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342,漫天神佛皆是敌手!【求月票!】
    骑士王阿尔托莉亚,常威从“命运之夜”世界打包带走的英灵之一,受他召唤,降临此界。

    刚一登场,金发碧眼、蓝裙银甲的娇小少女,便接到常威的攻击指示,顿时毫不犹豫,将“胜利誓约之剑”,遥遥对准了那座妖云弥漫、风雷奔涌、杀声震天的妖魔大阵。

    随后,一道璀璨炽烈的金色光束,便自剑尖喷涌而出。初时只是细细一束,射出之后便飞快膨胀,转眼之间,就化作一道足有数十米直径的巨大光束!

    这一击,仿佛宇宙战舰主炮开火,金色光束绽放的光芒,几乎将夜晚映成了白昼!

    轰!

    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中,金色光束一头扎进妖阵之中,所过之处,宛若沸汤泼雪,先将乌黑妖云蒸发殆尽,继而又将妖云掩护之下的妖魔,成片地轰杀至渣、融成粉尘。

    当金色光柱消散之时,那数万妖魔组成的大阵中间,已然出现一道近百米宽的笔直豁口。至少有三千妖魔,在这一击之下灰飞烟灭。

    阿尔托莉亚一击之后,毫不停顿,再次解放宝具,圣剑剑尖,再度绽放出一道细细的金色光束,飞快膨胀成数十米直径的巨大光柱,又一次轰进妖魔阵中。

    如今的阿尔托莉亚,已是封神榜上的“正神”,魔力由封神榜直接提供。而封神榜的力量,又来源于众生愿力。越是知名的“神灵”,力量便越是强大。

    以阿尔托莉亚的知名度,属于她的储备魔力,几乎无穷无尽。这足以令她将大招当作常规攻击,一发接一发地不停轰炸!

    常威为什么将“封神榜”,视作与“昊天镜”相当的杀手锏?原因便正在于此。而阿尔托莉亚此时的表现,也并未辜负他的期望,一出场就狠狠地干了它娘的一炮,接着又是一炮,又是一炮……

    轰轰轰!

    金色光柱不断轰炸,每一击,都能在妖魔大阵中,犁出一道百米宽的笔直缺口。缺口之中,一片空白,连块妖魔残渣都没剩下。

    连续五发之后,减员超过一万的妖魔大阵再也困不住哥斯拉。暴躁小哥迈开一双肥壮巨腿,狂飙突进,巨刀狂舞,长尾暴击,与阿尔托莉亚里应外合,将妖阵彻底击溃。

    妖阵一崩,妖云立散,小白、小青顿时双剑合壁,主动出击,追杀逃敌。常威亦身剑合一,化为紫电长虹,在崩溃的妖魔群中飞快穿梭,大杀特杀。

    阿尔托莉亚则化身炮台,不停轰炸。一旦妖魔有群聚结阵的迹象,她便一炮轰杀过去,令妖魔再不敢聚集,只能尽可能地分散逃亡。

    几乎就在妖阵崩溃的同时。

    天空之中,亦响起了一阵铿锵肃杀的琵琶声。

    琵琶声中,惨呼骤起。

    变了调的惨叫声中,忽有漫天鲜血,好似暴雨一般自乌云之中洒落下来。

    血雨倾盆之际,又有一颗足有小山大小,生着六枚象牙的巨大象头,自天而降,轰地一声坠落地面,将一座百丈山峰砸得四分五裂。

    正追杀妖魔的常威霍然抬首,金光灼灼的双瞳望向天穹,恰看到金翅大鹏雕化为一只翼展三百丈的巨大鹏鸟,以仅剩的一只左爪,抓着一头正在云层上打滚的百丈青狮,随后双翼一振,化作一道金色光线,倏忽远去。

    只余一句狠话,兀自回荡在天地之间:“琵琶精你这贱人,我外甥不会放过你的!”

    琵琶精左手抱着琵琶,右手拎着三股钢叉,站在一头大如山岳的白象尸身上,笑吟吟说道:“你尽管去找如来告状,我便在这里等着,看他能奈我何。”

    金翅大鹏雕没有回话,只以比常威更快的遁速,飞快地消失不见。

    白象授首,金翅大鹏雕带着青狮远遁,他们带来的狮驼岭数万妖魔,亦折损大半,只余不到一万的妖魔,失魂落魄地四散奔逃。

    常威叫停哥斯拉的追杀,带着阿尔托莉亚跳到哥斯拉头上,与小白、小青汇合。

    琵琶精莲足一顿,将白象尸身踹落地面。之后便足踏一朵彩云,翩然飞至常威等人前方。

    哥斯拉单爪拎着巨刀,长尾蠢蠢欲动,虎视眈眈地看着琵琶精。

    阿尔托莉亚、小白、小青亦一脸警惕地看着前方百丈处,那位生猛地一塌糊涂的大美人。

    常威虽未像哥斯拉、阿尔托莉亚、小白、小青一般流露出不加掩饰的戒备之色,却也不知到底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位给自己带来了极大帮助,却又敌友难明的妖魔大佬。

    沉吟好一阵,他方才拱手一揖:“多谢姑娘援手,在下感激不尽。只是姑娘屡施援手,助在下杀敌,不知究竟有何用意?”

    琵琶精眨眨眼,嫣然道:“你真不知道,我为何要屡次助你?”

    常威摇头:“真不知道。”

    琵琶精一脸“娇羞”地瞧着常威:

    “你这人,真是个木头呢。人家为了你,得罪了如来的小舅舅金翅大鹏雕,又斩了普贤的白象,伤了文殊的青狮……都做到这份上了,你怎还是不明白呢?”

    换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瞧着琵琶精那娇羞模样,这时候说不定会一拍巴掌,恍然大悟地说一句:“我明白了,原来你是想睡我,所以才英雄救美!”

    然而常威就很有自知之明——他的境界虽还不够强大,但修炼火眼金睛之后,他的眼力已然远远超出了境界。

    因此他勉强可以看得出来,琵琶精那极其动人的“娇羞”模样,虽然有那么一点“撩汉”的意思,但更像是一个玩笑、一种调侃。

    所以常威直言不讳地说道:“姑娘有话不妨直说。若是有什么事用得着在下,只要在下力所能及,必不推辞。”

    “你这人呀,还真是不好玩呢。”

    琵琶精见常威“油盐不进”,不禁“气恼”地跺了跺脚,嗔道:

    “既你不解风情,人家也懒得与你再多废话,只郑重提醒你一句——今夜来袭的妖魔,只是一个开始。若你执意逗留此地,拒不西行,接下来还会有更多更强的妖魔前来。而我也不可能一直护着你,你需得早作打算呢。”

    常威眉头一扬:“听姑娘的意思,今夜之所以会有妖魔络绎不绝地前来袭击,是因为我在此滞留太久,没有西行?”

    琵琶精笑而不语,既不肯定,也不否定。

    常威摩挲着下巴上的胡茬,似自言自语:

    “我本就觉得,今晚的妖魔袭击,来得有些古怪。现在看来,来袭的妖魔,是有人在背后指使……唔,也许是诱导?总之,有人不想我继续滞留,想要逼我启程西行……试图逼迫我继续西行的,会是谁呢?”

    说到这里,他看了琵琶精一眼,问道:“姑娘可知,是谁想要逼我赶路么?”

    他心中其实早有猜测,此时问琵琶精,只是想试探她一番,本没指望她能如实回答。

    哪知道一问之下,琵琶精居然点了点头,嫣然道:“人家当然知道,都有哪些人想逼你西行哦。”

    “什么?”常威一扬眉,颇意外地说道:“姑娘知道?能否告知在下?”

    琵琶精抬起纤手,扳着春葱玉指,一一数道:

    “灵感大王的主人南海观音,青狮、白象的主人文殊、普贤,金翅小雕儿的外甥如来佛祖,还有天庭的玉皇大天尊……”

    她放下手儿,冲常威眨了眨眼:“你瞧,想逼你继续西行的,不但多得数不过来,还个个都是‘大人物’呢。”

    “……”常威眼角微微抽搐一下,道:“我西行与否,关天庭的玉帝什么事?”

    这个问题,他其实早就想问了。他“常三藏”是否西行,与天庭玉帝又有什么关系?玉帝为何要几次三番,派太白金星前来传旨,催他启程?

    虽太白金星接连几次被他以各种儿戏一般的借口搪塞了过去,可是天庭的这种作法,着实让常威有些摸不着头脑。

    而此刻琵琶精更是明说,试图逼迫他继续西行的,还有玉帝一份。

    那岂不是说,那些有天庭背景的妖魔,也有可能出现在后续的袭击中?

    可这又究竟是为了什么?玉帝为何对他如此上心?

    听了常威发问,琵琶精樱唇微动,刚要说话时,忽然抬头望向东边天空,星眸之中,浮出一抹苦笑:“哎呀,时间不够了。”

    “什么?”常威不明所以,正要追问,便听东边天空,传来一记嘹亮的雄鸡啼鸣。

    这雄鸡啼鸣在常威等人听来,虽觉嘹亮雄浑,气势非凡,却并未有任何不适之感。可琵琶精却是娇躯一震,脸色变得苍白如纸,口角甚至溢出了一抹血线!

    常威见状大惊:“你怎么了?”

    “克星来啦!”

    琵琶精苦笑一声,强打精神,语速飞快地说道:“你若拒不西行,妖魔一波接一波地来袭,任你天大神通也招架不住。若西行,又是必死无疑。想要破局,只有一个办法……”

    正说时,又一声雄鸡啼鸣传来,琵琶精话音一滞,七窍流血,模样变得惨不忍睹。

    常威心中一震,顾不上追问“破局”之法,取出一枚血菩提,就要过去喂她。

    但还不等他飞过去,第三声雄鸡啼鸣又自东方天空传来,琵琶精身形剧震,轰地一声,散为一团云气,只余一把细若丝缕的声音,传入常威耳中:

    “我未死,勿忧。破局之法,便是齐天大圣五百年前……”

    刚说到这里,那团云气便倏地消散,琵琶精的话声,亦彻底断绝。

    与此同时,东方天际,一只五色翎羽的巨大雄鸡,高踞初升朝阳上方,口吐人言,话声冷漠:“三藏法师,妖魔已然伏诛,还不速速启程?”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