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成神从原始部落开始 > 第100章 韶的牌面(第二更求票)
    广场旁边新起了一个建筑,建筑的门上挂着牌匾,上面写着“火部落联盟理事会”几个大字。

    这一天,理事会门前的大街被封了街,说是火部落联盟一众巫要来这里开会,为了安全起见,才这么做的。

    若是以前,少不得有人抱怨几句,可前几天才死了一个火巫,这样的话自然就没有人说了。

    大街上战士成排侧立两旁,中间有战队战士不停游走,目光扫视着所有门窗,也会在岔路口驻停观察过往的族人。

    从早上开始,联盟中的巫和首领陆陆续续进入理事会。

    巫还好一点,首领全部被拦了下来,去掉刀枪,搜身检查后才让进去。

    “这是干什么?”

    芈部落首领的脾气出了名的暴躁,被这样对待还是第一次,当即就喊了起来。

    “小点声吧,两个月前的事情又不是不知道,这也是防患未然。”

    蛇部落首领正好跟他一起被检查,便好心劝阻道。

    “我知道,但那跟我又没关系,芈巫都换了,还要怎样?”

    他不满的昂起头,对着理事会里面喊道。

    “谁在喧哗?”

    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二人回头,正看到大法官。

    “大法官。”

    两人赶忙问好。

    大法官的职责是监管法典执行,对各部落都有一定的管理权限,因此没人敢驳他面子。

    “是芈部落首领啊。”

    大法官走到他们前面,双手左右平伸,旁边立刻有战士上前检查。

    芈部落首领见大法官都规规矩矩的等待检查,便也没了再吵的欲望。

    如今火部落联盟变天了,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九代巫跟八代巫不一样,没那么好说话,真要惹出什么麻烦,自家巫还未必向着谁呢。

    陶巫和芈巫因为九代巫的追责,双双退了下来,如今由黏、卝两人担任,而这两个人,都是跟韶亲近的人,还是韶的学生。

    搜查完毕进了议事厅,便看到一条长长的桌子,桌子两旁并排摆着长长的两列椅子,已经有一些巫和首领坐在上面。

    在桌子上放着很多三角形的木板,几人上前发现上面写着每个人的职位和名字,看样是要按照名牌坐下了。

    以前可没有这么多规矩,还真是麻烦……芈部落首领心中唠叨了一句,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他旁边坐的就是芈巫卝,对这个孩子他本来还挺有好感,但自从上一代芈巫被卝挤掉之后,他对这孩子就在没什么好感了。

    因此芈部落首领坐下之后,并没有跟卝说话,只是扫视着整个会场。

    会场布置的简洁,桌椅上都没有太多装饰,只是四面的墙上,挂着八张画卷。

    他一眼就认出最后一个画卷中的人物,那是八代巫,他站在高高的祭台上,后面是火图腾的虚影。

    画卷中的八代巫目视下方,好像居高临下看着火都,眼中满是自豪。

    火都的建设,确实足够八代巫自豪的,这也是他可见的最大功绩之一,芈部落首领点点头,目光向前移动。

    前面的画卷中有两个人物,一个背对画面,正拿着一把石刀割开自己的喉咙,另一个人在前方的一团迷雾中,好似在等待他。

    了解火部落历史的芈部落首领知道,那是七代巫,为了火图腾晋级而自杀,以全神庭内力量平衡。

    这也是以为让人敬佩的巫,而且听说他早年还当过日巫,一生跌宕起伏,颇多故事。

    目光正要再向上一幅画卷看去,手掌交击的声音吸引了他。

    回头,便看到传貘巫站在前面,但属于火巫的主位还空着。

    “人都到齐了,我先把这一次的会议内容给大家发下去,大家看一下,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讨论一下,看完的告诉我,等大家都看完了,火巫就出来开会。”

    传貘巫的话顿时引起一片不满的抱怨声。

    有没有搞错,这么多人等着他一个人,还有什么狗屁的会议内容,怎么他上台了,什么都搞得那么复杂。

    “肃静,肃~静~,肃~~静~~”

    传貘巫连续喊了三声,才终于让大家安静下来。

    “你们可以选择不阅读,但这等于你们对今天会议的所有内容做出弃权,你们也可以选择不告诉我你们读完了,因为那样一来你们只能在这里枯坐。”

    传貘巫说完,看下面的人又要嘈杂起来,赶忙拍了拍手说道:“这是火巫定下的规矩,你们要是觉得有问题,可以向火巫反应。”

    他说完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拿起身前的兽皮卷阅读起来,摆明了不会参与讨论。

    “这是在搞什么?联盟一向是平等的,火巫太不尊重我们了。”

    狼部落首领率先发话,他在一众首领中颇有话语权。

    “就是,我们去跟火巫说说,看看他要干什么?”

    芈部落首领立刻接话,这惹来卝不满的注视,但芈部落首领并不在意。

    一个刚刚上位的巫,还是个半大孩子,他才不怕。

    “我们推举一个巫去谈吧,狼巫最适合。”

    说话的是锤子部落首领,他这次也被请了过来,日夜兼程的跑来差些没累死,结果到这却面临这样的场面,心中能舒服才怪。

    众人的目光望向狼巫,却发现狼巫在认真的阅读兽皮卷。

    几个挑事的很是诧异,左右一看,才发现除了他们几个,还真没几个人有意见。

    在座的日部落首领、月巫、陶巫、春巫、雪巫、芈巫都是韶的学生,而牛部落、刀部落、影部落、母钱部落、契约部落的巫和首领也都是韶的学生。

    他们这些人显然是韶的坚定支持者,不可能唱反调。

    音部落是韶的出身部落,更不可能不支持他,法典部落一向跟着火部落走,也别想了。

    剩下的几个倒是有人跟着说几句,但也都不轻不重的,一轮看下来,这桌面上几乎都是韶的人,他们能反抗起来才怪。

    更何况,地位最高的狼巫都不说话,他们也只能沉默下来。

    于是整个会场彻底安静下来,再也没人多说什么,大家都安静地看起手里的兽皮卷。

    不多时蛇巫的声音就响起:“一票否决权要收回?这可能么?”

    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每个部落都有一票否决权,韶想收回这个权利,简直是异想天开。

    只要有一个部落反对,就不可能,而他蛇巫就会反对。

    “下面这个更离谱,巫和首领权利分割,巫主管理信仰与行政,首领管理军队,对各部落首领进行改组,称上将军,具体人员由议事会指定。”

    芈部落首领说完抬起头,扫视着众人说道:“什么时候联盟开始管部落的内务了?”

    “呵呵,都是无稽之谈。”

    蛇部落首领说着,直接把兽皮卷放在桌子上,干脆开始闭目养神。

    他不想看着上面的内容,觉得这些都是异想天开,最后都要被一票否决的。

    “你少说几句。”

    卝突然开口,对芈部落首领说道。

    芈部落首领眉头一皱,当时就怒瞪回去。

    卝却并不怕他,抬头与之对视,眼中满是坚定。

    两人对视一阵,最后还是芈部落首领败下阵来,心想着这些孩子还真跟他们老师一样,有着一股子倔强劲儿。

    有的人不再看兽皮卷,有的人则在认真观看,比如狼巫。

    经过上一次的交流,他对待韶的态度已经发生极大的转变,这段时间也把狼部落的利益重新分配了一下,该上交的上交,改归还的归还,倒是没有扯皮。

    他甚至还去了一趟祭台,看了一下被幽禁的狼图腾。

    说是幽禁,第五玄不可能像对待月图腾那样对待贪狼的,只是把他关在神庭中,至于在神庭中干甚么,却是他的自由。

    当韶拿着那份资料找到第五玄的时候,第五玄也诧异于狼部落的作为,这种事情他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是一定不能忍的。

    刚把贪狼呵斥一顿,正赶上狼巫上来自找没趣,他少不得也要被第五玄训斥一顿的。

    当时还出了一点意外,就是贪狼突然从神庭中跑出来,给狼巫一顿暴打,那真是爪爪到肉啊。

    这些贪墨也好,威逼也好,贪狼都是不知道的,他自己名下更是什么都没有。

    他一个图腾,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在他看来,这些当然都是狼巫的一己私利,结果狼巫在祭台上差点被贪狼打死。

    贪狼更是扬言要换巫,最后要不是第五玄阻拦,狼巫估计都不能坐在这里了。

    这么丢人的事情他当然不会向外面说,所以谁都不知道,包括狼部落首领也不知道。

    等大部分人都看完了手中兽皮卷,那些眯着眼的也说自己看完了,传貘巫也不管他们真的假的,直接告诉了烬,烬便去里面请韶。

    不多时,韶就从里面走了出来,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他的脸上,有不满的,有崇拜的,也有没有具体含义的。

    “巫。”

    狼巫蹭的一下站起来,吓了他旁边的狼部落首领一跳,而有了他带头,不少人也跟着站了起来,最后那些没站起来的也不好意思坐着,便不情不愿的站起来。

    “都坐下说话。”

    韶伸手向下压了压,随后拍了拍狼巫的肩膀,却正好触及狼巫的伤口,让他打了一个激灵。

    韶被狼巫的激灵吓了一跳,但他见狼巫并没有其他反应,便点点头自己率先坐下。

    至此,韶第一次以巫的身份主持的火部落联盟理事会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