又想起了常威那令她追逐向往的“温暖”,念及可以贴身缠在他胳膊上,零距离感受他的体温、气息,不禁又有了些脸红心热。

    常威见她俩都同意了,满意点点头,笑道:

    “我方才为你们疗伤,已摸清了你们的行功路线。如此一来,不必借助玉簪,我亦可直接为你们提供精纯元气,助你们化身巨蟒。所以到需要你们战斗时,我会先为你们灌注元气,直至你们能够变身为止。”

    他的“火眼金睛”配合超凡悟性,便是隔着一定距离旁观别人运功,只要看的时间够久,都有机会看清别人的行功路线。

    而他在为青白二蛇疗伤时,乃是将真气渡入了她们体内,直接接触她们的法力运行。以常威的能耐,大半天功夫下来,青白二蛇的功法,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以他如今的境界,只要摸清了青白二蛇的功法,那么以“太极”演化万物的特性,他便可将真气转化为适合青白二蛇的法力,帮她俩直接变身——常威实力虽有上限,但真气生生不息,几乎无穷无尽。便是以一己之力,亦可为小白、小青提供足够她们变身的能量。

    商量好了对策,妲己又传音过来,说国师船队距此已不足七里,再转过一道峡弯,便可看到他们。常威便让小白、小青化身小蛇,藏到他袖中。

    以小白小青的真实修为,化身巨蟒需要大量元气,化身小蛇就不费吹灰之力。

    当下小白化为一条三尺长的白蛇,通体晶莹,雪白如玉,看着宛若美玉雕成。小青亦化身三尺长的青蛇,亦是鳞片晶莹,仿佛翡翠一般。

    变化之后,小白钻入他左袖,小青钻入他右袖,紧紧盘在他胳膊上。

    这两条小蛇鳞片毫无蛇类粘腻冰冷之感,而是像白玉、翡翠一般光滑细腻,触感清凉,令人惬意。

    待她俩藏好,常威便走出船舱,上了甲板,与妲己并肩而立,望着上游方向。

    只过片刻,上游宽阔的河面上,便出现了重重帆影。

    国师船队来了。

    “你留守此地,若有变故,便施法支援。”

    常威吩咐妲己留守,自己跃下甲板,足踏河面,迎着上游船队行去。

    走出百余丈后,他脚下河面,忽然猛地隆起,随后便见一头河水凝成的白龙,猛地昂起龙首,露出百丈长的庞大身躯。

    常威便负手屹立在巨大的龙首之上,驾驭白龙,分开河面,迎向船队。

    国师法力强大,地位崇高,不是谁都有资格与之见面的。常威要面见国师,与之交涉,当然得先展现实力,让国师正视自己。

    而这一条百丈长的水龙,相信已是足够引起国师重视了。

    不出常威所料。

    看到这条百丈长的巨大水龙,前方船队,先是爆出一阵巨大的喧哗,接着便见船队左右分开,一艘格外巨大,足有五层船楼的大船,自船队之中缓缓驶出。

    船楼顶层,树立着一柄垂下串串铜钱的罗伞。

    罗伞下方,负手屹立着一位身材高大、皮肤青黑,面庞宛若僵尸饿鬼一般狰狞可怖的黑袍男子。

    正是不像道士,反若魔修的国师。

    “你是何人?”

    国师遥遥看着停在半里之外的常威,视线扫过他座下那条百丈水龙,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忌惮之色:“为何兴风作浪,阻我去路?”

    常威微微一笑,朗声道:“在下常威,山野散修。今日来此,是想与国师谈一桩交易。”

    国师淡淡道:“什么交易?”

    常威抬起右手,亮出掌心之中的玉簪:“此簪之中,有数百蛇妖,以及蛇母的毕生修为。我愿以此宝,与国师交换几样东西。”

    “数百蛇妖,还有蛇母?他们的修为,全在你手上?”

    国师眼角微微抽搐一下,心中又惊又怒。

    蛇母和她手下那一窝蛇妖,本是他志在必得的目标,却没有想到,居然被别人抢了先!

    至于那自称“山野散修”的常威,所言是否属实……再看一眼常威座下那百丈水龙,国师心中已信了七八成。

    以国师的修为,自是能一眼看出,常威座下那条水龙,绝非虚有其表,更不是什么骗人的幻术。

    那水龙形体凝实、栩栩如生,几如血肉之躯一般。就算没有什么特殊本领,单凭这体型,便有摧山毁城之力。若要毁他的船队,更是只需轻轻一扑,便能令他这船队片帆不存。

    只一道“神通”,就有如此威力,在国师看来,那常威说不定真有能力,将蛇母及其门下蛇妖一网打尽!

    心中虽是惊怒交加,但国师毕竟是朝中大佬,早养出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城府。

    他面不改色,沉声问道:“你想用这簪子,从本国师手上交换些什么?”

    “我要一本笔记。”常威微笑道:“以及国师的符法、阵法。”

    要的少了,这国师怕是会起疑,平添波折。

    当然,常威最主要的目的,乃是促成国师“飞升”。若是交易谈不拢,他白送玉簪给国师都可以。

    国师道:“笔记?”语气中,有着淡淡的疑惑。

    “不错。”常威道:“就是那一本记载了本方天地,部分历史的前辈修士笔记。”

    “原来是那本笔记。”国师背负双手,淡淡道:“只要你手上的玉簪里,真有我要的东西,前人笔记和本国师的符法,都可以交易给你。但是阵法……哼,你不觉得你这要求,太过贪得无厌了么?”

    “国师言重了,在下这点要求,哪里是贪得无厌?”

    常威露齿一笑:“这玉簪中积攒的法力,怕是足以令国师打开仙门,飞升成仙。与飞升天宫、长生不死相比,区区一些人间小术,又值当什么?

    “实不相瞒,若非蛇母一脉的法力皆是纯阴,与我所修的纯阳功法水火不容,我又岂会将玉簪拿来交易?早自己受用了!”

    说着,他流露出一抹气息,身上绽放出阳光般的淡淡金辉,身周空气,亦在这金辉散发的高温中微微扭曲。

    国师感应之下,见他气息确属纯阳,确与蛇妖一脉的纯阴法力相性不合,对他说法,便又信了几分。

    沉吟一阵,国师说道:“我可以先将笔记和符法交给你,你则将玉簪给我。待我确定玉簪真伪之后,再将阵法交给你。如何?”

    常威假意为难一阵,叹道:“国师乃天子近臣,位高权重,一言九鼎,当不会欺我这山野散修。也罢,便依国师,如此交易吧!”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