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正牌辅助装置 > 第152章 老好人
    能量体生物是不会真正意义上被杀死的,它们只会随着能量的衰弱而消亡,所以身体上受到的损伤那些都只是表面的假象,哪怕脑袋被砍掉了对方也照样能够生龙活虎地到处蹦跶。但是奥克塔薇尔并不知道这些,她打断怪物的手脚确定对方无法灵活行动造成什么威胁后,便气势汹汹地冲了过去准备收掉冥火焚烧者的人头,从而迅速结束掉这场战斗以应付树林边缘的某个大叔boss。

    结果长公主才冲锋到一半,便愕然看见那些火焰怪物连同掉落在地面上的断肢纷纷飞起来聚集在了一起,几个冥火焚烧者迅速融合为一体,形成体型更大的怪物用力踩着地面出现在了女孩的面前。

    “不会吧喂?”奥克塔薇尔完全没有料到敌人竟然会来这么一手,严重出乎意料之外的能力让女孩顿时措手不及,忙不迭一个急刹车调转前进方向试图避开对方,“这些家伙还能合体的吗?”

    可惜长公主殿下明白得太晚了,而且有些事情连南宫荣都没有料到,那便是能量生物的强弱直接和其自身的能量挂钩,冥火焚烧者将它们的个体整合成一个后不光是体型变大了,力量也同样增强了许多。

    最好的证明就是女孩在空中划出角度夸张的弧线避开了怪物后没多久,后者便突然抬手看似随意地甩出了几个火球,飞出去后速度却堪比闪电,让人连它们的轨迹都看不清楚。

    奥克塔薇尔只来得及感叹一句【好快】火球便已经来到面前,女孩迫不得己只能撑起护盾进行抵挡,或者说她此刻的低档纯粹是下意识的动作,因为丫已经回避不及了。

    火球命中的瞬间长公主觉得自己仿佛被一辆全速行驶中的坦克给迎面撞到了似的,强大且夸张的力道让女孩的护盾变得和肥皂泡没什么两样,她整个人的身体也是在一阵剧烈震动中陷入了麻痹状态,不仅气血翻涌而且好像内脏都不在各自原本的位置上了,很是难受。

    但这些只是小问题而已,真正麻烦的是那诡异的幽蓝色火焰在击碎护盾后势头不减径直拍在了奥克塔薇尔手中幻彩凤鸣的枪头上,令它当场燃起了同样色泽的火焰。远远看去,就好像女孩怀里正抱着一根大号蜡烛,而且这蜡烛还是顶部被点燃了的。

    虽然出击之前就已经被反复告诫过冥火焚烧者的火焰有多么可怕,对于眼前正在上演的一幕长公主并没有感到意外;但知道有这么回事和真正面对这件事完全是两种概念,没有为此感到意外的女孩同样没有意外地慌乱了起来,当场便下意识地扔掉了手里的武器,免得惹火烧身。

    幻彩凤鸣很快便在凶猛燃烧着的火焰中化为了灰烬,再怎么强大的武器被使用者放弃之后也和路边的石头没什么区别,更何况怪物的火焰还有着能够点燃绝大部分物质的特殊效果。

    吃瓜观战中的众人见状顿时不禁一阵惊呼,夏尔罗特更是不顾自己的武技拿冥火焚烧者根本无可奈何的情况毫不犹豫地径直冲了过去,然而天空中突兀地降下一道硕大的黑影,令骑士大人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是奥克塔薇尔先前的坐骑巨龙,这家伙已经带着变异魔兽赶到了战场附近,挡住众人救援路径的同时也堵住了长公主退回来的道路,将女孩给孤立在了敌阵之中。

    南宫荣的傀儡再能打,也做不到组团推倒boss那样的程度,当罗格因为觉得周围傀儡和魔兽之间的战斗影响到了自己看(zhuang)戏(bi)而出手之后,一切便很快就结束了。于是这头巨龙才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在最要紧的位置,它给夏尔罗特带来了近乎无边的绝望。

    倒不是说骑士大人打不过这货,而是被它阻拦之后就再也赶不及去支援奥克塔薇尔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孩从半空中向着地面迅速坠落下来。

    是的没错,长公主殿下本身并不会飞行,至少目前还不会,她的绝大部分法术全都由幻彩凤鸣提供,彼此间的关系基本上等同于南宫荣和辅助装置。没了少年系统还能另寻一个新的使用者,但没了金毛猫南宫荣便和奶妈这个受人尊敬的职业彻底说再见了。

    换成奥克塔薇尔也一样,没了幻彩凤鸣的女孩当即失去了各种法术的效果支持,别说飞行了就连先前令人眼花缭乱的超高速度也无法维持,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她那修炼还不到家的半调子武技。

    但是讲道理,连斗气都没修炼出来的她又怎么在空中施展武技?

    实际上在扔掉幻彩凤鸣的瞬间奥克塔薇尔便意识到了不妙,可已经来不及后悔和挽回,只能看着武器在火焰中迅速消失;等她察觉自己正在朝着地面坠落之际,却未曾对此感到害怕,因为女孩知道冥火焚烧者多半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果不其然怪物当场便向前跨出半步伸出手冲长公主抓了过来,如果被抓住了可不是被嘎嘣脆那么简单的事情,绝对会被灼烧到连灵魂也不曾剩下。

    事后奥克塔薇尔回忆之时,认为在这个瞬间自己的思考差不多已经完全停止了,大脑里面是一片空白,她只是傻乎乎地看着火焰组成的巨大手掌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接着旁边忽然掠过一阵疾风,某种蛮不讲理的力道将长公主硬生生地拽到喘不过气,随后火焰的手掌便在女孩的视线中迅速远离变小,明摆着再也够不到她了。

    南宫荣负责和变异魔兽撕逼的傀儡是被罗格随手收拾掉了没错,可并不是说它们全灭了,还有一头飞行速度极快的狮鹫存活着在。此时此刻正是这种神奇的生物从高空冲刺下来从冥火焚烧者面前掳走了奥克塔薇尔,快得连让对方反应过来的时间都没有。

    泥土造就的狮鹫很快就把惊魂未定的长公主带到了南宫荣的附近,而此时少年显然已经完成了对纳基里斯的治疗,不等奥克塔薇尔站稳便径直凑过去冲着她吼道:“竟然在战斗中扔掉无比重要的武器,你是白痴吗!?更何况你完全是借助武器的威力才表现得那么强的,丢掉武器后最多就是个天赋比别人好很多可还没有修炼多少时间的菜鸟,谁给的你徒手作战的勇气!?”

    少年这一嗓子倒是把几乎吓傻的奥克塔薇尔给吼得清醒了过来,女孩当即摆出满脸不服气的表情双手叉腰着瞪了回去:“不就是区区一把稀有武器吗,作为全国最大的氪金玩家我完全不在乎这点损失!”

    气势是做足了没错,可惜女孩手叉腰时不小心碰到了伤口,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满头黑线冷汗涔涔的南宫荣忍不住对痛得龇牙咧嘴的长公主以手扶额着叹道:“大家都说你以前是个天然呆,我一直不肯相信,但是今天我信了。好吧这个先不提,奥克塔薇尔你是氪金玩家不假,然而你终究不是某个喜欢穿着闪闪发亮的金色铠甲的大佬能够将宝库和收藏品随身携带,我就问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长公主没有去计较少年未曾对自己使用敬语的举动,相反他真要使用了那里面绝对有什么猫腻,所以女孩只是小心翼翼地掀开破烂的衣服低头检查着受伤的部位回答道:“这还不简单,换人呗。你不是已经替纳基里斯处理好了么?”

    你究竟敢不敢接手呢?如果选择接手的话,也正好让我看看你究竟还隐藏着怎么样的能力。奥克塔薇尔虽然心里是这么打算的,可其实她并不相信南宫荣能够做到什么让人惊爆眼球的事情,亲身近距离和冥火焚烧者战斗过的女孩很清楚对方的可怕之处。更何况还有一个正体不明但气息相当恐怖的boss在后面虎视眈眈,这个时候主动上前迎敌所要冒的危险显然更大。

    别一上去就被人给秒杀了就好。

    可是让奥克塔薇尔意外的是南宫荣居然连半秒钟的犹豫都没有,当即转身在仍然处于晕晕乎乎状态的纳基里斯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说的也是。那么纳基里斯,我们走吧。”

    “喵?”

    蛇女萝莉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就要跟上,不过在这之前长公主到底还是忍不住叫住了两人:“等一下!南宫荣,你刚才明明可以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看着我被怪物杀死,为什么最后选择了救我?”

    被点到名的少年并没有回头,只是沉默了数秒后自嘲地耸了耸肩道:“撒,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可能因为我永远都改不掉老好人这个毛病吧。再说救都已经救过了,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如果你真的想要感谢我的话,就帮忙照顾好地上躺着那个小女孩吧。纳基里斯,是时候让敌人见识一下我们这对组合的威力了,给我好好干!”久看中文网首发www.yb3.cc

    使劲儿抓着头皮的小萝莉扭动尾巴前进一段距离后忽然换成满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在手心里捶了一拳:“喔,我想起来了!本小姐现在已经不再是南宫荣少年你的专属坐骑了,你甚至还和塔薇尔闹翻了脸,我为何要听你的吩咐?”

    都什么时候还整这一出?哭笑不得的长公主殿下刚想开口对纳基里斯下达命令,却看见南宫荣不慌不忙地从口袋里摸出了某个白色细小塑料棒顶端附着粉色球形物体整个东西的造型酷似战锤的神秘玩意,剥开包装纸后递到了蛇女萝莉的面前。

    纳基里斯刚开始还警惕地用鼻子凑过来小心翼翼地嗅了嗅,但很快便飞快地从南宫荣手中夺过那个东西塞进了自己的嘴里,两只本就闪闪发亮的大眼睛里更是要当场冒出金色光芒的样子,拼命拍打着背后的翅膀和尾巴含糊不清地说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无所谓了,少年你给我十根,我什么都做!”

    你是哪里来的懒散无节操巫女吗,另外十后面少加了一个万啊有木有!?旁边观看了无良少年诱拐清纯小萝莉全过程的某双呆毛忍不住用手按住了自己的额头轻声叹道:“总觉得,这一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当然女孩的叹息声音很小,南宫荣并没有听到,很是干脆地掏出一大把同样的东西对蛇女萝莉点了点头:“很好,成交。现在可以跟我走了吧?”

    “完全没问题,不过你究竟打算让我做什么?我可怼不过那种可怕的怪物啊。”

    “大丈夫,你只需要负责给敌人上buff就好。”

    说话间冥火焚烧者已经迈开大步向众人猛冲了过来,甚至连附近正在和恶龙缠斗中的夏尔罗特都给无视掉了,它的目标显然只有奥克塔薇尔一个。当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并不让人意外,长公主先前成功糊得尚未合体的怪物们各种灰头土脸,那仇恨绝对是拉得满满的。

    南宫荣带着纳基里斯挡在了怪物的面前,在双方即将接触交战之际,少年忽然抬手在蛇女萝莉的背后拍了一把,掌心间似乎有某种能量流动,十分顺利地进入了对方的体内。

    奥克塔薇尔还在奇怪少年在做什么呢,这边纳基里斯便忽然抬手迸发出了差点晃瞎女孩氪金狗眼的闪亮光芒,一个法术几乎没怎么准备就直接扔到了冥火焚烧者的身上,和瞬发也没两样了。

    这是怎么回事,以前纳基里斯能使用南宫荣的法术那是因为后者在她体内的缘故,如今这又是什么鬼!?对了,之前那家伙为了将纳基里斯体内的侵蚀能量清理掉便将他自己的能量输入了进去,难不成是在那时候……

    长公主的猜测并没有能够继续下去,因为这时候南宫荣已经来到了巨型火焰怪物的身前,然后做出了一个让女孩惊骇到忍不住张大了嘴巴的行为。

    面对冥火焚烧者挥舞过来的拳头,少年祭出水晶剑毫不示弱地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