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332,上西天多不吉利?不去啦!【求月票!】
    “安居?”孙悟空满脸困惑地看着常威:“师父,您是说,咱们要在这儿住下来?”

    “嗯。”常威点头,翻身下马,把缰绳丢给八戒,大步向着山上走去:“暂住一阵。”

    小白、小青一左一右,跟在常威身边。三尺迷你小哥也扛着巨缺刀,吭哧吭哧跟在常威后面,尾巴左摇右摆跑得不亦乐乎。

    孙悟空呆了一呆,连忙小跑着跟上,口中问道:“那师父打算在这儿暂住多久?”

    常威一本正经地说道:“也许三五百天?也许三五百年?唉,为师总觉得,‘上西天’太不吉利了,我们还是多休整一阵吧。话说,这去西天真用不着如此辛苦。过个三五千年,大限一到,直接就驾鹤西游了,哪用得着千山万水走过去那般辛苦?”

    “……”猪八戒、沙和尚一脸懵逼,愕然无语。

    孙悟空猴躯一震,失声道:“师父你在说笑吧?取西经和驾鹤西游不是一回事吧?”

    常威哈哈一笑,摆了摆手:“好了,都别这么震惊,为师开个玩笑而已。嗯,咱们先在此小住两三个月,之后再看情况吧。”

    “哈?”孙悟空结结巴巴道:“可,可这也不能啊师父,咱们此前歇了快一个月,重新启程后,这才赶了几天路,怎么就又要歇三两个月呢?”

    常威叹了口气,道:“悟空啊,不瞒你说,西行的这几日,为师不知怎地,越走越是心慌……为师琢磨着,或许是我还没有做好拜见佛祖的准备吧。所以为师决定,暂停脚步,调整心境。”

    他这番话,还真不是借口。

    西行这几天,他确实是越走越慌,心里总有种难以言述的微妙预感。

    那微妙预感玄虚飘渺,不知究竟,不明所以,却令他很不舒服。像是心头蒙上了一层不祥的“阴云”,且越是往西,心头那层“阴云”,便越发浓重。

    他本来就有猜测,昊天镜和南天门送他来这西游世界,顶替唐三藏,并不是为了让他继续唐三藏取西经的任务。只是这猜测一时难以得到印证。

    而西行这几天的微妙感觉,令他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若是继续西行,他所要遭遇的,恐怕并不只是“原剧本”安排好的“八十一难”这么简单,恐怕还会有极其不妙的事情发生。

    所以常威决定遵从心灵的指示,再次止步,继续修整。

    当然,他嘴上肯定是要说出一番道理来,安抚三个徒弟的:

    “正所谓,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如今为师心镜蒙尘,需好生参悟一番佛法,拂去尘埃,使身心透彻,方能再启西行。若带着满心的迷茫继续西行,那是对佛祖的大不敬。悟空,你能理解吗?”

    孙悟空见“师父”都说到这份上了,不能理解也得理解,当下无奈地点点头:“那好吧,便依师父,在此地再休整一阵。”

    常威一行上了山,来到一堵百余丈高的峭壁前。

    峭壁下方,乃是一片烟波浩渺的碧绿湖泊,崖脚正没在湖中。

    常威背负双手,屹立峭壁之上,眺望下方碧湖,只见此湖水清见底,一眼便可看到湖底的水草鱼虾。湖泊之中,还有一片片生满野花、芦苇的沙洲。沙洲上有水鸟群居,亦有一头头桌面大小的龟鳖,爬在沙滩边晒着太阳。

    “此湖不仅风景优美,还水产丰富,以后每顿都不会缺新鲜鱼虾了。”常威笑呵呵说道。

    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一脸麻木。

    他们现在已经习惯了“师父”顿顿都要大鱼大肉,如今对常威这严重不符合出家人身份的说法,已是见怪不怪,毫无反应了。

    “峭壁顶上,可以建一座凉亭,无事之时,可以来此观赏湖景,钓鱼纳凉。”

    常威又转过身,指着对面的山坡:“我的居所,便建那向阳的山坡上。嗯,建一座三层楼房,让我能在三楼看到湖景便可……”

    作了一番建设规划,常威大手一挥:“好了,悟空、八戒、沙僧,你们这便去平整地面、伐木采石,准备盖房子吧。”

    三个徒弟彼此对视一眼,无奈应是,又自行分配了一番工作,便各自办事去了。

    猪八戒去了山坡,挥舞钉钯平整地面,夯实地基,又施展法术化泥为石,稳固地基。

    孙悟空在山中搜索一番,找到一处石质优异的小山峰,开始采掘石料。

    沙和尚则满山寻找着上好的树木,每寻到一棵,便一铲放倒,削去枝叶树皮,施术抽干水份,使之立刻便能派上用场。

    三个徒弟都有神通,还都挺会干活儿,效率那叫一个飞快。只个把时辰,常威选定的山坡,便已平整出数块呈阶梯状分布的平地,每一块都有数十亩大小,且都打好了地基。

    沙僧亦拖来了一根又一根材质极佳的巨大原木,堆砌在最下层的一块平地上。孙悟空也送来了切割好的花岗岩、大理石等各种石料。

    地基已打好,材料也备得差不多了,三个徒弟便通力合作,在数块阶梯状平地的最上一层,给常威造楼。

    徒弟们忙碌时,常威自镜中空间取出一副遮阳伞,一张大号躺椅,一面折叠桌,又拿了些饮料、水果出来放到桌上。

    接着他就躺在遮阳伞下的躺椅上,悠闲地看起了风景。

    小青、小白侍立他左右,一个拿着蒲扇帮他扇风,一个剥着冰镇葡萄喂给他吃。

    迷你小哥拿着变化成两尺小刀的巨缺刀,哼哼哈兮地练着刀法,其修炼之勤奋,颇有常威当年沉迷练功的几分风采。

    小青剥了颗葡萄,喂至常威嘴边。

    常威张口接住葡萄,还顺便轻轻含了一下小青葱段般嫩白的指尖。

    小青眼波妩媚,吃吃娇笑:“你这家伙,哪有半点高僧模样?你不敢继续西行,是怕自己的真实身份,被如来佛祖给揭穿吧?”

    常威仰躺椅上,半闭双眼,双臂揽着小白、小青纤腰,手掌轻轻摩挲着,淡淡说道:

    “确有这方面的原因,但也并不仅仅是这个原因。总之我有种预感,若按照既定的剧本继续西行,恐会铸下追悔莫及的大错。”

    小白奇道:“为何会是‘铸下大错’,而不是遭遇大劫?”

    “不清楚。”常威皱着眉头,缓缓说着:“这只是我的预感,飘渺玄虚,看不分明,说不清楚。”

    小青问道:“那你究竟打算在此逗留多久?之前说的休整两三个月,并不是真的吧?”

    “当然不是真的,只是安抚悟空他们而已。”

    常威沉吟道:“至于究竟会逗留多久……也许半年一年,也许两年三年……也许,二三十年?反正我又不是唐三藏,并不急着取西经,在搞清楚我那预感究竟怎么回事之前,我是不会再走了。”

    他确实是一点都不着急。

    他如今元神修为已臻至“阴极阳生”,实力虽只提升少数,寿元却已延至数千载。二三十年,乃至上百年的光阴,对他都算不上多久。

    他又有昊天镜可穿梭时空,随时可以去“中州大唐”世界探望黄蓉等人,便是在此方天地呆上再长时间,也不会冷落了家中娇妻。

    所以,他已作好了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在搞清楚此方天地的虚实,弄明白那微妙预感的究竟之前,他是不打算再西行一步了。

    小白担忧道:“西行乃是如来佛祖安排的任务,你长期逗留一地,如来不会答应吧?”

    常威笑了笑,道:“能拖多久,便拖多久。”

    小白问:“那若是佛祖派人前来催促呢?”

    常威道:“便找借口,继续拖着。”

    小白追问:“若实在拖不住了怎办?”

    “姐姐呀,这还用问么?”小青笑道:“那便动身启程,慢悠悠走上几天,再择一处山清水秀之地,拂拭心头尘埃呗!至于要拂拭几年,还不是咱们的三藏法师说了算!”

    “小青聪明!”常威哈哈一笑,大手在小青翘臀上轻拍一下:“跟我想一块儿去了。”

    “手放哪儿呢?”小青白他一眼,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胳膊,那小模样与其说是羞恼,倒不如说是娇嗔。

    小白假装没看到他两个打情骂俏,干咳一声,道:“这法子听上去不错,可是这么糊弄,佛祖不会答应的吧?”

    小青满不在乎地说道:“佛祖不答应又如何?腿脚长在咱们自己身上,咱们愿意走两天,歇两年又怎么啦?佛祖难道还能派人拿着鞭子,在后面抽着我们,赶我们走不成?

    “再说了,就算佛祖派人拿鞭子抽我们走,那也得先问问我们答不答应!大不了,反他娘的!”

    小白嗔道:“小青,女儿家别说粗话。”

    常威却是大笑着挑起大拇指:“说得好!小青好气魄!”

    小白瞪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小青这话说得如此胆大包大,你怎还赞她?不怕她到时候真的反抗如来,闯下大祸吗?”

    常威收敛笑容,语气深沉:“我来到此方天地,可不是为了顺如来的意,照着他的剧本取西经啊……反抗如来……也不是没可能。”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