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掌控天庭 > 343,本座也要大闹天宫!【求月票!】
    “昴日星官!”

    常威望向东边天空,凝视高踞朝阳之上的巨大雄鸡,金光闪闪的双瞳之中,隐有怒火暗涌。

    但他并未就此发作,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气,皮笑肉不笑地对着空中那只大雄鸡合什一礼,道:“多谢星官‘援手’,贫僧日后必有‘厚报’!”

    巨大雄鸡冷漠说道:“勿需客气,三藏法师速速启程吧。”

    说罢,身形倏然隐没,刹那消失无踪。

    “刚才那位姐姐怎么了?”雄鸡一走,小白立刻拉着常威袖子,颤声道:“怎莫明其妙就死了?”

    琵琶精的骁勇强悍,给小白、小青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虽因不明其来历,方才见面之时,小白小青都对她有所戒备,但琵琶精由始至终,都未曾对常威表露任何敌意,反而助他斩白象、伤青狮,击退金翅大鹏雕。

    所以眼见如此强大而友好的琵琶精,在三声鸡鸣之后,莫明其妙“重伤死去”,小白小青震惊之余,又深深为之惋惜伤感。

    小青甚至忍不住骂道:“那只大公鸡怎么回事?真正要对付我们的妖魔来时,它就不见踪影。等妖魔被我们杀退,反跳出来杀了帮我们的那位姐姐!它是不是疯了?”

    “它没疯,它清醒得很。”常威冷笑:“只是它的立场,与我们不一样罢了。”

    见小白、小青兀自伤感气愤,常威传音道:“不必如此气愤,那姑娘还没死。”

    “没死?”小白、小青眼睛一亮:“那她去哪儿了?”

    “我也不知道。”常威缓缓摇头,神情古怪:“我甚至连她真正的来历都不清楚……”

    到了现在,他已不敢确定,琵琶精就真的是那位“毒敌山琵琶洞”的大妖王。

    虽她的形象、兵器、武技、神通,皆与琵琶大妖王相同,但她的行为以及言语,着实处处透着古怪。

    结合这一方“西游世界”,本就存在的种种古怪,常威已是完全猜不透,那位“琵琶精”究竟是何来历了。

    不过既然“琵琶精”最后留言说她未死,那常威也就相信她,先不去担忧她的生死,亦不去猜测她的来历,只仔细琢磨着她最后那句未说完的“遗言”:“破局之法,便是齐天大圣五百年前……”

    齐天大圣五百年前?

    后面是什么?

    五百年前藏起的秘藉?秘宝?秘密?

    常威看向仍然像是石化一般,坐在石料堆上发呆的孙悟空,昨晚群妖来袭,激战连场,碧湖干涸,山川倒伏,妖魔尸首漫山遍野,孙悟空却毫无反应,无论战况如何激烈危急,他都始终未曾出手,一直沉浸在自言自语之中。

    孙悟空都变成这样了,常威便是想问他,是否在五百年前藏了什么好东西,都没法子唤醒他。

    “不过,总感觉琵琶精的‘遗言’,并非是指孙悟空在五百年前藏起了什么好东西……”

    常威摩挲着下巴,看着“石化”的孙悟空,沉吟自语:

    “五百年前……五百年前……如来要逼我西行,诸菩萨也要逼我西行,就连玉帝也是这样。昴日星官这位天庭正神,更是出手‘诛杀’了帮助我的琵琶精。诸佛菩萨是敌手,天庭也……”

    一念至此,常威脑中灵光一闪,蓦地一拍巴掌,恍然大悟:

    “五百年前,大闹天宫!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是想要破局,便得学五百年前的齐天大圣一样,来一场大闹天宫!”

    ……

    一座荒山,黑雾弥漫。

    怀抱琵琶的玄袍美人,缓缓行走在黑雾之中。

    忽有一道血色腥风,挟鬼哭一般的凄厉风啸,自黑雾之中漫出,向她呼啸而来,欲将她席卷入内。玄袍美人素指轻拨琵琶弦,发出铿锵杀伐之声,血色腥风顿时戛然而止,轰然消散。

    风散之时,无数细小的血色虫豸,扑簌簌坠落地面,又飞快的朽化成黑色雾气,汇入周围那弥天极地的黑雾之中。

    玄袍美人没有停步,亦未曾多看那些血色虫豸一眼,只沿着一条崎岖山路,踏着那破败的石阶,不断前行。

    她路过了一座干涸的池塘,塘中残留着枯败凋零的莲花。

    她又路过了一片龟裂的土地,地面倒伏着腐败朽化桫椤树。

    前方又出现了一座倾塌的宝塔,底座足有千丈方圆,完好时本应若山峰般雄伟的宝塔,已只剩不到十丈高的基座。周围尽是破残的白玉砖、琉璃瓦。

    无论路过什么,怀抱琵琶的玄袍美人,都未曾有片刻停留。

    她步伐缓慢而坚定,不停上行。时而拨弄一下琵琶弦,或驱散一道血色腥风,或击溃一团形如魔怪的黑色浓雾。

    终于,山路到了尽头,前方出现了一座陈旧而破败的庙宇。

    庙宇以灰石为墙。古朴的石墙上,遍布各种破坏的痕迹。有雷击火灼的焦痕,有冰霜封冻的破洞,有兵器斩击的裂隙,甚至有巨大而清晰掌印。

    除了各种印痕,灰石墙上,还遍布着斑斑血渍。有的血渍已陈旧发黑,散发着腐朽腥臭的味道。有的则宛若新泼的鲜血,淋漓刺目,甚至还像是有着生命一般,在墙壁之上缓缓蠕动。

    当玄袍美人靠近庙宇,走向那朱漆剥落,亦同样遍布各种伤痕、血渍的木门之时,门上一团淋漓鲜血,竟是蓦地隆起,化作一个鲜红色的人形魔怪,张牙舞爪地飞扑向她。气势之强,竟有阳神境界!

    但玄袍美人只是素手轻轻一勾,弹出一声珠落玉盘般的清脆弦音,那鲜血化成的人形魔怪,顿时惨嘶一声,轰然爆裂成数以千计的细小血珠,每一滴血珠,又猛地燃起炽白火焰,瞬息之间,便蒸发一空。

    抹杀了鲜血魔怪,玄袍美人纤眉深锁,自语:“连庙墙上的‘血魔’都压制不住了?他的状态,越发糟糕了。”

    她这语气,听起来很有些忧虑。

    摇头轻叹一声,她大步走进庙门,来到一间宏大但极破败的大殿之中。

    大殿上首,端坐着一尊足有百丈高的金色“佛陀”。

    金色佛陀眉目慈悲,耳垂长至肩头,头上生满螺状肉髻,其形象,竟是与“如来佛祖”一模一样。

    只是这尊与如来佛祖一模一样的金色佛陀,其金身色泽黯淡无光,且还遍布密密麻麻的裂痕,连脸上、头上都不例外,看上去简直就像是破碎之后,又勉强拼凑粘连起来的瓷器。

    许多裂痕之下,甚至涌动着邪异的黑气、血气,也有一些裂痕之中,蠕动着无数细小的虫豸,看上去触目惊心。

    佛陀气息十分虚弱,饱含慈悲之意的眉宇之间,亦有着深深的疲惫之色。

    但玄袍美人并未对祂有丝毫轻视,入殿之后,小步趋行至佛陀座前,深深一揖,道:“佛祖,我回来了。”

    金身佛陀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玄袍美女,以不作掩饰的疲惫语气说道:“事情办得如何?”

    玄袍美女道:“已经见到了昊天镜主,给了他一番提示。不过刚要泄露几分‘天机’,我的投影便被驱散了。”

    将此行经过讲述一番,玄袍美女又忧心忡忡地说道:“佛祖,您的伤……”

    “我的伤势,又加重了几分。”

    金身佛陀说道,语气虽然疲惫,但这是伤势沉重所致,并未有任何颓废沮丧之意,祂遍布裂痕的脸上,浮出一抹微笑,缓缓说道:“不过无妨,我还能再撑一阵。”

    “可是佛祖,再这样撑下去,您自己恐怕会……”玄袍美女没有把话说完,担忧之意,却已溢于言表。

    “我自然知道后果。但,若没有我们几个死而不僵的老家伙支撑,‘本源碎片’,又如何隐藏得住?昊天镜毕竟已经碎了,南天门也已残破,就算如今已渐渐恢复,可以它们现在的状态,还是抵挡不住那些家伙的搜索。”

    金身佛陀微笑道:“我们这些老家伙,而今也就只剩下这么一点点的作用了。当然要竭尽所能,做到最好,保住这最终的希望。好了,你既已办完了那件事,那便无需再关注那边。是成是败,就看昊天镜主和那猴儿的造化了。

    “接下来你便去天庭,清扫一番那里的诸般魔障。之后便无需再来此地,就在天庭潜心修炼吧。”

    玄袍美女无言,沉默半晌,对着佛陀深深一拜:“那我这便去了,佛祖保重。”

    金身佛陀缓缓颔首,抬起右手,轻轻一点,一道佛光,先将玄袍美女笼罩,接着撕裂空间,带她遁入虚空之中。

    送走了玄袍美女,金身佛陀轻叹一声,缓缓闭上双眼,陷入沉寂。

    大殿之外,石墙之上,淋漓鲜血蠕动得越发活跃,笼罩荒山的黑雾、腥风,亦愈发狂躁……

    ……

    “破局之法,需大闹天宫!”

    常威感觉自己的猜测,恐怕正是琵琶精那番提示的真意,但……

    “这未免也太荒谬了吧?”

    常威嘴角微微抽搐一下,自语:“就算我有昊天镜、封神榜这两张底牌,可以我如今的修为,凭什么学齐天大圣大闹天宫啊?我连妖魔都搞不定,还需要美女大佬助拳……大闹天宫,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