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340,狮驼岭三魔王!【求月票!】
    哥斯拉一刀斩落金光巨爪,就要发出一记示威性的咆哮。

    哪知道那金光巨爪竟是死而不僵,齐根断落之后,居然金光一闪,化作一只翎羽宛若黄金铸就,翼展长达百米的神骏大雕,双翼轻轻一拍,便有数以万计的月刃风刃,挟凄厉风啸,铺天盖地般斩向哥斯拉。

    而那神骏大雕亦紧随风刃之后俯冲而下,一对金光灼灼的利爪,狠狠抓向哥斯拉脑门。

    哥斯拉咆哮一声,双爪紧握万吨重、百米长的巨缺刀,高举过顶,怒劈而下。

    巨刀破空,风声宛若龙吟,刀光璀璨,凌厉好似怒龙。

    正是常威自创刀招,青龙怒!

    哥斯拉虽然没有真气,斩不出青龙刀罡,但凭纯粹的蛮力,以及经“神珍铁”升级后的巨缺刀本身的威能,亦能斩出龙吟般的风啸,怒龙般刀光!

    怒龙刀光斩入风刃群中,劈波斩浪般破开密密麻麻的漫天风刃,以无坚不摧之势,直斩俯冲而来的金翅大雕。

    就在刀光即将斩中金翅大雕之时,那金翅大雕双翼轻轻一震,竟于极速俯冲之际,无视惯性般骤然转向,以毫厘之差避开巨刀锋刃,又以堪比常威“雷遁”的神速,化作一道金芒,绕出一个半弧,电掠至哥斯拉身后,一双利爪以撕裂一切的气势,疾抓哥斯拉后脑。

    哥斯拉体型庞大肥壮,本就有些转向不灵。巨刀斩空之下,招式用老,更是不及转身。

    但它弱点既如此明显,常威又岂会不作准备?早就传授了它一套鞭法,以及一招“神龙摆尾”,要以它那长达一百六十多米,又足够强壮灵活的巨大尾巴,弥补其背后弱点。

    此刻,金翅大雕以其神速飞遁之能,抓住了哥斯拉的弱点,一双无坚不摧的铁爪,眼看就要抓中哥斯拉后脑之际,忽有风雷之声平空响起,汇成一记高亢龙吟。

    哥斯拉长尾猛甩,打出“神龙摆尾”,自下而上,反袭金翅大雕!

    金翅大雕猝不及防,不及飞遁,一双铁爪堪堪触及哥斯拉后脑,便给那巨大的尾巴狠狠抽在雕腹之上。

    轰然巨响声中,金翅大雕悲鸣一声,金色翎羽纷飞如雨,庞大身躯身不由己向上抛飞。

    而哥斯拉尾击得手,猛然回头,张开大嘴,咆哮一喷,一道耀亮整个夜空的炽烈炎柱脱口而出,冲天而起。

    原子吐息!

    炽烈炎柱猛然轰击在金翅大雕身上,一下就把那金翅大雕轰成灰烬!

    嗷!

    哥斯拉沐浴着雪片一般漫天飘飞的苍白灰烬,单爪拎刀,仰首对空,发出一记声震四野的咆哮。

    咆哮声中,方才那喝斥琵琶精的声音,再度自高空之中传来:“可恶,居然敢毁我一爪……唐三藏你死定了,漫天神佛都保不住你!”

    话音刚落,琵琶精娇笑声便在天上响起:“金翅大鹏雕,你都被剁下一只爪子了,居然还敢放狠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金翅大鹏雕!

    金光巨爪的主人,竟是那位既有实力,又有雄厚后台的妖魔巨孽金翅大鹏雕!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常威心中凛然:“怎连金翅大鹏雕都来了?”

    凛然之余,他心里又有些古怪:“琵琶精究竟什么情况?怎又悄眯眯摸了回来,暗算了金翅大鹏雕一把?”

    常威很清楚,方才若不是琵琶精出手暗算,就算是练成了高强刀法的哥斯拉,也未必能一刀剁下金翅大鹏雕那只爪子。

    就在常威暗自猜测琵琶精的用意时,金翅大鹏雕气急败坏的声音,再次自天上传来:“琵琶精你这贱人,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敢与我作对?你就那么急着去死么?”

    琵琶精轻笑一声,道:“小雕儿,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连如来都敢蛰,你又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

    金翅大鹏雕怒吼一声:“贱人,我要你的命!”

    话音一落,天空之上,蓦地狂风大作,乌云涌动。

    转眼之间,整片夜空,便已被密密麻麻的乌云覆盖,将天地变得一片漆黑,除了偶尔亮起的闪电光芒,再看不见一丝光亮。

    又有一阵阵不知是连环滚雷,还是兵器交击的声音,自乌黑天穹之上滚滚传来,空气与大地,都在那不绝于耳的绵密爆响声中,不断颤动着发出阵阵悲鸣。

    常威仰首看着天空。

    即使有“火眼金睛”,他亦无法看透那压得极低,仿佛就在头顶、触手可及的浓重黑云。只能在偶尔亮起的电光之中,于惊鸿一瞥之际,看到两条天神般矫健的身影,在云层之中飞快移动、彼此追逐,每一次碰撞,都爆出惊雷骤雨般的绵密巨响。

    那两条身影移动得实在太快,甚至留下了数十上百道残影,就好像他们正自分身化影,同时在几十个地方开战一般。

    即使以常威的眼力,一时也无法分清,哪一处才是真正的战场,哪里又只是二者前几个刹那留下的战斗残像。

    他亦无法看出,战斗中的双方,究竟谁占了上风——金翅大鹏雕持一杆方天画戟,招式千变万化、奥妙无穷,难以琢磨。琵琶精使一杆三股钢叉,招式变化不多,但招招磅薄大气,势大力沉,如山崩,似星殒,每招每式,都予人一种难以抵御的恐怖压力。

    “想不到那两位大佬,武技竟然都强到这种地步!”常威心中惊叹:“以他们的武技,就算把修为压制到与我相同的境界,我都不是他们百招之敌!”

    这个认知,并未令常威感到沮丧——金翅大鹏雕乃天地之间,第一只凤凰的亲生儿子,又跟如来有着拐弯抹角的亲戚关系。而琵琶精虽没有如此显赫的出身,但也曾在雷音寺中,聆听过如来佛祖讲道。

    常威则既无显赫出身,也没听过如来佛祖讲道,就连真正的师父,都只有洪七公一人。而他修行的岁月,亦是连大鹏金翅雕、琵琶精的零头都不到。

    以常威的条件,修为、武技皆不如金翅大鹏雕、琵琶精,乃是再合情合理不过。要是比他们更强,那才叫荒谬——他又不是孙悟空这种天生的神圣,怎可能一步登天?

    能从低武世界开始,一步步走到现在,拥有今天的成就,他已经是足以自傲了。

    常威不因两位妖魔大佬的强大而沮丧气馁,反全力催运火眼金睛,瞳放金光,竭力捕捉着金翅大鹏雕、琵琶精交手的细节,以超凡的记忆和开挂的悟性,全力以赴观察揣摩着两位妖魔大佬的武技精髓,从中汲取营养,壮大自身实力。

    每看清两者交手一招,他从中学到的东西,竟堪比他自己参悟琢磨一整日。但金翅大鹏雕与琵琶精交手何等神速?一刹之间,便能交手数十招,每一次碰撞,便有数百上千个变化。纵以常威目力、悟性,两者交手百招,他也最多只能看清一招半式。

    饶是如此,他还是获益匪浅,短短片刻下来,他便像是专心致志参悟武道数年,修为境界虽没有任何提升,但武道修养突飞猛进,每分每秒都在飞快变强!

    “现在再与大鹏金翅雕或是琵琶精交手,若他俩将修为压制在与我同一境界,我可保证三百招不败!”

    ……

    又过片刻,常威自忖:“现在交手,五百招内,我会不落下风!”

    ……

    再过片刻,常威心道:“我能千招不败!”

    ……

    又看一阵,常威两眼开始干涩刺痛,头脑亦阵阵鼓胀眩晕——他虽有超凡的悟性与学习能力,但学习也是要消耗精力的。

    一边全力催动火眼金睛,一边竭尽所能地观察揣摩,于瞬息之间捕捉两位强者交手时的细节,汲其精髓融入自身所学,饶是常威真气能够源源不绝,元神亦已消耗甚剧,已然有些支撑不住。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忽然传来一声爆喝:“三弟,我来助你!”

    常威一惊,循声望去,就见一条身高三丈,手持大枪,长着六枚象牙、一条象鼻的光头胖子,脚踏乌云,大步而来。每踏一步,便发出一记惊雷般的轰鸣,震得天空微微颤抖,似连空间都承受不住他的重量。

    “三弟,我也来了!”

    又一声爆喝响起,一条狮鼻青鬃,手提大刀,披挂明光战铠的丈二猛汉,大步流星踏云而来,与那光头胖子一起加入战场,与金翅大鹏雕合战琵琶精!

    “白象、青狮!狮驼岭三大妖到齐了!”常威心中凛然,升起一抹担忧:“也不知琵琶精能不能顶住……”

    虽然琵琶精敌友难明,常威也搞不清楚她究竟是想吃自己,还是想睡自己,但无论如何,琵琶精到现在为止,所作所为,都是对常威有益,甚至可以说是有恩的。

    因此常威心中的天秤,理所当然会倾向于琵琶精,为她挂上几分担忧。

    不过虽有些担忧,但常威对琵琶精的信心,也是很充足的。

    毕竟,那位琵琶大王,可是能以一敌二,与孙悟空猪八戒鏖战半日不落下风的大佬,其天赋神通“倒马毒桩”更是连孙悟空都顶不住,连如来佛祖都要吃痛。

    在常威想来,就算琵琶精硬碰硬打不过狮驼岭三妖联手,发动天赋神通,亦能有几分胜算。

    不过此时此刻,常威已经没空去关注天上的战局了。

    就在白象精、青狮精加入战场,与金翅大鹏雕合战琵琶精之时,常威等人所在的山头四面,忽然狂风大作、黑云汹涌。却是数以万计的妖魔,乘风驾云,结成大阵,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

    狮驼岭三妖,不但亲自前来,带将妖国妖魔,统统带了过来,誓擒唐三藏,大啖唐僧肉!

    【今天两更又稳住了,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