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重生之激荡年华 > 第418章 无题
    两年多的时间走来,若是去回想还真是感慨良多,那时候的温晓光还穿校服,但凡赶上什么放假的时候就和刘以琦一起出去撸个串,那时候想象未来无限,现在么,主要是忙了,反而很少有时间在下班后在一起。

    温晓光的钱也多了。

    刘以琦的钱也不少,至于她自己是不是买房花完了,这一节旁人就不要管了。总之在表情包结束的时候,她得到了二十多万元;在优客良品结束的时候,温晓光一次性给了她150万元整。

    二十四五岁年纪的小姑娘,自己出来挣钱,有这个回报的人都可以上自媒体了,作为带毒的励志软文的主角让那些还在心疼两千块房租的人去暗暗效仿。

    现在作为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更是拿着月薪2万+和期权激励的高逼格薪水组合,因此单纯的经济效益,她是很满足了。

    此外,按照常规的,大家都承认的财产构成来说的话,作为创始人,刘以琦拥有经稀释后4.14%的微拓科技公司股权,以及当初在成立时与小米创始团队互相交叉持股所获得的0.96%的小米科技股权。

    这些都不是现金,可万一哪天她脑子被门挤了想要退出……

    这些股份都是要给人折现的。

    所以刘总在刚进北金时借宿了几天付与宣之后,就自己搬到了这大号的电梯公寓,一个月租金6000多!中海的房子被她卖了,反正又不回去,换成了现在开的白色宝马叉5,说什么车子是消耗品,房子才升值的,对于身价上亿的人来说,劳资乐意比什么都值钱。

    不管怎样,跟在温晓光身旁两年时间,她绝对算是改写人生了。

    他可不是靠着颜值才凝聚起了这个团队。

    所以温晓光也直接回怼她,“你别老搞的一脸怨怼,咋了,钱给的少了?”

    “钱不能解决我的问题。”刘以琦不服道。

    现在她也能讲出这么不要脸的话了。

    “实际上,它还给我带来了一些问题。”

    温晓光边吃边问:“怎么了?”

    “人情世故,”她说起来还有些无奈和为难,“你也知道我家庭不是很和谐幸福,这方面也不会处理,头疼。”

    他大概是懂了。

    “亲戚变多了是吧?”

    “对的。主要是有些不是很亲的,也开始很热情了。”

    温晓光说:“我的处理呢,是人还不错的亲戚,我很愿意帮忙,不怎么样的,就推脱。都不帮会落闲话,我们的文化背景不太能接受这样的人,都帮忙没有标准之后,最后苦的是咱们自己。”

    刘以琦挺的长脖子问,“有什么标准?”

    “模糊的标准,家里人标准就得模糊,这是古中国人的智慧,你瞧孔子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他从不说一个父亲到底该怎样,他就是说一个父亲该有一个父亲的样子,至于到底是什么样,最终解释权归自己所有。”

    刘以琦噗嗤笑起来,“你这个脑袋也是诡辩的脑袋,这句话是像你这么解释的吗?”

    温晓光说:“我觉得祖宗的意思就是这样,中国人说话最是擅长模糊,好像说了,又好像没说,这样解释可以,那样说法也对,自己总是立于不败之地,真的会说话的中国人,每一个字都是智慧。”

    “你以后要变成这样的人精吗?”刘以琦问。

    他忍不住笑起来,“我没有精力去完成这种目标,但我希望自己至少不是那种说一句话就显得很蠢的人。”

    姑娘抿了抿嘴唇微微笑着没说话,其实她喜欢温晓光的就是这些,颜值也好、财富也罢,都抵不过深厚的智慧,一般人有了,就会让人觉得这个男人成熟稳重,很有经历,如果再加上他自身的客观条件,的确是叫人很难不被吸引。

    多看了几眼后,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晓光。”

    “嗯?”

    “没什么,我去看汤好没好。”

    心乱了,刀慢了。

    她想站起来顺势把椅子往后推,准备小步快走,一不小心拌到了桌腿,上身出去,下身动不了,咣叽一下跪在地上,摔的她惨叫出声。

    温晓光人都傻了,“你干嘛?搞杂技啊?”

    膝盖蹭到地上后,疼痛撕心,她半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姿势销魂,但眼睛紧闭,表情都扭结在了一起,“痛死我了,你还在说风凉话!”

    说着玩的嘛,温晓光还是立即起身去把她扶了起来,“摔哪儿了?”

    “右腿膝盖,慢点慢点,好疼……嘶……”

    刘以琦一点点起身,一踱一踱的。

    “好像蹭破了皮,”她穿的很短的短裤,温晓光能看到,“析出了一点血。”

    “啊?这不会留疤吧?”

    真是服了,这种风风火火毛手毛脚的女人好好一顿饭的氛围她总能给你搞出不一样的事儿来。

    换个稍微细心温柔的女人这种事都不可能发生。

    牛比。

    他也只好先不吃饭,扶她到沙发上坐下,再拿个软墩垫着腿。

    刘以琦还在哼唧呢,喊疼,火辣辣的。

    “快点儿,这都流血了没看到嘛?”

    “你是终于找到让我伺候你的机会了是吗?”

    她故意说着反话,“那可不,为了这个我是做了多大的牺牲,故意绊倒自己,摔了个狗啃屎,又流血又流汗,就为你这么个冷血男,我值么我?”

    温晓光拿棉签给她上药,她疼的一抖一抖的。

    “轻点儿,看到我的大白腿是不是激动了?”

    “江南的姑娘,皮肤是细哈。”

    色泽光鲜,晶莹剔透。

    “你别流了口水下来,回头白消毒了!实在好看,我了不起给你摸两下得了,别弄的我留疤。”

    温晓光扔下东西,“你自己搞吧,到时候你别赖上我。”

    “别别我错了,”她嘻嘻哈哈的把人重新拉着坐下来,还顺势把腿在他大腿上了。

    “嗷。”这一敲差点没给温晓光敲死,大姐你不硌得慌嘛。

    “不,不好意思。”刘以琦有些脸红和小窃喜,到底是年轻哈,说抬头就抬头。

    20岁的时候,确实就是这样的。

    ……

    “别蹭了。”温晓光道。

    “哦……”她这么说,却不这么做。

    ……

    ……

    “温总和你们一起创立微信的时候,怎会选择社交这种最难得细分领域?”李一丹端着咖啡杯问对面的黎文博。

    “我也不是互联网出身,专业层面的答案我说不出来,只是因为我们这些全都是从优客良品过来的,所以他定了项目之后,大家都去做,至于你这个问题,我们还真的都没问过,有机会问问他本人好了。”

    李一丹略有惊讶,“只是因为他说了?”

    那这是单纯的人格魅力了,温晓光这个团队倒真是有意思了。